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张凡生第一个从车上跳下来,长出了一口气,感觉要出尽车上所有的憋闷似的。

     举目四望,大巴车停在一个大峡谷的山崖前,一条辗转的水泥路从峡谷上的崖顶一路蜿蜒到底,云雾缭绕间,也看不清有多深。

     附近就三户农家,房门紧闭,院子里荒草丛生,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造访过了。

     “一副荒村野林的样子啊,这种地方最适合演恐怖片了。”一边说着让女孩子毛骨悚然的话一边从车厢里拎出自己的行李箱。现在他颇有几分自暴自弃的感觉。

     嘛,反正都在女神面前丢丑了,也不妨多丢一点好了。

     几个体育部的野汉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大巴车,正站在农户家门口早已废弃的磨台上吆喝着集合,张凡生也没有多想,反正这一次自己跟团就好了。

     “集合了,汉子妹子们,我们已经抵达了目的地,接下来我们会在峡谷底的宿营地度过难忘美妙的三天两夜,现在我们来编队。”

     张凡生百无聊赖的看着四周的景色,这两年驴友和徒步日渐兴起,山城人也开始渐渐喜欢上了在离城市不远的野地里住一晚的娱乐活动。

     美其名曰:亲近自然。

     “亲近个鬼的自然哟,到野地里制造一堆垃圾,丢一堆塑料袋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降解,为赋新词强说愁。”不满的嘟囔两句。

     此举除了惹得两个外校参团的妹子浓浓的敌意以外,意料之中的没有收获什么知音。不过张凡生也依然摆出一副横眉冷对两女指的表情。

     又不是我女神,你俩激动个啥。

     激动了我也不理你。

     哼!就是这么高傲~

     “这样,我们这里有二十个女生,十名男生,我们以四名女同学两名男同学组一队,山路不好走,同队的队员要多多相互照应,大家有没有意见?”

     张凡生瞥了一眼台上的那个野汉子,瞧见他悄悄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心里就有谱了。

     这厮叫夏刃,吓人的吓,吓人的人,虽然名字很极品,甚至被其他几个野汉子调侃没有虾仁下酒就把他炸来吃了,但意外的从没生气过。

     是个很负责任,脾气也超好的男孩,除了有点酗酒,有点沉迷网游,长得有点抱歉,家里有点穷,人有点倒霉以外,其他都还很好啦!

     恩。就这些。

     所以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没有女朋友。

     作为夏刃的好兄弟,张凡生当然不会以公徇私要求他安排自己女神和自己一个队或者安排自己女神和自己一个队或者安排自己女神和自己一个队之类的啦。

     至于那根大拇指也肯定不是什么暗号之类的啦,别瞎想。

     于是冯荣君一脸迷茫的被分到张凡生的这一个队了。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嘛。

     同队的另一个男生肯定就是夏刃了,因为官面上的套话:“我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队伍在前面探路,所以要特殊组建两个队伍,一个队伍两个男生带两个女生去前面探路,一个队伍两个男生带六个女生居中。”

     “张凡生是我们体育部这一次特地邀请过来的,他有着相对丰富的野外露营经验和常年的武术,散打格斗的实战经验,由他和我在前领路最能保证大家的安全。”

     嗯,不错,小子长进了,知道先夸一下我,不枉我帮你刷游戏段位。

     接到队友神助攻的张凡生“轻松”“写意”的背起两个大旅行包,手上还拿着一个,身着至少六十公斤的重物走在女神身旁,赢得一片惊呼声。

     至于夏刃。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泡妹嘛?你要泡妹我岂不是就要先去前面探路了,这种小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我,我一个人就连带两个女孩子的背包一起抗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就这样,张凡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混在女神身旁的机会。

     “那个,我们真的不用背自己的包么?”冯荣君手指头绞着衣裙,长这么大她还没有让其他男孩子背过自己的东西呢。

     张凡生正眼都不敢看,只是偷偷瞥一眼。

     (妈耶!女神脸红了!好可爱!我被萌到了!我要做她粉丝!)

     “咳咳,没关系的,我可是常年练武的,你两这点背包并不算重。”

     夏刃在前面挥刀斩过一根岔出来的树枝,锋利的唐刀轻易砍断了指粗的树枝,断口光滑无毛刺,看得夏刃暗自吞口水。

     张凡生老心疼了:“你丫别拿来乱砍,拿把刀可是很贵的,拿给你防身你拿来乱砍要是刃缺了怎么办。”

     夏刃只是挥挥手:“晓得啦!”(知道了的意思)

     冯荣君在旁偷偷的看着两人:“张凡生,那把刀很贵么?”

     张凡生不假思索的就说:“还好吧,市面价格大概一千左右。我买的时候是没开刃的,我自己用油石开的斧刃,磨了好久。”

     冯荣君暗自咋舌,一千块软妹币,对于这个时代的大学生已经是一大笔开销了,要知道她的月生活费也才一千二呢,还要自己买护肤品化妆品。

     “那你买的时候花了多少钱啊?”

     张凡生‘轻松’的回答道:“三百多吧,这把刀我磨了很久,打个小有名气的刀匠戳子至少卖三四千,没有打戳子也最少卖一千五。”

     冯荣君摇摇头,暗自给张凡生下了两个标签。

     败家。危险。

     张凡生一时找不到话说,正尴尬呢,突然听到夏刃喊了一嗓子:“起雾了!”

     这个时节山间最是多雾,尤其是是这种峡谷。半山间最容易起绵延不散的大雾,在这种水泥路上开车即使是本地的山城人司机都不敢开快,基本上一路刹车带着走。

     为啥啊?一个视野不好,二个打滑。

     水泥附着了雾气,在这种辗转的公路上就意味着非常滑,尤其是这种上下十几二十多度的大坡,更何况还非常绕。

     能见度视野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想到这里张凡生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所有人都有,靠着路边走,所有人手牵着手,雾气太大小心走丢!”

     然后,这厮就恬不知耻的伸手牵住了冯荣君。

     恩,小手蛮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