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呸!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进去还是进去,这是一个问题。

     呸!

     我可是正经人!

     果然还是接着偷窥好了。

     哇哦!石小花走过来了,身材真棒,嗯?她手里拿的是什么?视线怎么黑了?

     呸!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张凡生向着窗户偷偷挪去。

     纸糊的窗户,嗯,小菜一碟,手指头舔一舔戳一下就好了。

     手指一戳,恩?怎么好像戳到了一个温暖的东西?

     这么柔软的触感,绕着手指头转……

     这是舌头?

     噢,牙齿的轻轻啃食,感觉太棒了啊。

     (“费西圣女,这个时候该狠狠的咬下去了。”)

     圣女差点没闪着舌头。

     (“咬下去???”)

     石小花拎着一根插销。

     (“当然,你没有听过欲擒故纵么?只有这样神明大人才会更加开心。”)

     (“好吧……”)

     张凡生还在静静的享受贝齿的轻啃,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的到来。

     哇塞,这两个妹子真骚气,晚一点我要让她们体验一下什么叫真真的技术……

     “呜啊!”

     张凡生看着被咬得红肿的指尖,欲哭无泪,这绝对不是花吧,这是辣椒吧……

     费西圣女终究收缩了点力道,看得石小花一阵叹息。

     怎么就没让这个死色狼见红呢?不怕,本姑娘还有后招。

     张凡生气的牙痒痒,肯定是石小花那个辣妞,伸眼睛从破洞看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费西圣女那姣好的身材和湿漉漉贴身的衣服。

     嗯?那根黑大粗是什么?

     石小花抡起木棍照着破洞就是狠狠一棍。

     “嗷!”

     (“哼,一万年前怎么求你你都不肯放过我,现在到我捅你啦!大仇得报~”)

     狠狠拉下内层木板,上好插销,石小花拉起费西圣女就走。

     (“神使大人!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嘛?”)

     (“当然,早晚你也有这一天的,不要急。”)

     (“真……真的嘛?神使大人我有点害怕。”)

     张凡生无语,捂着乌漆吗黑的眼眶,他现在知道那根黑大粗是啥了,那是木棍啊,敢这样抡他的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石小花。

     伸手推了推木窗,推不动,显然被从里面别上了。

     张凡生气的牙痒。

     按照这个时代的工艺,门缝你总没办法了吧!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卧倒,侧脸,只看到木桶的下半部分……

     哼……算我失策,那我去你们房间里等你好了,总不至于你们不睡觉吧?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张凡生抱膝坐在大通铺上。

     “我真傻……真的……”

     “我居然想要夜袭一个神灵……”

     教皇的房间里,门窗被插销插得死死地,石小花和费西圣女相拥而眠,一点白光从缝隙露出,打在一丝不挂的两人身上,泛出一抹莹莹的白腻。

     石小花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怀里梦呓的可人儿,嘴角浮现一抹坏笑的弧度。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费西圣女我就收下了!

     论:什么叫早安吻。

     石小花:当然是乘对方还没醒的时候就吻到醒啊!简直窒息的浪漫,这才是法式早安吻。

     巴黎人:我没用过这种早安吻,真的,不过下次可以试试。

     费西圣女:“呜……神使大人,不要,这样不可以,神典里是禁止的……呜……”

     石小花:“傻孩子,你要学习怎么服侍一个神,这些神典可教不了你,乖乖躺好。”

     费西圣女:“呜……神使大人放过我吧,要……要坏掉啦。”

     张凡生默默的靠在门边:“我真傻……真的……”

     睡得很晚依旧起得很早的一帮子老头子站在小教堂的大厅里,极为耐心的等待着这位不靠谱神明的到来。

     桌上放着做好的鱼羹和粗麦面包。

     教皇手里捧着一本神典。

     “愿神赐予我等食,就如赐予我等生命,凡世渺茫,终将化为虚无的泡影,唯神眷永恒。”

     诸位红袍祭祀赶紧附和道:“唯神眷永恒。”

     你不就是昨天被神明大人契约了嘛,激动个鬼啊!大清八早的唯神眷永恒,唯神眷永恒……

     要是我也被一并契约了就好了……

     张凡生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泥,他是放弃接着待下去了,门又推不开,甚至窗子都提前锁死了,一点‘活路’都不给他留。

     已经听了一个小时费西圣女的告饶了,但是石小花显然不可能善罢甘休,那自己还是先去吃早饭处理政务好了。

     要是带了春药,我一定要给你两下在饭里,然后那你两关在屋子里,不让你们出来。

     哼!

     默默yy着如何惩罚两人,张凡生突然觉得心情变好了许多。

     阿Q精神也蛮有用的嘛,至少不那么烧身了。

     走进前厅,一帮子老头子立马严肃而立,顿时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

     “先吃饭,吃完早点再讲,顺便给里面的两位留两份早点。”

     教皇看着他乌漆吗黑的眼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得张凡生一脸茫然:“你想说什么?作为我的神使,不必拘于礼数。”

     “谨遵吾主教诲。”

     “说吧。”

     “吾主,还请注意身体。”

     张凡生差点没喷出来,看着两排红衣大主教一副认同的样子,忽然又想气又想笑。

     噢!石小花你的骚操作!

     来自石小花的心灵传音:“呸!是实话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欲哭无泪啊……

     这叫做gank不成,反被草。

     来自石小花的心灵传音第二发:“呸!菜的抠脚。”

     挠挠脸皮,张凡生决定把话题转移回正轨回来。

     “算了,今天有什么事,边吃边说吧。”

     咬了一口粗面包,锯木面一般的口感刮得口腔内壁生疼,张凡生不禁皱起了眉毛。

     这个世界的人都吃得这么差么?

     他决定把人口迁移计划延后一点。

     赶紧勺一勺鱼羹。

     没有化学污染过的鱼肉,剔除骨刺,细细切碎,放在大锅里简单加一点盐熬煮出来的鱼羹,意外的非常鲜美。

     除了略微有点腻。

     于是张凡生决定蘸着吃。

     教皇和一种红衣主教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神灵。

     按照神典,鱼羹不应该在饭后吃么?

     张凡生看了教皇一眼:“有话直说呗。”

     来自石小花的心灵传音第三发:“呸!有本事别逃哇~”

     “……”

     (“石小花,总有一天我要用皮鞭抽你的小屁股。”)

     (“呸!骚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