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喂,哪位啊?噢,狗振啊!是你小子,咋了啊,那妹子答应你没?什么,得了得了,别难过了,晚上喝酒?你丫别是喝苦酒吧?行行行,我知道了,晚上九点,地点在哪?什么?张凡生租房子去了?一会儿要来学校不?成,一会儿我帮你们拖东西哈。”

     夏刃挂了电话,转身对电脑屏幕笑了笑:“表姐啊,我说你就别这么凶残了好么,搞得跟我们那哥们儿似的,天天哼哼哈嘿的。”

     电脑里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那怎么办,我那么有钱,还那么闲,不玩点这些干嘛。”

     “表姐你不是当翻译的嘛,怎么会闲呢。”

     屏幕里的美女横了他一个白眼:“翻译这事儿也得有客人啊,再说了,你姐我都这么有钱了,放一两个月的假不可以咩?”

     夏刃赶紧赔笑道:“可以可以,天大地大除了老妈,表姐最大。话说,表姐我这里放暑假了诶,你要来山区省玩不?我这里风景贼好,好吃的也多,我带你玩我们这里的黄果树瀑布怎么样?”

     只见美女停下了动作,歪着头想了想:“可以啊,这样子,我先把手里这几单翻译处理一下,下个月中旬,我就来你们那里玩,你给我订好机票,一会儿我就给你把钱打过去。”

     “那岂不是还有二十几天咯?”

     “嗯,还有二十九天,大致就这样吧,我这里热死了,你姐夫也不陪陪我,真烦。”

     夏刃撇撇嘴,你那里有空调,热个鬼,骗小孩子呢,主要是姐夫忙军队的事吧?

     虽然这样子想这,不过夏刃也知道军嫂是很辛苦的,所以也就陪着她瞎聊。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金箍棒吧咯棒吧咯棒吧咯~,咯吧咯棒吧咯棒吧咯吧咯~咯……”

     夏刃拿起手机一看,张凡生的,朝着表姐歉意的一笑:“表姐,我兄弟来了,我去帮忙拖行礼去了哈。”

     电脑屏幕里的美女妹子也挥挥拳套:“行吧,你去吧,我再练会儿。”

     夏刃点点头,电脑也不关,拉开房门就走出去了。

     “喂?到哪了?学校门口?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来。”

     夏刃跑得像一条脱缰的野狗。

     不对,不好意思拿错词了,像一阵无拘无束的风。

     哪怕前几天和张凡生有点小龃龉,但实际上他还是很重视这个兄弟的。

     坦诚率真,有勇有谋,三观正,理智坚强。

     很难描述出他复杂的心情,或许夹杂着前几日的愧疚和嫉妒,这几日的后悔和难过,以及这一秒的兴奋和激动。

     “这狗曰的还是把我当兄弟的!”

     跑到学校门口一看,张凡生,王振,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小美女,三人正躲在楼门的阴凉下,小声的聊着什么,夏刃也没注意,只是半路上就大喊一声:“凡生!狗振!”

     突然的大嗓门吓了门卫老伯一跳,手里的象棋都下错了位置。

     “诶,不算不算,给吓着了,手抖了。”

     “定子无悔,老张,定子无悔。”

     夏刃歉意的笑一笑,赶紧跑了过去。张凡生笑着锤了他一拳,三人相视一笑,一切龃龉泯灭在风中。

     男人的友情就是这么奇怪,或许会因为一些旁人看不懂的事情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但大多数时候,不涉及底线的情况下,往往一些小争端都泯灭在风中了。

     相逢一笑泯恩仇,大抵不过如此。

     “走吧,收东西去,狗振就在外面陪着嫂子吧,我力气大,我去帮你扛东西。”

     男生哪有什么东西要抗,一两个行李箱就搞定了,一手一个就能提走,张凡生心知,他这是有话要说。

     “行,走吧。”

     四人说说笑笑,细碎的阳光落在树间,洒下点点光影,斑驳交错,清风徐来,摇动的树叶间尽是少男少女们欢畅的笑声。

     冯荣君合上了手里的书,摘下了大大、圆圆的黑框眼镜,目光复杂的凝视着四人的背影。

     “凡生……”

     有些人,有些事,并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就像石子投入水面,泛起的波澜什么时候消退,往往并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

     少女弯下腰,将额头轻轻的靠在书籍封皮上。

     “你们一定要幸福……”

     只有书里的泪痕静静的反驳着少女苍白的言辞,可它永远不会被人看见。

     就像躲在花坛背后的少女,花坛边的一抹小野花。

     在风中摇曳,无人留意。

     野花的名字叫做满天星,很富有诗意,很零碎的美,却永远不会被注意到。

     ————来自男生寝室门的分割线————

     7-2-13寝室里,此刻只有张凡生和夏刃两人。

     张凡生轻轻的抚摸着上铺的铁护栏,眼底闪过深深地眷恋。

     “全部拿走吧,不留东西了。”

     夏刃一脸震惊:“你真想好了?你要搬出去?”

     张凡生坚定的点点头:“是的,我要搬出去,这间寝室以后就留给那七个二笔吧。”

     夏刃一脸急切:“可是大学还没结束啊,你现在就搬走,这个不太好吧,你是不是……”说到这里,夏刃突然止住了话,只是脸上憋得发青。

     张凡生哑然失笑:“是什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不知道我这几天我遇到了什么,或者说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不过也不急,晚上走我新租的房子喝酒,你就知道了。”

     看见夏刃还想说什么,张凡生笑了笑,抢先说到:“你别急,我知道你是怀疑我被小花给忽悠了,准备放弃学业,你别急,真的,别急,到晚上你就知道了。”

     夏刃只好憋着一肚子的迷茫帮张凡生收拾起东西,张凡生看他欲言又止的就好笑,怼他道:“你憋什么,我知道你想说啥,咱俩也只是一点小龃龉而已,我也没放心上,不过我给你说,今天是我收拾东西,一会儿你还得帮狗振收东西,明天说不定就是你自己来收东西了。”

     夏刃满脸懵逼:“你在说什么?不太可能吧?”

     张凡生抬了抬眉毛:“不信你就走着瞧呗~”

     —————来自苏以比安的分割线—————

     圣女站在书前,教皇向着她深深的跪倒在地:“神使大人。”

     圣女那乖巧的脸庞上,那秀气的眉眼间全是迷茫和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