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玄鹤童子
        战团最中间的蒙面圣魔眼中却没有其他任何人,只是紧盯着对面的崆峒派掌门飞绥子。飞绥子不紧不慢从腰间拔出随身佩剑,缓步向圣魔走来。

         这飞绥子看起来走的不急不缓,却偏偏两步之下就跨过几丈地,到了圣魔身边。圣魔见状瞳孔微缩,口中喝道:“好轻功。”说着话,圣魔身形晃动,挥拳攻向飞绥子。

         只见这圣魔出拳之时,招式极为诡异,每每从出人意表的地方攻向飞绥子。这飞绥子身为崆峒掌门,武功也极为高强,他修习的是崆峒镇派剑法“阴阳剑”。

         此刻飞绥子见圣魔以诡异拳法攻向自己,不慌不忙全力展开阴阳剑法迎敌。此门阴阳剑法以一剑幻阴阳两剑,一阴一阳,一虚一实,虚实之间,让人防不胜防。

         二人此番相斗,一个拳法诡异,一个剑法高深,斗的甚是精彩,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只见圣魔展开身形在飞绥子的阴阳剑之中左闪右避,每每在间不容发之际,避过飞绥子的攻势。

         圣魔一边闪避,一边挥拳近身攻向飞绥子身上要害,让飞绥子不能全力施展出阴阳剑法来。

         飞绥子见状,暗运崆峒派独门内功心法“灵龟大法”,只见他的脸上闪现三次红潮,体内真气调息之下,手中长剑之上陡然泛起约莫一寸半长的剑芒。飞绥子挥舞带着剑芒的阴阳剑,虚实之间更是威力无穷。

         这边圣魔看到飞绥子手中长剑之上的剑芒,高喝一声:“好内力。”可这样一来圣魔不敢再过于贴近飞绥子,利于近战的诡异拳法很难再威胁到飞绥子,瞬间就落了下风。

         飞绥子依旧不慌不忙,全力展开阴阳剑法,将圣魔困在其中。二人斗到酣处,圣魔突然断喝一声:“让你见识一下我‘疾影灭绝神功’的厉害。”

         说着话,圣魔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他的身形移动速度也陡然加快,状若鬼魅,身形飘忽之际变得若隐若现。

         飞绥子看到圣魔如此诡异身法武功,心中吃了一惊,赶忙凝神观看,却也是难辨圣魔虚实。飞绥子只得使出阴阳剑法的防守招式,依靠剑芒威力全力守住周身要害。只是如此一来二人攻守易位,圣魔或进或退,忽左忽右,依靠鬼魅无比的快速身法将飞绥子困在当中。

         只见圣魔刚刚还在飞绥子左侧,却突然移动身形,迅疾无比出现在飞绥子右侧。圣魔手中匕首如闪电般刺向飞绥子肋部,飞绥子赶忙挥剑以剑芒阻挡。

         没想到圣魔手中匕首并没有刺实,身形突然一个鬼魅转折,竟在瞬间飘到了飞绥子身后,挥匕首就刺向飞绥子后背心。眼看飞绥子就要遭遇不测,可在飞绥子的后背心处却突然出现一物,不偏不倚恰好挡住圣魔刺过来的匕首。

         那物件却是飞绥子在紧要关头取出来,背过左手挡在身后的,仔细一看此物正是一块“番天神印”。

         这崆峒派“番天神印”为陨铁打造,坚硬无比,为历代崆峒掌门所有,是崆峒派掌门身份的象征。飞绥子天纵奇才,成为崆峒掌门之后,竟以此“番天神印”为武器,练成了一门“番天神功”,在紧要关头,救了自己一命。

         飞绥子左手使出“番天神功”护住周身,任凭圣魔身法如何鬼魅,匕首从哪个方位刺来,都被飞绥子的番天神印死死封挡住。飞绥子右手则使出阴阳剑法,乘圣魔飘忽进退之时,虚实之间攻向圣魔要害。

         这一下攻守再次易位,圣魔又渐渐落了下风,只是圣魔所使“疾影灭绝神功”也是一门极为厉害的神功,身法之鬼魅让人匪夷所思,飞绥子一时之间也拿圣魔无可奈何。

         而此时怪魔薛巨和五行轮火着子的战团已经起了变故。五行轮火着子一直以静制动,怪魔薛巨不断奔行之下,渐显疲态。五行轮火着子看在眼里喜在心中,眼见怪魔薛巨奔行之时,又一剑向自己刺来,火着子赶忙左手使出五行轮封挡。

         二人兵器相交之时,怪魔薛巨长久奔行之下,气力已然不支,身体一个趔趄。火着子右手立刻趁势使出另外一支五行轮朝怪魔薛巨小腹狠狠砸去。

         这支五行轮正中怪魔薛巨小腹要害,火着子心中一阵狂喜,暗道玄古帮“十六魔”名头虽响,可也不过如此,还不是在自己手下吃了败仗。

         火着子一边想一边撤回五行轮,准备运功给身负重伤的怪魔薛巨致命一击。此时他恰好看向对面的怪魔薛巨双眼,见怪魔眼中并无痛苦之色,反而有一种嘲讽之意。火着子心中暗道不妙,可在电光火石之间他实在没想出有哪里不对。

         正在这时,火着子突然感到劲风扑面,怪魔薛巨竟好似安然无恙般,手中的宽刃长剑趁火着子撤回五行轮之时,凌空刺向火着子的面门。火着子大惊失色,赶忙后撤躲避。幸亏火着子反应还算机敏,在千钧一发之际,堪堪避过了怪魔薛巨的凌空一击。

         就在火着子暗暗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之时,突然怪魔薛巨手中的宽刃长剑前端又冒出一截利刃。这截凭空长出来的利刃正中火着子面门,又在瞬间收回宽刃长剑之内。火着子在惊讶之中倒地而亡,至死也不明白为何怪魔薛巨身中五行轮还能安然无恙。

         他哪里知道这怪魔薛巨其实天生是个侏儒,身材极为矮小。自小薛巨就受尽了街坊邻居各种冷嘲热讽,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一位武林高人收了薛巨为徒,传授了他一身武功。

         这薛巨艺成之后的做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当年对他冷言嘲讽的人屠杀殆尽。在这之后,行走江湖的薛巨又别出心裁,制作了一幅特殊的高跷,踩在脚下行走,再在外面罩上宽大的袍子,遮挡住身形。

         外人看来薛巨高大威猛,自是全然不知他的真实情形。薛巨不仅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还每每在与敌对战之时故意示弱,露出身体空门,让人误以为击中了自身要害,再乘势反击,总是收到奇效。

         加入玄古帮成为怪魔之后,薛巨又命人打制了手中这把宽刃长剑,在此剑中暗藏玄机,剑中藏剑,这才令火着子虽然逃过了第一次偷袭,却逃不过这剑中之剑的刺杀。

         怪魔薛巨击杀五行轮火着子之后,立刻扑入双方厮杀一处的大队人马之中。只见他快速奔行之时,不停出剑击杀崆峒派弟子。

         阳朱雀见状赶忙迎了上来,挥剑刺向怪魔薛巨。怪魔薛巨佯装不知,故意露了一个破绽,任由阳朱雀的长剑刺入自己的小腹之中,趁着阳朱雀高兴之际,怪魔薛巨故技重施,突施反击,用宽刃长剑将阳朱雀一剑封喉。

         阴青龙、阳青龙、阴白虎、阳白虎、阴朱雀、阳玄武六人和阳朱雀情同手足,几人刚刚失去了阴玄武,此刻阳朱雀又一命呜呼,剩余六人都是心旌摇荡。

         阳玄武正待闪身过来迎战怪魔薛巨,冷不防旁边刀锋闪动。一旁的阴朱雀高声呼喝:“八师弟,小心!”阳玄武闻言赶忙挥剑上迎封挡。

         挥刀砍来的人正是刀魔冯问道,只听“当”地一声,刀剑相交,阳玄武手中长剑应声而断。原来刀魔冯问道手中所用的正是阳云汉家传的龙雀宝刀,锋利无比,砍断阳玄武手中长剑之后,又直劈阳玄武的眉心,将他当成劈死。

         剩下的阴青龙、阳青龙、阴白虎、阳白虎、阴朱雀五人悲愤交加,个个奋勇上前拼死搏杀。刀魔冯问道和怪魔薛巨则领着玄古帮众,以多欺少,将一众崆峒派弟子杀的节节败退。

         此时毒魔铁灌英和花架剑水着子的战团也分出了胜负。二人久战之下,环绕在水着子周身的毒雾越来越浓,水着子体内也渐被毒气入侵,她的面色渐渐发青,手中舞动的花架剑也慢慢迟缓下来。

         毒魔铁灌英见状,又是一掌拍来,水着子有心挥动花架剑抵挡,行动之时却甚是迟缓,直接被毒魔铁灌英一掌拍在胸口。这毒魔铁灌英本身掌力倒也罢了,可他的手掌之上满是剧毒,立刻侵入花架剑水着子的五脏六腑之内,水着子中毒掌仰面倒地而亡。

         毒魔铁灌英击杀花架剑水着子之后,闪身加入一旁飞龙铲无我真人和追魂双钩无相真人的战团之中。无相真人一人哪里是对面二人的敌手,顿时险象环生,只得且战且退,不知不觉中被无我真人和毒魔铁灌英二人逼退到飞绥子和圣魔的战团一旁。

         只听无相真人突然一声惊呼,原来他差点被无我真人的飞龙铲扫中。

         正在和圣魔拼斗的飞绥子急忙使出一招阴阳剑法的杀招,逼退犹如鬼魅般的圣魔,闪身来到一旁无相真人,无我真人和毒魔铁灌英的战团之中。

         无我真人的飞龙铲此时正乌龙摆尾攻了过来,飞绥子使出“番天神功”绝招,手中番天神印狠狠砸在飞龙铲之上。

         这无我真人的内力哪里及得上飞绥子“灵龟大法”内力深奥,无我真人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被震的向后飞身退开。

         此时毒魔铁灌英手卷毒雾攻向飞绥子,飞绥子来不及上前追杀叛徒无我真人,运起阴阳剑敌住毒魔铁灌英。剑芒“嗤嗤”所过之处,毒雾应声飘散,毒魔铁灌英吃惊之下,赶忙飘然退开。

         飞绥子两招迫退无我真人和毒魔铁灌英,圣魔此时已经飘然而至。飞绥子正待继续迎战圣魔,却陡然觉得腰间一阵剧痛传来。

         飞绥子侧脸一看,紧挨在身旁的无相真人手中追魂双钩钩走浪式正中自己腰部。飞绥子一声惊吼,下意识用手中“番天神印”砸开无相真人的追魂双钩。只见追魂双钩在飞绥子腰间带起一蓬鲜血,飞绥子身负重伤,向后连退几步。

         这下惊变突起,演武场中众人全都停下攻势,各自退开。崆峒派一方剩下的崆峒三绝金飞爪金着子、铁琵琶木着子、醉八仙土着子赶忙护在掌门飞绥子身边。

         飞绥子脸色苍白,他伸手连点腰间大穴,止住流血之后,看向对面的追魂双钩无相真人:“无相,你为何也背叛师门助纣为虐?”

         追魂双钩无相真人回道:“飞绥子,我虽名为无相但却着了相。在玄古帮我可享受无数良家美女,好过我在崆峒派过这般正人君子清心寡欲的生活,从此我成了玄古帮中十六魔之一的‘神魔’。至于无我,他还是在我诱惑这下加入玄古帮的。今日我神魔也算是为玄古帮立下奇功一件。”

         说到这里,无相真人哈哈大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听了这番话,飞绥子脸色更加惨白,无我无相二人竟一齐背叛师门,此时的崆峒派已经深陷绝境,飞绥子对一众弟子低沉说道:“我们且战且退到禁地玄鹤洞。”

         听到掌门飞绥子的吩咐,一众崆峒弟子均是心中诧异,原来这玄鹤洞是崆峒禁地,除了掌门之外,普通弟子不得靠近。没想到这紧要关头,掌门竟会下令大家撤往玄鹤洞。

         一众弟子心中虽是疑惑,可还是按照掌门飞绥子的命令且战且退,一路撤到玄鹤洞外。

         铁琵琶木着子扶着飞绥子在玄鹤洞口座下。飞绥子神色委顿,低垂着头,冲玄鹤洞内轻声说道:“师侄无能,今日唠討到师叔了。”

         随着飞绥子的轻呼,玄鹤洞内缓缓走出一人。此人穿着一身破烂不堪的道袍,腰间插着一把无鞘的长剑,满头银发,面色蜡黄,微闭双眼,看上去约莫九十岁年纪,已经是垂垂老矣。

         看到这人走出来,崆峒三绝金飞爪金着子、铁琵琶木着子、醉八仙土着子和门派中一些上一代弟子都是面露震惊之色,赶忙一齐向这人躬身施礼,口中高声称呼道:“玄鹤长老!”

         来人只是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免礼,眼中却不由自主流露出落寞的神色,口中轻叹道:“闭关十年,终究还是差了一层,这门‘两仪四象神功’没能到修炼到大圆满境界。飞绥子,是何方妖孽胆敢到我崆峒派作乱?”

         飞绥子忍痛回复道:“师叔,师侄我领导无方,派内出了无我无相两个叛徒。他们投靠了玄古帮,引贼入室,还杀了水着子、火着子和几十位派内弟子。”

         听到飞绥子这番话,此人脸露震怒之色,微闭的双眼突然睁开,双目之中精光四射,扫视了一眼站在对面的无相真人和无我真人。

         无相真人和无我真人只觉得脊背一阵发凉,身子不由自主往后缩了一缩。这二人此时心中也翻起了惊涛骇浪,万万没想到对面之人竟然还会活在崆峒派后山之中。

         原来此人正是崆峒派上一代掌门的师弟,当年曾叱咤武林的玄鹤童子。十年前,玄鹤童子突然在门派中销声匿迹,不知所踪,众人皆以为玄鹤童子早已经驾鹤西游,没想到他会偷偷躲在崆峒禁地玄鹤洞内修炼神功。

         蒙面的圣魔却自认为稳操胜券,不以为意地说道:“飞绥子,没想到你崆峒派还有一位长老在世,倒是出人意料。不过玄鹤长老已经垂垂老矣,今日我玄古帮人多势众。还是那句话,我劝你们乖乖投诚我玄古帮,我还可以留你们一条生路,否则的话,让你们崆峒派今日鸡犬不留。”

         玄鹤童子听了这话,又微闭上双眼,仰天打了一个哈哈:“我崆峒派自从立派以来,曾历经无数场生死之战。我命在我,不在天地,我倒要看看是不是天数注定崆峒派今日灭亡。”

         说到这里,玄鹤童子再次睁开双眼,双目之中流彩闪动,脸上神采飞扬,完全不见龙钟老态,只听他接着说道:“我崆峒派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定当血战到最后一人。这十年来我时常听飞绥子提到你们玄古帮,就让我来试试你们到底有多厉害。”

         此刻双方再无回旋余地,圣魔也不再多言,大手一挥,手下帮众一拥而上,两派中人再次捉对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