•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蜀中峨眉
        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

         周流试登览,绝怪安可悉?

         青冥倚天开,彩错疑画出。

         泠然紫霞赏,果得锦囊术。

         云间吟琼箫,石上弄宝瑟。

         平生有微尚,欢笑自此毕。

         烟容如在颜,尘累忽相失。

         倘逢骑羊子,携手凌白日。

         这是青年李白登峨眉山后留下的诗句。峨眉峰峦叠嶂,古木葱茏,含烟凝翠,飞瀑流泉,涛声殷殷,山鸟长鸣,实乃人间仙境。

         仙境之中,金顶之上,坐落着一个赫赫有名的武林大派,这就是武林八大门派之一的峨眉派。峨眉派源远流长,开山鼻祖是先秦一代大侠司徒玄空,后来历代更是能人异辈迭出,终成一方霸主。

         峨眉金顶,绝壁凌空,高插云霄,巍然屹立。金顶之上,层层叠叠修了很多宫殿。居中一座气势浑宏,却又饱经沧桑,正是峨眉派的议事大殿。大殿外修建了一个宽大的石板平台,这是峨眉派的演武场。从这个平台上,西可眺皑皑雪峰,东可瞰莽莽平川。

         此时有一人正站在平台的边缘,遥望远方的蜀山之王贡嘎雪山。远远看去,此人脚下云雾缭绕,而他头顶天空中同样云腾雾绕,那人好似站在两层云之间,顶天立地而立。

         风静时,那茫茫苍苍的云海,好似镜面般,光洁厚润,无边无涯。风骤起,云海顷刻间波涛翻滚,犹如大海扬波,又如万马奔腾,在云海中的那人宛若仙人般将踏云逐日。

         此人正是历经磨难的阳云汉,这时距他们上峨眉山已经有些日子。盗拓柳玉堂送他们上山后,已经养好伤势辞别下山。阳梦溪到了峨眉山后,一直留在了上官福熙和上官碧霄姐妹身边,被两姐妹悉心照料。

         阳云汉早就有心离开峨眉,下山寻玄古帮复仇,却被二哥凌孤帆苦苦劝住。原来这些日子恰好赶上峨眉派五年一次的比武大典,凌孤帆劝阳云汉在峨眉派待一些日子,等过了比武大典,自己再陪阳云汉下山,前往其它各大武林门派,约齐人手,共同讨伐玄古帮。

         否则就靠阳云汉孤身一人下山去找玄古帮寻仇,无异于自投罗网。阳云汉心中愤闷,每日里就如石雕般站在平台上,远眺群山。

         就在阳云汉身处云间之时,金顶钟楼上的巨钟突然被人撞响。随着九声不急不缓的钟声响起,峨眉派的弟子们纷纷从四面八方走向议事大殿。九声钟鸣,代表着峨眉掌门要召开全派的议事大会。

         过了良久,峨眉众弟子才从议事大殿纷纷散去。凌孤帆,上官三姐弟,还有一位男子,一行五人离开议事大殿后,走到阳云汉身边站定。

         凌孤帆缓缓开口说道:“四弟,我给你引荐一下,这位是我峨眉派左护法李剑南。”阳云汉闻言,缓缓转头看去,只见一男子,四十一岁光景,体态匀称,样貌风流,看上去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这位峨眉左护法接口说道:“原来这位就是阳兄弟,区区不才李剑南,添居峨眉左护法一职。只因下山公干,刚刚才从外地回山。从福熙这里得知凌师兄的结义兄弟上山了,特请凌师兄前来引荐。”说到这里,李剑南拱手施礼,脸现笑容。

         阳云汉拱手回了个礼道:“阳云汉见过李护法。”可阳云汉的脸色还是冷冰冰的,李剑南见状,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快。

         上官碧霄在一旁抢着说道:“阳大哥,李护法是我的大姐夫,他可是我峨眉派司徒掌门的弟子,武功可高强的很呢。而且大姐夫还是掌门和掌门夫人眼前的红人。你若有啥事情是凌师兄办不妥的,只管找我大姐夫。”

         李剑南听到这话,爽朗大笑道:“正是,正是,小妹说的对,若是有啥困难,阳兄弟只管向我开口。我们也别再打扰阳兄弟了,还是那句话,阳兄弟若是有事要办,尽管找我。”说罢,李剑南抱拳告辞,上官三姐弟也跟着一起离开。

         凌孤帆则留了下来,他眼见上官福熙依偎在李剑南身边,满脸幸福地离去,眼中不禁浮现痛苦之色。

         片刻之后,凌孤帆才回过神来,冲阳云汉说道:“四弟,刚刚在我峨眉派大会上,掌门宣布本次峨眉比武大典三天后正式召开。等比武大典过后,我们很快就能下山了。”

         听到这话,犹如石雕般的阳云汉,眼中终于浮现了一丝喜色,可他的神情还是那般落寞。看在凌孤帆眼中,暗暗为四弟难过不已。

         凌孤帆想多和阳云汉说会儿话,接着缓缓说道:“四弟,你可知道峨眉比武大典从何而来么?”

         看到阳云汉神情微动,凌孤帆猜出四弟阳云汉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不由得精神一振,赶忙继续开口说道:“其实江湖波澜诡谲,武林门派想要生生不息,屹立不倒,谈何容易。作为武林大派想要雄霸一方更是难上加难。

         武林之中往往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因此各个武林大派都有自己独特的方法,来保证自己门派的武功传承。我峨眉派这几十年来,每隔五年都会举办一次比武大典。

         派内凡是三十岁以下的弟子,都可以报名参加比武大典。但终其一生,也就只能参加一次。至于在什么年龄参加,完全由你自己根据自己的实力来选择,因为每次比武大典最终就只有一个获胜者。

         这位获胜者若是男的,将会被掌门收为弟子,若是女的,则会被掌门夫人收为弟子。无论你原来在峨眉派中地位如何,哪怕是个扫地之人,只要能在比武大典中获胜,那就是一步登天,自此踏入峨眉派核心层。这名获胜者未来更是有机会修习我峨眉派所有上乘武功。”

         阳云汉听到这话,略一思讨,心中明白,峨眉派为何以三十为上限。若是年龄太小参加比武大典,自是功力不足,很难获胜。但若是年纪太大再参加比武大典,最后就算是获胜了,恐怕也错过了修炼武功最佳的时机。

         凌孤帆接着说道:“更何况最终获胜者的好处还不止这些。在这五年的时间里,峨眉派会倾全派的力量搜寻各种奇珍异宝,或是绝世神兵,或是稀世丹药,作为最终获胜者的奖品。上次上官三姐妹被派下山搜寻最终被四弟你吃掉的‘玄解母丹’,也就是这个目的。”

         听到这话,阳云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终于明白为何峨眉派会派上官三姐妹下山抢夺“玄解母丹”,想必其他门派也都存着同样的心思。

         凌孤帆接着道:“四弟,你可知道为何武林中唯独我峨眉派举行门派内的比武大典么?”阳云汉闻言,凝眉思索一番后,微微摇头。

         凌孤帆解释道:“那是因为我峨眉派弟子,遍布巴蜀各地。益州路、梓州路、利州路、夔州路这些地方无不是人才辈出,且颇多青年才俊。为了督促这些峨眉弟子自小刻苦修炼,更为了不埋没人才,峨眉一位颇有才智的前辈,才想出来举办峨眉派内的比武大典,让我峨眉派那些真正有天赋的弟子能脱颖而出。”

         说到这里,凌孤帆顿了一顿:“四弟,你可知道十五年前的峨眉派比武大典上,谁获得了头名么?”

         凌孤帆不等阳云汉回答,接着说道:“十五年前我和李剑南一起进入到最后一轮比斗,那年我们都是二十六岁,可惜最后获胜的人不是我,而是他。那年他才加入峨眉派三年而已,而我已经在峨眉派待了二十六年了。李剑南他确实天赋过人,不仅赢得了前面我说到的所有东西,他还……”

         凌孤帆又顿了顿,目光中再次显露出痛苦神色:“他还……他还赢得了福熙师妹的心。

         十年前的那届比武大典,二十四岁的福熙师妹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她被掌门夫人收为徒弟。五年前的比武大典,梓州路二十岁的诸葛承阴成为了头名,他也被掌门收为弟子。

         今年的这届比武大典,峨眉派更是英才辈出。经过层层选拔之后,确定参加的人当中有利州路二十八岁的雷经天,二十五岁的雷纬地兄弟。夔州路二十四岁的杜青山,十九岁的杜绿水兄妹。还有两个是你的熟识之人,就是益州路二十九岁的上官一鹤和二十二岁的上官碧霄。”

         阳云汉没想到上官一鹤和上官碧霄也参加了本届比武大典,颇有些意外。

         只听凌孤帆接着说道:“除了上述六人外,还有两人是来自梓州路二十四岁的诸葛承恩和十八岁的诸葛承义兄弟。这两人是五年前夺得头名的诸葛承阴的弟弟。

         其实他们诸葛一家还有一位小弟名叫诸葛承信,如今才年仅十四岁,可是听说此子面如冠玉,一表人才,更是一个习武的奇才,人皆异之。这诸葛家一门四子,承阴、承恩、承义、承信,乃是名门之后。四弟,你倒是猜猜他们是谁的后人?”

         阳云汉听到二哥凌孤帆询问,略一思讨,回道:“难道他们是诸葛武侯的后人?”

         看到凌孤帆轻轻点头,阳云汉脸上终于浮现出动容的神色。原来宋人极为推崇诸葛孔明,听到峨眉派中竟有诸葛武侯的后人,怎能不让阳云汉失色动容。

         凌孤帆见这么多日子阳云汉一直都只有愤懑的神情,此刻终于有了些其他表情,心中暗自高兴,口中却没停着,接着说道:“此次参加比武大典的八人里面,以诸葛承恩,雷经天,上官一鹤和杜青天武功为高,此四人大有希望夺得本届比武大典的头名。只是究竟鹿死谁手,却是难料的紧。”

         说到这里,凌孤帆终于将峨眉派比武大典解说清楚,只听凌孤帆语锋一转道:“四弟,我峨眉派历经多少次改朝换代,却始终能够屹立武林不倒,除了弟子遍布天下外,峨眉武功的博大精深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经过这么多年,峨眉派历代时常会出现一些旷世奇才,创立出一些惊世骇俗的武功绝学。到了今时,峨眉派武功心法极多。白猿剑法,残虹剑法,还有通臂拳,这些是我派男弟子修习的主要武功。

         我和李剑南师弟身为峨眉左右两护法,也是精研这三门武功绝学。而峨眉女弟子主要修炼的则是惊鸿剑法。”

         而我派现任掌门是司徒玄印,掌门夫人名曰凤晨曦。司徒掌门除了精研峨眉男弟子所有武功绝学外,还修炼有一门镇派绝学‘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这门功法只有掌门这一系的弟子才有资格修习,这路指法威猛无比,实乃近身缠斗的武林顶尖功法。

         至于掌门夫人,除了惊鸿剑法外,也有一门绝学,名曰‘三绝针’。这门功夫源自吴王赵夫人的机绝、针绝、丝绝这三门绝学,因此被称为‘三绝针’。

         此门功法也只有掌门夫人这一系的女弟子才有资格修炼,可惜这门功夫极难修炼,若是不能小成就轻易施展反而容易误伤自己。

         除此之外,我峨眉派还有两位长老,仁空法师和圣云禅师,他们二人是司徒掌门和掌门夫人的师兄,一般不问派中俗世,一心潜心武学。这两位长老最近都在闭关修炼峨眉绝学,那仁空法师修炼的是峨眉天蚕手,圣云禅师则修炼的是峨眉陀罗尼神功。”

         凌孤帆还待给阳云汉解说峨眉派各门功法的神妙之处,却猛然听到金顶钟楼上的巨钟再次被人撞响,这次的钟声短而急促,连敲了三下。

         凌孤帆凝神皱眉侧耳倾听,过了片刻,又听到三下短而急促的钟声。凌孤帆脸色微变,对阳云汉说道:“四弟,不好,我派中有些变故。”

         正说着,演武场边有峨眉派弟弟匆匆跑过,朝后山方向奔去。凌孤帆见状,赶忙招呼阳云汉:“四弟,我们也去看看。”阳云汉点头称是。兄弟二人展开轻身功夫跟着其他峨眉弟子一起向后山赶去。

         一条羊肠小径,蜿蜒穿梭于丛林之间,直通峨眉另一座山峰万佛顶。山间小路越来越窄,众人都是武林中人,纵跃身法自是不受太大影响。

         奔行了一阵,凌孤帆和阳云汉见李剑南、上官三姐弟,还有十来名峨眉弟子已经站在一处小径的两边,小道正中却卧倒着一个峨眉弟子,生死不明。

         李剑南看到凌孤帆赶到,招呼道:“凌师兄,你到了。”李剑南此时的脸色看起来异常凝重,他接着缓缓说道:“凌师兄,巡山弟子刚刚从这条小道走过,发现雷经天师弟竟被人击毙,倒在了这里。”

         听到雷经天师弟竟在峨眉地界被人击杀,凌孤帆大吃一惊,赶忙冲上前去,仔细一看,果然是利州路雷经天命丧当场。凌孤帆细细查看雷经天伤口,发现雷经天竟是前胸被人击了一掌,令他当场毙命。

         正在凌孤帆查探的时候,又有几人赶了过来。当先一人长须飘飘,年约六旬,看起来精神矍铄,和他并肩而行的那位老妇,也是六旬年纪,看上去甚是慈祥宁静。

         见到这二人赶到,李剑南、凌孤帆和其他一众峨眉弟子赶忙躬身施礼道:“掌门,掌门夫人。”原来这两位正是威震天下声名赫赫的峨眉派司徒玄印掌门和掌门夫人凤晨曦。

         不待司徒掌门开口询问,李剑南躬身说道:“掌门师父,雷经天师弟在此被人杀死。”司徒掌门和凤晨曦听到这话,也都吃了一惊,面色微变。

         凌孤帆接着说道:“掌门,我刚查看了雷师弟的伤口,他是被人击中胸口而亡,身上其他地方并无任何伤痕。雷师弟武功不弱,杀害他的人能一击而中雷师弟的胸腹要害,此人武功当是非常高强。”

         司徒掌门微微颌首,李剑南再次躬身说道:“掌门师父,我峨眉派不说像铁桶阵般密不透风,那也是戒备森严,击杀雷师弟之人难道是位绝顶高手?还是说雷师弟是被熟人偷袭致死,在我峨眉派内藏有内奸呢?”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是面色大变。正在这个时候,只听一人大喊道:“各位同门,这树上有字。”众人听到喊话,纷纷转头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