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神秘暗镖
        天杀神叶培天三人赶忙扭头向霍四究站立的方向看去,却看见“风尘四友”说三分霍四究还是静静站在那里,叶培天立刻醒悟到自己上当了。这个时候,趁着叶培天三人分神,阳云汉四兄弟同时出手。

         杨千山手中兵器最长,而四人中凌孤帆轻功最好,因此杨千山的长枪最先点向叶培天咽喉,凌孤帆的长剑则几乎是同时直刺向叶培天肋部。紧跟着上来的赵破空冲向毒蝎子铁灌英,阳云汉则是刀劈天魔女潘都惜。

         叶培天见自己被上下夹击,当机立断将手中扣着的林赛男一把抓住掷向杨千山,同时使出“天杀拳法”的诡异暗劲罩向凌孤帆手中长剑。

         杨千山发现林赛男被抛向自己,赶忙撤枪,一把抱住林赛男。林赛男性情虽像男人,但到了二十六岁年纪,还从未和陌生男子有过亲密接触,此时被杨千山抱在怀中,又闻到杨千山身上散发出的强烈男子汉气息,脸刷地通红起来。

         杨千山自幼就是一个孤儿,后来在少林寺学艺,到了如今三十六岁年纪,还从未拥抱过女子,此时抱了林赛男在怀中,心中也是感觉万分异样,慌忙回身将仍是中毒浑身酥软的林赛男交到林飞鸿手中,自己又赶忙转身冲向战团。林老镖头接过女儿,欣喜异常,赶忙将林赛男扶着坐下,自己则赶过去捡回那失落的虎头枪。

         这边叶培天“天杀拳法”诡异暗劲罩住凌孤帆的长剑后,使出了“牵”字诀,竟然是将凌孤帆的长剑牵引向一旁的天魔女潘都惜。那凌孤帆的长剑原本是刺向叶培天的肋部,这时却变成刺向天魔女潘都惜的后背。

         叶培天自己则趁着这个空当,紧攥着羊脂白玉菩萨包裹,一个纵身窜上棚顶。这回叶培天倒是提醒了一下毒蝎子铁灌英和天魔女潘都惜,窜到半空的时候,口中大喝一声:“扯乎。”毒蝎子铁灌英闻言赶忙洒出一把五颜六色的毒雾,笼罩在自己身前,挡住逼近的赵破空,自己也跟着一个纵身跃上棚顶逃之夭夭了。

         天魔女潘都惜这时刚刚舞动绸带避开阳云汉的“荡海刀法”第三式“金翅擘海”,猛然惊觉自己身后劲风扑来,心知有人偷袭,赶忙扭动自己的柔软腰肢侧身闪避。可凌孤帆的长剑来势迅疾,还是刺到了潘都惜的左胳膊上,疼的潘都惜一声惨唤。

         凌孤帆这一招误打误撞得手,丝毫没有迟疑地使出“白猿剑法”下一招罩向潘都惜。杨千山这时也已经奔回到战团里,长枪猛扎向潘都惜。

         阳云汉见大哥杨千山和二哥凌孤帆合力围住了天魔女潘都惜,心知自己这方稳操胜券,于是观察了下四周,正好看见天杀神叶培天和毒蝎子铁灌英先后从顶棚上向店外逃去,赶忙追出茶肆外,赵破空和林飞鸿老镖头也跟着追了出来。

         三人到了店外,看到叶培天和铁灌英竟然是一东一西各自逃开,两人分别骑走了永兴镖局的一匹骏马。阳云汉和赵破空只听林飞鸿大喝一声:“不好,天杀神骑走了我的马,我们快追。”就见林飞鸿快步走到马群中,翻身上了一匹骏马朝叶培天逃走方向追去。阳云汉和赵破空怕林飞鸿有危险,赶忙也翻身上了自己的马,打马追去。

         三人一前两后一路狂奔紧追叶培天不舍。好在叶培天骑走的林飞鸿坐骑,是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非常醒目,林飞鸿倒也不致于给追丢了。那叶培天在前面也发现后面有人追来,于是策马朝鸡公山方向兜去。这样一来,行走的路途越来越艰难,道旁的树木也渐渐茂密起来。

         阳云汉和赵破空跟在林飞鸿后面策马扬鞭,正奔跑着,突然发现林飞鸿勒住了缰绳,跳下马来,一把抓住前面那匹雪白的高头大马。此时雪白高头大马的马背上早没了叶培天的踪影,一旁茂密的树木倒是有折断的痕迹,想必是负伤的叶培天看摆脱不了众人的追杀,下马躲入了密林之中。

         阳云汉和赵破空看林飞鸿并没有往密林中追去,只是紧紧抓住那匹雪白高头大马的缰绳,两兄弟见到这情形都是微微一怔。赵破空没有犹豫,跃下马后直接向着密林中追击过去。阳云汉看林飞鸿停住了追击,心中好奇,下了马后没有挪动脚步,凝神看向林飞鸿。

         只见林飞鸿在雪白高头大马的马鞍里面摸索了片刻,掏出一块软布包裹的东西。似乎是怕被阳云汉看到包裹里面是啥东西,林飞鸿背过身去,悉悉索索检查了下包裹里的东西,确认了后,才将软布包裹塞入怀中,然后回过身对阳云汉说道:“阳英雄,我们快追上去吧。”

         阳云汉心中疑惑,看林飞鸿老镖头的举动,这马鞍里面藏的东西好似比那叶培天劫走的羊脂白玉菩萨宝物还要珍贵,看来永兴镖局这次除了保护镖中之镖外,似乎还保着一个神秘暗镖。只是林飞鸿没开口说,阳云汉也不方便问,听到林飞鸿说快追上去,阳云汉记挂着三哥赵破空的安危,赶忙头前带路,两人循着赵破空留下的痕迹追了上去。

         阳云汉和林飞鸿追了有一盏茶的功夫,终于看到赵破空倚在前面一棵大树干上。阳云汉心中一惊,大声喊道:“三哥,你怎么样?”边说他边加速奔了过来。

         靠在大树干上的赵破空听到声音,抬起头,冲着狂奔过来的阳云汉笑了笑道:“四弟,三哥没事,还死不了。刚和天杀神斗了一场,还好他有伤在身,才让我占了上风,可我也受了些内伤,幸而没有大碍,只可惜被天杀神那厮给跑了。”

         阳云汉抢到赵破空身边,扶住赵破空,说道:“三哥,你没事就好。”这时候,林飞鸿也到了跟前。赵破空举起手中的一个包裹,递了过去,说道:“林老镖头,天杀神虽然跑了,可羊脂白玉菩萨却被我夺了回来,你查看下。”

         林飞鸿接过包裹,也没急着打开看,反而拱手向赵破空说道:“谢谢赵英雄,你的伤没事吧?”赵破空又笑了笑道:“小小内伤,没事的,勿须挂怀。林老镖头,你还是先看看羊脂白玉菩萨吧。”

         林飞鸿这才打开包裹,看那羊脂白玉菩萨完好无缺地躺在包裹里面,散发着淡淡的诱人晶莹之光。林飞鸿再次对赵破空拱手施礼道:“感谢赵英雄完璧归赵,赵英雄伤势没有大碍的话,我们快点回去吧,免得众人担心。”赵破空点头称好,于是三人返回树林外,找到马匹,打马往乡间茶肆赶了回去。

         远远的三人就看到永兴镖局一干人守在茶肆门口,林赛男和三镖头郑柏砚站在最前面,看到三人打马回来,赶忙迎了上来。林赛男一把抓住林飞鸿的衣襟袖脚,说道:“爹爹,你们没事吧,镖抢回来了么?”

         林飞鸿见众人都好好站在店门口,没顾上回答林赛男的问题,开口问道:“三镖头,你们都没事了?”三镖头郑柏砚忙答道:“大镖头,三个时辰已过,我们已经恢复功力了。”林飞鸿听了很是高兴,这才扭过头回答女儿林赛男的问话:“幸亏了赵英雄、阳英雄相助,羊脂白玉菩萨已经夺了回来。”

         众人一听大为振奋,只有三镖头郑柏砚开口问道:“大镖头,那件东西……”还没等他说完,林飞鸿向他打了个眼色,止住他的话头,说道:“幸得四位英雄相救,这下终于是雨过天晴了。”

         阳云汉在一旁恰好见到林飞鸿给三镖头郑柏砚打眼色,心中咯噔了一下,知道林飞鸿不愿让其他人知道神秘暗镖之事,阳云汉突然想起没有见到大哥和二哥,于是开口问道:“三镖头,不知道我大哥和二哥在哪里呢?”三镖头郑柏砚听到询问,回道:“杨英雄和凌英雄正在店内照顾那个小姑娘。”

         于是众人一起走回茶肆内,只见霍四究此时已经被平放在地上,那个名叫双双的小盲女正趴在霍四究尸体上痛哭着,杨千山和凌孤帆默默站在一旁。赵破空看到眼前一切,快步走上前去,拍了拍小盲女的肩膀,说道:“小姑娘,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顺变啊。”

         小盲女的耳力非常敏锐,她立刻听出来人正是前面救过自己的人,黑暗之中,仿佛重新找到了一个亲人,一下子站起身来扑入赵破空怀中放声大哭。

         赵破空抱住小盲女,轻抚她的秀发说道:“小姑娘,我们刚刚出去追杀那个暗杀你爷爷的凶手,他是‘绿林六鬼’的老大天杀神叶培天,可惜我没能杀掉他。不过我向你保证,在我有生之年,一定会手刃此贼为你爷爷报仇,你相信我吧。”小盲女听到这里,哭的更加凄凉。

         阳云汉这时四处看了下,发现天魔女潘都惜已经伏尸店中,忙问二哥凌孤帆怎么回事情,凌孤帆详细说了他们走后的情形。原来潘都惜胳膊受伤后,以一敌二,立马处处落在下风,斗了一会就花容失色。

         于是天魔女潘都惜赶忙边斗边运起媚功,对杨千山荡笑道:“这位爷怎么下手如此之狠,你要是肯放过奴家,奴家愿意以身相许。”说着对杨千山展颜一笑,双目放电。

         杨千山猝不及防之下,突然被潘都惜媚功所惑,在潘都惜双目注视之下有些神智迷离,手下长枪稍微一滞。幸亏这时候,凌孤帆的长剑刺到,潘都惜无暇再对杨千山施展媚功,转头盯住来袭的凌孤帆笑道:“爷,你这么急着想要奴家么?”

         凌孤帆在潘都惜向杨千山施展媚功的时候,就已经心生警惕,此时双目不敢直视潘都惜双眼,而是低头挥剑直刺潘都惜咽喉。潘都惜见媚功没有奏效,赶忙挥动手中绸带向凌孤帆手中长剑裹去,凌孤帆见状如猿猴般跃开,挥剑反刺潘都惜腹部,潘都惜连忙侧身避开。

         杨千山修炼的是少林正宗内家心法,脱离了天魔女潘都惜的魔眼后,依旧感到心神微乱胸中烦闷,立刻心生警惕,运起少林金刚护体神功全身流转一遍,顿时心神重新清晰起来,口中大喝一声:“贼女子纳命来。”说罢运起少林罗汉夺命枪扎向潘都惜咽喉。

         潘都惜大惊之下,只能运起轻身功夫向后跳跃闪避。猛然间,潘都惜感到自己胸口一凉,低头看时,胸前露出一把长剑的剑尖,竟是被一把长剑刺了个透明窟窿。

         天魔女潘都惜倒地而亡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被林赛男从背后一剑刺死的。原来这个时候三个时辰刚过,林赛男恰好恢复了功力,见潘都惜背对自己跃了过来,于是狠狠刺了一剑。潘都惜哪里意识到身后的危险,这才被一招毙命。

         永兴镖局众人这时也都纷纷恢复了功力,后面就是清扫战场,接着在茶肆门口苦苦等候林飞鸿、赵破空和阳云汉返回。

         凌孤帆叙说完毕,众人见赵破空逐渐安抚住小盲女双双,林飞鸿忙吩咐镖局中人去附近乡村买来上好的棺木。众人又在左近寻了处风水好的地方,将“风尘四友”说三分霍四究安葬了。

         众人心中都是唏嘘不已,暗暗垂泪,没想到一代大侠霍四究会陨落在这偏僻的乡村,被贼人暗杀身亡。众人更是对霍四究充满感激之情,今天若是没有霍四究恰好路过此地,恐怕众人都早已命丧“绿林六鬼”之手了。大家在霍四究的坟头默默站立良久,这才返回到乡村茶肆。

         众人重新落座后,林飞鸿冲着杨千山开口说道:“杨英雄,这次我永兴镖局损失惨重,镖师折损大半,二镖头、四镖头更是不幸殒命。而我们这趟镖所保之物是要送到东京一位大人物那里去的,后面路途上怕还有其他闪失,杨英雄能否护送我们一程呢?酬劳方面好说。”

         杨千山侧头看了看三位弟弟,又一转头,正好看到林赛男双目直视向自己,眼神中满是期待。看到杨千山望向自己,林赛男也是大胆回看着,没有移开自己的目光。一时间杨千山心中甚是踌躇,即舍不得自己几位弟弟,又怕永兴镖局后面还会有啥闪失。

         凌孤帆在一旁看出了端倪,对杨千山呵呵笑道:“大哥,我看你还是随永兴镖局去吧,代我们兄弟四人,尽下我们的绵薄之力。至于我们兄弟四人,以后相聚的机会甚多。不如我们兄弟四人约定好以后三年一聚会如何?大哥,三年之后我们第一次相聚,就定在黄山吧?这次呢,我也不再去黄山了,还是独自先直接返回峨眉吧。不过我看四弟倒是可以先去下黄山,特别是带上如儿姑娘先去看看这天下第一奇山。”

         说完他含笑看向阳元汉和如儿,如儿被看得红着脸低下头去。凌孤帆一直性格清淡,但他待人其实内心火热,此时见大家都因霍大侠之死而气氛沉闷,故意拿四弟开起玩笑。

         杨千山听到凌孤帆这番话后,终于下定决心,对大家说道:“好吧,那我随永兴镖局走一趟,至于酬劳就不用了。我们兄弟四人就约定三年之后黄山再聚。”听到杨千山这样说,林飞鸿大喜过望,林赛男更是高兴的低下头去,脸上却已经是笑容绽放。

         “那双双小姑娘怎么办呢?”阳云汉开口问道。赵破空抢着回答:“双双小姑娘就由我送回家乡吧。”双双这时还在一旁抱着琵琶,情绪非常低落。

         赵破空边说边走了过去,从怀里掏出自己的随身匕首,对双双说道:“双双小姑娘,这把是我的随身兵器,送给你防身,让我送你回家乡好不好?”说着话他将匕首塞到双双手中。双双闻言,泪珠再次滴落下来。小姑娘一边轻抚着匕首,一边轻轻点了点头,众人见此再都没有异议。

         众人既已经计议停当,很快就各自收拾好,永兴镖局众人和杨千山护着镖车向北而去,凌孤帆一人南下,赵破空则带着霍双双向西而去,阳云汉和如儿,还有丫鬟荷叶则向东南行去,四兄弟是洒泪而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