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官道劫杀
        阳云汉和崆峒玄空子、广成子举目看去,只见远处两人沿着官道狂奔而来。这二人都是一副僧人打扮,奔跑之间,僧袍飞舞,宛若天人。

         二人速度迅疾无比,转眼就到了三人近前。只见其中一个僧人长着两条长长的白眉毛,另外一个僧人则在背上背着层层叠叠的麻袋,也不知道有多少个。这二人虽是狂奔而至,但到了阳云汉三人近前,却骤然停住,身形不动如山。

         那白眉僧人仔细看了看挂在阳云汉腰间的葫芦,自言自语说道:“宝物果然在这位小哥的身上。”他一开口,就能听出来正是先前发出大吼之声的那人。

         白眉僧人接着说道:“阿弥陀佛,三位施主,老衲是少林派长眉罗汉灵厄,这位是我的师弟布袋罗汉灵苦。崆峒两位道长,还望看在我少林派的面子上,早早离去吧。”

         夺命剑玄空子闻言,哈哈大笑道:“长眉罗汉,少林派也来抢这宝物么?你们少林派一向自居武林正派之首,可却不敢去招惹那玄古帮,怎么?现在想骑到我崆峒派头上么?”

         长眉罗汉灵厄闻言大怒,怒目呵斥道:“老衲看在同是武林正道的份上,才好言相劝,道长要是不识好歹,老衲只好让你见识见识我少林绝学的厉害。”

         一旁的布袋罗汉灵苦合手道:“阿弥陀佛。师兄,你又起嗔念了。”长眉罗汉灵厄素来对这位师弟敬服有加,闻言摇了摇头,可脸上还是怒气难消,双目瞪着玄空子。

         夺命剑玄空子见状开口说道:“大和尚不用假惺惺的,我们不妨划下道儿切磋切磋,输的人立刻掉头离开。”

         长眉罗汉灵厄一听正和心意,大声说道:“好,那老衲来领教崆峒高招。”说完,也不待玄空子答话,挥掌就打。这长眉罗汉灵厄精研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大力金刚掌,出掌之际,劲风四起。

         夺命剑玄空子见长眉罗汉灵厄说打就打,喝了一声:“师弟,你看住阳云汉,我来领教少林神功。”游龙鞭广成子听到师兄所言,站在一旁盯着阳云汉,布袋罗汉灵苦也站在一旁给师兄长眉罗汉灵厄掠阵。

         阳云汉见崆峒派和少林派起了冲突,也不着急上前邀斗,而是凝神观看玄空子和长眉罗汉灵厄的比斗。长眉罗汉灵厄的大力金刚掌走的路子大开大合,招式威猛之极。

         夺命剑玄空子的剑法则是动中有静,静极生动,每每在动的霎那间直击要害,夺人性命,因此才在江湖上得了“夺命剑”的称号。此刻在长眉罗汉灵厄暴风骤雨的攻势之下,玄空子却只好以柔克刚,靠着步法,四处闪避。

         长眉罗达打的兴起,大声喝道:“崆峒派的人,只会躲闪么?”长眉罗汉灵厄边说边使出大力金刚掌中的一招绝学“如来双掌”,双掌直击玄空子胸腹。

         玄空子见长眉罗汉灵厄如此轻视自己,竟敢进招直击自己中腹,顿时起了拼命的心思,不顾长眉罗汉灵厄袭来的双掌,猛地使出一招,却是挥剑反撩长眉罗汉灵厄咽喉。

         长眉罗汉灵厄见玄空子前面一直在避让,万万没料到他猛然使出两败俱伤的打法,一时之间来不及使出“如来双掌”的精妙后招,只能匆忙改双掌为单掌,拍向玄空子的剑脊。

         玄空子手上长剑被长眉罗汉灵厄拍了一下,紧贴着长眉罗汉灵厄咽喉擦过,险险才没有伤到长眉罗汉灵厄,却也让长眉罗汉灵厄惊出一身冷汗。二人交换了这招,长眉罗汉灵厄收起轻敌之心,玄空子则动静结合,多了几分攻势,二人斗在一处。

         这个时候,在一旁观战的阳云汉、广成子和布袋罗汉灵苦猛然听到长空中传来一声尖锐的嘶啸声。三人忙抬头看天,只见一只苍鹰突然出现在众人上空。只有阳云汉认出那正是玄古帮鹰魔陆伯鹰的苍鹰,阳云汉心生警觉,不再像广成子和布袋罗汉灵苦那样继续抬头观望苍鹰,而是四处打量了起来。

         长眉罗汉灵厄和玄空子这时却斗到紧要处,只见玄空子一个滑步,避开长眉罗汉灵厄的掌风,猛地从侧面出剑闪击长眉罗汉灵厄的裆部。

         长眉罗汉灵厄没想到堂堂崆峒四杰之一的玄空子剑法招式中竟会有这样下三滥的打法,惊怒之下,连忙使出大力金刚掌中的绝招“达摩拂袖”,拧腰旋转,聚力在右手掌上,顺势拂向玄空子的剑柄。

         玄空子感到一阵大力传来,握着剑柄的右手虎口一麻,长剑顿时失了方位,没有刺中长眉罗汉灵厄的要害。玄空子忙撤剑后跃,刚想换招,耳边突然传来阳云汉的呼喝声:“小心后面。”

         玄空子心中一惊,想要变招却已经来不及了。玄空子只感到后背被人一掌击中,一口鲜血混着破碎的心脏吐了出来。玄空子长剑落地,扑地而亡。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广成子和布袋罗汉灵苦刚刚在抬头看天,完全没注意到此人是如何出现袭杀玄空子的。

         唯独阳云汉清晰看到刚刚那人是从官道旁边的一棵大树上一掠而下,只一个纵跃就如鬼魅般欺到玄空子身后,出掌偷袭了玄空子。只是这人动作太快,等阳云汉出口提醒夺命剑玄空子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

         此人暗杀了玄空子后,瞪着双目,冷冷扫视一圈众人。站在他面前的长眉罗汉灵厄只觉得此人双目之中带着一股阴沉之气,不禁心中暗生警惕。

         这时阳云汉几人看清楚来人相貌,此人全身穿着褐色衣服,褐鞋褐袜,就连脸孔仿佛都是灰褐色的,双眼凹陷,看起来甚是阴森。

         游龙鞭广成子见夺命剑玄空子倒地,忙过去查看了下玄空子,确认师兄再无生机后,起身走到来人面前,举起竹节钢鞭指向来人,悲愤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偷袭杀死我师兄玄空子?”

         来人似笑非笑,回道:“我乃玄古帮外三堂的蝠魔李翼幅。”众人听到来人报了名头,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李翼幅轻功卓绝,在玄古帮中属于心狠手辣的人物,也是玄古帮“十三魔”中难缠的角色之一,死在他手下的武林好手不计其数。他的仇家也曾设计围攻过他,可每次都被他仗着绝世轻功逃之夭夭,反而伤了更多的武林好手。

         只听蝠魔李翼幅接着说道:“崆峒派一向和我玄古帮作对,你师兄死在我的手下,也算咎由自取了。何况你们几位妄想抢我们玄古帮的宝物,更是人人该杀。”长眉罗汉灵厄听到这话,心中发怒,大声喝道:“好大的口气,也不问问老衲的拳头答不答应。”

         正在这个时候,有个尖锐刺耳的声音接口说道:“算上我们三位,不知道口气算不算大呢?”话音未落,只见官道上两前一后走来三人。两人走在前面,正是鹰魔陆伯鹰和剑魔乌师道。一人走在后面,阳云汉看到此人,心中暗暗吃惊,原来这人正是刀痴冯问道。

         开口说话的人正是鹰魔陆伯鹰,他接着说道:“还是让我玄古帮鹰魔、蝙魔、剑魔和刀魔来见识一下少林的武功绝学吧!”阳云汉听到这话,才明白过来原来刀痴冯问道也加入了玄古帮,从“刀痴”变成了“刀魔”。

         鹰魔陆伯鹰接着又冲游龙鞭广成子说道:“你们崆峒派刚刚在树林中坏了我们玄古帮的好事,让张绍英逃走,如今你师兄死在我玄古帮蝙魔手下,确实是咎由自取。”

         鹰魔陆伯鹰说完这句番话,不再多言,立刻撮起嘴唇,吹响尖锐的口哨声。天空中的苍鹰应声而下,用利爪狠抓向长眉罗汉灵厄泛着亮光的头顶,鹰魔陆伯鹰跟着欺身上前,夹击长眉罗汉灵厄。

         长眉罗汉灵厄见状大喝一声,运起大力金刚掌中的“达摩拂袖”,先拧腰旋转,聚力在右手掌上,顺势拂向苍鹰,接着再反身拧腰旋转,聚力在左手掌上,反拂向鹰魔陆伯鹰。长眉罗汉灵厄接连使出一招两式,迎击苍鹰和鹰魔陆伯鹰的夹击。

         同时蝙魔李翼幅也如鬼魅般欺近游龙鞭广成子,出掌就拍向广成子右肋,广成子忙横起竹节钢鞭扫了过去。蝙魔李翼幅却一沾就退,又一个闪身到了另外一边,出掌拍向广成子左肋,广成子只好勉强侧身再次横鞭抵挡。

         这蝙魔李翼幅纵跃之间的姿势大异于常人,双腿好似没有弯曲,却一窜几丈远,轻身功夫骇人听闻。一时间,二人一个犹如鬼魅般绕行攻击,一个团团防守护住周身要穴,战在一处。

         而另外一边,剑魔乌师道反手从剑篓里面拔出流光剑,挥剑刺向一直在一旁掠阵的布袋罗汉灵苦。布袋罗汉灵苦见状不慌不忙,从背后摘过一个布袋,顺势向剑魔乌师道的长剑兜了过去,好似要把乌师道的流光剑收入囊中一般。

         剑魔乌师道自是不会让布袋和尚收了自己的宝剑,变直刺为斜刺,没想到布袋罗汉灵苦身法甚是灵活,一个侧转身,布袋口依旧还是对着流光剑的方向。剑魔乌师道的流光剑恰好刺了过来,竟好似自己往布袋中钻入一般,布袋罗汉灵苦猛地一扎布袋口。

         这布袋罗汉灵苦的布袋甚是奇特,布袋口处竟由精铁所制,剑魔乌师道知道自己若不松手,恐怕连手带手腕都要被收入布袋中,慌忙松开手放弃流光剑。两人只是交手一个回合,剑魔乌师道手中的流光剑竟被布袋罗汉灵苦收了过去。

         剑魔乌师道对敌无数,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收走手上宝剑,一时间又急又气。其实这倒不是布袋罗汉灵苦武功远高过剑魔乌师道,只是剑魔乌师道上来就有轻敌之心,再则布袋罗汉灵苦的武器过去古怪,才让布袋罗汉灵苦一击得手。

         剑魔乌师道失了流光剑,连忙反手又拔出另外一把宝剑步光剑向布袋罗汉灵苦刺去。布袋罗汉灵苦不慌不忙将收了流光剑的布袋子往身后一甩,又摘过另外一个布袋,继续向步光剑兜去。

         这次剑魔乌师道却小心了许多,沉心静气避过布袋罗汉灵苦的口袋,剑剑向布袋罗汉灵苦的身上要穴招呼。布袋罗汉灵苦则不停转动口袋,用布袋口护住周身,二人一时之间也是斗的不亦乐乎。

         在这三对人战成一团的时候,刀魔冯问道却没有急着上前攻击阳云汉,他只是拔出双刀,一边把玩着合欢宝刀,一边对阳云汉说道:“阳小哥,我真为你感到可惜,上次让你乖乖交出龙雀宝刀,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但你为何偏偏又抢了我玄古帮势在必得的宝物呢?这次你恐怕要落得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下场了。”

         阳云汉和刀魔交手两次,心知自己武功不及刀魔,却也是毫不畏惧,朗声说道:“我不知道该称你刀痴呢,还是刀魔。十年前我见到的刀痴还是一个爱刀的武林高手,现在我见到的刀魔不过是玄古帮的一条走狗而已。”

         这冯问道爱刀如命,可总靠自己一把一把去搜集天下宝刀太过麻烦。五年前,冯问道终于下定决心加入当时已经崛起武林的玄古帮,这让他省了四处奔波之苦,就能轻易得到自己心仪的各式宝刀。

         但一入玄古帮,想再退出也不再可能,而且处处要听命于人,远不如当年那样逍遥自在。冯问道心中对此始终存着一份芥蒂,此刻被阳云汉点破,不禁让刀魔冯问道恼羞成怒。

         冯问道大声喝道:“阳小哥,别逞口舌之利,我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说着,他双刀合一,直接使出绝招“琴瑟和鸣”,只见他内力催动之下,合欢双刀产生共振,“翁翁”之声响起,冯问道挥刀直击阳云汉。

         阳云汉见冯问道上来就使出绝招,不敢怠慢,跟着立刻使出荡海刀法的“叠浪滔天”斜劈刀魔冯问道。二人是一上来就各出绝招。

         这边蝙魔李翼幅如鬼魅般绕行攻击游龙鞭广成子,却陡然间一个纵跃脱离战团,直扑旁边正在和鹰魔陆伯鹰较量的长眉罗汉灵厄而去。长眉罗汉灵厄此刻正全力施展大力金刚掌应对苍鹰和鹰魔陆伯鹰的夹击,完全没想到会有人偷袭自己,直接被蝙魔李翼幅在左肋印了一掌。

         这一掌打的长眉罗汉灵厄气血翻腾,往旁趔趄了几步。鹰魔陆伯鹰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立刻跟着跃步上前,在长眉罗汉灵厄右胸打了一掌,长眉罗汉灵厄再次受到重击,已是摇摇欲坠。那苍鹰却紧跟着从天而降,伸出利爪直接将立足未稳的长眉罗汉灵厄给开膛破肚了。

         从蝙魔李翼幅偷袭,到长眉罗汉灵厄身死只是霎那间的事情。一旁的布袋罗汉灵苦发现长眉罗汉灵厄当场惨死,心中悲痛莫名,急欲摆脱剑魔乌师道的纠缠,连续几个身形闪动,可剑魔乌师道武功高强,剑剑不离布袋罗汉灵苦的要害,急切之间布袋罗汉灵苦根本脱身不得。

         游龙鞭广成子却没有跟着蝙魔李翼幅过来救长眉罗汉灵厄,反而直接飞身扑向正在和刀魔冯问道身死相搏的阳云汉,游龙鞭广成子有意先击倒阳云汉夺得宝物。

         此刻刀魔冯问道和阳云汉相斗正处在上风,见广成子闪身扑过来,还以为来人是扑向自己的,赶忙运功加强内力,合欢双刀共振发出“咕咕”之声。接着冯问道舍开阳云汉,挥双刀砍向扑过来的游龙鞭广成子。

         广成子没料到刀魔冯问道会突然舍弃阳云汉,转而攻向自己,仓促之间,只好也舍了阳云汉,挥起竹节钢鞭接招。这一来反而成了游龙鞭广成子对战刀魔冯问道,阳云汉见状,丝毫没有犹豫,立刻舍了二人,几个纵步跃上一旁的“龙驹”宝马,打马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