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阳家血战
        掌魔奚闻道正要使出绝招上前击杀阳云汉,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脆嘣嘣的话语声:“大姐、二哥,玄古帮又干出了灭人满门的滔天恶行,我峨眉派可不能再坐视不管。”

         阳云汉一边接招,一边偷眼观看,发现来人正是峨眉派的那两女一男,刚刚说话的正是那宛若仙女般的年轻女子。掌魔奚闻道和狮魔吴向吼此时也抽空回身看清来人,见来的只是峨眉派的三个二代弟子,不由得放下心来。

         掌魔奚闻道哈哈大笑道:“几个峨眉小辈也敢管我玄古帮的闲事,让我掌魔代你们长辈教训教训你们。”说罢,掌魔舍了阳云汉,从家庙门口窜出,欺身上前,挥掌拍向峨眉派那叫做上官一鹤的年轻人和那年长的峨眉派女子。

         掌魔是一招分袭二人,上官一鹤和年长女子见掌魔攻了过来,不敢怠慢,双双拔剑,一个使出白猿剑法,一个使出惊鸿剑法双战掌魔奚闻道。

         另外一边,狮魔吴向吼再次猛攻受伤的阳云汉,峨眉派那个年轻女子见状,赶忙拔剑冲进战团,使出惊鸿剑法,帮助阳云汉抵挡狮魔的猛攻。

         掌魔奚闻道运足“血手印”神功,双掌一片血红,上下翻飞,抓向上官一鹤和年长女子的手中长剑。年长女子见状轻叱一声:“找死。”挥剑就刺向掌魔的手掌心。

         上官一鹤在一旁看到连忙喊道:“大姐小心。”但已然来不及了,只见掌魔嘿嘿一阵狞笑,猛地血手掌变抓为拍,一掌从侧面拍在了年长女子手中长剑上。那长剑是应声而断,年长女子则被震的往后连退五步。

         掌魔跟着揉身欺进,挥掌击向年长女子胸口,眼看年长女子就要毙命在掌魔的血手印下。紧要关头一把长剑斜刺里狠狠刺向掌魔的咽喉,掌魔见状只好退后一大步,避开刺向自己咽喉的长剑,血手印也没能拍着年长女子。

         正是上官一鹤见大姐遇险,赶忙围魏救赵,挥剑刺向掌魔要害,这才救下了年长女子。

         年长女子躲过这招,惊魂初定,舞动手中断剑,和二弟上官一鹤一起迎战掌魔奚闻道。只是这次交手的时候,年长女子和上官一鹤小心了许多,运剑游走,不敢让自己的兵器再沾到掌魔的双掌,一时之间三人在后花园里斗成一团。

         另外一边狮魔吴向吼也是招招进逼,只见他一边出拳,一边运起“天狮吼”神功冲着那峨眉派年轻女子一声怒吼。年轻女子不知“天狮吼”的厉害,依旧右手运剑欲刺向狮魔。

         一旁的阳云汉赶忙叫道:“小心。”边叫边伸手拉住年轻女子左手袖角,用劲往旁边一带,将那年轻女子向一旁扯开了几步,恰好避过狮魔“天狮吼”的音波攻击。

         年轻女子被阳云汉扯开,却没看到狮魔有啥厉害的招数,心中疑惑,手中长剑不自觉缓了下来。阳云汉见状,边舞动龙雀宝刀迎战狮魔,边大声说道:“姑娘,小心狮魔的吼声,能伤人心脉。”

         年轻女子听到这话方才恍然大悟,赶忙手下加劲,运足内力,使出惊鸿剑法的绝招刺向狮魔吴向吼。

         狮魔吴向吼没能伤到年轻女子,心中着恼,一边挥拳攻向阳云汉和年轻女子,一边不时调节气息运起“天狮吼”神功,夹杂着攻击二人。

         一来阳云汉身负内伤,无法将“荡海刀法”用到极致,二来那峨眉派年轻女子内力尚浅,无法对抗狮魔的“天狮吼”神功,二人虽是以二对一,还是落了下风。

         正在这时,后花园中又起变故,掌魔奚闻道正威风凛凛使出“血手印”分袭上官一鹤和年长女子之际,突然一只布袋从天而降,兜头罩向掌魔。掌魔大吃一惊,赶忙侧身闪避,才堪堪避过这只布袋。

         没想到另外一只布袋又从天而降,掌魔此刻身前有峨眉派二人,只好发力纵身后跃,这才勉强又避开这另外一只布袋的偷袭。

         掌魔奚闻道惊魂刚定,却有一人从花圃中腾地跳出,手拿第三只布袋当头向掌魔罩下。这掌魔刚向后纵跃用尽了内力,又见一只古怪布袋向自己罩来,似是避无可避,紧要关头,掌魔竟使出一个狗吃屎的姿势向前扑倒在地,这才勉强避过了来袭之人的布袋。

         来袭之人见自己的突袭被掌魔奚闻道避过,一声喟叹,竟没上前追击,反而跌坐在地上。掌魔奚闻道这才灰头土脸从地上爬起来,运功护住要害,凝神看向来袭之人,却发现此人是一个僧人,可不正是随阳云汉回到阳家的少林布袋罗汉灵苦么。

         原来布袋罗汉灵苦在前院调理半天,久不见阳云汉回来,这才牵着“龙驹”搜寻到后花园,一路上见到玄古帮人犯下的灭门之罪,饶是布袋罗汉灵苦心性尽虚空遍法界,也是动了怒气。

         布袋罗汉灵苦很快发现后花园中有人正在打斗,赶忙先将“龙驹”安置在花圃内,自己也悄然隐身在花圃中,趁掌魔奚闻道不注意的时候,才突然出手偷袭掌魔奚闻道,可惜最后还是因为自己早已身受重伤,导致功亏一篑,没能击伤掌魔奚闻道。

         掌魔奚闻道见布袋罗汉灵苦没有趁胜追击,一时惊疑不定,细看之下,发现鲜血染红了这僧人左肋的衣服,暗暗猜测这僧人想必是身负重伤,此刻正在抓紧时间打坐调理。

         掌魔奚闻道心中笃定了些,试探性地向布袋罗汉灵苦扑过去,想一掌击毙布袋罗汉灵苦,报刚刚被偷袭之仇。

         在一旁的上官一鹤刚刚也被凭空出现的布袋给惊住了,一直到掌魔奚闻道成功避开布袋罗汉灵苦的偷袭才回过神来。上官一鹤不由得心中一阵悔恨,暗自责怪自己错失击杀掌魔的良机。

         这时见掌魔奚闻道扑向布袋罗汉灵苦,上官一鹤赶忙招呼一声:“大姐,我们上。”说着话,挥剑刺向掌魔奚闻道,那年长女子闻言也是跟着纵身上前攻向掌魔。掌魔奚闻道只好回身又和二人斗在一处。

         几人正斗的不可开交,阳家后花园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一只苍鹰,边尖锐嘶叫着,边在半空上盘旋俯视着下面众人。

         紧接着,一身黑褐色衣服的鹰魔陆伯鹰,一身灰色长袍的剑魔乌师道并肩走来,他们后面跟着一袭白衣长发披肩的刀魔冯问道,和全身穿着褐色衣服的蝠魔李翼幅,玄古帮这四魔终于也赶到了阳家。

         鹰魔陆伯鹰用尖锐刺耳的音调说道:“奚老哥、吴老哥,你们二位怎么连这些后生小辈都收拾不了,还要我等几人来帮忙。”

         狮魔吴向吼一听这话,心中大怒,纵身从家庙里面跳了出来,开口喝道:“陆兄弟,有本事你独自上去拿下他们。”掌魔奚闻道也跟着罢手退到众魔身边,阳云汉则和峨眉派年轻女子趁这个间隙从家庙里出来,和上官一鹤、年长女子并肩而立。

         剑魔乌师道听到鹰魔和狮魔发生口角,忙插口道:“诸位兄弟,‘玄解母丹’可在这姓阳的身上,先拿下他要紧。”

         狮魔吴向吼闻言,“咦”了一声,说道:“这么巧,帮主要的那件紧要物事也在这姓阳的身上,看来还真得早点拿下他。”

         刀魔冯问道在一旁冷冷接口道:“姓阳的由我拿下。”狮魔吴向吼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大声喝道:“为啥这姓阳的就该由你拿下,帮主安排你们抢夺‘玄解母丹’,我和奚老哥受命收拾阳家,夺那要紧物事,理应由我先拿下他。”

         刀魔冯问道自是不愿说出阳云汉在他手下逃走了两回,猛地拔出插在腰间的“合欢双刀”,不再搭理狮魔吴向吼,跃步上前就要约斗阳云汉。狮魔吴向吼也不甘示弱,也跟着跃步上前要夹击阳云汉。

         阳云汉却是全然不惧,猛地一挥手中龙雀宝刀,大声喝骂道:“狮魔、掌魔,你们两个玄古帮贼子杀我家人,我要你们玄古帮血债血偿,上来受死吧!”

         就在阳云汉想跃步上前之际,阳家后花园的大门突然被人撞开,一声大喝声传来:“大家住手!”只见四人从大门外鱼贯而入,当先两人一身乞丐衣服,显是丐帮中人。

         阳云汉立刻认出那身形消瘦开口说话之人是丐帮文长老李猿啼,而另外一位仿如弥勒佛一般的正是丐帮接引长老苗笑天。跟在后面的两人则是一身华山派的装束,却也都是阳云汉的老相识,正是同在檀州军中结识的华山派莲花剑西门宇和五云剑北堂轩。

         接引长老苗笑天向众人团团唱了个喏,开口说道:“我乃丐帮接引长老苗笑天,这位是我丐帮文长老李猿啼,另外两位是华山派莲花剑西门宇和五云剑北堂轩。玄古帮又在这干丧尽天良之事,我丐帮和华山派可不能坐视不管。”

         苗笑天虽是在斥责玄古帮,可脸上仍然是笑容满面:“更何况这位阳小弟曾对我丐帮有恩,你们玄古帮要么今天退去,要么我们手底下见见真章。”

         剑魔乌师道插口说道:“恐怕你丐帮报恩是假,来夺‘玄解母丹’是真吧?”听到这话,苗笑天虽还是春风满面,可笑容却僵硬了很多。

         莲花剑西门宇在一旁接着说道:“多说无益,是战是留,玄古帮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鹰魔陆伯鹰一听这话,仰天哈哈大笑道:“我堂堂玄古帮还怕了你丐帮、华山和峨眉派么?”说罢,他撮嘴唇吹了下尖锐的口哨,那在后花园上空盘旋的苍鹰听到哨声,猛地向丐帮接引长老苗笑天俯冲而下。

         苗笑天早就心存警惕,发现苍鹰向自己扑来,赶忙从肥胖的腰间解下七截软鞭,使出“鞭打黑狗”招数向苍鹰招呼过去。

         苗笑天虽然身形肥胖,可动作却异常灵活,辗转腾挪之间,七截软鞭上下飞舞,苍鹰见无隙可乘,只好又凌空飞起。这个时候,鹰魔陆伯鹰已经扑了过来,和苍鹰一起双战苗笑天。

         鹰魔陆伯鹰抢先发动攻势,玄古帮剩下几魔也纷纷动手,一时间众人捉对厮杀起来。剑魔乌师道反手从背后拔出太常剑,刺向莲花剑西门宇,他酷爱钻研剑法,自是挑了一个使剑的高手对敌。

         西门宇见状运起“太华内功”,接连使出翠云式、巨灵式、莲花式、斧劈式,莲花剑法奇招迭出,和剑魔乌师道战在一处。

         掌魔奚闻道却舍了两个峨眉后辈,冲向华山派五云剑北堂轩,运起“血手印”拍了过去。北堂轩的五云剑法重守轻攻,他运起“太华内功”,接连使出五云二式神土式、仙油式,抵挡住掌魔“血手印”的攻势。

         刀魔冯问道早就按耐不住,大喝一声:“接招。”舞动合欢双刀就扑向阳云汉。阳云汉也不答话,使出荡海刀法上前迎战。一旁的峨眉派年轻女子见状赶忙挥剑上前,和负伤的阳云汉并肩而立,敌住刀魔冯问道。

         狮魔吴向吼见刀魔抢先自己一步扑向阳云汉,略微犹豫了下,转而扑向丐帮文长老李猿啼,他哈哈大笑道:“早闻丐帮有位会使‘心魔鼓’的文长老,让老夫来领教一下。”

         原来狮魔吴向吼的“天狮吼”和丐帮文长老李猿啼的“心魔曲”同属音波攻击之法,狮魔早就有意找李猿啼切磋一番,这次终于等到机会,自是不想放过。

         文长老李猿啼也不甘示弱,取出“心魔鼓”,朗声说道:“恭敬不如从命,我请狮魔听首‘心魔曲’。”二人也不靠近,却各自施展出音波绝学斗在一处。

         蝠魔李翼幅见众魔都已上前捉对厮杀,只留下了上官一鹤和那峨眉派年长女子还站在那里,不由得嘴角浮起一阵狞笑,也不见他有何动作,却陡然凭空飘了出去,挥拳拍向上官一鹤。

         上官一鹤猝不及防之下,只好撤步挥剑紧守门户,蝠魔却又一个侧步滑飞,飘近年长女子,挥拳拍去,那年长女子赶忙也舞剑自保。一时间,只见蝠魔忽进忽退,绕着上官一鹤和那峨眉派年长女子前后左右疾行寻找破绽。

         众人正在缠斗的时候,战团之中突然出现惊变。只见莲花剑西门宇腾空而起,持剑如钢钉般刺向剑魔乌师道,正是莲花剑法的绝招“舍身式”。

         剑魔乌师道大叫一声:“好。”作势要用太常剑使出绝招对拆,却猛然一个大鹏展翅向后纵身而跃,竟是主动脱离了和西门宇的战团。

         丐帮接引长苗笑天此刻正和鹰魔陆伯鹰斗到紧要关头。鹰魔是一人一鹰倏进倏退,苍鹰巨大的勾爪和弯曲的长喙不时攻向苗笑天的头腹要害部位,鹰魔自己不时瞅准间隙上前夹击苗笑天。

         苗笑天鞭随身转,不停圈出圆形护住身形,紧守门户。眼见苍鹰又一次凌空扑向自己,苗笑天凝神应战,运足内力,使出“鞭打黑狗”的绝招,顿时七截软鞭犹如一根钢鞭般向苍鹰抡去,转瞬间苍鹰的巨爪就要和七截软鞭来一次以硬碰硬。

         突然苗笑天感到胸口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前胸冒出一把长剑,鲜血汩汩涌出。

         丐帮接引长老苗笑天竟被身后一把长剑刺了个透心凉,而那偷袭之人正是剑魔乌师道,他摆脱西门宇后瞅见苗笑天正在全神迎战鹰魔,后背露出空当,立即运太常剑突袭猛刺苗笑天。

         一招刺中苗笑天后,剑魔乌师道不慌不忙拔剑后退。苗笑天仰天一阵惨吼,全身的力气也随着这声怒吼烟消云散,七截软鞭顿时软了下来,苍鹰的巨爪没了阻挡,乘势一把抓裂苗笑天的胸膛。丐帮接引长老苗笑天在剑魔和苍鹰前后夹击之下,当场身亡。

         此时丐帮文长老李猿啼正和狮魔吴向吼斗到酣处。二人交手之后,李猿啼“心魔曲”一响,站在对面的狮魔猛地感应到那鼓声中的魔力,心脏仿佛在瞬间受到了牵引,随之颤动起来。

         随着李猿啼鼓声的加快,狮魔的心跳也越来越快,最后仿佛就要爆炸破裂一般。狮魔吴向吼暗叫不好,赶忙运足内力,使出“天狮吼”神功对着李猿啼大喝一声。

         李猿啼听到这声喝叫,猛然感到自己的心脏仿佛被惊雷所刺,一阵剧痛,李猿啼赶忙运功分神护住自己的心脉,“心魔曲”不由得稍微颤抖了一下,狮魔顿时感觉到心脏压力骤减。

         于是二人一个凝神敲击“心魔曲”,一个专注运功使出“天狮吼”,谁也不敢松懈,一时间斗了个势均力敌。这二人之间的比斗,虽不像其他战团那样刀光剑影,却更是凶险万分。

         文长老李猿啼正凝神应战,耳边却突然传来接引长老苗笑天的一声惨吼,李猿啼吃惊之下,偷眼瞥了一下苗笑天那边,正好看到苗笑天被前后夹击而死,不由得心中一阵惊怒一阵悲伤。

         高手相争,胜负只在毫厘之间,加之文长老李猿啼和狮魔吴向吼的争斗又到了最凶险的时候,李猿啼这稍一分神,手中“心魔曲”不自觉略微一滞,立刻被狮魔的“天狮吼”音波趁虚而入,猛地劈向李猿啼心脉。

         李猿啼心知不妙,已然来不及运功护住心脉,索性孤注一掷,将内力倾注在双掌之上,奋力敲击“心魔鼓”回击狮魔。

         电光火石之间,李猿啼只感到心脏如受重锤敲击,一口鲜血忍不住脱口喷出,人被震的往后连退七八步。而另外一边的狮魔吴向吼眼见攻击得手正在暗自得意,陡然听到“心魔曲”拔高的鼓点声敲入自己的心脏,也是一口鲜血喷出,向后连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

         二人这一招交错,竟是两败俱伤,只是文长老李猿啼大意在前,反击在后,负伤更重了三分。

         李猿啼这一退恰好退到了另外一个战团掌魔奚闻道和五云剑北堂轩身旁。掌魔奚闻道见状,运起“血手印”神功左掌拍向北堂轩,趁北堂轩侧身闪避之时,掌魔挥右掌猛击向身边立足未稳的文长老李猿啼。

         李猿啼此时已经身负重伤,眼睁睁看着掌魔的右掌拍向自己,却无力闪避,正被“血手印”打在胸口,又一口鲜血混合着破碎的心脏脱口喷出,人跟着倒地而亡。转瞬之间,丐帮两大高手接引长老苗笑天和文长老李猿啼双双当场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