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再见郭梦溪
        想到梦中的神秘老者,石逸轩这才发觉,美丽女子看向自己的眼神,和那老者的眼神是那么的相似......

         “石头,这些人是什么来历?为何会对我们出手?”王耀学的问话唤回了出神的石逸轩。

         石逸轩压下心中疑惑,将自己下山买药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只是杀死那男子说成了侥幸,猜测矮小男子三人可能是为报仇而来。

         王耀学见说,不由担心的问道:“听他们话中的意思,他们还有一个老大?那这老大得多厉害啊!”

         “不知,或许是筑基修士吧。”石逸轩也是皱着眉头,低声说道。

         见此,王耀学也是皱起了眉头,不再说话。

         待到晚上时,三人来到了一处小破庙。没找到落脚点的三人也没办法,只能在此休息一晚。

         等进到破庙后,石逸轩三人拿出了矮小男子三人的储物袋,将里面的东西尽数拿出,一一清点了起来。

         只见里面下品灵石共有上千颗,其中更是有十几颗中品灵石。仔细数了数后,下品灵石共有九百三十三颗,中品灵石十六颗。

         王耀学说这些灵石都拿去买草药,让石逸轩先收着。石逸轩也没推辞。分给了章御三百颗下品灵石,将其余的都收了起来。

         除去灵石还有玉简功法,抛去一些用不到的,分别还有《青藤术》《草生术》《汲灵术》《轻身术》《土御决》《推算术》,都是黄阶中品的法术。

         青藤术和草生术,之前矮小男子都使用过。汲灵术却是一部汲取他人灵力为己用的法术。虽只能增加一点点修为,大都浪费,却也很是邪异。

         轻身术则是一门身法,能够使自身体重降低,变得身轻如燕。土御决则是一部偏向防御的法术。

         推算术是从山羊胡男子储物袋中取出的。是一部关于推算之法的法术。

         这些法术王耀学只拿了汲灵术。石逸轩觉得这部法术太过邪异,想要毁掉,但却被王耀学拿去。石逸轩劝不过,也就遂了王耀学。

         章御则是拿去了推算术,说是适合自己。石逸轩因为之前的事多有愧疚,也没阻止,王耀学则无所谓。

         其余法术王耀学和章御都不要,石逸轩便收了起来。其中还有三枚传音玉简,三人各拿了一个。

         符箓不多,品阶也不高。都是比较常用的符箓,三人也是各拿了几张。丹药则是只有几粒凝血丹和补气丹。另外还有九粒增元丹,三人各拿了三粒。

         清点好之后,石逸轩给了章御一粒辟谷丹,章御服下后躺在地上渐渐睡去。

         石逸轩和王耀学则是盘膝打坐。今天的战斗给了二人深深的不安之感,矮小男子三人口中的老大,如一座大山一般压在二人心头。

         第二天一早,石逸轩三人便继续赶路了。为了加快速度,石逸轩和王耀学一人一边,将章御架起,激发极速符,快速的向着村子赶去。

         一路无话,待到傍晚时,三人便赶到了村子所属的清徐县。

         进到县城,三人先是定好了一间客栈,而后王耀学说要趁此机会好好逛逛。于是三人便来到了县城最繁华的商业街。

         只见商业街上人山人海,摩肩擦踵。叫卖之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三人随着人流行走在街上,好奇的观赏着各种掌玩,不时地吃些没吃过的小吃。

         正在三人游玩时,玩耀学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的一间首饰店里,一个熟悉的身影。惊讶的开口道:“郭梦溪?你怎么在这里?”

         石逸轩循声望去,正是一起拜入玄霄派的郭梦溪。

         但见郭梦溪听到有人喊自己,转回身来,看到了石逸轩三人。微笑的开口道:“你们能在这里,为何我不能?”

         “额......我们是下山完成任务,顺便回家看看,你又为何?”王耀学见说,讪讪道。

         “我也是完成任务,顺便回家看看啊!”郭梦溪有些打趣道。

         “你家也在这里?”王耀学听闻,不由有些惊讶。

         “我家小姐可是清徐县里郭首富的千金,家在这里有何奇怪,真是没见识。”郭梦溪身边的婢女见王耀学不知自家小姐的身份,撅着嘴,鼻头微皱的说道。

         “小雅,不得无礼。”郭梦溪轻轻的呵斥了小雅一声,那唤做小雅的女子不由吐了吐舌头。

         王耀学没有理会那小雅,向着郭梦溪问道:“你也是来招收弟子吗?”

         “不是,我是接取了一个下山治病,传扬门派的任务。想着既然要治病,不如就在家附近,为家乡百姓做点贡献。就回家来了。这就是你们招收的弟子吧?”说着,郭梦溪看着章御问道。

         “嗯,是刚招收的,天资不错。还很有女人缘,长得比我高,比我俊,还是个状元加驸马,啧!”王耀学说着,还轻轻的啧了一声,神色满是感叹。

         再看章御,白嫩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有些尴尬的低了低头。

         “呵呵,你这是怪人家喽?这位便是石逸轩师兄吧?”郭梦溪先是掩嘴一笑,接着看向石逸轩问道。

         “不敢不敢,在下正是石逸轩。在下修为低下,当不得师兄。”石逸轩见郭梦溪询问自己,赶忙拱手说道。

         “你我同时拜入山门,看你年龄略大于我,叫一声师兄也不无不可。”郭梦溪见石逸轩谦让,也客气一番,后又问道:“你们不常来县城吧,需要我带你们四处看看吗?”

         不待石逸轩说话,王耀学却是开心的说道:“好啊,反正时间还有,我们也确实不知道县城哪里好玩,你若愿意,再好不过!”

         石逸轩嘴角有些抽抽,心想人家就是客气一番,你还当真了!虽如此,但王耀学既已开口,也没办法。

         “那好,我们走吧。”郭梦溪见此,也是稍一愣神,不过随后便微笑着开口道。

         当下,连同小雅五人,在这县城里游玩起来。直到街上行人渐少,五人才相互告别。

         回到客栈,章御进了自己的房间,王耀学则是凑到了石逸轩房间,对石逸轩说道:“怎么样,兄弟够义气吧?”

         石逸轩有些不明所以,问道:“什么够义气?”

         “你还装!兄弟我不要脸皮的为你制造机会,你居然和我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第一次见人家的时候,那眼神,连张志杰测试完要走了都没反应过来!”王耀学颇为鄙视的看着石逸轩说道。

         “额,我那只是一时惊艳而已,人家是郭家的千金,就我这一穷书生,人家会看上我?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再说,人家如今是贺长老的弟子,和你一样,将来成就非凡,我更加高攀不起了。这件事啊,我压根就没想过!”石逸轩这才明白王耀学的意思,翻着白眼说道。

         见石逸轩不承认,王耀学也不在纠缠,说道:“那行吧,就当我多事,我去休息了,你也睡吧,这两天怪累的!”说着,起身回到了自己房间。

         王耀学走后,石逸轩也躺在了床上,回想着这几天的一幕幕。从下山到遇伏,再到美丽女子出现,又想到了梦中老者。不知这美丽女子和老者有什么关系,看向自己的眼神为何如此相似?又想到了章御说的似曾相识,又想到了今晚的郭梦溪,想到了第一次见郭梦溪的情景。

         一时间,石逸轩有些屡不清,便不再多想,沉沉的睡去了。

         熟睡中的石逸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画面断断续续。梦中,自己身处一片战场,浑身是血,于星空中与人战在一处,那人看不清样貌,周围一片混乱。

         而在不远处的星空中,飘着一具女子的尸体,看到这具尸体的瞬间,石逸轩心中莫名的一痛,虽看不清长相,但却让石逸轩感到撕心裂肺般,仿佛失去了什么,有些迷茫。

         梦到这里时,石逸轩从梦中惊醒。醒来后的石逸轩,发现自己满身大汗,气息有些急促。想要回想梦中的场景,却是只记得自己在与人打斗,其余无论如何都记不起来。

         心中疑惑的石逸轩,略作调息后,不再多想,再次睡下。这一次没有做什么梦,而是一觉到天亮。

         鸡鸣时分,石逸轩等人起床收拾好东西,向着村子的方向再次出发。

         眼看就要回到家中,几人反到不是很急了。再次来到那座小驿站,小二见石逸轩二人面熟,热情的招呼着。

         时隔半年未见,小二依旧是那个小二,自己却不再是以前的自己。石逸轩一时有些唏嘘,让章御给了小二十两银子的小费,而后三人喝了点茶水,稍事休息后,这才起身离去。

         小二见有这么多小费,开心的合不拢嘴,想着家中老母的病,终于可以治好了。满含感激的目送石逸轩三人渐渐远去的身影。

         行了不久,待到下午时,三人已经能够看到村子的轮廓,石逸轩与王耀学都不禁有些激动。当下脚步加快,向着村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