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杀人了!
        当火球掠过青年所在之地时,只留下了一个破碎的储物袋,内里物品四散而出。

         而那磨盘大小的火球,径直撞向了不远处的小土坡。爆出了轰然巨响......

         石逸轩看着这一幕,第一反应不是劫后余生的欣喜,而是第一次杀人后的惊慌......

         “杀人了......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石逸轩没有注意那磨盘大小的火球,也没有去看储物袋内掉落而出的物品。只是怔怔的站在那里,不断的喃喃着。

         对于一个自小饱读诗书的书生而言,杀人,距离自己是那么的遥远。石逸轩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杀人的这一天。即便知道修仙这条路不好走,但是真到杀了人,石逸轩一时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秋风吹过林间,引得四周草木“沙沙”作响;吹过石逸轩年轻的身形,衣衫随风而动。

         一片泛黄的树叶飘落在了石逸轩的头顶,划过了他惨白的面庞,掉落在了地上,和它的同伴们一起,进行这一生最后的旅程......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慢慢化为土壤的养分,待到来年开春,树枝长出新的绿叶,开始新的一生,不断轮回着......

         树叶的划过,将石逸轩从惊慌中唤醒。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后,石逸轩颤抖着走到了那人最后所在之处。

         只见周围一片焦黑,因储物袋挡住了火球第一次的冲击,使其内物品得以保存而四散开来。除了四十二颗下品灵石外,还有四个玉简,几株草药和一些衣物等随身品。因没有发现能够证明身份之物,石逸轩也无法确定此人是谁。

         此时的石逸轩内心十分纠结。从来没有杀过人的他,看着这些物品不知该如何处理。

         十年寒窗,让石逸轩对逝者保有深切的敬意,即便此人之前想要杀了他。而看着那四十二颗灵石,再想到之前的火焰箭矢,尤其是最后那一掌,令石逸轩十分眼热。

         就在石逸轩内心天人交战时,突然听到因快速移动而引起的沙沙声,且声音越来越近。

         石逸轩这才反应过来,之前的交手虽然时间很短,但动静不小,尤其最后那磨盘大小的火球,与小土坡相撞发出的巨响,必定会惊动附近之人。

         来不及多想,石逸轩将地上的物品全都收入储物袋内,运转混沌决,施展疾风术,向着门派方向疾驰而去。

         就在石逸轩离开不久,两道中年人影出现在了交战之地。这二人一个留着山羊胡,眉眼细长,眼中有精光闪过;另一个浓眉大眼,眼神透着凶狠,显得很是暴躁。

         “刚离开不久,老五可能失手了。这里有浓烈的火灵力波动,而此处的痕迹,却不是老五能够发出的,即便你我,也都要倾尽全力才行。”那留有山羊胡的中年男子指着不远处的小土坡,面色郑重的说道。

         “嗯,如今没了老五,我们是否要从新找人?”另一人打量着四周问道,显然是以那山羊胡为首。

         “暂时不必。老五传音是一个炼气一层的娃娃,先不管身家是否丰厚,单从能够灭杀老五来看,此子身上必有问题。说不得是我们的一次机遇,跟上!”那为首之人微眯着眼,语气阴沉的说道。

         随后,二人向着石逸轩离开的方向,快速追去。

         运转混沌决下的疾风术,很快的,石逸轩便赶到了门派山脚下,这才停下身形,不敢多留,向着石梯走去。

         石逸轩先是来到了任务厅,将草药任务交付给了负责灵药收集之人。这株草药是石逸轩在坊市买炼制补气丹所用草药时,一同买来,很是便宜。

         因为门派有规定,记名弟子不可下山,只有接取任务方可。所以石逸轩想要下山,只得来此接取任务。

         石逸轩领取的是最简单的草药收集,这种草药附近很多。那人见石逸轩只有炼气一层便来交任务,虽感诧异,却也没说什么。将一块玉简交给石逸轩后,便不再理会。

         石逸轩拿到玉简后,先是用灵识扫过,随后脑海出现了“一点门派贡献点”几个字。明白这应该就是记录门派贡献所用的玉简。

         待回到院落之后,石逸轩才算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不禁回想起当时那惊险的一战,以及第一次杀人后的紧张。感觉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良久,石逸轩苦笑一声喃喃道:“就连仙人都出现了,自己更是拜入了仙人的门派,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本以为自己说有长辈,应该会安全一点,却不想......还是大意了。看来下次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是。”

         想到这里,石逸轩从储物袋内,拿出了那人掉落的四枚玉简,散出灵识,查看了起来。

         第一枚玉简是一部火属性的功法《烈焰决》,属于黄阶下品功法,威力不是很大,却也比《丹火决》要高一些。

         第二枚玉简,是当时那青年所用的火焰箭矢法术,叫《火矢术》,黄阶中品法术。

         相较于火球术更加高级,火球术只能单一发出,而火矢术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可发出一枚火焰箭矢,威力与火球术相当,却胜在速度快,炼气初期即可使用;

         第二阶段则是可以发出一个方圆一丈,由火焰箭矢所组成的箭雨,进行覆盖性攻击,需要炼气后期才可修炼。

         第三枚玉简记录的,则是青年最后打出的火焰手掌,叫《赤焰掌》,黄阶中品。且似乎是残本,应该还有后续部分,需要炼气六层方可施展。

         此时,石逸轩也是可以确定,那青年男子是炼气六层的修为。因为若是炼气后期,青年男子完全可以使用火矢术的第二阶段,也就不会被石逸轩一招解决了。

         第四枚玉简则是一部叫《清灵决》的心法。这部心法只是一部黄阶下品的心法,最高可修炼到筑基初期。看其内容,效果与门派领取的心法相差不大。由此可见,心法与功法比之法术要珍贵很多。

         看完玉简后,石逸轩拿出了青年身上的草药。草药共有三株,其中两株是炼制增元丹所用。

         增元丹是炼气期所用丹药,修炼时服下,可以加快灵气聚集的速度,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是炼气修士最常用的丹药,也算是必备之物。

         而另外一株则让石逸轩感到疑惑了。因为这是一株灵药,没错,就是灵药,而不是普通草药。且这株灵药是炼制筑基丹所用。

         混沌决的炼丹篇中有介绍:筑基丹,是炼气修士达到炼气大圆满,突破筑基初期所用。一般的筑基丹可增加三成筑基成功率,而好的却是能够达到六层成功率,然而极品筑基丹,甚至可以百分百筑基成功。

         由此可见,筑基丹对于即将突破的炼气修士是何等重要。而这青年只是炼气六层修为,为何会有如此珍贵的灵药?

         石逸轩有些想不通此事,便也不再深究。

         看着储物袋内那些青年的衣物,石逸轩再次感到唏嘘。将这些衣物拿到院中,石逸轩用火球术将之烧尽后。不由的想到了那磨盘大小的火球,随即便又想到了混沌诀。不禁回想当时的情况,心中琢磨到:

         这混沌决,到底是什么等阶的心法?一个黄阶下品的火球术,都能发挥出如此威力,简直就是秒杀同阶啊!能够挥手间拿出此等心法,那梦中老者,又是何人?

         思来想去,石逸轩毫无头绪,转而看向那些炼制补气丹所用的草药。心中不由火热起来。

         补气丹是炼气修士常用的一种低阶丹药。用于战斗时,补充自身消耗的灵气所用,效果虽然一般,见效较慢,但好在能够恢复灵气,关键时刻,多出那么一丝灵气,或许就能反败为胜。也属于炼气修士必备丹药。

         最后,石逸轩拿起了那四颗下品灵石买来的紫色丹炉,认真的观察起来。

         只见丹炉通体紫黑,看不出材质。其上祥云密布,纹路自然的组成了一个聚灵法阵。丹炉底部是三个一寸长短的支脚,顶部则是一个浑圆的炉盖,炉盖上方是一颗指甲盖大小的琉璃珠,只是略显灰暗,没有光泽。

         看到这里,石逸轩猜测,此丹炉应该是有些受损,才导致顶部琉璃珠暗淡无光。

         且丹炉本身有些明显是外部力量导致的划痕,最明显的就是丹炉炉体部分,有明显的凹陷。好在并没有破坏聚灵阵,不然石逸轩是说什么都不会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