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激战
        矮小男子发出的滕蔓,将石逸轩的长剑卷起之后,竟然直接夺取了石逸轩对长剑的控制权,向着石逸轩快速劈下。

         石逸轩眼见如此,来不及多想,一面水盾出现在了石逸轩面前,而后向着水盾激发了五张寒气符。

         没错,就是向着水盾激发。

         再看那水盾,由于五张寒气符的激发,刹那间就由水盾变为了冰盾。与被矮小男子控制的长剑轰然相撞,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撞击声。

         “咔~咔~”随着剑盾相击,飞剑去势不见,而冰盾却是发出了咔咔声,整个冰盾瞬间布满了裂纹。也就一息的功夫,便化作了冰块,四散飞溅。

         乘着冰盾阻挡的时间,石逸轩与长剑拉开距离。挥手间,火矢术不间断的发出,想要绕过长剑,先行攻击滕蔓,将其烧毁。

         矮小男子见状,哪能让石逸轩如愿。就见矮小男子双手挥舞间,滕蔓瞬间上下翻飞,其一端的长剑将飞射而来的火矢尽数斩灭,而后再次斩向石逸轩。

         石逸轩见火矢术没能奏效,但又不愿暴露真实修为,担心过后不好和王耀学解释。而炼气一层下施展的法术,虽因混沌决而变得威力大增,但对方修为太高,更本于事无补。

         就在石逸轩犹豫的档口,长剑已是飞射而来。就听那矮小男子说道:“小子,没办法了吧,看你还不死?”

         眼看飞剑临近,石逸轩无暇他顾,面前再次出现水盾,同样一连激发了五张寒气符。在水盾变为冰盾的瞬间,石逸轩再次从储物袋内拿出一张符箓,直接激发。这符箓正是金刚符。

         一息后,冰盾破碎,长剑直接斩在了石逸轩的左肩处,但却被金刚符挡下。

         金刚符虽是黄阶中品的符箓,但依旧没能挡下这一剑。如冰盾一般,也就一息的时间,便直接破碎消散开来。

         不过这一息时间已经足够石逸轩反应。大力术于双手运转,经过疾风术的加持,左手抬起一把抓住长剑剑身,不顾手掌和肩膀留下的鲜血,直接将长剑扯于身侧。

         右手火球术发动,没有打出,而是一把抓住滕蔓,使火球术直接作用在了滕蔓之上。

         说来缓慢,实则一切都在转瞬间完成。那矮小男子见状,放弃了对长剑的控制。挥手间,滕蔓直接从石逸轩手中抽出,刹那间抽打在了石逸轩后背。

         因为滕蔓的快速抽出,石逸轩手中传来剧痛,还来不及发出惨叫,便被滕蔓连人带剑抽飞出去,摔落在地。此时的石逸轩经过不断的发出法术,炼气一层的灵气也消耗一空。

         眼看滕蔓再次飞来。石逸轩一拍储物袋,土遁符直接激发,身影消失在了地面。滕蔓也因此击空。

         “小兔崽子,花样还不少!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老三,赶紧解决那小子。”矮小男子见石逸轩消失在了地面,先是咒骂了一句。然后向着一旁的山羊胡男子说道。

         做完这些,矮小男子默念口诀,随后右脚抬起,向着地面狠狠一踏。

         就见原本较为空旷的地面,瞬息间长出了密密麻麻的青草,且这些青草还在不断的疯狂生长着。

         原本使用土遁符后的石逸轩,在地下刚刚吃下了一粒凝血丹和混沌补气丹,还不待肩膀和双手伤势恢复,就看到有无数的根须向着自己四周极速生长,眼看就要将自己缠住,石逸轩不敢多留,赶忙破土而出。

         来到地面后,只见地上长满了半人多高的青草,且还在不断的疯狂生长。

         那矮小男子见石逸轩出现,顿时狞笑一声道:“臭小子,玩也玩够了,就让你见识见识,炼气大圆满的手段!”说话间,矮小男子向着地面的青草不断打出法诀。

         刚刚离开地面的石逸轩,只来得及看到满地的青草,便被这些青草层层围绕,眼看就要被青草缠住,石逸轩连忙向着四周发出火球术。

         然而,火球术虽然在不断的燃烧着周围的青草,但是青草太多,且还在不断的生长着。

         见四面八方都是青草,石逸轩想着别人应该看不到自己,于是炼气三层的混沌决不再压制。顿时间,就见一个磨盘大小的火球再次出现,也不发出,就在自己四周挥舞。

         那些青草但凡接触到火球,就全都烧的一干而尽。见有效果,石逸轩便也不再着急,打算和那矮小男子比拼灵力,自己有混沌补气丹,想来能够坚持一阵。

         而那矮小男子此时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何还没将石逸轩缠绕拿下,反而自己用法术催发的青草却是快速消失。虽然自己还在不断的催发,但这一切都太不正常了。

         想着想着,矮小男子突然想到老三和自己说过,此子不一般,炼气一层便将炼气六层的老五杀死。且从现场的痕迹来看,是发动了一个不弱于炼气八层的火系法术,直接讲老五一击杀死。

         一念至此,矮小男子担心有意外发生,于是,一边持续输出灵力,催发青草的生长,一边向着王耀学的战场处大声说道:“你们两个废物,连一个炼气四层的小娃娃都解决不了吗?快点解决,来这边帮忙,这小子邪气的很,我怕被他跑掉!”

         再看王耀学的战场。那凶恶大汉听到矮小男子的话,心中不由绯复道:“说的好听,你不也没能解决一个炼气一层的小子吗?那小子邪气,我这小子更邪气!”

         却道如何?

         只见王耀学虽然已是满身大汗,但脚下步伐丝毫不变,黑白二色流转间,一黑一白两把飞剑分别对抗着凶恶大汉和山羊胡男子。

         不仅如此,就见凶恶大汉和山羊胡男子发出的法术,先是被王耀学打出的黑白二色掌印抵消一部分,而后不要钱似的扔出各种符箓......

         什么寒气符、火球符、冰箭符之类的,就这么一会儿,都扔出去怕不下四十张了。即使有些法术没能躲过,也被身上一层层的金刚符相互抵消。这也是为何,王耀学面对两人还能坚持这么久的缘故。

         要知道,王耀学的两把飞剑可是极品法器,其上刻有阴阳太极阵,相辅相成间,配合王耀学的奇异步伐,威力当真是一时无两。而极品法器,即便是筑基修士,一般也是没有的,可见王耀学的师傅岳长老,是多么疼爱王耀学......

         至于灵力的消耗,有石逸轩给的混沌补气丹,一旦发现灵力不济,直接吞下。又能坚持几个回合......

         也是凶恶大汉和山羊胡二人法器没有王耀学好,不敢拿自身法器硬拼。也不像王耀学那般不拿符箓当回事。虽然二人也有符箓,但没到危急时刻也是有些舍不得。只得用法术慢慢消磨。

         这么长时间没能拿下王耀学,二人也是有苦难言,实在是从未见过炼气四层,就这么富有的啊......

         许是二人因为矮小男子的话被刺激到了。那凶恶大汉怒吼一声,向着王耀学直冲而去,而那围绕在身前的黑色飞剑,则是被大汉扔出的一个符箓所幻化的巨大手掌一把握住。

         而那山羊胡男子也是一拍储物袋,一块秤砣状法器飞出,直接撞向白色飞剑,而后手中秤杆向着王耀学飞射而去。

         两人祭出的符箓与法器虽然只是片刻间就被黑白二剑斩裂,但凶恶大汉已是冲到王耀学近前。抬手间,带着钩爪的右手已是抓向王耀学。却被王耀学身上的金刚符所阻,层层消耗。

         而那山羊胡的秤杆也已飞射而来,直接击散剩余不多的金刚符。王耀学顿时惨叫一声,被击飞出去。

         不待落地,凶恶大汉已经将钩爪直接刺入王耀学腹部。王耀学喷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失去控制的黑白二剑也掉落在地。

         还在不断消耗青草的石逸轩,听到王耀学的惨叫以及飞剑落地发出的清响后,便没了打斗声。心中咯噔一下的同时,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吼声!

         “啊~”

         石逸轩双眼瞬间赤红,怒吼间,也顾不得混沌决是否会被人发现,开始疯狂运转。磨盘大小的火球变得更大了一些,直接被石逸轩打出。

         顿时间,只见比磨盘更大的火球直接冲破青草的包围,向着矮小男子飞去。

         眼见如此巨大的火球向自己冲来,矮小男子将一面盾形法器祭出,这才看看抵挡。然而,盾形法器也因此化为一谈铁水。

         此时的石逸轩犹如火神在世,披头散发,双手各自出现了一个如方才大小的火球,愤怒的看向凶恶男子。

         刚刚准备再补一抓,彻底杀死王耀学的凶恶大汉见此,惊吓间,本能的向着石逸轩喊道:“别动!不然他就死定了!”

         山羊胡男子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急忙开口道:“对,乖乖束手就擒,我们答应你放了他,不然就算你杀了我们所有人,但在我们死前,你的好友绝对死的更快!”

         说着,眼中露出了一模痕戾的神情,似只要石逸轩敢有丝毫异动,就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