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张凡生看着台阶下跪了一排少女,左右跪了一群乱七八糟的老头子,心里有点迷,仔细打量一下这是一个圆顶的大教堂,正前,正左正右各自开了一扇门,地面修成了中间略凹,两侧略高的样子,一条水流自左右贯通,流入这略微凹陷的水渠中,此刻五十一名少女正跪在这一足深的水渠中,水花将少女们的衣裙全部贴在了身上。

     教堂很大,足以容纳数百上千人,却只跪了这一百多个个人,门外跪了一大群人,男女老少什么人都有。

     张凡生摸了摸胡茬,嗯,看起来自己到来蛮轰动的嘛。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不过自己只有两个小时左右,这点时间太紧张了,什么都干不成。

     嗯?看这里人这么敬畏自己的样子,要不,契约一两个当地人给自己打下手?

     这是个好点子诶。

     “吾神,神威浩荡,被泽千秋!”

     正在摸着胡茬子yy的张凡生突然被这一声呐喊给吓了一大跳,虽然他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觉得他们讲话像是在唱歌一样,声音怪好听的。

     连绵不绝的呐喊一路蔓延出去,不知终点在哪里,张凡生只觉得牙酸。

     语言不通,怎么交流啊?在线等,挺急的。

     掏出手机一看,满电,没信号,恩,确实不在地球了。

     张凡生眼珠子转了转,几步走下台阶去,撩起了当头少女的下巴。

     水蓝色的瞳孔,嫩蓝色的发丝,眉眼如画,其他各方面和地球人种差别并不大的样子。

     朝着当先的少女默念道:“你听得到我说话么?听得到就张开你的嘴巴。”

     圣女激动得眼泪水都流出来了,赶紧张开嘴巴,在心里默念道:“尊敬的吾主,我是您的教会这一任的圣女,请您下达任何命令吧,您的命令是吾等的荣耀。”

     张凡生吓了一跳,我只是想看看你们结构和我们地球人种有什么区别(医学生通病之一),你这么激动干啥。

     仔细一看,牙口和地球人一样,舌头也一样,看起来没什么太大区别,嗯,应该可以用石小花那一套契约方法,只是石小花那会儿怎么写的来着?

     得,还得等王振那厮过来,不过现在可以先把笔和纸找来。

     “你们这里权势最大的是谁?”

     圣女张着嘴巴,指了指跪在一旁的教皇,想了想又指了指跪在一旁的安伯雷亚七十六世。

     张凡生看她张大着嘴,只觉得好笑:“行了,你闭上嘴吧,不用张着了。”几步又跑到教皇面前:“你是这里管事的?”

     教皇头都不敢抬:“吾主,老朽是您的教会的教皇。”

     “行,给我找纸和笔来,顺便告诉所有人,暂时不用跪着了,弄点干净衣服给那群女孩子换了,我这次来事情多,比较忙,你快去快回。”

     教皇赶紧爬起来,喊了一嗓子,转身就从左边的门里跑了出去,七老八十的腿脚跑得像个年轻人一样。

     张凡生又噔噔噔的跑到安伯雷亚七十六世面前:“你是谁?”

     “吾主,我是您地上的国的牧羊人之一,我是安伯雷亚王国的现任国王。”

     张凡生啧啧称奇,这辈子被一个国王,一个教皇给跪了,回到地球就得开个帖子——说出来你不信,我被教皇和国王跪过。

     噢,还有一个圣女,这个牛弊可以吹几十年了。

     “你赶紧把所有人都招呼起来,除了你和教皇,这群女孩子,其他人都先出去,我这次时间比较赶,一会儿我还得回去,下一次可能会是一个月或者两个月之后来,赶紧的。”

     安伯雷亚国王立刻就像火烧了屁股一样蹦起来,大声呵令所有人,不到一分钟,在场的就只剩下了张凡生,国王,圣女,和一群女祭司。

     教皇这才带着两个圣骑士,一圣骑士拿着教皇那根硕大的权杖,另一个圣骑士则抱着一大摞纸张,至于教皇,他手里一只鹅毛笔一个墨水瓶子。

     张凡生一脸抽搐,我就契约一个圣女就OK了啊,你抱那么一堆过来干毛?

     正在这时,光门一阵波动,王振一脸懵的出现在石台上。

     所有人都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啊,两个神使?

     张凡生看他那表情直想笑:“你赶紧的,都给你说了是穿越了,懵啥子,刚才小花给你的那张纸上是怎么写的?念念。”

     王振打了个哆嗦,这会儿他是越来越看不透张凡生了,这人有神秘莫测的能力,老刷新他世界观,不敢迟疑,赶紧念到:“我宣誓,从今以后,成为张凡生的契约眷属,我的所有一切皆归于张凡生所有,包括灵魂和血肉。”

     “没了?”

     王振挠挠头:“没了,就这些。”

     张凡生也不招呼他,只是命令圣骑士把纸张放在地上,拿起羊毛笔,在发黄的草纸上以汉语一书而就。

     “喂,圣女,你过来,跟我定个契约,我平时不常在这里,你得帮我办事。”

     圣女不敢反抗,一路膝行到张帆生面前,张凡生示意她将手指按在纸上,她也就按了,顿时,纸片又化作飞灰,迅速飘散。

     张凡生笑了笑,异世界第一个契约对象,get!转过头,对着王振笑到:“我这儿现在有两个计划,一个是你呆这儿,帮我熟悉一下风土人情,按照时间比,这里的三十天后,也就是地球的明天晚上,我就会过来,再接你回去。”

     王振摇摇头,三十天?算了,咱还是听听第二个。

     “第二个呢?”

     张凡生指指这个圣女妹子:“第二个就是我让她先宣告一下我们来了,然后你和我回去,咱想办法把夏刃给忽悠来,让他干事儿,那厮组织能力强,咱在这儿开个地,自己建个基地,不然天灾来了咱躲哪儿去。”

     王振眼睛一亮:“成啊,夏刃那老小子,最会组织人了,让他来当个大管家,名副其实啊。”

     张凡生点点头:“那你就得和我明儿多跑一下了,买点种子之类的过来。”

     转身向着圣女大致交代了一下,整个教堂只剩下三个人在这里,一个跪着两个蹲坐在石台上。

     清越的汉语响彻在这异世界的教堂中,别有一番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