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小孩子什么的不可以看啦!
    张凡生枕着手臂,静静的看着暗绿色的帐篷,石小花一眨不眨的盯着他,水亮的黑眸子苦藏着几分说不出的意味。

     张凡生侧过身去:“你干嘛盯着我,该睡觉了。”

     石小花俏皮的嘟嘟嘴:“都怪你,把人家推醒了,睡不着了。”

     张凡生只觉得头大,这妹子话里话外都是戏,简直可以封个奥斯卡了,他当然知道石小花并不是真的睡不着,但他却没有办法反驳。

     的确是你丫推醒妹子的,没毛病啊。

     张口欲说,却不知道说什么,他敢肯定要是敢说诸如你怎么会睡不着,我不信,之类的话,石小花肯定会朝他撒娇。

     不在去想乱七八糟的事情,捞过外衣盖在身上,枕着手臂闭上眼睛,张凡生只想安静睡去。

     明天还得穿越这个峡谷呢,不睡饱了没力气。

     帐篷里一阵悉悉索索,一整温润的花香铺在鼻间。张凡生大窘,睁开眼。

     涣若星辰的眸子紧紧的贴着他,秀气的琼鼻微微靠着他的鼻间,毛茸茸的细毛挠得他鼻间痒痒的,他闻到的花香正是石小花呼吸带来的香味。

     石小花噗嗤一笑,少女的俏皮温软在她身上显露无疑。

     那一刻,张凡生好像看见了自己的紫霞仙子,电影里的那位仙子,也是这么的俏皮可爱,温润如玉。

     石小花弯弯的眼角和软软的卧蝉看起来美极了,那朱红色的嘴唇带着清新的花香,温润如玉的皮肤也在黑暗里透着淡淡的白色光晕。

     仙子驾鹤下九州,误见荷塘戏清流。

     痴儿高马昂首过,一见良卿误终身。

     青丝垂首侧身摇,佳人焕彩明珠羞。

     从此不坐帝王位,世逐王权我思仙。

     那一刻,张凡生凡心动了。

     石小花眨巴一下眼睛,俏皮的看着呆呆的张凡生,好似不知道她的动作对一个男人有多少杀伤力一般。

     张凡生心里惊骇起来,这女娃不止是长得国色天香,更重要的,这就是个小妖精啊。

     一颦一笑,一眉一眼里,尽是女人碧玉年华的魅力,其笑也若潺潺清泉,其神也若洛水流觞。

     至少这一刻,女子的美,在她身上是达到巅峰了的。

     石小花向前伸了伸脖子,张凡生想躲,却没躲掉,朱唇轻轻的印在他额间,张凡生只觉得额头微微一热,一股香风已铺面而至。

     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石小花便收了回来:“嘻嘻,这是给哥哥大人的奖励,既然哥哥大人已经为我付出这么多了,身为妹妹我也要……唔!?”

     张凡生一把将她按在身下,隔着薄薄的被子,张凡生甚至能感受到柔软的美好。剧烈的荷尔蒙一波一波的进攻着他的意志,他已经有点把持不住自己了,他现在只想汹涌,只想释放,任由野性的欲望自由驰骋。

     石小花伸手轻搭在他腰间。

     “若是哥哥大人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里时机不对哟。”

     眉眼间全是笑意,张凡生死死的盯着石小花,额间不过寸许的距离让两人的想法都无可逃遁。

     (她真的不害怕,她在期待着什么?)

     (他真的会动手,不过这正是我期待了许久的。)

     咽喉艰难的起伏,粗野的气息直喷在她脸上,石小花闭上了眸子,只有那长长的睫毛微微震颤着,显示出她心里的悸动,朱唇微微翘起一个柔和的弧度。

     张凡生终于止住了自己,野外,的确也是对一个女孩子的不负责。

     垂首,张凡生亲亲的吻在石小花柔软的香唇上。

     发于情止于礼,这是一个约定。

     石小花茫然睁大了眼睛,她没想到张凡生真的会吻她,更没想到张凡生只是如蜻蜓点水一般,轻触即分。

     不过旋即她就明白了张凡生的意思。

     这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温柔,知性。

     皓手轻伸,划过张凡生的颈间,绕过下巴,耳垂,最后轻轻的搭在他后脑勺上。

     “欧尼酱,你通过了我所有的考验呢,而且比我想的还要完美,现在我可以放心睡觉了呢。”

     张凡生苦笑,这妮子,浑身都是戏,都不知道哪句是真的。

     眼里的戏谑越发浓郁了:“只是呢,我原本以为男人都是禽兽,没想到欧尼酱你禽兽不如哦?你是公公嘛?”

     张凡生气急:“是不是你自己摸啊!”

     石小花瞪大了眼睛:“这么不要脸的男生我还是第一次见哦!”

     张凡别过脸去,那模样就像生气了的小孩子,气鼓鼓的颇有些可爱,石小花嘴角勾起一道坏笑。

     一只凉凉的手掌轻轻搭在了他腰间。

     张凡生惊讶的张大了眼睛:“等等,你是要干啥!”

     石小花轻笑道:“接下来可要请欧尼酱多加忍耐了呢。”

     冰凉凉的玉手顺着腰间滑动,张生脸红的像待嫁的小媳妇一般。

     ———————都说了叫你们不要看了啦!偏不听!这是纯洁的分割线!———————

     次日清晨,张凡生神清气爽的爬起来,石小花拾掇了一下,也是面带笑意的很在身后,只是那眼圈有点淡淡的黑,手指不时的抽搐。

     近二十年的陈酿,那是真的凶残啊。

     一块略高一点的平地上,夏刃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正在安排事项。

     “今天,我们将要横穿这个大峡谷,全程都是人工修筑的青石板道,大家不用担心路难走,终点将是一个小瀑布,今天将由我们体育部的女同学们和张凡生带队。”

     石小花看着夏刃站在高台上,顶着个黑眼圈讲话就想笑,体育部的男人们运动量那么大,怎么可能会睡不着,那这个黑眼圈就耐人寻味了噢。

     “今天不想参加徒步的也可以沿着青石板道自由活动或者呆在营地,但是请不要走没有人工开发过的道路,否则恕我们没带齐救援工具,不予救援。”

     石小花在笑,还伸手戳了戳张凡生的腰,张凡生却只觉得脸皮臊得发红,他可是个雏儿啊,雏儿嘛,大家都懂的,肯定不会太慢。

     再加上夏刃他们昨夜肯定溜墙角偷听了。

     张凡生只觉得脸皮发烫,皮肤本来就白的他,此时脸庞看起来就像一个熟透的粉苹果。

     晚节不保啊!

     上手,这真是个很污的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