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几下搭好自己的帐篷,张凡生掏出自己专门准备的气垫床,费劲的吹了起来。

     该死!居然忘记带打气枪了。

     于是周边的众人都默默的凝视着这个二愣子。张凡生:“你们不要看我啊,我也很绝望啊。”

     刚走回来的夏刃笑得前仰后合的:“凡生!你不会说你准备把气垫床吹起来吧!哈哈哈,笑死我了,先让我笑一会儿。”

     张凡生一脸郁闷:“你丫就这么开心了?幸灾乐祸的牲口。”

     夏刃笑得差点断了气:“哈哈,想到你吹出来就是一个人这么大的气垫,哈哈,我就想笑,吹完了你这嘴今天就别想吃饭了吧?哈哈哈哈。”

     张凡生不屑的鄙视他一眼:“你这个只会打嘴炮的东西。”

     吉他哥从一个帐篷里探出头来:“哟!打嘴炮可是很污的,你两个还都是男人。这么可怕的嘛?”

     夏刃:“牲口!”

     张凡生:“禽兽!”

     围观女学生:“变态!”

     张凡生拎起唐刀就往外走,夏刃吓了一跳:“凡生你丫要干啥,有话好商量!”张凡生翻了他俩白眼:“我去巡逻一下,看看有没有兽道。”

     夏刃这才放心下来,挥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转身去拉着吉他哥操持晚饭去了。

     张凡生可不是真出来巡逻的,他主要担心一会儿吹气的时候被女神发现了认为他傻,那样子他就完蛋了。

     不过嘛,巡逻总得巡逻的,毕竟都走出来了,巡查一下有没有兽道也可以保护队员们的安全嘛。

     不过考虑到盘山公路一直修到谷底,宿营地什么都是平整好的草地,周围人工建筑痕迹明显,一般也不会有兽道这种东西。

     沿着宿营地旁的树林转了一圈,张凡生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倒是没发现有被挤开的灌木丛或者碎掉的木枝之类的。

     “那估计就是没有野兽痕迹了吧?”

     张凡生抱着刀,搓了搓下巴。

     随便找了块大石头靠着,打开手机,设定好半个小时的闹钟,就开始看小说准备解解闷。

     “豁哟,罗兰殿下怎么能让女孩子去烧石灰呢,真不懂得怜香惜玉。”

     “哦哟哟,蒸汽机是这样搞出来的啊,吊吊吊,又学到了完全用不上的知识了呢。”

     “热气球……这玩意这么好做么?搞得我都心痒痒了呢。”

     “好无聊啊。”

     张凡生随口答到:“无聊你就去找人玩啊,我看小说呢,正精彩,别闹。”

     “小说是什么东西?”

     张凡生头也不抬,张口回答道:“小说就是幻想,一群不靠谱司机幻想出来的各种各样的有趣世界,很好玩的,等等,卧槽你是什么鬼?”

     面前空无一物,放眼看去,四周还是那个野外,非常正常,可总有一丝不对劲的感觉出现在张凡生心中,就好像被什么窥视着一样。

     仔细想来,压根没人跟他说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听到那两句奇怪的台词,就好像不分没有性别的电子合成的。

     张凡生唰的一下抽出刀来,双手持刀战战兢兢的盯着四周。

     “你别担心,我只是突然睡醒了觉得很无聊,恰巧你在这里,所以我就和你说话了而已。”

     张凡生这回听得仔细了,压根就没有声音从耳朵传进来,声音是直接在脑袋里响起来的!

     饶是他经常习武也没受过这般待遇啊,他都感觉腿肚子打颤了:“你,你在哪?你是人是鬼?”

     “我不是鬼也不是人,我就在你背后。”

     张凡生吓了一大跳,妈耶!这是鬼搭肩吧!闭着眼睛看也不敢看,扭身就是一个横斩。

     唐刀毫无阻碍的划过空气,张凡生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斩空了?”

     眼前啥都没有,张凡生心里一个咯噔,这是什么鬼情况,要吓死人的好不好。

     “大哥,大姐,大妹子,大兄弟,我错了,我不知道你是谁,我有眼无珠,我不该冒犯您,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上有老下有小今年才18岁,正是花儿一样的年纪我还不想死……”

     “我没说要杀你啊?我只是太无聊了而已……我就在你面前。”

     张凡生正哭的眼泪哗啦的,听到这句话愣了一秒:“大佬你说啥?我面前没东西啊。”

     “你低头!”

     张凡生低头一看除了自己刚才靠坐的那块石头啥也没有啊?等等!

     张凡生表情只有这么精彩了:“大佬你石块石头?”

     “为什么我不可以是块石头?”

     张凡生挠挠头,可能觉得一块石头没啥危险吧,也可能觉得拿刀砍一块石头很蠢,他还是把刀还回刀鞘里了。

     “那啥,大佬,我只是不习惯和这么矮个子的东西聊天,要不我蹲下?”

     “嗯……”

     死一般的沉默。

     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梗了呢!我要被石头吃掉了啊!

     “你把你刚才手上拿着看的那个什么放在我头顶上先。”

     张凡生有点懵,掏出手机来:“啥?你说的是这个么?”

     “对啊,我刚才看你一直盯着它傻笑,自言自语,看起来蛮有意思的,也让我感受下这是什么东西。”

     张凡生一脸尴尬,我被一个石头当神经病了啊!好丢脸啊!

     当然,心里这样想的他,实际上手上动作还是非常快的将手机面朝下的放在了石头顶上。

     嗯,大概这就是口嫌体正直?

     然后张凡生就看到了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画面。

     一根根奇怪的绿色光丝从石头缝隙里穿出来,从手机的充电器接口探了进去,然后自己的手机就迅速冒起了蓝色的光晕,光晕淡淡的,看起来就像游戏里出场的那种渲染动画,如雾似幻,光烟缭绕。

     “嗯,让我看看,我的妹妹是魔王?放开那女巫?狩魔领主?大泼猴?这是网络小说么?看起来蛮好看的,我第一次知道你们居然是这样看待神的。”

     张凡生陪着笑脸:“咳咳,这些都是精品,精品,手机上的都是精品,我平时一般都看这些。”

     “emmmm……白洁?这是什么鬼?我的老婆是爱丽?没有黄段子的无聊人生?这是什么奇怪的同人小说?这些也都是精品么?”

     张凡生泪流满面:“啊啊啊啊啊!大佬不是的,你听我解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