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状元章御
        看完两个玉瓶之后,王耀学对石逸轩说道:“你都收起来吧,这些我都有。”石逸轩对于王耀学现在的富有,已经有抵抗力了。也没说什么。

         之后,王耀学拿起桌上的一叠符箓,笑着说道:“看来,咱们这次最大的收获,除了灵石之外,就是这符箓了!”

         却是为何?因为这符箓也确实有些多了......

         “是啊,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估计是他们不怎么下山,消耗也少,从入门开始就积攒下来的吧!”石逸轩也是苦笑着说道。

         当即,石逸轩与王耀学开始给这些符箓分门别类。最后,寒气符共有六十一张;火球符共有五十八张;极速符共有六十张;金刚符共有五张;土遁符共有五张;冰箭符共有五张。

         金刚符是防御性符箓,可使自身防御增加;土遁符是一种能够短暂的进入地下行走的符箓,可逃命时使用;冰箭符则是能够激发一支由寒冰组成的箭矢。

         这三种符箓都只有五张,是张志杰成为外门弟子后领取的,一张都还没用,现在却都便宜了石逸轩二人。

         这些符箓,王耀学只拿走了寒气符和火球符以及极速符各二十张,其余包括张志杰新领取的符箓都给了石逸轩。

         当所有东西都清点完之后,石逸轩从储物袋内拿出了两瓶混沌补气丹,递给王耀学说道:“这是我炼制的补气丹,我这里还有三瓶,用完和我拿。切记,这补气丹不到危机关头不可使用,也不可露于他人面前,否则会有大麻烦!”

         见石逸轩拿出玉瓶给自己,王耀学虽惊讶石逸轩会炼丹,却也没在意,这种补气丹,师傅给了自己很多。

         看到石逸轩这么郑重,王耀学感到有些好笑。拿过玉瓶打开一看,登时尖叫起来......

         “这!你这是从哪里偷来的,这......这怎么还会有朦胧的光晕?”王耀学看着瓶中的丹药,震惊的站了起来,语无伦次的说道。

         “你小声点,不都说了是我炼制的嘛。怎么就变成偷了?你家偷来的丹药有这种光晕啊?”见王耀学如此大的反应,石逸轩虽然面色郑重,但心里还是有些小得意的。

         “真的是你自己炼制的?”王耀学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你上次来找我,我不是不在吗,就是下山去买草药了,回来后这十几天都在炼制丹药,要不是肚子实在太饿,也不会去食堂了。”石逸轩见王耀学还是不信,只能解释道。

         王耀学来到石逸轩身前,前后左右的转来转去,眼神一直盯着石逸轩上下打量。就在看的石逸轩发毛之际,王耀学又问道:“你老实交代,你是第一次炼丹?”

         “当然啊,你从小和我玩到大,我是不是第一次炼丹你不知道?”石逸轩虽然好没气的说着,但心里还是有些发虚。

         “乖乖!不得了啊!我以为我是一个天才,没想到你是一个妖孽啊!不行,我得告诉师尊,把你也收下,这样以后咱俩又能天天在一起了。”王耀学老气横秋的摸着下巴,微眯着眼做沉思状道。

         见王耀学这么说,石逸轩赶忙拒绝道:“不可!额......这个......你看我修炼这么慢,五个月了才炼气一层,会炼丹有什么用,修为跟不上,说什么不都没用嘛,再说了,我资质这么差,别人不会相信我能炼丹的。万一以为我有什么宝物,你这不是要害死我嘛,咱就闷声发大财就是了,你说对不对!”

         眼见石逸轩巴啦啦说了这么一大堆,王耀学赶紧制止了石逸轩,说道:“好好好,我不说!就听你的,闷声发大财!走走走,赶紧走,刚好抢了不少灵石,趁着这次下山,全都买了草药,回来炼丹,然后再卖出去。我的天啊!这是要发啊!”说着说着,王耀学露出了兴奋的神情,感觉好像现在就发财了一样,如痴如醉......

         二人收拾好东西,检查了储物袋,先是在任务大厅接取了招收弟子的任务,领取了上山时乘坐的木舟和一张灵气符以及测验石。这才向着山下走去。

         进入玄霄派后,石逸轩还有些疑惑,法器如此珍贵,尤其是能够载人飞行的法器,张志杰怎么会有这种法器。这时二人才明白,原来当初张志杰也是做任务才领取的木舟。

         下山后,石逸轩向王耀学问道:“你知道去哪里招收弟子吗?”

         “不知道哎,师傅也没说!”见石逸轩发问,王耀学面露天真的说道。

         石逸轩抚额望苍天......

         “哎呀,好了,急什么,先回家看看吧,要是顺便有合适的弟子,直接招来就是。”王耀学还是一如既往的随意说道。

         “也是,那走吧,半年没见父母怪想念的。”石逸轩说着,神色也是有些激动。

         随即二人拿出极速符,激发之后,按照来时的记忆,向着家的方向快速离去。

         就在二人离去后不久,距离二人一里之外的一处小山坡上,出现了一道身影。就见那人拿出一个玉简,对着玉简说了些什么之后,向着石逸轩二人追去。

         天色渐暗,赶了一天路程的石逸轩二人,早已离开了玄霄派的范围,来到了一座叫徐沟县的不大县城。

         此刻这县城内张灯结彩,一派喜庆。石逸轩二人进到县城之后,便见城内之人一个个都面带喜色,说什么状元之类的。到处可以看到小孩们手捧喜糖,开心的追逐着,好不热闹。

         “这位大哥,请问你们这里是有什么喜事吗?”石逸轩在路边拦下了一位面带喜庆,二十五六岁的男子,疑惑的问道。

         “你们是刚刚来的外乡人吧,今天啊,是章员外家的公子章御高中状元,宴请全城的大好日子。就在几天前,章御公子高中从京城回来,因为今天是个好日子,章员外特地定在今天摆宴。”那男子一脸兴奋的说道。

         “科考不是早就结束了吗?怎么现在才回来?”石逸轩听到有人高中状元,心中虽感慨,却也不是很在意了,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这样的,因为章御公子仪表堂堂,玉树临风。加之文采非凡,没有写考卷上的题目,而是写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一出现,震惊朝野,直接被皇上钦点为状元,入朝面圣。期间皇上的爱女朝阳公主见了章御公子,心生爱慕。皇上已经下旨了,于明年开春完婚,要招为驸马!就因为这样,才耽搁了行程。”那男子说话间,神采得意,面色潮红。

         紧接着又说道:“不说了,晚宴马上要开始了,你们也可以去看看,今天不论是谁,都可以去赴宴。”男子说完,兴冲冲的离去。

         “石头,看看!看看人家,又是状元又是驸马的,嫉妒不?”王耀学见那男子离去,向着石逸轩打趣道。

         “去去去,那是人家有本事。再说了,我的考卷被换,而换走我考卷那人,最后得了榜眼,我有什么好嫉妒的。”石逸轩翻着白眼无奈道。

         “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走走走,既然有热闹,咱也去看看,说不得还能吃顿好的,咱再一亮身份,晚上住处也有着落了,我可没银子。”王耀学一脸兴奋的说道。

         石逸轩无奈,也只能和王耀学顺着人群走去。

         不一会儿,石逸轩二人来到了一处府邸前。只见门前两座石狮子,甚是威武。朱红色的大门大开着,两侧挂着红灯笼,门楣之上挂着章府的牌匾。其内大院人山人海,相互之间谈笑恭贺。院中放有好几百张圆桌,却都不显拥挤。可见这章员外家是何等富裕。

         石逸轩二人穿过前院,来到内院前厅。便见内院中虽也有许多人,但比之前院少了很多,交谈之声也大都二人可闻。再看前厅,厅中有七八人正相互谈笑,其中一人甚是显眼。

         就见此人:标杆般笔挺的修长身材,面如冠玉,目若朗星,鼻梁高挺;一身红色状元服,峨冠博带;显得风度翩翩,让人一眼难以忘却。

         “额哼!”就在石逸轩大量着厅上之人时,王耀学却故意发出了一声哼声。

         随着王耀学的哼声响起,不论是内院之人还是前厅之人,都是停下了交谈,看向石逸轩二人。

         就见厅上一位年约三十的男子快步走出,来到石逸轩二人面前,恭敬的施了一礼,道:“不知仙师大驾光临,章佑有失远迎,还望赎罪。”

         见这人向自己等人行礼,石逸轩与王耀学吃了一惊,赶忙侧开身子,石逸轩躬身回了一礼道:“不可不可,您是长辈,我等岂能受此大礼。”

         “对对对,逸轩说的是。不知您为何一见我二人,便知我等是仙人?”王耀学也是赶忙搀扶来人,疑惑的问道。

         “不敢不敢。二位可是玄霄派的弟子?”章佑见王耀学搀扶,赶忙起身,客气的问道。

         石逸轩与王耀学对视一眼,眼中尽是疑惑之色。有些惊讶此人一语道出自身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