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 青冥妖爪
        对面的玄武上人看到阳云汉手中的“绕指柔”宝刀可柔可刚,不禁眼前一亮。又见阳云汉气势如虹扑了过来,玄武上人不慌不忙,运起内力。

         只见他的大手之上,青蒙蒙之气陡然变浓,紧接着轻飘飘拍向阳云汉斜劈过来的“绕指柔”宝刀。

         眼看着阳云汉手中宝刀锋利的刀刃就要劈断玄武上人的大手,没想到玄武上人右掌诡异一晃,竟正好拍在了“绕指柔”宝刀的刀背之上。

         手掌和宝刀顿时胶着在一起,阳云汉赶忙催动内力,“绕指柔”宝刀之上的劲道犹如惊涛骇浪般,一重、二重、三重、四重、五重、六重、七重、八重,一浪盖过一浪涌向玄武上人。

         前六重巨浪涌向玄武上人的时候,玄武上人神态轻松自若。到第七重巨浪之时,玄武上人才神色微变,他未料到阳云汉年纪轻轻内力竟会如此深厚,内力喷薄之下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玄武上人心中虽是诧异,却还是默运内功,轻松接下阳云汉的第七重巨浪。

         此时玄武上人以为阳云汉必定是内力告罄,正待出手反击,没想到阳云汉“叠浪滔天”的第八重巨浪又汹涌澎湃而至,玄武上人这下才心中暗惊,脸色一变,他万万没料到阳云汉内力竟会深厚至斯。

         玄武上人只得马上运足十成“青冥内功”,全力对抗阳云汉的第八重巨浪。在场之人只听“轰”然一声巨响,玄武上人和阳云汉各退三步才各自稳住身形。

         二人拼完此招,玄武上人脸上青色愈发浓了一些。这玄武上人一生奇遇颇多,才修炼了一身出神入化的内力,但他万万没料到阳云汉才不过三十岁光景,竟然有着近七十年的雄浑内力,和自己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原本玄武上人见阳云汉攻向自己,不屑于用精妙招式破解阳云汉的“叠浪滔天”,想着一力降十会,干脆直接用自己雄浑内力降服阳云汉,于是右掌直接拍在刀背上,却没想到二人在内力上竟会斗了个旗鼓相当。

         就在玄武上人心中纳罕之际,阳云汉身随刀动,如雷奔行,如云翻卷般横刀扫向玄武上人,正是使出“雷霆刀法”第一式“雷奔云谲”。玄武上人见状,不及出招,只得赶忙施展轻功闪身躲避。

         阳云汉见状,抖动手中宝刀,发出轰轰之声,又一刀向玄武上人侧劈而下,正是“雷霆刀法”第二式“雷鸣瓦釜”。玄武上人内力高深,倒不为阳云汉宝刀颤动发出的惊人声响所震慑,只是他还未从惊诧阳云汉内力精深之中回过神来,仍是施展轻功避开阳云汉的攻势。

         此时三招已过,玄武上人全是被动接招,退到一旁的他这才如梦初醒。口中大喝一声:“好小子,也让你见识一下我青冥掌法的厉害。”说着话,玄武上人反客为主,左右青蒙蒙大手,上下翻飞,轻飘飘拍向阳云汉,正是“青冥掌法”的一招“通幽洞冥”招式。

         对面的阳云汉见玄武上人双掌还未近身,一股强劲气息已经扑面而至。阳云汉知道此招诡异,赶忙运足内力,一声断喝,手中宝刀上泛起一寸半的刀芒,接着如闪电般挥出,凌空变化方位,划过一个“之”字形狠狠劈向玄武上人。

         正是阳云汉使出“雷霆刀法”第三式“雷惊电绕”,先避开玄武上人的双掌,再反劈向玄武上人。阳云汉竟是不管不顾玄武上人拍向自己的双掌,使出了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打法。

         玄武上人心中暗骂,他自是不愿和阳云汉拼个玉石俱焚。只见他一个退步,撤回了“通幽洞冥”的攻势。阳云汉见状,身形陡地凌空拔起,挥宝刀向玄武上人一斩而下,这一刀似有万钧之力,正是“雷霆刀法”最厉害的第四式“雷霆万钧”。

         玄武上人被阳云汉以命搏命招式抢去先手,见阳云汉此招刚猛,心中激起怒气,不愿再比斗精妙的招式,而是运足“青冥内功”,以硬碰硬,又是一掌迅疾无比向刀背拍了过去。掌刀再次相交,又是“轰”地一声巨响,这次玄武上人和阳云汉各退五步。

         此时五招已过,二人各自揉身而上,玄武上人正待使出“青冥掌法”的精妙招式,却听阳云汉口中大喝一声:“看针!”左手中撒出一把金针,几十支金针分头包抄飞向玄武上人。玄武上人吃了一惊,没想到阳云汉竟会使出自己老对手盗拓柳玉堂的“万针神功”来。

         也幸而玄武上人对此门武功甚为熟悉,加之玄武上人武功卓绝,他是虽惊不乱。只见他如闪电般一个就地回旋,待身形转过来之际,双手之上已经各套了一个奇形怪状的爪子。

         那对爪子上各有三个长长的利钩,一看就是精钢打制,蓝阴阴地泛着寒光,看起来甚是阴森诡异。紧要关头玄武上人终于取出了他的成名兵器“青冥妖爪”。

         只见玄武上人的两只青冥妖爪上下翻飞,那左右包抄飞来的金针被青冥妖爪笼罩住,竟好似鸟入笼中,齐齐落入了玄武上人的青冥妖爪之中。

         只听玄武上人哈哈大笑道:“我道你为何武功如此高强,原来是从盗拓老儿那学来的功夫。”玄武上人误以为阳云汉一身神功学自盗拓柳玉堂。

         凌孤帆在一旁大声喊道:“六招已过,还剩两招。”凌孤帆将阳云汉发出“万针神功”也算作了一招。

         玄武上人听到喊话,也不好开口辩驳,心中大为恼怒,没想到自己十年来第一次出手,竟不明不白在头六招里面没能占到任何便宜。想到自己刚刚亲口承诺以八招为限,玄武上人心中不禁动了杀机。

         只听玄武上人大喝一声:“看我青冥妖爪。”只见玄武上人手中那对青冥妖爪在空中诡异晃动,竟有一阵阵青雾从妖爪中蔓延出来,渐渐将那对青冥妖爪笼罩住,不见了踪影,唯见一团青雾在玄武上人身前凝聚。见到此等诡异情景,阳云汉凝神戒备,没有抢先出招。

         只听玄武上人又是一声大喝:“看招!”说罢猛地发力向前一推,身前那团青雾立刻向阳云汉狠扑过来。玄武上人的那对青冥妖爪则躲藏在青雾之中,不知道攻向阳云汉身上何处。这招正是玄武上人“青冥妖爪”中的一式绝学“冥昭瞢暗”,于混沌之中攻敌不备。

         阳云汉见状,毫不示弱,口中也是一声暴喝:“鸟翔式。”阳云汉体内真气奔流不息,“绕指柔”宝刀绕身体飞舞起来,仿佛幻化成无数的鸟儿环绕在阳云汉周遭,方圆三丈之内全被阳云汉手中刀锋笼罩住。

         玄武上人的“冥昭瞢暗”一落入阳云汉“鸟翔式”笼罩范围之内,那团青雾立刻被“鸟翔式”刀锋搅的四散开来,露出了里面玄武上人那对青冥妖爪。阳云汉毫不犹豫,手中宝刀如雄鹰般向那对青冥妖爪啄去。

         玄武上人没料到阳云汉武功招式也如此精妙,不及变招,青冥妖爪正和阳云汉手中宝刀磕在一起。

         那玄武上人的青冥妖爪也是一件绝世神兵,尖利程度不弱于阳云汉的“绕指柔”宝刀,二人内力又是旗鼓相当。这下二人再次以硬碰硬,又是齐齐退后七步,才各自稳住身形。

         玄武上人此时已经动了凶性,方才稳住身形,又猛扑而回。这次他没再呼喝,而是全力运招攻了过来。阳云汉见状,也是不甘示弱,又一声暴喝“蛇蟠式。”身颤步转之间,手中长刀若腾蛇逰雾般,时曲时直,时软时硬迎向玄武上人的青冥妖爪。

         眼见青冥妖爪和“绕指柔”宝刀又要相交,玄武上人却是双手一抖,那对妖气森森的青冥妖爪竟脱手飞出。

         其中一支原本从正面飞向阳云汉,却陡然改变方向,划过一道弧线从侧面攻向阳云汉的左肋。另外一支青冥妖爪更加诡异,原本攻向阳云汉面门,却陡然上冲,掠过阳云汉头顶后,竟凌空一个回旋,反扑向阳云汉后背心。

         玄武上人这招招式诡谲,出手凶狠,正是他青冥妖爪的成名绝招之一“鸿飞冥冥”。原来玄武上人的青冥妖爪之上各自缠着一根天蚕丝,妖爪脱手飞出来本就出人意料,更何况还能凌空转折方向,攻敌要害部位。玄武上人使出这招,就是志在必得,想一举击杀阳云汉。

         阳云汉却是临危不乱,只见他晃动身形,激发内力,眼见身侧青冥妖爪从左边突袭而至,阳云汉手中宝刀变成“~”形,行于不得不行,正中那青冥妖爪。只听一声轻脆响声,那支青冥妖爪被凌空迫退,“嗖”地一声被天蚕丝拉着,回到玄武上人手中。

         紧接着阳云汉身体也跟着幻化成“~”形,竟如同和那“绕指柔”宝刀连体了一般,整个人刀幻化成一条腾蛇,一个扭曲。

         “绕指柔”宝刀止于不得不止,正中那支从身后飞来的青冥妖爪。又一声轻脆响声,身后的那支青冥妖爪也被凌空迫退,“嗖”地一声被天蚕丝拉着,回到玄武上人另外一只手中。

         电光火石之间,玄武上人的绝招“鸿飞冥冥”竟被阳云汉用“龙甲神诀”之“蛇蟠式”破解。玄武上人心有不甘,正待再上前进招,一旁的凌孤帆大声喊道:“快住手,八招已到。”

         听到凌孤帆的呼喝,玄武上人止住身形,脸上阴晴不定。他站在那里犹豫了片刻,终于收起青冥妖爪,冷哼一声:“阳云汉,这次暂且放过你,下回我们再见真章。”说罢,返身顺着来路,展开身形飘然而去。

         凌孤帆和上官碧霄很是欢欣鼓舞,凌孤帆激动说道:“四弟,没想到你现在竟能和当世绝顶高手一较高下,比斗八招却不落下风。四弟,看来阳家复仇有望了。”

         阳云汉听到凌孤帆这话,却是摇了摇头,他心中明白,玄武上人退去并非因为武功不及自己,而是先前被二哥凌孤帆言语挤兑住,八招之内没能取胜自己,这才颓然退走。

         说到武功一途,首轮内力强弱和招式精妙,再论天赋高低和见识广博,最后还得靠生死实战的积累。

         玄武上人和阳云汉二人,内力强弱相当。若论招式精妙,阳云汉家传“奔雷刀法”和自创的“雷霆刀法”和玄武上人的“青冥掌法”和“青冥妖爪”相比,霸道有余而精妙不足。

         阳云汉习得的“龙甲神诀”本是绝世武学,但可惜阳云汉才习得两招,还无法超过玄武上人“青冥妖爪”的诡谲精妙。

         阳云汉在习武天赋上虽是旷世奇才,可他的见识却又远逊于玄武上人。至于生死实战,阳云汉除了十年前从军之时久经沙场外,也就是这一年来,在阳家众人惨遭荼毒之后,和玄古帮一众魔头展开了生死搏杀。

         而玄武上人却是自幼开始行走江湖,一直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日子,一生之中经历了无数场大大小小生死之战,二人在实战积累上自是不可同日而语。若是两人再比斗下去,阳云汉实在是负多胜少。

         玄武上人退走之后,阳云汉、凌孤帆和上官碧霄三人继续赶路。为了怕被玄古帮和贪图龙甲神诀的武林人士识破行踪,阳云汉三人乔装改扮,夜行晓宿,一路赶往峨眉山。这一日三人终于又回到峨眉派,峨眉金顶依旧是气势恢宏。

         听闻三人回来,掌门司徒玄印,掌门夫人凤晨曦和长老圣云禅师亲自在议事大殿接待三人。

         几人还未坐定,上官福熙和李剑南得到消息,带着阳梦溪也匆匆赶到议事大殿。阳梦溪看到父亲阳云汉,猛地扑上前来,一把抱住父亲。几个月未见,阳梦溪长高了许多,也晒黑了一些,阳云汉看在眼中,疼爱在心里。父子二人搂在一起,悄声叙话。

         上官碧霄则走上前去,向师父凤晨曦和姐姐上官福熙轻声问安。凌孤帆躬身给掌门司徒玄印和长老圣云禅师请安,司徒掌门见状,轻咳了一声,众人马上安静下来,齐齐聚在一起,纷纷落座。

         凌孤帆向众人详细叙说了三人此行的所见所闻,当说到阳云汉在东海神岛学得两式“龙甲神诀”绝学,一举击毙百兽山庄四兄弟之时,峨眉派众人都是咋舌称好。李剑南眼中陡然射出灼热的光芒,不过这丝光芒只是一闪而逝。

         再说到三人在日本国的风土人情,就连行走天下见闻广博的司徒掌门也是啧啧称奇。当听到“天龙玄花”中的玄武上人官道之上劫杀阳云汉,企图抢夺“龙甲神木”之时,司徒掌门捋了捋长须,微皱眉头道:“连这老怪都重出武林了,看来江湖大乱又起。”

         司徒掌门转头冲阳云汉说道:“阳云汉,玄古帮倒行逆施,先屠杀你全家,再杀永兴镖局众人,如此行径,武林人神共愤。我峨眉派作为武林正道,当助你一臂之力。只是,这玄古帮势力庞大,仅凭一门一派之力,无法与之抗衡。我们当联合武林各大正派一起对抗玄古帮。”

         听到司徒掌门这番话,阳云汉心中激荡,起身施礼道:“多谢司徒掌门大义。”

         司徒掌门摆手请阳云汉落座,接着说道:“阳云汉,明面上说我们峨眉派是在帮你,其实何尝不是我们峨眉派畏惧玄古帮日益坐大。若是如此,只怕未来整个武林都将没有我们武林正道门派的容身之地啊。”

         说到这里,司徒掌门一声喟叹:“阳云汉,这次你登高一呼,我峨眉派率先响应,至于其他各大武林门派,还要再逐一拜访,约好时日,共同讨伐玄古帮。”

         圣云禅师接道:“掌门,武林大派之中,昆仑派地处西域克里雅山,离此山高水远,须得派得力之人前往拜访。”

         阳云汉慨然接道:“此事因我而起,我愿远行一趟西域昆仑。”凌孤帆听到阳云汉的话,赶忙接道:“掌门,此行多有凶险,还是我陪四弟一同前往。”上官碧霄也抢着说道:“掌门,师父,我还想多多磨砺一番,也愿一同前往。”

         司徒掌门点了点头道:“也罢,这次远赴西域昆仑,路途遥远,多一个人也多一份照应,凌护法,上官碧霄,就由你们二人陪阳云汉一同前往。只是你们探访完昆仑派之后,还要再折道前往崆峒,华山,少林三大门派拜谒。至于丐帮和上清两派,我再另选人手前往拜访。你们约齐各派好手之后,在明年开春之际齐聚东京,共同讨伐玄古帮。我这就给你们三人修书四封,你们带上交给几派的掌门,言明我司徒玄印号召各大门派挺身而出,共同对抗玄古帮。”

         言罢,司徒玄印泼墨挥毫修书几封,交给凌孤帆收好。众人再次落座之后,司徒掌门接着说道:“我多年游历江湖,绘有一张地图,你们此去昆仑,当可按图索骥。”说罢,司徒掌门取出一幅地图,缓缓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