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乡间茶肆
        赛霸王黄霸初的惊吼声让正和杨千山缠斗的神算子罗文博打了一个激灵,他偷眼一看,恰好看到黄霸初扑地毙命的情景,不由得心中大惊。罗文博当机立断,举起自己的铁算盘挥击杨千山,趁杨千山举枪迎击的间隙,他一把洒出自己左手中扣着的铁算盘子,罩向杨千山。

         杨千山见状,急忙跃开闪避。罗文博见机不可失,立刻纵身向身后树林窜去,待他的身形晃动到了树林中,他才大吼一声:“兄弟们,风紧,扯乎。”小李广赖福寿等一干劫匪闻言,急忙也跟着纷纷向树林中逃窜。

         有些镖师还想追到树林中去,却被大镖头林飞鸿高声喝止住,众人赶忙清扫战场。大镖头林飞鸿带着三镖头郑柏砚和林赛男,来和杨千山四兄弟见礼。

         林飞鸿颇为动情,向杨千山四兄弟躬身施礼道:“感谢四位英雄相救之恩,今日若不是四位英雄拔刀相助,我永兴镖局的旗号恐怕从此就从这江湖上抹去了。只可惜了二镖头、四镖头和一众兄弟啊。”

         说到这里,林飞鸿脸现悲怆,他顿了顿,缓了缓心情,才接着问道:“不知道四位英雄高姓大名。”杨千山赶忙上前扶起林飞鸿,回礼说道:“林老镖头,您客气了,在下也是福州人士,姓杨名千山,少林俗家弟子。这三位都是我的结义兄弟。”

         说着杨千山将凌孤帆、赵破空和阳云汉一一介绍给永兴镖局众人。林赛男也上来和四人见礼,说道:“感谢杨大哥和三位英雄替我师父报了仇。”杨千山忙回道:“林姑娘,我武林中人千里赡急,救危扶困是理所当然的,林姑娘万万不用客气。”

         这时天色开始泛白,微微亮了起来,只是树林中的光影还是颇为暗淡,山野中的空气却是清新的。众人经历了一夜生死之战,早就人困马乏,而且永兴镖局经此一役,损失大半人手,虽然劫匪死伤更加惨重,永兴镖局众人还是士气低落。

         大镖头林飞鸿见此时战场已经清扫完毕,对众人说道:“我们尽早离开此地吧。”一众人赶着镖车匆匆在鸡公山行进,渐渐山势开始平缓起来。众人这一路疾行,不知不觉中来到了鸡公山脚下。

         这时天逐渐大亮起来,众人又经过这番奔波,更加疲惫不堪。突然队伍最前面一名趟子手高声欢呼:“大镖头,前面有一处茶肆。”

         大镖头林飞鸿赶忙纵马来到队伍前面,见前面远处有一座茶肆。林飞鸿知道众人都是一夜未眠,急待休整,于是说道:“众家兄弟,我们到前面那家乡村茶肆去歇息片刻。”

         众人这下有了动力,忙急急赶着马车奔到茶肆前。阳云汉骑行在队伍中,抬眼见这茶肆只是座不大的土坯房子,但在外面搭了个大大的棚子,四周扎着篱笆,棚子里摆了很多桌椅板凳,看起来甚是宽敞。

         此时还是清晨,茶肆里面并没有其他客人,连店小二也不见踪影。林飞鸿忙嘱咐众人先安置好镖车,大家又是一番忙乱。

         正乱糟糟的时候,惊动了店里面的人,一个店老板模样的人和一个女子挑开门帘从土坯房中走了出来,看到这永兴镖局大队人马,又见到外面镖车上插的“永兴镖局”镖旗,知道来了大主顾,赶忙上前来招呼。

         阳云汉见这店老板身材佝偻着,满脸的沟壑,看起来很是苍老,也看不出实际年纪。倒是旁边的那名女子虽是穿着粗布衣服,却颇有几分姿色,看起来约莫三十五岁年纪,只是她看向众人的眼神东瞟西瞟的,甚是撩人,阳云汉看着感觉不舒服,忙挪开了自己的眼光。

         那女子倒甚为热情,赶快开始招呼众人落座,她亲自将林飞鸿、郑柏砚、林赛男和阳云汉四兄弟引到一张大桌前,又回身叱喝店老板道:“死鬼,快去烧水泡茶,再把我们家最好的信阳毛尖拿出来招呼这桌贵客。”

         林飞鸿看了看这女子,沉声吩咐道:“这位娘子,除了给我们泡茶外,再给我们拿些梅汤来,我们都渴了。”那女子连忙称好,马上跟着店老板进了土坯房子张罗去了。

         众人静静座在茶肆里歇息,却听到茶肆外传来一阵马蹄声,一辆马车停在了茶肆门口,车把式吆喝着停好车后,从车上下来两个女子。赵破空正对着门口坐着,他看到来人,赶忙推了推旁边的阳云汉,轻声说道:“四弟,你回头看看谁来了。”阳云汉忙回头看去,眼立刻直了,发起呆来。

         杨千山这时也看清来人,哈哈笑道:“四弟,别傻坐着,快去接如儿姑娘到我们这桌来座。”原来外面来的正是如儿和丫鬟荷叶。阳云汉赶忙起身快步走到店门口,来到了如儿面前,却一时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站住,默默凝视如儿。

         如儿看到阳云汉也是吃了一惊,停下脚步后,也是静静看着阳云汉。两人互相凝视,脸色虽然都没有啥变化,可各自内心里早已是波涛汹涌。

         荷叶在一旁看到阳云汉,异常高兴,叽喳说道:“阳公子,真是太巧了啊,没想到在这能碰到你。实在是太好了,我家小姐还常独自念叨你呢。”听到这话,如儿的脸刷地就红了,她轻声说道:“荷叶,别瞎说。”荷叶听到小姐喝斥,冲阳云汉吐了吐舌头,眨了眨眼睛,退到了后面。

         如儿冲阳云汉颌了下首,轻声说道:“阳公子,这么巧在这里碰到你。”阳云汉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对如儿说道:“如儿姑娘,是啊,真高兴再见到你。我们兄弟四人也是恰好路过信阳,碰巧遇到福州永兴镖局的林老镖头一行被绿林劫匪打劫,我们兄弟*了下手,可不正好就到这乡村茶肆来歇个脚么。如儿姑娘,你怎么会也到了这里呢?”

         如儿听到这里,冲阳云汉嫣然一笑道:“你能来得,我就来不得了么?我带着荷叶准备返回西川路老家呢,也是恰好路过信阳,今天特意早些出行,才一早就到了这里。刚刚感到口渴了,可不准备歇个脚喝口水么。”说到这里,两人都觉得能在此处遇到对方真是冥冥上苍安排,烟烟命运注定。

         阳云汉冲如儿身后看了看,问道:“如儿姑娘,你千里返乡,怎么也没带护卫呢?钱公子呢?”如儿听到阳云汉的询问,笑了笑道:“我有荷叶啊,普通的毛贼可不在话下。钱大哥留在东京博取功名呢,我们两家只是世交而已,我可不需要留在东京陪他,更何况他也不是能留住我的那个人。”说到这里,如儿察觉到说漏了嘴,脸又红了红。

         这时杨千山迈步走了过来,冲着两人哈哈笑道:“如儿姑娘,别和我四弟站在这里聊了,快进店里来座。”如儿赶忙和杨千山见过礼,跟着杨千山和阳云汉进了店落座,众人自是一番互相介绍,又挪出位置让如儿坐在阳云汉旁边。

         过了一小会,店老板和老板娘开始给各桌子上茶和梅汤。老板娘则亲自给主桌上茶和碗碟,她一边风情万种扫了眼众人,一边说道:“云雾高山有好茶,请各位客官尝尝我们小店最好的信阳毛尖茶。”她边说边准备用茶壶给大家斟茶,却被三镖头郑柏砚阻止住。

         郑柏砚取出银针在茶壶和梅汤壶里面各自试了试,一看针头颜色没变,冲大镖头林飞鸿点了点头。这时候,其他各桌的镖师也各自有人取出银针试了试茶壶和梅汤壶。

         老板娘对此倒是见怪不怪,她赶忙上前给主桌各人斟茶和倒梅汤,口中念叨:“我们这茶可毒不死众位大爷,我们世代在这开店也没见哪位大爷把命留在我们这小店里啊。要是像这位大爷这般威武的肯留在我们小店,奴家倒是高兴。”她这时正给杨千山斟茶,边说边不时瞥向杨千山健硕的身躯。

         杨千山被说的哭笑不得,接过茶杯闷头喝茶,一旁林赛男对老板娘的做派甚是不满,冲着老板娘怒目扫视了下。

         转眼众人喝茶的喝茶,喝梅汤的喝梅汤。过了片刻,大镖头林飞鸿猛然站了起来,大喝一声:“别喝了,茶中有毒。”众人都是一惊,赶忙停了下来,纷纷运内力探视起来。这下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大家体内内力竟然都空空荡荡的,仿佛凭空消失了般,浑身更是酥软无力。林飞鸿刚大喝完这声,脚下一软,跌坐回椅子上。

         众人一齐向店老板和老板娘怒目看去,店老板吓的身子更加佝偻了,颤抖着说道:“不是我们下的毒,真的不是我们。”正在这个时候,店外传来一人的大笑声:“二哥好神通啊,这帮人果然都中招了。”

         话音未落,走进来三个人,当先一人说话的正是绿林六鬼中的神算子罗文博,他手中拿着铁算盘,得意洋洋走了进来。罗文博身后紧跟着背着神弓的小李广赖福寿,而走在最后面的一人则是满身皂衣,一张阴鹫的脸,背着手不急不缓走了进来。

         三人进来后,扫视了下全场,罗文博冲座在主桌的大镖头林飞鸿说道:“林老镖头,你们永兴镖局一干人等苦苦挣扎有啥意义,最后还不是落在我们绿林六雄手上么?我们可要为老五和一干弟兄们报仇,让你们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至于这几位小女子,就让我们几个兄弟好好照看照看了。”说着,他冲如儿、林赛男和荷叶淫邪地笑了笑。

         如儿听到这话,伸手紧张地抓住座在一旁的阳云汉右手。林赛男则气的大声骂道:“你们这些狗贼,就会暗箭伤人,有本事我们真刀真枪较量一下。”

         罗文博哈哈笑道:“今天不是让你们见识了我二哥毒蝎子铁灌英的手段了么?你们只知道试茶壶和梅汤壶中有无毒药,却不知道你们用的茶碗上早被我二哥涂抹了无色无味的毒药,混上水后,加速药力发作,让你们的内力三个时辰内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浑身无力,不管你们是内家功夫还是外家功夫都是无法施展出来。而这三个时辰里面,恐怕你们早就下了十八层地狱了。”说到这里,罗文博看向那满面阴鹫的皂衣人,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那皂衣人正是绿林六鬼的老二铁灌英,在武林中以善用毒物而闻名,人送外号毒蝎子。铁灌英听到罗文博拍马屁的话,却是喜怒不形于色,只是冷冷看向永兴镖局一干人等,眼神中一丝一毫感情都没有,仿佛当众人都已经是死人般。

         铁灌英扫视一圈众人后,才缓缓说道:“老四,别再和这些人啰嗦了,你和老六上去了结了主桌上的那几个人,再发信号通知山上的弟兄们下来拉走镖车。”

         神算子罗文博和小李广赖福寿听到毒蝎子铁灌英发话了,赶忙快步上前,一左一右包抄向主桌。主桌上的众人心里十分绝望,习武之人内力全失,加上浑身无力,就好像一个富家翁突然失去所有财物一般,一下子失去了依靠。虽然主桌上人人都握紧了自己手中兵器,可大家心中都明白,此时众人已经是身处绝境。

         小李广赖福寿冷笑着走到阳云汉他们这边,挥动手里的巨弓向阳云汉兜头砸去。阳云汉见状好似非常费力,努力拔出了龙雀宝刀。赖福寿一阵狞笑,他心道阳云汉内力全失,即使拔出了龙雀宝刀,也不过是个待宰的羔羊而已。

         却不料阳云汉拔出龙雀宝刀后,竟然大喝一声:“看招。”猛然使出了荡海刀法的最后一式“叠浪滔天”,斜劈向赖福寿的巨弓。赖福寿见状,吃了一惊,但他还是对二哥毒蝎子铁灌英的用毒之术深信不疑,心道阳云汉这招看似威猛,但没有内力激发,一定只是个花架子而已。

         赖福寿想到这里,又增加了一成内力,将内力提到九成,运起巨弓砸向阳云汉宝刀的刀背,想一举将阳云汉手中的宝刀给磕飞。

         二者兵器相交,赖福寿才猛然发现自己想的不对,阳云汉手中的龙雀宝刀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飞向天空,而是一下子势大力沉砸在自己的巨弓之上,二者相交竟然是平分秋色。这下不仅让小李广赖福寿大吃一惊,在旁边的神算子罗文博和在门口掠阵的毒蝎子铁灌英同样都是异常吃惊。

         只有阳云汉自己心中明白,刚才如儿是假装紧张,握住自己右手的时候,偷偷塞给自己一个药丸,正是那“万灵丹”的白色丹药。阳云汉赶忙将药丸偷偷服下,乘罗文博几人讲话的时候,默默运功。“万灵丹”果然是疗毒圣药,短短片刻之后,阳云汉内力就恢复了八成。阳云汉还待再运功恢复内力,小李广赖福寿已经上前行凶,阳云汉只好挥刀迎击。

         赖福寿没有想到阳云汉竟然会恢复了八成内力,没能一举将阳云汉兵器磕飞,心中不由得惊诧万分。阳云汉却乘赖福寿吃惊的当儿,激发内力,运起“叠浪滔天”的第二重刀势再次斜劈向赖福寿的巨弓,赖福寿见状只好举弓招架。这次是龙雀宝刀的刀刃斩在巨弓之上,借着“叠浪滔天”第二重刀势的威力,阳云汉直接将赖福寿的巨弓斩为两段。

         一时间赖福寿是呆若木鸡,自从他成名以来,神弓何曾被毁过。只是这一晃神的功夫,阳云汉一声断喝:“破!”随着喝声,阳云汉运起剩余的内力,发动了“叠浪滔天”的第三重刀势。阳云汉这时剩余的内力却只够他激发出半成的第三重刀势,只是这半成的刀势也足够将惊呆的小李广赖福寿当场斩杀。

         林赛男在一旁看到,激动的大声喝彩道:“杀的好。”这一切发生的极快,毒蝎子铁灌英和神算子罗文博还没来得及出手相救,小李广赖福寿就已经当场毙命。一时之间,罗文博有些惊疑不定,不知道阳云汉为何会恢复内力。

         站在门口的铁灌英却瞧出了些端倪,他见阳云汉击杀赖福寿后,握住龙雀宝刀的右手已经瑟瑟发抖,人也好似摇摇欲坠,于是对罗文博大声喝道:“老四,这人怕是没有喝茶,不过他刚刚使了那招杀了老六,此刻必是内力告罄,你快快上前去杀了他。”

         罗文博听到铁灌英喊话,晃了晃手中的铁算盘,朝阳云汉这边迈出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