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大师兄王猛
        就在石逸轩仔细回想王猛这个名字的档口,妤希却是再次开口道:“大师兄,您来的正好,如果您再晚来一会儿,师妹都要被张袁抓到玉门派。”

         “哦?这张袁胆儿还真大呀,我们外事堂的大弟子都敢抓,还真当他玉门派在这北方能够为所欲为啊!既然他想抓你,那行,我就成全他,让他到咱玄霄派,和你好好聊聊。张袁,你觉得呢?”

         王猛听着妤希的话,先是眉头微皱,而后也不抬头,双眼上翻,冰冷的看着张袁。语气间杀气弥漫,使得在场的玉门派之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大师兄?对了,当初在任务厅测试时,因为耀学的资质,使得周围人群议论纷纷,其中就有人说起过玄霄派的大师兄。原来这王猛就是大师兄啊,看样子,资质确实不比耀学差了,修为也是极为厉害啊,难怪可以做玄霄派的大师兄。”

         还在努力回忆的石逸轩,听着妤希对来人的称呼,心中顿时了然。看来这章御的自信,应当是来自大师兄王猛了,但章御如何就能肯定,大师兄王猛一定会出现啊,真是奇怪!

         就在石逸轩心中不断推测的同时,随着王猛的话语结束,张袁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比哭还难看,此刻露出僵硬的笑容,哆嗦的再次开口道:

         “嗨呀~那个,大师兄,这个......误会,全是误会,师弟就是和这位师姐开个玩笑。师弟哪敢抓您的同门啊,我......我这不是看到您的同门遇到妖兽了嘛,我这是出手帮忙的。只是刚刚有些误会,这才......哎!啊~”

         张袁话还没说完,王猛却是一个闪身,已经来到张袁的面前,一枪就将张袁身上的法衣刺破,直接将张袁挑起在半空中,直将张袁吓双眼一闭,大叫了一声。而后发觉自己没死,这才缓缓的睁开眼,却也不敢乱说话了,紧紧的盯着王猛的黑樱枪,深怕一不小心,将自己交代在这里。

         王猛看都不看张袁,冰冷的双眼,扫视着周围,眼神中的杀气,将四周玉门派的弟子,一个个都吓的向后退去,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就听王猛淡淡的说道:“我没功夫听你放你屁,有什么要说的,到玄霄派说吧。怎么,你们也想去玄霄派做客?”

         四周的玉门派弟子,听到王猛这么说,吓的直接一哄而散,丝毫没有想要讨一个说法的意思。

         如此状况,让石逸轩对王猛的实力,有了一个更加清楚的认识。也对王猛的脾气,有了一定的了解。

         待到玉门派之人全都散去之后,王猛将杀气收回,淡淡的看了石逸轩和章御一眼,而后向着妤希淡淡的说道:

         “妤希师妹,我还有事,这草包我就带走了。这次他玉门派的李东胜也来了,刚好我手痒,拿这废物作饵。你们要多小心一些。”

         “多谢师兄提醒,师妹会注意的。”

         妤希话刚说完,王猛一挥手中黑樱枪,就见黑樱枪瞬间变大,向虎啸山深处飞去。张袁就挂在枪尖之上,居然没有掉下去!而王猛则是飞身而起,眨眼间,便出现在了长枪之上,双手背后,飞遁离去。

         随着王猛的离去,还未倒下的战堂弟子,赶忙来到受伤弟子身边,相互疗伤搀扶。

         “咦?田昊雄呢?你们谁看到田昊雄了?”就在章御给战堂弟子查看伤势时,妤希却是突然问道。

         听着妤希的问话,石逸轩也是一愣,刚刚光是注意王猛了,却是将田昊雄给忽略了。此刻再看四周,那还有田昊雄的影子,就连张志杰等人都不见了踪影。面对妤希的问询,战堂弟子也全都摇头,表示不知。

         “或许趁乱溜走了吧,随它去吧。”章御对此倒是显得不怎么关心,随口应道。妤希和石逸轩见此,也是点了点头,不再关心这个问题。

         而后石逸轩来到了章御近前,看着这始终都坦然自若的章御,心下佩服的同时,不由疑惑的问道:

         “章御师弟,你是早就料到王猛师兄会来,还是王猛师兄一直就在暗处保护你啊?”

         “哈哈,逸轩师兄,你也太抬举我了。王猛师兄那是玄霄派的大师兄,北方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我哪有那本事,让王猛师兄暗中保护啊!”

         章御见石逸轩这么询问,当即无奈笑道。

         “那......那你为什么这么自信?要是王猛师兄这次没赶来,不就危险了吗?还有,妤希师姐,你怎么也这么自信啊?你也知道王猛师兄要来?”

         石逸轩还是有些疑惑,不知道章御和妤希到底为什么这么有把握,心里就跟猫爪似的,痒痒的很。

         “唉!对啊,妤希师姐,我搁这儿自信,你怎么比我还自信啊?难道是你通知的王猛师兄?”

         听着石逸轩的话,章御也不禁有些疑惑,不知这妤希也为何如此自信,且看样子,竟比自己还要有恃无恐......

         “额~那个,是这样,我......我这不是看你一点都不担心嘛,你又是秦长老的爱徒,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后手呢。再说了,你不是会推算嘛,既然你这么自信,因该是算到了什么。我才跟着自信的。”

         妤希说话间,双眼不住的四处乱瞟,就是不敢看章御和石逸轩。显得有些心虚,说出来的话,也很难让人相信。不过妤希不想说,石逸轩和章御也就没再多问。

         “我是秦长老的爱徒,师姐你还是外事堂刘长老的爱徒兼大弟子呢?你都没有后手,即便我有,能比你厉害到哪里啊?不过师姐你说对了一点,就是我在张袁他们刚刚出来的时候,确实是算过。得出的结论是,今天虽然有些小波折,但却没什么危险。至于是什么波折,怎么度过,倒是算不出来。我还没那么大的本事。”

         章御明显对妤希的话不怎么相信,打趣的同时,也说出了为何自己如此自信的原因。

         而石逸轩听了之后,却是不禁为章御的能力感到惊讶。虽然没有算出会是王猛前来解围,但却能算出此次无事,也是十分了得了。

         如此能力,对于趋吉避凶的运用,无疑在修仙之路上,能够走的更远,也更加长久。

         妤希听章御这么说,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还口,呐呐的撇了撇嘴。若无其事的看着四周。

         这一看不要紧,当妤希扭头看向左边时,突然见到一个女子的身影一闪而过,当即喝道:“谁?”

         妤希的呵斥声,将出神的石逸轩,检查战堂弟子伤势的章御全都看向妤希。

         就见妤希快速的来到了刚刚那女子身影出现过的地方,但是那女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石逸轩和章御也闻声赶来,石逸轩刚想问问怎么回事,章御却是鼻头一动,身体便颤抖了起来,神色激动的喃喃道:

         “娘!这是娘身上的香味,我从未忘记这个味道,这是我儿时和娘亲在逛街时,亲自为娘亲挑选的香粉。娘,娘你快出来啊!我是御儿啊,娘!”

         说着说着,章御声音渐渐变大,而后更是梗咽着四处叫喊,希望能将母亲唤出,眼眶也变得盈红起来。

         “师弟,你别急,既然伯母出现了,就说明伯母就在这虎啸山中,我们一定能找到。你要冷静一些。”石逸轩见此,赶忙出声安慰道。

         妤希也是开口说道:“是啊,既然伯母出现在这里,说明伯母刚刚还是在关注着你的,你现在需要冷静,想办法找到伯母才是。”

         “对,冷静,冷静。师姐,你刚刚有没有看清楚我母亲离开的方向?”

         听到石逸轩和妤希都在劝说自己,章御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然而,章御的右手却突然抓住妤希的胳膊,焦急的开口问道。显然依旧难以平静下来。

         “是向虎啸山深处方向而去的,我们现在追上去,或许还来得及。”

         妤希对于章御的举动,丝毫不在意,反而握着章御手,认真的看着章御,满是关切之色的开口说道。

         妤希话声刚刚落下,章御便急匆匆的向着虎啸山深处跑去。石逸轩见此,赶忙和妤希说道:“师姐,我先追上去,战堂弟子还要你来安排一下。”

         “好,我马上跟来。”妤希也没多说,待石逸轩离开后,向着战堂弟子吩咐了一声,便也朝虎啸山深处追去。

         随着三人不断的向着虎啸山深处前进,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妖兽,且实力也在不断变强。

         就在刚刚,三人费了好大的力气,石逸轩拼着受伤不顾,硬受了一头类似野猪的筑基大圆满妖兽的一击,才让妤希抓到机会,击伤其要害,这才将那类似野猪的妖兽吓跑。

         而石逸轩却是受伤严重,整个腹部都被妖兽的长角刺穿。幸好章御及时给石逸轩服下疗伤丹药,这才让石逸轩缓缓从昏迷中醒过来。

         “逸轩师兄,是我不好,拖累了你。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已经三天了,没有找到不说,几乎每天都要让你受伤。如今已经快到了虎啸山的最深处,说不定会碰到金丹实力的妖兽,到时候......”

         石逸轩刚刚醒来,章御便急忙开口道。神色间满是愧疚之色,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石逸轩。

         “逸轩师弟,要不就听章御的,如今要是再深入,怕是真的会有危险。刚刚若不是这妖兽胆小,我们今天可能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妤希刚刚虽然没受什么伤,但灵力也几乎消耗一空。此刻说话间,面色苍白,显得有些有气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