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章御的资质
        “我二人正是玄霄派弟子,不知......”石逸轩看着此人,疑惑的开口道。

         “哈哈,二位仙师先里面请,御儿,快来陪仙师!县守大人,对不住了哈,有贵客临门,还望海涵。”说着,章佑先是和厅上一人拱手赔礼道。

         “那里那里,章员外自便。”被称作县守那人也是笑着拱手回礼道。

         此时石逸轩二人也是知道,此人便是章员外。而那被章员外叫做御儿,身穿状元服的青年便是章员外的公子章御。

         二人随章员外来到了内堂,章员外也没坐于堂首位,而是与石逸轩二人一同坐在了客席。章御则先是端上茶水,而后便站在了章员外身后。

         “二位仙师来此,可是前来招收弟子?”待到章御上茶之后,章员外便开口问道。

         “回员外话,我二人此次下山,确实是奉命招收弟子,路径此地,恰巧遇到贵府宴请全城,得知贵公子高中状元,特来恭贺。”石逸轩有些尴尬,没有说出是来蹭吃蹭住的......

         “哈哈,承蒙二位仙师抬爱,犬子能有二位仙师特来恭贺,真乃三生有幸啊。招待不周,招待不周。”章员外见石逸轩这么说,再次拱手答谢。

         “那里那里,是我等突然到访,多有叨扰,员外不要怪罪才是。章员外,不知可否为我二人解惑,我二人初到此地,为何员外一眼便知我等是修仙之人,更是一语道出我等来历?”石逸轩和章员外客气一番后,开口问道。

         这种与人客套的差事,王耀学嫌麻烦,一般都是由石逸轩出面。自己则是在一旁,时而看看章御,眼露无奈之色,低头喝口茶,再看,再喝,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可能仙师有所不知,由于我们这座县城,距离贵派不远,所以时常有贵派仙师前来招收弟子,或是采买日常用度。方才见二位着玄霄派服饰,便猜到了二位的来历。”见石逸轩疑惑,章员外脸色温和的说出了缘由。

         石逸轩与王耀学此时才明白过来,合着人家不是如自己二人这般毫无见识之人,当下有些脸红,好在此刻全府上下都张灯结彩,倒也应该看不出什么。

         为了缓解心中尴尬,石逸轩赶忙转移话题,说道:“原来如此,我二人初次下山,让员外见笑了。我等即是下山招收弟子,既然路径此地,不知员外可否助在下一臂之力,召集城内百姓,带其符合要求之人,前来测试。”

         “实不相瞒,也正是由于距离贵派较近,常有仙师来此招收弟子。眼下城内已是难有符合要求之人。就在大概半年前,也有一位贵派仙师来此招收弟子,却是只能无奈离去。”章员外见石逸轩这么说,心中早有计较,此刻正好缓缓道来。

         听完章员外的话,石逸轩只是点了点头,心中想到,章员外话中之人,当是张志杰了,怪不得张志杰会去自家所属的县城招弟子,原来近处早已没有合适之人。

         而就在石逸轩低头思考之际,却听章员外身后的章御说道:“爹,怎会没有合适人选,孩儿不就未曾测试过么?”

         “住嘴,我与二位仙师说话,那有你插嘴的分。呵呵,二位仙师,恕在下管教无方,冲撞了二位仙师,还望不要怪罪。”章员外少有的露出了急切之色,赶忙向着石逸轩二人拱手赔不是。

         章御的话声唤回了沉思的石逸轩,石逸轩见章员外面露焦急,以为是怕自己二人发作,便笑着说道:“员外不必如此,既然贵公子有此意愿,我等当然不会怪罪。不如就在此时测试一番,也让贵公子一了心愿。”

         说着从储物袋内拿出了测验石,放于茶桌之上。再看章员外,虽然面露笑容,但眼神中却尽是焦急与无奈。但见事已至此,却也不敢显露。

         就见章御也不管其他,大踏步来到测验石前,先是向石逸轩二人拱手施礼,而后便伸出右手,很是坚决的放于测验石之上。

         就在章御手掌触碰到测验石的瞬间,只见测验石瞬间发出了耀眼的红光,就如当初王耀学与郭梦溪测试时一般,将整个内堂照耀的一片赤红,本就一派喜庆的内堂,登时间更加红透。

         待章御收回手掌后,就听王耀学夸张的叫道:“哈哈哈,好,好!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居然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见王耀学还要说话,石逸轩赶忙拉住王耀学,面色尴尬的低声说道:“什么叫漏网之鱼,不会说话就别乱说!”

         王耀学听石逸轩这么一说,也是发觉自己说错话了,讪讪的坐了下来。

         “呵呵,既然贵公子有如此资质,不知可是愿意随我等前往门派,修习仙法?”石逸轩有些尴尬的向着章员外问道。

         “我愿意!”还不等章员外说话,章御却抢先开口道。

         “挨,挨!”章员外见章御已经开口,勉强露出笑容,点头附和。

         “如此,那便恭喜员外了。”石逸轩见章员外面色僵硬,以为是太过高兴,也就没往心里去。

         “二位仙师,晚宴即将开始,还请移步。今晚就先在陋室住下,若无它事,便多留几日,好让在下一尽地主之谊。”章员外此时已经恢复了初时的面容,笑着说道。

         “那便打扰了。”见章员外相邀,石逸轩拱手说道。

         “请!”章员外起身,也不多说,向着石逸轩二人伸手邀请。

         “请!”石逸轩与王耀学起身,随着章员外与章御来到了前院。

         此时的前院,早已坐满了前来赴宴之人,彼此谈笑。见到章员外与章御出现,全都起身恭贺道:

         “恭喜章员外,恭喜章公子啊。”

         “恭喜恭喜啊,章公子真乃人中龙凤,他日成就必定非凡啊!”

         “章员外得此骄子,真是羡煞旁人啊!”

         “是啊是啊,我那不孝子若有章公子一半......”

         这种场面,石逸轩和王耀学也是第一次经历,心中不由有些唏嘘。

         而章员外却是从容不迫,向着院中宾客拱手说道:“承蒙各位抬爱,不辞幸苦前来为犬子庆祝,鄙人在此,替犬子谢过各位了。今晚大家好吃好喝,有什么需求只管提出,一定尽量满足各位。大家也不要站着了,都坐下就餐吧。管家,起炮!”

         “好嘞!”就听管家吆喝一声,随后。大门外便响起了鞭炮声。院内之人也开始推杯换盏。

         石逸轩二人也随章员外坐在了前院大厅之内。同桌的还有之前的县守,以及县里有身份地位之人。

         酒过三巡,待宾客尽散。石逸轩二人被安排到了一处厢房。

         侍女端来了一些甜点水果后,王耀学拿着一个苹果,边吃边说道:“石头,没想到这章御资质如此之好!奇怪的是,这么好的资质,先前却是没人发现,奇怪,奇怪!”

         石逸轩听着王耀学的话,也是略显疑惑的说道:“的确是很奇怪,要说上次张志杰没能发现,可以说是章御进京赶考,刚好错过。但听章员外话中意思,很明显的,之前一定不止一次有门派之人前来招收弟子,但却都没人发现。这就显得太不寻常了!”

         话分两头,当石逸轩与王耀学在疑惑之际,章府的内院书房之中,正传出阵阵怒骂之声。听声音,正是章员外。

         “你!你!你!我说你什么好,啊!难道你不知道,为何每次有修士前来招收弟子,我都不让你去吗?从小到大,我是怎么对你说的?修仙有什么好?是,修仙是能腾云驾雾,是能翻山倒海,是能增长寿命。但是你忘了吗?你的母亲是如何被仇家追杀,以至于到现在都不知下落。你忘了我们父子,在你才七岁之时,便颠沛流离,居无定所了吗?要不是三年前来到此处,县守大人看我们可怜,明知我们随时会被仇家寻来,依旧冒着风险收留我们,你能有现在的锦衣玉食吗?这些不都是因为你母亲修仙惹来的祸患?修仙!修仙!一家人不能团聚,修的什么仙?哼!”说着,章员外一拍书桌,气冲冲的坐在了书桌的座椅之上。

         接着说道:“还有,你如今好不容易高中状元,更是被皇上赐婚,招为驸马。如今你擅作主张,叫我如何向皇上交代?你如今已是平步青云,有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虽然人生苦短,但平平凡凡,无忧无虑的度过一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可你呢?唉......”说完,章员外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此时,见父亲说完,神色有些憔悴。章御也知道父亲的苦衷,但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坚定的开口道:

         “爹,您说的这些,孩儿都知道。正是因为如此,孩儿才更要修仙。之前孩儿为了不让您担心,每次有修士来招收弟子,孩儿也没有出面。但是如今,孩儿已是完成了您对孩儿的期望,考中状元。孩儿不愿再等下去了。孩儿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