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西岳华山
        洪垆作高山,元气鼓其橐。

         俄然神功就,峻拔在寥廓。

         灵迹露指爪,杀气见棱角。

         凡木不敢生,神仙聿来托。

         天资帝王宅,以我为关钥。

         能令下国人,一见换神骨。

         高山固无限,如此方为岳。

         丈夫无特达,虽贵犹碌碌。

         华山五峰拔地而起,如剑削刀砍一般,挺拔峭立,山势巍峨。奇景在前,阳云汉和凌孤帆二人却无暇旁观,一路朝华山东峰而去。

         原来华山由五峰组成,华山派在五峰之上各有一位峰主,每位峰主独自率领门下众多弟子修习本峰的武功绝学。

         东峰修炼“朝阳掌法”,西峰修炼“莲花剑法”,北峰修炼“五云剑法”,中峰修炼“玉女剑法”,南峰修炼“落雁掌法”,五峰共同修习的却是华山派内功心法“太华内功”。

         而华山派历代掌门之位却一直由五峰之中的东峰峰主担任,也只有这东峰掌门之位才有资格修炼华山派镇派绝学“蛰龙剑诀”。

         此时华山派的掌门正是东峰峰主“朝阳掌”陈正逊。而华山派其他四峰峰主除了武学一途外,其他诸事均需遵从东峰峰主号令。

         此时的华山派,其他四峰峰主分别是西峰峰主“莲花剑”西门宇,北峰峰主“五云剑”北堂轩,中峰峰主“玉女剑”东方芸瑶,和南峰峰主“落雁掌”南宫昂。

         阳云汉抱着上官碧霄,和凌孤帆一起赶到华山东峰。在山脚下,早有华山派弟子接到三人,一面有弟子上山通禀,一面有弟子领着三人一路上山。

         到了峰顶朝阳台旁的宫殿,华山弟子并未领着三人进议事大殿,而是领着三人直奔门派中人居住之地。

         几人来到一所屋舍门口,见门上贴着一幅对联“开张天岸马,奇逸人中龙”,原来几人到了华山派掌门屋舍的门口。

         有三人从屋内迎了出来,当先一人六十岁年纪,精神矍铄,微胖圆脸,颧骨下塌,印堂略窄,双目之中精光四射,咄咄逼人,看上去极不寻常。

         紧随在他身后的是一位年轻人,年约二十五岁,玉树临风,器宇不凡,看上去极为风流倜傥。

         最后一人三十来岁,穿着一身打满补丁的道袍,身形消瘦,皮肤黝黑,腰上跨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

         凌孤帆和怀抱上官碧霄的阳云汉二人看到最后这人,眼中不约而同放出光来,原来这人正是十余年前救治过大哥杨千山的神医徐问真。

         凌孤帆和阳云汉看到此人,犹如溺水之人看到苇草一般,阳云汉颤声说道:“徐神医,请你快救救上官姑娘吧。”

         徐问真此时也看清凌孤帆和阳云汉二人,听阳云汉开口央求,走上前来,伸手搭住上官碧霄脉搏。阳云汉神情紧张看着徐问真,见神医号脉之后眉头微蹙,阳云汉的心悬了起来。

         只听徐问真缓缓开口说道:“这位姑娘五脏六腑受内伤极重,看上去已无生机。”

         听到这话,阳云汉的悬起的心霎那间落到了谷底,徐问真却接着说道:“若非遇上我,这位姑娘恐怕性命不保。你快将她扶到屋内,我来施救。”

         阳云汉闻言大喜过望,一颗心又从谷底拉回到原位,赶忙将上官碧霄抱到屋内。

         徐问真跟到屋内给上官碧霄施救,阳云汉则退到屋外,被二哥凌孤帆拉着,和前面二人相认。原来那六十岁老者正是现任华山派掌门陈正逊,二十五岁的年轻人却是他的爱子陈景元。

         四人在屋外守候了足有四个时辰,徐问真方才走了出来,阳云汉赶忙迎上前去。徐问真冲他点了点头道:“幸而你们来的及时,让我救回这姑娘一条小命,不过她伤势极重,未来百日还需由我每日为她疗伤。”

         这神医徐问真云游四海,居无定所,此番恰好路过华山,为陈正逊所挽留,在华山东峰之上谈医论道,品尝美酒,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救了垂危的上官碧霄一命。这也是上官碧霄命里造化,注定不该香消玉殒。

         阳云汉听到神医徐问真一番话,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身体一个摇晃,嘴角又是一股鲜血溢出,一跤跌坐地上。

         原来阳云汉被龙眠道长击伤之后,一直不顾自己伤势,全力救治上官碧霄,这让他的内伤加重许多。可阳云汉一直强忍着,此刻终于是内伤发作。

         徐问真见状,连连摇头,上前给阳云汉号脉救治。幸而阳云汉内力高深,所受内伤不足以致命,经徐问真一连七日相救,加上自己运功调息不辍,终于是恢复如初。

         伤势痊愈的阳云汉缓步来到上官碧霄所居客房,推门而入。上官碧霄此时还卧倒在床上,脸色煞白,全无血色,原本微圆的脸蛋变得有点消瘦,双眸之中恢复了一丝神彩。阳云汉看在眼中,心中一痛,上官碧霄这是代自己受的重伤。

         看到阳云汉进来,上官碧霄俏脸微红,低垂下头。阳云汉走到床边站定,轻声说道:“上官姑娘,多谢你救命之恩。只是日后上官姑娘千万要多自珍重,切记不可再为我而轻易涉险。”

         上官碧霄微微摇了摇头,回道:“阳大哥,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能代你受伤,其实我的心里是欢喜的。”

         自从西域返回大宋之后的慢慢旅途中,上官碧霄和阳云汉二人就刻意回避对方,虽是朝夕相处,却极少交谈。

         此刻病中脆弱的上官碧霄一语道破自己心事,脸色羞的绯红,只可惜她旋即想到自己这番情义,不过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泪水涌入双眸,轻轻叹道:“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病中的上官碧霄真情流露,可是阳云汉心中满满全是如儿的倩影,脑海中更是只有报家仇之念,如何会在此际再涉儿女私情。不过阳云汉又岂是铁石心肠,上官碧霄对自己情深意重,如何能不让他心中柔肠百转。

         阳云汉强自稳住心神,缓缓开口说道:“上官姑娘,我阳云汉感你之恩,想与你结为兄妹。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哥哥,你就是我的妹妹,不知上官姑娘意下如何?”

         听到阳云汉这番话,上官碧霄双眸中的泪珠,就如断了线的珍珠般,从双颊滚滚坠落。看到上官碧霄如此,阳云汉手足无措。

         上官碧霄哭了良久,才缓缓收住泪水,冲阳云汉说道:“哥哥,小妹累了,想休憩了,你请回吧。”阳云汉听到此话,只得默默垂头退出。

         阳云汉回到屋舍没多久,二哥凌孤帆就寻了过来,拉他一起前往议事大殿和陈正逊商议讨伐玄古帮之事。

         宽阔的大殿之内,华山派掌门陈正逊居中而坐,他的背后有一块巨大的匾悬在后壁之上,上书“天人合一”四个大字。陈景元和东峰之上的其他骨干弟子们两旁站立。

         凌孤帆和阳云汉落座之后,由凌孤帆呈上峨眉司徒掌门书信,陈正逊仔细思讨半天,这才应允来年开春派华山弟子到东京共同讨伐玄古帮。

         就在众人商议具体安排之时,突然有门下弟子匆忙闯入,禀报道:“掌门师父,其他四峰峰主率门下弟子在殿外求见。”

         陈正逊听到这话,略微有些错愕,华山派内并无大事发生,自己也未通传四位峰主,不知道他们为何会突然一同造访。虽是心中奇怪,可陈正逊还是命门下弟子将四位峰主引了进来。

         头前走入大殿的两位正是与凌孤帆和阳云汉相熟的西门宇和北堂轩,紧随其后二人,一位是老年道姑,一位是老年道士,想来就是东方芸瑶和南宫昂。四人身后还跟着几十位门下弟子,顿时议事大殿之内华山弟子济济一堂。

         四峰峰主落座之后,均是一言不发。陈正逊看了看四位板着脸的峰主,觉得气氛有些异样,开口问道:“西门峰主,北堂峰主,东方峰主和南宫峰主,四位今日到我东峰之上有何要事相商?”说罢,陈正逊扫视四峰峰主。

         四位峰主之中,北堂轩和南宫昂依旧阴沉着脸,目视前方。东方芸瑶却低下了头,面露犹豫之色。

         唯独西门宇傲然昂首回视掌门陈正逊,开口说道:“想我华山派掌门这百年来都是由你东峰峰主担任,而与我西峰、北峰、中峰和南峰无关。我们四人今日齐上东峰,就是想和掌门商议一下,华山派这百年来选拔掌门的规矩是否得改上一改?”

         此语一出,东峰华山弟子尽皆哗然,纷纷出言喝斥。掌门陈正逊却是面沉似水,挥手命众人安静,面不改色说道:“西门峰主,既然你提议要更改我们华山派选拔掌门的规矩,你倒是说说这个规矩该当如何修改?我们这华山派掌门该由谁来担任才合适?”

         西门宇傲然回道:“自古以来,身居高位,必是有德者居之。我们华山派是武林名门大派,掌门之位地位尊崇,自是要选拔德备才全者任之。我们四人商议,华山派掌门不该仅由东峰弟子传承,而是应从华山派五峰之中选拔最具德才之人担任。”

         听到这话,掌门陈正逊冷然一笑道:“西门峰主,你这是说我的德才不足以胜任华山派掌门之位么?”

         座在一旁的阳云汉和凌孤帆没有料到峨眉派会突生内乱,是去是留身不由己,只得座在原处静观其变。

         西门宇听到掌门陈正逊的质问,仰天哈哈大笑道:“陈师兄,你的德是不是能胜任我华山派掌门之位?还是先让我讲讲三段往事吧。”

         说到这里,西门宇慢慢环视了一圈大殿之中的华山派弟子,这才缓缓说道:“我派中的年轻弟子可能不知道,在我们这一辈华山弟子之中,除了你陈正逊是二师兄外,我们还另有一位大师兄。

         这位大师兄天纵奇才,实是我华山派近百年以来最出色的人物。只可惜这位大师兄在二十年前被迫离开华山派,并立誓终身不再踏足华山半步。

         大师兄下山之后,依旧闯下了极响的名头,只可惜世人都不知道他的一身艺业得自我华山派。其实,若是大师兄他能留在我们华山派的话,恐怕现在华山派也不会像如今这样添居八大门派末流了吧?”

         听到这番话,华山派五峰之中的年轻弟子纷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他们不知道原来华山派还有这样一位大师伯的存在。

         “大家可想知道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先让我说说第一段往事。在二十年前,正是我华山派上一代掌门陈令忱准备选择掌门继任人之时,突然有人向他告密,说大师兄私自偷了派中武学秘籍‘蛰龙剑诀’修炼。

         要知道这‘蛰龙剑诀’是我华山派镇派之宝,只能由掌门人一人修炼。大师兄若是私自修炼,那是犯了门中大忌。我们一众师兄弟在掌门带领下,搜查了大师兄住处,没想到竟真的从他的床底搜出了‘蛰龙剑诀’秘籍。

         尽管大师兄百般辩解自己没有偷那‘蛰龙剑诀’,可陈令忱掌门还是雷霆大怒,要罚大师兄面壁思过三年。大师兄原本是下一代掌门的不二人选,可若真的被罚面壁三年,恐怕这掌门之位早归了他人。

         这个时候,有一人出面苦苦哀求陈令忱掌门。此人以头叩地,血洒当场,言道大师兄之所以偷‘蛰龙剑诀’,只是想光大我华山派武功而已,并无大错,只求掌门原谅大师兄的一时糊涂。

         陈令忱掌门其实早有爱才之心,并非真心想处罚大师兄,借此机会命人责打了大师兄一顿,这事才安然过去,只是陈令忱掌门原本想很快传位给大师兄的,却不得不推迟时日。”

         说到这里,西门宇晒然一笑道:“大家可曾知道,当年为大师兄苦苦求情之人是谁么?他就是我们现在的陈正逊掌门。当年诸位师兄弟见二师兄陈正逊带头为大师兄求情,不惜叩破额头,向陈令忱掌门苦苦哀求,可是让一众师兄弟们对二师兄钦佩有加。

         只是那个时候大家却没有细想一下,大师兄他原本很快就可以接任华山掌门之位,那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修炼‘蛰龙剑诀’,又何必要去偷盗剑诀私自练习呢?只怕这偷剑诀之人是另有其人吧。还有,究竟是谁偷偷向陈令忱掌门告密说大师兄偷盗了‘蛰龙剑诀’呢?”

         说到这里,西门宇看了一眼居中而坐的掌门陈正逊,见他面色麻木,不愠不怒。西门宇冷哼一声,接着说道:“我们再说说第二段往事。偷盗剑诀之事过去不久,突然有一女子带着一个十岁的男孩,来到我华山东峰,求见陈令忱掌门。

         这位女子见到掌门之后,声泪俱下,向掌门控诉说十余年前自己行走江湖之时,恰好碰到了华山派大弟子。这女子对我们大师兄一见倾心,大师兄也很喜欢她,二人是两情相悦,情不自禁之下竟暗结胎珠。

         这女子接着哭诉道,大师兄见自己有孕之后,担心事情败露,自己无法再在华山派立足,竟对自己始乱终弃,不辞而别。当年二人相识之时,这女子并不知道大师兄是华山派弟子。

         大师兄悄然离去之后,这女子悲痛欲绝,可还是将那孩儿生了下来,而后足足用了十年功夫才追查到大师兄的下落,立刻带着孩儿上华山派来和大师兄相认。听了这女子一番话,陈令忱掌门急忙命人找来大师兄和这女子当面对质。

         我记得当日大殿之中,大师兄见到这位女子也甚是吃惊,问这女子十年不见,为何会突然到华山派来。这女子将前番和陈令忱掌门所说之话,又诉说了一遍,只是这女子此番诉说之时,状若疯癫,对大师兄咬牙切齿,好似恨不得要生吞活剥了大师兄般。

         大师兄听完这女子所说之话,冷汗当时就下来了,大声辩解自己当年行走江湖之时,确实曾出手从歹人手中救过这位女子。这女子获救之后一心想要嫁给大师兄,可大师兄说自己一心武道,从未想过婚娶之事,就寻机悄然离开了这女子。

         没想到十余年后,这女子竟会到华山之上诬陷自己。二人是各执一词,陈令忱掌门也觉得真伪难辨。就在这个时候,这位女子突然向众人说道,自己可以证明所说之话全是真的,陈令忱掌门急忙命她拿出证据来。

         这女子不慌不忙说道,自己知道大师兄的隐秘之处有一颗黑痣,这是当年二人行欢好之事时自己亲眼所见的,可以请华山派掌门验证。此语一出,大师兄大惊失色。陈令忱掌门立刻下令门下男弟子验证,果如这女子所说。

         这下铁证如山,若是二人没有私情,大师兄如此私密之事,这女子又如何能够得知,大师兄是百口莫辩。经此一事,陈令忱掌门对大师兄的品性大失所望,全派上上下下都知道大师兄接任掌门一事就此泡汤。

         果不其然,此事之后不久,陈令忱掌门就立二师兄陈正逊为我华山派新一代掌门人。如此结局,倒是出乎我们一众师兄弟意料之外。

         不过我们觉得二师兄在门派之中时日久矣,为人品行端正,尊道贵德,修炼武功也是勤勤恳恳,虽是武功不及大师兄,可也是位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大家当时对陈令忱掌门选择二师兄继位倒也没有太多疑义。

         其实在此之后,最让大家吃惊的事反而是这女子在控诉完大师兄后不久,竟带着小孩悄然离开华山派,不知所踪。大家是否知道这女子当年所说之事,到底是真是假呢?”

         西门宇一口气说完第二段往事,方才顿了一顿,接着说道:“再让我们说说第三段往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