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没人知道张凡生对冯荣君究竟是个什么心思。

     或有几分喜欢,又或有几分依赖,又或有那么几分感恩?

     张凡生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也不敢去知道。

     无数个孤独的夜晚,他对着月亮举杯,却不知道说什么。

     孤独,像是躲不过的阴影,藏在他的身后。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轻轻的将已经空了的酒瓶子放在一旁,张凡生笑笑:“那是我妹妹,比较顽皮,可能她只是开一个恶作剧一样的玩笑吧,别当真,我了解她。”

     没人去问他为什么不如意者十之八九,男人们以沉默相对,男人,大多不善言辞。

     火堆旁的几个外校男生各自打了一点饭食,纷纷表示自己还有事,离开了,于是这个火堆旁的气氛就更加凝滞了。

     八人沉默的吃着饭食,没人去和张凡生细究。张凡生有些不习惯这种沉默,可他却无可奈何。几大口刨吃了自己的饭食,又给石小花打了一份。

     “那个,我先走了哈,我妹妹还饿着呢,先撤,下次喝酒。”

     夏刃只是挥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其他人也差不多一个意思。

     抬起手里的饭盒,张凡生走到了帐篷前:“小花,吃饭不?”野外做的饭菜其实都是乱炖,一堆肥肉和肉末加点水,白菜帮子,土豆,胡萝卜,再加点大米,一顿乱熬。

     煮个半小时,撒点盐,调匀,大米和白菜在煮熟的过程中沾吸了足够的油荤,调好了盐就是极为美味的一顿美食。

     尤其是在颠簸了一天之后。

     帐篷里半晌没有传来回应。

     “你不吃我就吃了噢?”张凡生坏笑着。

     虽然这玩意经常被露营驴友们笑称为猪食,糟糠,但实际上这种做出来的美食堪称佳品。

     大米和土豆在煮熟的过程中发散出淀粉,这就缓和了油脂的油腻口感,增加了口感的粘稠度和香味的浓郁。比较难熟的胡萝卜切成块放进粥里,突出了香糯而有些粉脆的口感,再加上吸满了粘稠汤汁的大白菜,简单的调好盐,其他哪怕什么调味料都不加,也是一道极为美味的浓粥。

     油盐出好菜,棍棒出好人。

     棍棒是不是真的能出好人,这个暂且不论,但华夏人对于美食的偏爱,堪称举世无双。每一个华夏人的基因里都写上了追溯美食的DNA。

     上下五千年的美食历史,则是一代代大厨宗师们对油盐精微配比的虔诚追寻。

     华夏人的味蕾追随着盐的味道。

     这是一句很有市场哲学的民俗寓言。

     在野外熬煮的浓粥甚至会吸引野兽的造访,由此可见这美食的一斑威力。

     “你想吃就吃吧,我困了,要睡觉,不要闹我了啦~”帐篷里传来女孩子的嗲音,听得张凡生浑身一颤。

     女神大人,你都不知道多少岁了,这样发嗲真的好么?

     三五口吞下饭食,张凡生拉开帐篷也钻了进去。今天女神大人出场方式太魔幻,深深的刺激到他了,他需要睡眠来安抚自己有效的心灵。

     脱去外衣躺下,侧身一看,大半的被子都被石小花裹去了,朱唇微张,贝齿微露,一股淡淡的花香顺着呼吸从唇齿间溢出。淡淡的花香充斥着整个帐篷,张凡生说不出这是什么花香,就觉得蛮好闻的。

     “女神就是不一样,呼吸都带香。”

     鞋子用塑料袋封好收进帐篷角落里,拉上帐篷拉链,脱去外衣外裤,随手丢在鞋子上。

     等等!这!这好像是石小花今天穿的外衣?也就是说她现在?

     张凡生机械的拧回头去,轻薄的太空被上凸起浑圆的曲线,根本看不出来是不是赤果果的。

     挠挠头,本来还想要和石小花抢抢杯子的,果然还是拿外衣盖着就睡了吧?

     张凡生伸手探向外衣。

     等等!为什么我要和石小花睡一个帐篷啊?万一被女神知道了,那……

     或许我应该让小花和那些女孩子挤一挤?

     轻轻推了一下石小花。

     “嗯?怎么了?哥哥大人。”

     (要是说的是欧尼酱就好了,等等!我在想什么?)

     “那个,小花你是妹子,你哥哥我是汉子,咱俩都成年了,不能晚上睡一张床上的。”张凡生一脸挣扎,我的女神,我对你的忠心日月可鉴,我抵挡住了美色的诱惑!

     石小花扑闪着眼睛:“可是这是帐篷呀?哥哥你是不是有点傻。”

     说的好有道理……“那也不行!”

     石小花微微抽噎起来:“那哥哥是不喜欢妹妹了嘛?嫌弃妹妹长得丑了嘛?”

     张凡生满头黑线:“不是,你这妹子真是全身都是戏啊,我意思是我俩要分开睡!”

     石小花默默的伸出了一个纤纤玉指。

     这是什么意思?

     “第一,我漂亮吗?”

     “漂亮啊。”

     石小花又伸出了一根。

     “第二,你们带的有多的帐篷嘛?”

     张凡生挠挠头:“一个帐篷全套二十多斤呢,肯定没人会带啊,我们只住两个晚上就走了。”

     接着是第三根手指头。

     “既然如此,那要么只能我出去和其他人挤,要么你出去和其他人挤对吧?”

     张凡生愣愣的点头。

     “如果我和女孩子挤,那女孩子肯定会因为我漂亮各种嫌弃我,而且本来也没有多余的位置,插队进去肯定会被欺负的。”

     “如果我和男孩子挤一起,就不用多说了。”

     “如果你出去,肯定也是和其他男孩子挤一起,那你怎么能保证没有其他男孩子半夜摸进来呢?”

     说得好有道理,但问题大佬你不是一个普通妹子啊。

     张凡生一脸纠结:“问题你并不是普通妹子啊。”

     他和石小花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帐篷隔音效果差,所以用这种谜语似的方式来讲话。

     石小花捏了捏自己的手臂。

     “可是这只是一具很平淡不过的女孩子肉体啊,我又不是大力士。”

     张凡生满脸灰败:“得,我说不过你,那我出去巡夜吧。”作势就去拿衣服。

     一截凝脂藕臂轻轻的搭在张凡生腰上。

     “哥哥,我怕……”

     些微昏暗的帐篷里,石小花的双眸熠熠发光。

     张凡生苦笑:“行,我说不过你,睡吧睡吧,晚上别扑腾我就好了。”

     石小花的脸色绽出别样的神色,笑意如桃花开满了帐篷。

     “欧尼酱最好了!”

     (喂喂喂!你还真敢说啊!我可不是绅士啊!)

     帐篷外的山歌男摊了摊手:“这厮沦陷了,绝对的,我赌一个小瓶的二锅头。”

     夏刃默默的磕着瓜子,一句话也没有说。

     吉他哥起身揉揉夏刃脑袋:“走啦走啦,早知道有这一天的,大家都是早晚的,祝福这对狗男女白头偕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