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章御的身世(求收藏,求推荐)
        章御此时也是面色凝重的开口道:

         “不错,确实是人为的,而且极有可能是田昊雄所为。逸轩师兄和田昊雄是否有什么过节?”

         石逸轩虽然疑惑此事和田昊雄有关,但也将自己被抢灵石,到丹药拍卖会的事情简单说了出来。而后问道:“不知此事如何确定是田昊雄所为?”

         “我与妤希师姐来此已有几日,中途遇到过田昊雄与人斗法。不敌之下,故意让对手接近自己,而后将一种药粉洒在了对方身上。随后便有附近的妖兽前来攻击对手,最终那人死在妖兽口中,田昊雄逃走。”

         章御此时已经很肯定,就是田昊雄设计陷害石逸轩,于是将原因缓缓道来。

         “药粉!嘶......我想起来了,我听到惨叫赶去时,便闻到了一种奇怪的味道。只是当时被血腥味掩盖,闻的不是特别真切。而地上却没有打斗痕迹,难道是田昊雄发现了我们的踪迹,故意害死一位本门弟子,设下圈套,就为了引诱狼群攻击我们?竖子,当真是心狠手辣。”

         石逸轩听完章御的解释,回想之前的一幕幕,当即便反应了过来。当把事情捋顺之后,不由为田昊雄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怒。

         “想必就是这样。”章御此时也对田昊雄的作为,感到有些不耻,但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呼~对了,章师弟,之前你说你是为了你母亲的踪迹而来,这却又是为何?”石逸轩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暂时将心中的怒火压下,出声询问道。

         章御见石逸轩问询,不由有些落寞。妤希见此,关切的将手搭在了章御的肩头,安慰的看向章御。章御抬头对着妤希微微笑了笑,而后向石逸轩说道:

         “其实,我自小就与父亲四处漂泊,就是为了躲避仇家,直到去了徐沟县,县长收留,这才安稳下来。我的母亲也是一位修士,在我年幼的时候,被一位女修士带走修仙。而后母亲回来不久,就有人杀上门来。母亲为了不连累我和父亲,便离开了。至今没有任何音讯。我之所以要修仙,就是为了能够找到母亲,让我们一家团聚。还记得我们遇伏之后,我拿走的推算术吗?就是为了能够尽快找到母亲。如今算到这里会有母亲的踪迹,便与妤希师姐一起来了。”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还有这些心事,是我唐突了。”石逸轩听完章御的话,不由有些内疚,触动了章御的伤心事,于是歉意的拱手说道。

         “师兄不必如此,这也没什么。我们还要继续在这山中寻找,不知师兄有何打算?”章御见石逸轩向自己道歉,洒脱一笑。

         “既然陈师兄已经被送回,章师弟你又要寻找母亲踪迹,我自当尽自己的一份薄力,好让章师弟早日一家团聚。”石逸轩略一思索后,便出声说道。

         “多谢逸轩师兄,那我们这便出发吧。”章御见石逸轩要帮助自己,当下开心的说道。

         石逸轩一行在这虎啸山中寻找了一天,依旧没有任何发现,却在众人前行时,地面突然传来震动。

         就在众人小心戒备时,前方不远处的地面,却是突然破开,扬起了一片灰尘,周围树木上的积雪纷纷洒落。一个灯笼大的土黄色脑袋,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当灰尘散去之后,就见一只身上附有土黄色的甲壳,其上有黑色斑点;长有六对腹足,身体边缘尖滑,呈扁形核桃状,足有两丈大小;脑袋却只有灯笼大小,须长一丈的奇怪妖兽,正用两对绿油油的眼睛,注视着众人。

         “四眼黄甲虫,大家小心,它背上的黑色斑点能够喷出腐蚀性粘液,弱点是有一半藏在甲壳中,几乎看不到的脖子。”当众人看到妖兽的全貌之后,妤希神色凝重的开口介绍道。

         妤希的话音刚落,那四眼黄甲虫便快速而灵活的冲向众人。石逸轩刚要动手,却被章御伸手拦下。就见跟随章御而来的战堂弟子,一拥而上。

         石逸轩此时有些略微尴尬,右手轻握,抬至鼻尖下方,看着地面,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再看战场中,二十多名战堂弟子,不到一刻钟,便将这个实力不弱与炼气大圆满,甚至更强的四眼黄甲虫打的奄奄一息。而战堂弟子配合默契,身形交错间,可以看到战阵的影子。

         就在战堂弟子要对这妖兽进行最后的进攻时,突然从林中飞来一把金瓜铁锤,直接将四眼黄甲虫那灯笼大的脑袋砸的爆裂开来。

         “哈哈哈,不错不错,又有一只妖兽进账。”

         “张师兄筑基期的修为,果真了的,在下佩服,他日在下筑基成功后,定要与师兄讨教几招,师兄可要不啬赐教啊!”

         石逸轩众人循声望去,却是玉门派的张袁,和田昊雄从林中向着众人走来。

         二人身后还跟着张志杰等人以及玉门派的弟子。修为大都是炼气大圆满,只有几个炼气九层之人,甚至还有几个与张袁一般,是筑基期的修士。

         一年多没见,张志杰也是达到了炼气六层,此刻跟在田昊雄身后,趾高气昂的看着石逸轩等人。

         “呦,这是?田师弟,这些是你玄霄派的弟子吧,看服饰标记,啊呀,居然还是战堂之人。啧啧啧,不得了,不得了。”那玉门派掌门的公子,看着石逸轩等人,故作惊讶,阴阳怪气的和田昊雄说道。

         “张袁师兄,您真是好眼力。师弟佩服!”再看田昊雄,配合着张袁,一脸轻蔑的看着石逸轩,奉承的说道。

         “哎呀......不过啊,你的这些同门似乎来晚了啊,这......这妖兽叫什么来着?哦对,好想叫四眼黄甲虫!这四眼黄甲虫被已经被我的极品法器杀了,你说他们是不是不赶巧!”

         那玉门派的张袁,摇头晃脑,好似没有看到战堂弟子那几欲喷火的眼神一般,上下嘴唇一碰间,便将这妖兽说成了自己现发并击杀。

         语气间的嚣张,当真是一时无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