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宋蕃大战
        只见地图之上,大宋北有幅员广袤的大契丹国,西南角有大理国,西有吐蕃诸部,西北则是回鹘、党项诸部。

         司徒掌门指着地图慢慢说道:“我们先说吐蕃诸部。想当年我大唐盛世之时,吐蕃也甚是强盛。这吐蕃大抵可分为卫藏四茹、三围、多康几处。卫藏四茹乃吐蕃起源之地。‘伍茹’和‘约茹’合称为‘卫’,‘叶茹’和‘茹拉’合称为‘藏’。

         从卫藏四茹往西北方向发展,就是三围羊同之地,那里曾孕育了强大的象雄王朝。吐蕃王朝往东北方向征服的广袤土地,被称为多康,是安多和康区的合称。

         彼时的吐蕃可真正是苍天之中央,大地之中心,河流之源头,山高土洁,地域宽广,人知为善,心生英勇,风俗纯良……那时的吐蕃可是真正强大的王国啊,兵强马壮到足以和大唐分庭抗礼。”

         说到这里,司徒掌门顿了一顿:“可惜一百七十余年前,灭佛的郎达玛赞普被刺身亡,从此吐蕃大乱,族种分散,大者数千家,小者百十家,无复统一。

         当年我游历吐蕃之时,就遇到了几个比较大的吐蕃部落。有据逻些城之王,有据阿里布让之王,有据亚泽之王,有据宗哥之王,不一而足。

         我要说的正是这宗哥之王,赞普名曰唃厮啰。但这唃厮啰却是被宗哥蕃僧李立遵和邈川大酋温逋奇二人拥立的。李立遵更是将两个女儿嫁给唃厮啰,而后自称论逋,此乃我大宋朝宰相之职,一人独揽大权,这李立遵上演的其实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戏码。

         这招果然奏效,崇尚高贵血统的吐蕃各部纷纷归附,宗哥势力急剧膨胀,这几年已经拥有几十万民众和几万兵马。可惜这李立遵却越来越狂妄自大,为人暴虐残忍。在两年前更是上书我大宋要求册封其为新赞普,取代唃厮啰。

         幸而我朝皇帝断然回绝,仅命其任保顺军节度使。没想到这李立遵大为不满之下,不断煽动边境的吐蕃部落反我大宋,边境之上这两年是狼烟四起。”

         司徒掌门一口气说完吐蕃,接着说道:“你们再看地图上的回鹘诸部,这回鹘汗国名字取自‘迅捷如鹘然’。这回鹘汗国自立国以来,和大唐关系密切,曾助大唐平定安禄山、史思明之乱,更是多年助大唐抵御吐蕃王国对西域的进攻。

         彼时的漠北、天山以北是强大的回鹘汗国,回鹘的西北是黠戛斯,黠戛斯西南是葛逻禄,葛逻禄南是吐蕃,葛逻禄西南是入居中亚的大食。

         只可惜万物兴衰终有时,回鹘汗国最后被黠戛斯打败,汗国差不多和吐蕃王国在同一时间分崩离析。回鹘各族西奔,族种散处,甘州(张掖)有可汗王、西州(高昌)有克韩王、新复州有黑韩王。这三支就是我曾游历过的西域三部,甘州回鹘、西州回鹘和黑汗三国。

         这三国之中,西州回鹘以西州为都,北庭为夏都,和大契丹国关系密切。大契丹国甚至在北庭筑可敦城,屯以重兵。

         西州回鹘境内有回鹘人、汉人、南突厥、北突厥、大众熨、小众熨、样磨、割禄、黠戛斯、末蛮、格哆、预龙,各色人等,杂居一处。而这西州回鹘人多信奉佛教和摩尼教,这也导致他们和西边的黑汗国多有纷争。

         原来那黑汗国立国之初民众多是萨满教徒与拜火教徒,也有一些摩尼教徒与佛教徒,可在五十余年前,这黑汗国却立了*教为国教。这黑汗国立国之后,除了一直向西用兵之外,向东也以圣战之名进攻佛教于阗王国。

         两国数十载浴血惨烈厮杀,大小数十战之下,十余年前于阗王国终于还是被黑汗国所灭。此后,这黑汗国又开始不断侵扰西州回鹘。

         三国之中,以甘州回鹘势力最小,他们的大部分地盘抢夺自归义军。说到这归义军却是大有来头,西域之地原在大唐控制之下,可安禄山、史思明之乱却让唐王调四方勤王兵入关平叛。

         大唐边兵尽数入关之后,西域空虚。吐蕃乘机入寇西域,前后四十余载,终于完全占据了西域之地。可惜好景不长,吐蕃内乱,一代名将张议潮遂在西域举起大旗,反抗吐蕃,被大唐封为归义军。

         最鼎盛之时,归义军一度统治了瓜﹑沙﹑伊﹑西﹑甘﹑肃﹑兰﹑鄯﹑河﹑岷﹑廓,这河西十一州。后由于归义军内乱,甘州被回鹘所占,归义军逐渐衰败,时至今日,仅存瓜州(安西)和沙州(敦煌)两地,仍常被甘州回鹘和党项袭扰。”

         说完回鹘诸部,司徒掌门却紧锁起了眉头:“回鹘三部终究离我们甚远,不若吐蕃宗哥对我大宋的威胁,可是真正让我担忧的还是这党项诸部啊。”

         说到这里,司徒玄印用手指了指地图上的党项诸部:“他们本是魏拓跋氏后,因唐末勤王有功,被大唐赐姓为李,并封夏、银、绥、宥、静五州之地。我大宋初建之时,夏州定难军节度使李彝殷即归附大宋,并助兵对北汉作战。

         太平兴国七年,党项内乱,李继捧率族人投附大宋,献五州之地。可惜其族弟李继迁却遁入草原,抗宋自立。在连番和我大宋作战之后,竟被其重夺五洲之地。

         随后,李继迁东征西讨,又先后占领了大宋的灵州(吴忠)和兴庆(银川)诸地,并改灵州为西平府。再向西进攻凉州(武威),却败于吐蕃六谷部酋长潘罗支之手,左眼中箭而亡。

         景德元年其子李德明即位夏国公,此人更是野心勃勃,即位后第三年即用反间计杀潘罗支,重新夺取凉州,设西凉府。又出兵攻打甘州,却被甘州回鹘所败。

         这李德明下令彻底截断了大宋与西域的商道,不仅禁止西域向大宋入贡,还禁止西域诸部向大宋卖马。大宋养虎为患,这党项迟早都是心腹大患啊。”

         说到这里,司徒掌门一声喟然长叹。阳云汉听完司徒玄印这一席话,不由得暗生钦佩,这武林大派的确不同凡响,好似峨眉司徒掌门就游历天下,即便西域局势如此错综复杂,却也被司徒掌门娓娓道来,让众人立刻了然于胸。

         司徒掌门又指着地图道:“凉州已为党项族阻隔,你等此去西域昆仑,只能从秦州(天水)经吐蕃宗哥部落,翻越祁连山,至甘州回鹘之地,再穿越河西走廊至归义军的瓜州和沙州。从沙州西出阳关,可至黑汗于阗,直抵昆仑克里雅山。”

         阳云汉、凌孤帆和上官碧霄三人顺着司徒掌门所指线路仔细查看,终于对此行路途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司徒掌门接着叮嘱道:“西域局势错综复杂,你们三人去了之后,切记莫要卷入西域各国的纷争之中。”

         凌孤帆、阳云汉和上官碧霄三人赶忙点头称是。凌孤帆将地图贴身藏好,众人又细细商议了一番,这才散去。阳云汉留在峨眉金顶七日时间,每日里都和阳梦溪待在一起,将自己所学武功逐一传授给阳梦溪。

         七日之后,阳云汉再次将阳梦溪托付给上官福熙,牵过龙驹宝马,和凌孤帆、上官碧霄一起策马离开峨眉山,一路向秦州而去。且不说三人乔装之后,一路上风餐露宿,这一日终于过了秦州,渡过渭河。

         三人正骑马行进之间,突然听到前方战鼓声,马嘶声,刀兵声,响彻天地。三人吃了一惊,赶忙快马加鞭骑行到一座山坡之上。

         三人驻马向山下看去,只见远处山谷之中,两支军队遥遥相对。其中一支军队身着宋军装束,约莫只有六千之众。另外一支盔明甲亮,却有三万之数,黑压压的一大片,看那旗帜竟是吐蕃军队。

         此时只听宋军大阵中,战鼓擂动,一支骑兵劲旅如离弦之箭般从宋军大阵冲了出来,迅猛冲向敌阵。这支劲旅共有十都,每都一百骑,总共只有一千骑。但就是这一千骑狂奔起来,却是整齐划一,山摇地动,以一往无前气吞山河般气势冲向吐蕃大阵。

         眼看宋军千骑迅速接近吐蕃先头军队,宋军将士齐齐擒长刀在手。顿时天空之中寒光闪动,摄人心魄。刹那间宋军一千骑如狂风般冲入吐蕃大阵,漫天寒光凛冽。

         只见宋军长刀挥舞之处,吐蕃先锋骑兵血肉横飞,顿时被冲的七零八落。吐蕃先锋竟一触即溃,被大宋千骑迅速突入阵中。在山坡上的阳云汉看得热血沸腾,大声喝彩道:“好。”

         一旁的凌孤帆却陡然接道:“不好!”阳云汉听了,心中纳罕。正在这个时候,只见吐蕃军阵陡然变化,从大阵中军闪出一支人马,马上吐蕃士兵全是轻盔轻甲,个个手中握着羊鞭,中间用一小块兽皮包裹着石块,快速旋转起来。

         眼见大宋千骑将至,吐蕃士兵齐齐出手。顿时空中乱石齐飞,攻来的大宋千骑座下战马纷纷被乱石击中,一时之间跌倒者甚众。

         掷出石块的吐蕃骑兵迅速后撤,另外一队吐蕃骑兵替换上来,这支骑兵人马俱披锁子甲,制作精良,周体皆遍,只露两眼,非一般劲弓利刃所能伤害,马上骑兵更是个个手握长矛,实乃一支精锐铁骑。

         这支铁骑乘着大宋千骑混乱之际,迅速掩杀上来。若换成寻常军队,恐怕在此混乱之际被吐蕃精锐铁骑一冲,立刻就会全军覆没,但这支大宋千骑却是临危不乱,或在马上,或在马下各自为战,奋勇抵挡前来攻杀的吐蕃精锐铁骑。

         阳云汉远远看到大宋千骑如此英勇,心中虽是高兴,却更是万分焦急。凌孤帆突然说道:“四弟,师妹,你们看到吐蕃中军阵中拿着令旗的那名蕃僧了么?”

         阳云汉和上官碧霄顺着凌孤帆所指方向看去,只见吐蕃中军大阵之中,有一位骑着白马的蕃僧,正在那里趾高气扬摇晃着手中的旗子,只是千军万马之中,若不是凌孤帆指出,还真的不易察觉此人。

         凌孤帆大声说道:“四弟,师妹,我观此吐蕃大阵,那蕃僧所在位置正是大阵的阵眼,他正在摇旗指挥吐蕃军队调度,我们若能击杀此人,吐蕃大阵必乱。”

         听到凌孤帆如是说,阳云汉精神大振,高声回道:“二哥,太好了,正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们这就冲下去击杀此贼。”

         说罢,三人策马下山,从侧面朝吐蕃大阵直接冲去。与此同时大宋军阵之中战鼓又起,又一支十都骑兵从大宋军阵中冲杀出来,杀奔吐蕃大阵。这支宋军千骑同样是气势如虹,迅速冲杀入吐蕃大阵中,看来是要接应被困的大宋骑兵。

         那吐蕃的蕃僧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只见他挥动手中令旗,吐蕃中军阵中又闪出一队骑兵,朝大宋这支新的千人队迎上去。

         大宋千骑奔跑冲锋之间,突然有一都百骑脱离大队人马,在一位银袍大将带领下,折向杀往阵中那蕃僧所在位置。余下九都九百骑则继续前冲,瞬间和吐蕃中军刚刚迎出的骑兵绞杀在一起。

         那银袍大将率领百骑冲进吐蕃大阵,只见银袍大将手中弓弦连响,对面吐蕃士兵接连应声中箭毙命。他身后跟着的九十九骑也甚是勇武,跟着纵马射箭,顿时将吐蕃中军冲散,露出通往那阵眼蕃僧的道路。

         吐蕃蕃僧见状,赶忙摇动手中令旗,吐蕃中军之中立刻闪出百骑。这些骑士个个身高体阔,身着豹皮之衣,手握轻弓,腰悬重刀。百骑豹皮军出列之后,立刻纵马奔驰迎上银袍大将所率大宋百骑,行进之间齐齐弯弓搭箭,劲射而出。

         银袍大将所率大宋百骑见状也是毫不示弱,狂奔之间个个开弓放箭。一时之间,满天箭矢横飞。双方骑兵放箭之后,或是举刀拨打,或是闪身躲避,却仍不时有人中箭落马。

         双方骑兵马速极快,迅速接近,很快过了箭矢覆盖范围。大宋百骑举起手中长刀,吐蕃百骑豹皮军则挥舞着重刀。双方如同两个大铁锤般,狠狠砸在了一起。刀兵相交之下,鲜血四溅。

         那银袍大将在乱军之中左冲右突,从百骑豹皮军中杀出一条血路,单人独骑向阵眼处的蕃僧冲去。

         那蕃僧见状,手中令旗又是一挥,只见十个手持长矛,身着虎皮战衣的蕃将从那蕃僧身后闪出,向那银袍大将迎来。

         眼看银袍大将就要深陷重围,却听一声高喝声如滚滚天雷传来,震动四野:“让我来。”银袍大将只觉身旁一阵旋风刮过,一匹高大黑马驮着一人从身边疾驰而过。

         来人可不正是阳云汉么,原来他心中焦急,胯下龙驹又远快过凌孤帆和上官碧霄坐骑,于是阳云汉甩开二人,骑着龙驹抢先赶到。

         只见阳云汉手舞宝刀,狠狠砍向当先的两名虎皮蕃将。他手中“绕指柔”宝刀迅疾无比,那两名虎皮蕃将长矛还未抬起,宝刀已经从他们咽喉掠过,两具尸体一齐跌落马下。

         阳云汉马不停蹄向前疾驰,另外两名虎皮蕃将举矛扎来,阳云汉不慌不忙,高喝一声:“破。”宝刀闪电般连劈两下,两名虎皮蕃手中长矛应声而断,人也跟着被劈成两半,惨死当场。

         阳云汉继续纵马前行,这时三名虎皮蕃将成犄角之势围了上来,阳云汉毫无所惧,再次高喝一声:“来的好!”宝刀横扫而出,三名虎皮蕃将手中长矛应声脱手飞出,“绕指柔”宝刀跟着将三名虎皮蕃将开膛破肚。

         只是眨眼之间,阳云汉连斩七位虎皮蕃将,跟在他身后疾驰的银袍大将看得瞠目结舌。

         对面剩下的三位虎皮蕃将却被吓的魂飞魄散,赶忙兜转马头,往吐蕃大阵中逃去。只听阳云汉一声暴喝:“哪里逃。”手中“绕指柔”宝刀脱手飞出,正中三位虎皮蕃将最后那人的后心。这虎皮蕃将胯下之马却不知道主人已经惨死,仍继续向前疾驰。

         阳云汉纵马急追,他胯下龙驹神勇异常,迅速接近前面三骑。三位虎皮蕃将中的第二个人回头偷眼瞧见阳云汉宝刀脱手,以为有机可乘,竟悄悄勒马,猛地使了一个回马枪,扎向疾驰而来的阳云汉。

         阳云汉临危不乱,在龙驹背上一个晃身,轻巧闪过扎来的长矛,跟着伸左手劈手夺过那虎皮蕃将手中的长矛。

         此时恰好驮着先前中刀惨死虎皮蕃将的马儿也跑了过来,阳云汉伸右手闪电般从那惨死虎皮蕃将的身上拔出宝刀,跟着一挥宝刀,将刚刚那被夺了手中长矛的虎皮蕃将劈落马下。

         十名虎皮蕃转瞬间只剩下最后一人,此人眼瞅着就要纵马逃入吐蕃中军阵中。阳云汉此时也是追之不及,却听耳边一声弓弦声响,一支羽箭飞过,正中最后一名虎皮蕃将的后心,将那虎皮蕃将射落马下。

         阳云汉回头一看,那银袍大将手握硬弓催马紧跟了上来。阳云汉心中暗赞,胯下龙驹仍是向前疾驰。

         此时已距吐蕃大阵阵眼的蕃僧不远,阳云汉见那蕃僧作势欲骑马躲避,心中着急,暗自运足内力,将左手夺过的那支长矛向那蕃僧脱手掷去。

         长矛呼啸着破空而去,快如奔雷飞扑那蕃僧。那蕃僧看到长矛来袭,吓的丧魂失魄,急忙俯身躲避。阳云汉的长矛却不偏不倚正中那蕃僧胯下白马,原来阳云汉一早就打算好要射人先射马,先将那蕃僧掀下马来留在原地。

         那蕃僧落马之后,赶忙起身想要寻一匹新马。阳云汉见状,正欲勒马上前擒拿蕃僧,却听耳边又一声弓弦声响,一支羽箭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正中那倒地蕃僧的咽喉。

         原来那银袍大将再次开弓放箭,不偏不倚,恰好取了那蕃僧性命。这一下吐蕃军阵眼被破,失去了指挥,顿时大乱。

         宋军大阵中的主帅远远见到吐蕃军乱,立刻下令擂鼓进军。只见宋军兵分两路,每路各二十都共两千骑,分左右包抄向吐蕃中军大阵。

         此时吐蕃军阵势大乱,在宋军左右夹击之下一败涂地。宋军主帅、银袍大将、阳云汉、凌孤帆和上官碧霄和一众宋军一路追杀,穷追不舍,吐蕃军溃不成军,自相残踏,死伤无数。这一仗杀的是天昏地暗,地动山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