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八大门派
        久要不可忘,薄终义所尤。

         谦谦君子德,磬折欲何求。

         惊风飘白日,光景驰西流。

         盛时不再来,百年忽我遒。

         生存华屋处,零落归山丘。

         先民谁不死,知命复何忧?

         一晃十载过去,在这十年里大宋和北方的大契丹和平相处,国内风调雨顺,各地出现了各色的造船厂、火器厂、造纸厂、印刷厂、织布厂、官窑等等不一而足。

         大宋老百姓富裕安逸,戏曲、杂技、诗词繁荣昌盛。星星点点分布在大宋境内的大小城市到了夜晚不再漆黑一片,而成为一座座绚烂的光明之城。

         此时的大宋真可谓是四方无事,百姓康乐,户口藩庶,田野日辟。而皇帝赵恒自澶渊之盟后开始笃信道教,在景德五年(1008年),假意天降祥瑞,得到三篇天书《大中祥符》,借机改年号为“大中祥符”,此后又大举在泰山封禅,彰示自己的文治武功。

         在这流水十年间,大宋武林也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一个叫玄古帮的帮派突然拔地而起,没有人能清楚说出它是如何崛起的,只知道这个帮派自从景德三年(1006年)现身以来,犹如薪火燎原般不断壮大。

         从剿灭许多小帮派开始,玄古帮实力越来越强,滚雪球越滚越大,甚至歼灭了远离大宋之外的西域天山派,最后开始和大宋七大门派少林、崆峒、峨眉、昆仑、丐帮、华山、上清各派直接抢夺地盘。一边争夺有天赋的弟子,一边迅猛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

         到了今年,也就是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玄古帮已经和其他七大派一样,成为大宋赫赫有名的大帮派,其声势甚至远远凌驾在其他七派之上,称之为大宋武林第一大派也不为过。

         此时的大宋武林,八大门派玄古帮、少林派、崆峒派、峨眉派、昆仑派、丐帮、华山派和上清派各领风骚叱咤风云。

         玄古帮行事亦正亦邪,帮内卧虎藏龙。玄古帮坐落在应天府的中原分舵有令江湖闻风丧胆的“十三魔”坐镇,这“十三魔”分别是外三堂的鹰魔、蝠魔和狮魔,中三堂的刀魔、剑魔和掌魔,内三堂的鬼魔、毒魔和怪魔,以及三护法无形魔、无心魔和无影魔,最后一位则是玄古帮中原分舵舵主,武林人称圣魔。

         而这还只是玄古帮实力的冰山一角而已,玄古帮在各地还有很多“密舵”存在,密舵中的高手都是那些看到玄古帮迅速崛起于江湖,暗地里投靠玄古帮的各地豪杰。

         不过武林中人都知道,玄古帮最可怕的实力还是他们设立在秦岭总舵里面的“十一曜星将”,这十一人个个都武功高强,行踪神秘。

         统领这武林第一大派的玄古帮帮主在武林中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飘忽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循,武林中人只知道他自号“玄黄”,手使兵器“玄古斧”,据说威力无比,可惜看到他展示绝世武功的人都死在了他的斧下,因此武林中人都只知其号,而不识其人。

         这边玄古帮如擎天巨柱般屹立于武林,那边七大门派也在积极扩张。少林、崆峒、峨眉、昆仑这四大门派历史悠久,派中好手众多,势力依然强大,只是这四大门派和玄古帮近年来屡有冲突,双方互有死伤。

         而丐帮现任帮主伍飚扬武功盖世,为人豪侠仗义,丐帮在他的带领下十年来一片欣欣向荣,当然丐帮和玄古帮两帮之间近两年也是常有摩擦发生。

         华山一派这十年来却是固步自封,既没有出现啥盖世豪杰,也没有啥武林声望的增长,不过这却让他们少了很多与玄古帮争斗的机会,无形中也保存了他们的实力。

         至于上清派,自十年前朱自英给大宋皇帝赵恒献玄解神丹,成功让皇帝赵恒诞下一子赵祯之后,上清派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惜上清一派忙于求神问道,在武学上反倒没有了太大长进。

         在这十年里面,阳云汉四兄弟也各自有一番际遇。老大杨千山九年前娶了永兴镖局大镖头林飞鸿的女儿林赛男,并留在永兴镖局担任了镖头。

         四年前林飞鸿在一次走镖中不幸亡故,杨千山亲手为岳父林飞鸿报仇后接掌了永兴镖局,成为永兴镖局的新任大镖头,原先的三镖头郑柏砚则成为永兴镖局二镖头。现如今杨千山和林赛男育有两子,老大随了杨姓,取名杨福,老二却随了娘的姓,取名林州。

         老二凌孤帆在这十年间一心武学,武功精进。因为峨眉两大护法在澶州之战中丧生,因此凌孤帆和另外一名峨眉弟子李剑南升任峨眉派新的护法,李剑南为左,凌孤帆为右。在这十年里面,凌孤帆除了精研武功外,有感于澶州之战中各种战阵的威力,他也同时精研各种武功和战阵阵法,有所小成。

         老三赵破空,则是四人中最为奔波的,他在武林中四处游历,结交天下豪杰,武功也愈发深不可测。而赵破空每年都不忘抽出时间去看望霍四究留下的小孙女霍双双,而且每次都会花上一段时间陪伴这位孤单的小女孩。

         至于阳云汉自己,六年前和如儿生下一子,取名阳梦溪。这些年阳云汉一直过着安逸的生活,武功却也没落下,阳云汉此时已经可以将家传荡海刀法的最后一式“叠浪滔天”使出五重巨浪内力。阳云汉的爹爹刀神阳凝到此刻也才能使出六重巨浪内力,而他的伯父阳均还始终停留在四重巨浪内力的境界。

         这一日清晨,江南运河上驶过来一艘平底大船。船舷边站着三人,一人龙眉凤眼,挺身玉立,腰间跨着一把宝刀,旁边站着一位女子,肤如凝脂,容色绝美,中间则是一位六岁大的男童,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圆圆的脸蛋上泛着红晕,正是阳云汉一家三口。

         原来四兄弟相约每三年相聚一次,四年前本该相聚,结果那年老大杨千山要给林飞鸿守孝。恰巧在同一年,阳云汉的老祖母病逝,阳云汉也需要在家守孝,因此聚会被推迟了一年,也就是三年前四兄弟才又重新聚了一回。而今年四兄弟又再次相聚,此刻阳云汉一家三口是在和三位兄长的家人聚会后,顺着江南运河返回杭州。

         阳梦溪一手抓着如儿的手,依偎在她的怀中,一手还抓着杨福哥哥送他的泥叫叫,那是个非常花俏的鸟哨。如儿爱怜地轻抚着阳梦溪的头发,恰好阳云汉看了过来,二人四目相视,眼中都是满满的爱意,二人成亲这么多年,感情是愈发醇浓。

         正在这个时候,船上传来一阵骚动,阳云汉扭头看去,只见大船上有两个大汉正围住两个村姑,那两个大汉身着青色短褂,黑色长裤,其中一个脸有刀疤,样貌看起来甚是狰狞,另外一个则是满身肥肉。

         这二人手上都拿着刀,嘴里骂骂咧咧地,在拉扯那两个村姑的包袱。两个村姑显然是被吓到了,年纪大的那个大声喊道:“你们干什么啊,你们怎么能光天化日抢东西啊。”边喊边死死抓住自己的包袱。

         刀疤大汉大声呵斥道:“大爷从你们这拿点钱花花,那是看得起你们,你们还敢不从。再磨磨唧唧的,看我不劈了你们。”

         年纪小点的村姑赶忙过来帮助年纪大的村姑拉扯包裹,没想到另外那个肥胖大汉哈哈淫大笑道:“兄弟,这两个村姑样貌不错哦,特别是这个小的,真是水灵的紧,要不我们抢回去给帮主做个压寨夫人。”

         船上很多人显然知道这二人的来历,看到两个村姑被欺负,都是敢怒不敢言,阳云汉却再也忍不住,一声断喝道:“住手!”说着大步走了过去。

         两个大汉显然没想到船上竟然有人敢来管自己的闲事,刀疤大汉摆了摆手中的刀,冲阳云汉大声骂道:“哪来的野小子,敢管我们的闲事,看大爷我不劈了你。”

         肥胖大汉却多了个心眼,他看到阳云汉一身武士打扮,腰上还跨着把刀,一看就是个练家子,于是他一把抓住刀疤大汉的胳膊,冲阳云汉说道:“俺们兄弟是京杭帮的,在此做买卖,这位公子还是少管闲事的好。”

         阳云汉一听对方报出京杭帮的名号,心下明白了对方的底细。原来这京杭帮是京口到杭州运河之间的一个小帮派,一向在江南运河上称王称霸,素有恶名。

         阳云汉更是有心要惩戒一下这两个大汉,他缓缓说道:“你们京杭帮算什么东西,就知道欺压良善,你们两个马上放开这两位姑娘,然后乖乖地给我自己跳到运河里去。”

         肥胖大汉一听这话也怒了,回骂道:“小子,别给你脸不要脸啊,敢管我京杭帮的闲事。”刀疤大汉在一旁早已经按捺不住了,大声嚷嚷道:“和这野小子啰嗦啥,杀了他丢到河里喂王八。”说着话,挥刀就劈了过来。

         阳云汉看到对方不问青红皂白就起杀心,更是怒从心头起,“刷”地拔出龙雀宝刀,使出荡海刀法第五式“拔山超海”,猛地横扫向刀疤大汉和肥胖大汉二人。

         刀疤大汉赶忙变劈为挡迎击,肥胖大汉身形笨重,来不及跳开,也是举刀招架。二人的刀刚和阳云汉的龙雀宝刀相交,一股大力传来,加上龙雀宝刀的锋利,刀疤大汉和肥胖大汉手中的刀瞬间折为两段。

         二人还在愣神的时候,阳云汉已经飞起两脚揣在二人胸口上,刀疤大汉和肥胖大汉二人好似麻袋般被阳云汉直接从大船上踹到了河里。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船上的人眼前一花,就看到京杭帮两个家伙掉落河中,在河水里上下起伏呼叫。船上的人这才明白过来,不禁齐齐给阳云汉喝起彩来。

         两个被救的村姑走到阳云汉跟前,施礼答谢。待她二人抬起身子的时候,阳云汉见那年纪大点的村姑约莫三十四岁年纪,一身粗布衣服却难掩她幽居空谷般的出尘美貌。

         年纪小点的村姑才二十二岁年华,个子不是特别高,微圆的脸蛋,精巧的鼻子,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穿着虽然异常简朴,给人的感觉却是其素若何,冰清玉润。这两个女子的眉眼间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

         这时,年纪大点的女子开口对阳云汉说道:“感谢公子相救之恩。”话语竟半分都不粗陋,阳云汉忙摆手回道:“这是在下应该做的,京杭帮作恶多端,早该惩戒一番,姑娘千万不要客气。”说完,阳云汉拱手告辞道:“两位姑娘多保重,在下告辞。”

         阳云汉转身走回如儿和阳梦溪身边。阳梦溪看到爹爹刚刚教训了两个坏人,很是兴奋,拉着他的手,叽叽喳喳询问起来。阳云汉疼爱地揽他到怀里,轻声教诲道:“溪儿,我武林中人当千里赡急,救危扶困,你可千万要记住了。”说这话的时候,阳云汉恰好抬头看去,只见那年纪小的村姑正远远地凝望着这边,看到阳云汉看过来,慌忙扭过头去。

         这时平底大船缓缓靠岸,阳云汉从船舱中牵过自己的龙驹,还有如儿那匹雪白的快马,三人走下大船。阳云汉先扶着如儿和阳梦溪上了快马,这才翻身跃上龙驹,三人并辔缓缓而行。一黑一白两匹马相映成趣,间或两匹马儿还耳鬓厮磨一番。

         三人顺着官道一路慢慢行来,阳云汉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马蹄声,转眼只见三个身着棕色衣服的大汉骑马从阳云汉三人身边掠过,这三人各自跨着刀剑,一看就是武林中人。

         再行了一段,又见四个身着赭色衣服的大汉骑马迅疾而过,也是各自携带着兵器。如此几次三番,很快有五拨武林中人超过阳云汉一家,匆匆而去,阳云汉心中诧异,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在阳云汉思量的时候,三人身后又传来一阵杂乱的马蹄声,这次一共来了五骑。这行人正要掠过阳云汉三人身边的时候,其中一人突然大声喊道:“帮主,停一下。”

         阳云汉侧头一看,这五人都身着青色短褂,黑色长裤,说话的那人可不正是被自己打落运河中的刀疤大汉么,而另外那个肥胖大汉也是骑马跟在最后。

         五骑停下后,当先为首那人扭头问刀疤大汉道:“什么事情?”刀疤大汉忙不迭回复道:“帮主,就是这个野小子,就是他将我们打到运河里面去的。没想到在这碰到他,帮主,你可得给我们找回场子。”

         为首那人鼻子里哼了一下,说道:“这就是将你们打成落水狗的小子?”刀疤大汉一听很是尴尬,只能一个劲点头。

         阳云汉闻言仔细打量来人,只见这京杭帮帮主精瘦的身材,四十岁年纪,满面傲气,太阳穴高耸,一看就是个内家高手,同样的青色短褂边却绣着一缕金丝,显示出他与帮众们的不同。

         这边京杭帮帮主也在上下打量着阳云汉,只见他蹙眉思考了片刻,仿佛下定了决心,抬手扬了扬手中的马鞭,指向阳云汉说道:“我是京杭帮帮主崔万城,这位小兄弟不知道敢否留下个万儿。”

         阳云汉不慌不忙答道:“在下江南阳家阳云汉,怎么,崔帮主想申量申量在下么?”崔万城听到阳云汉报了名号,顿了一下,说道:“原来你是刀神阳凝家的,嘿嘿。”说到这,崔万城狞笑了下,接着说道:“既然知道了万儿,那就好办了。今天我帮中还有要紧事儿,没时间教训你,算你小子运气好,改日我崔万城定当上门讨教。”

         说完也不待阳云汉答话,立刻拨转马头,挥鞭打马就走,口中还大声喝道:“都跟我走。”另两个下属立刻紧跟而去,刀疤大汉和肥胖大汉看到帮主不为自己出头,自顾走了,暗討自己留下也讨不到好去,赶忙也打马追了上去。

         阳云汉原本准备好和崔万城较量一番,没想到京杭帮人说走就走。阳云汉暗自思討,这崔万城连帮众被殴都不管了,不知道有啥要紧事。不过阳云汉心中只是好奇了一下而已,也没特别在意,继续勒马和如儿、阳梦溪缓缓而行。

         三人正这样走着,突然阳云汉发现一人站在马路当中,背朝着这边,挡住了三人的去路。这人从背后看去,一袭白衣,长发披肩,最奇的是腰间竟跨着两把刀。此人听到马蹄声,缓缓回过身来。阳云汉猛一看到此人白皙的面容,浑身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