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陈杰的际遇
        第二天一早,石逸轩正睡的舒服呢,太子和公主却从被窝中探出了小脑袋。一左一右,爬到了石逸轩的脸颊两侧,时而扒拉着石逸轩的耳朵;时而钻到石逸轩的脖子处,顶着小脑袋拱来拱去,玩的好不开心。

         两个小家伙玩的开心了,可把石逸轩折腾的够呛。虎啸山半个月里,石逸轩几次三番的死里逃生,精神一直高度紧张。如今好不容易能够睡个安稳觉,还被两个小祖宗给搅黄了......

         “嗯......!”石逸轩长长的嗯了一声,无奈的睁开了双眼。看着两个正玩的起兴,完全没有打搅了老爹美梦觉悟的小白虎,石逸轩心中不由的哀嚎了一声:“我的个小祖宗唉!”

         在床上和两个小祖宗玩闹了一会儿,石逸轩便起床洗漱了。待整理妥当之后,石逸轩拿出九九归一诀的玉简,开始详细的参阅起来。

         九九归一诀严格来说,只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做到五行同修。第二个阶段,在石逸轩仔细思考之后,得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结论——没有终点!

         之所以说是没有终点,是因为这部功法的第二阶段,通过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能够不断的衍生出其他的属性。比如木生风雷、水生冰寒、火生光热等。而由这些衍生出的各种属性,相生相克之下,又衍生出了新的属性......

         大道三千,三千都只是一个虚数,如此循环之下,岂不是没有终点?但是这部九九归一诀既然有“归一”一词,必然是有终点的,而这部功法的内容中,却是没有提及。或许,就连创造这部功法之人,也没有真正达到终点吧!

         就在石逸轩打算深入研究这部功法时,王耀学却是来到了洞府之外。石逸轩只好收起玉简,将王耀学迎了进来。

         王耀学一进门,便一脸严肃的对着石逸轩双手抱拳,躬身施礼道:“师侄王耀学,拜见逸轩师叔......”

         “嗯,免礼了!”

         “嘿!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还要脸不?”说着,王耀学不住的推搡着石逸轩,直把石逸轩推的连连后退。

         原来,王耀学本是想要装模作样的揶揄石逸轩一番,却不想石逸轩竟然真端起了架子占自己便宜!当即佯怒着要给石逸轩好看。

         “唉唉!这可是你主动给我见礼,又不是我逼你行礼的,我有错吗?我感觉自己好无辜啊......”

         石逸轩装模作样的配合着王耀学,不断后退着,脸上满是委屈之色。

         就在石逸轩和王耀学嬉闹之际,却是惊动了卧室中的太子和公主。

         太子和公主刚刚来到大厅,便看到王耀学一脸凶相的推搡着石逸轩,而石逸轩明显是在被欺负,太子和公主顿时不干了!

         “居然敢欺负我们的老爹?不知道老爹只能我俩欺负?我们和你拼了!”

         这般想着,太子和公主当即就屁颠屁颠跑向王耀学。一边跑着,一边还“喵喵”直叫,两只小白虎可劲的呲着牙,不大的小虎头,更是做出了它们能够做到的最凶表情!

         太子和公主的叫声让王耀学一愣,转头看着奋力跑向自己脚边的两只小不点,一脸懵比的样子......

         石逸轩见此,面上露出无奈的笑容,而后叫嚣着对王耀学道:“哼!你要倒霉了,看我家太子和公主不把你撕碎了!赶紧向我道歉,我还能放你一马!”

         王耀学听着石逸轩的威胁,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太子和公主一只一边,努力的张开樱桃“大口”,凶狠的啃着自己的两只鞋,还时不时的拉扯着自己的裤脚,“呜呜”低吼着......

         王耀学看着两只小不点儿,嘴巴长得老大,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太子和公主。正看着出神,耳边再次传来了石逸轩嚣张中带着得意的话语声:“怎么样,怕了吧?”

         王耀学听着石逸轩毫不掩饰的显摆,机械般的扭头看向石逸轩。又看了看太子和公主,双眼一眯,嘴角一边上扬,面色邪异的向着石逸轩说道:

         “石头,我的名字谁取的?”

         “我爷爷~”

         “你的名字谁取的?”

         “也是我爷爷~”

         “谁和你从小玩到大?”

         “不知道......”

         这一句‘不知道’,使得王耀学当场倒吸一口冷气,双眼圆睁,想要发作,但却硬是压了下去。有些讨好献媚的说道:

         “咱俩的名字都是爷爷取得,咱也算是一家人。咱俩又从小玩到大,你看,这里刚好两只,给我一只呗?”

         “好啊,没问题。但是必须得它们愿意,要是它们不愿意,我也没办法!”

         面对王耀学的要求,石逸轩虽然心里不舍,但也知道,自己发小不会亏待太子或者公主。要是这两个小家伙愿意,也未尝不可。

         王耀学见石逸轩答应,当即便开心的合不拢嘴,轻轻的捶了石逸轩一拳,嘴里喃喃着:“够兄弟!”

         说完,王耀学蹲下身子,左右看了看。尤其太子咬的最凶,而且感觉到敌人蹲了下来,抬起小脑袋,不住的朝着敌人“嘶吼”威胁着。

         王耀学见此,乐了......“就你了!”说着,伸出了双手想要将太子抱起来。结果太子好似感觉到了威胁一般,扭头就跑。

         当跑了有半丈远的距离后,感觉安全了,回头又开始向着王耀学呲牙,还做出了随时扑咬的准备.....

         王耀学的双手停在空中,笑容变得凝固,一脸的尴尬之色。然后也不管太子了,想要先将公主抓住。

         结果公主眼看形势不对,直接跑向不远处的石逸轩。前爪抬起,后爪着地,抓着石逸轩的裤脚“喵喵”直叫。其中一只前爪还不时的指指王耀学,叫声之中满是委屈,仿佛在告状一般:“老爹,他欺负我,我打不过他,快教训他......”

         “哈哈哈~”

         石逸轩抱起公主,一边摸着公主雪白柔顺的毛发,一边看着气急败坏,生无可恋的王耀学。笑着说道:“耀学,这可不是我不够兄弟,是我家太子和公主嫌弃你。没办法,谁叫你刚刚对我凶来着!哈哈哈~”

         王耀学双手叉腰,看着得瑟的石逸轩,气愤的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得撂下一句狠话,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

         “哼,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两只灵兽幼崽嘛,我还不稀罕了!改明儿我弄一个灵兽大军,羡慕死你!”

         “行行行,你厉害。昨天事情太多,没来的及细问。当初陈杰被送回宗门后,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摸样了?”

         石逸轩没再说笑,将太子也抱起来后,和王耀学坐在了大厅的石墩上。太子和公主一左一右,趴在石桌上,直直的盯着王耀学,看的王耀学感觉自己像贼一样,好不别扭......

         撇了撇嘴,王耀学对着太子和公主扮了个鬼脸,而后皱着眉头,面色沉重的开口道:

         “石头,你这次可是担心死我了。前几天章御回来后,失魂落魄的找到我,说你为了救他,死在了虎啸山!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第二个反应就是想杀人!要不是妤希师姐拦着,说你也有可能没死,我真不知道我当时会做出什么举动。我们几个打算去找你,结果昏迷十天的陈杰刚好醒来,正在和田昊雄等人打斗。炼气六层的陈杰,一个人单挑田昊雄和张志杰十多人而不落下风!甚至是在压着打!其中还有咱们刚来门派时,与张志杰攀谈的武鑫泉,也就是那个武师兄。这次田昊雄那么快就知道你回来,估计也是此人报的信。”

         “当时陈杰是不是就已经是现在这副模样了?是不是周身飞舞着一把速度极快的飞剑?”听王耀学说道陈杰如此厉害,石逸轩不由得想到了被刺腰狼群围攻时,陈杰突然的变化,以及变化后的可怕。此刻急忙出声问道。

         王耀学见说,缓缓的点了点头。继续道:“没错,当时我们几个也很吃惊。因为陈杰使用的飞剑,只是一把下品法器,但却速度极快,就是我的阴阳剑,也都有所不如。也不知田昊雄如何得罪了陈杰,陈杰的飞剑就是追着田昊雄不放,好几次差点就把田昊雄的脑袋给削下来了。张志杰乘机溜走,将陈杰告到了执法堂。田昊宇当时也是刚刚从虎啸山回来,被大师兄王猛伤的不轻,不宜动武。就把事情传音给了执法堂堂主,想要诬陷陈杰。结果当时因为大师兄回来,又赶上虎啸山兽潮一事,长老们正在召集大师兄议事。执法堂的堂主李娟长老将此事说了出来。你猜怎么着?”说着,王耀学故作神秘的看着石逸轩。

         石逸轩略一思索,不确定的说道:“今天陈杰说是被内务堂严长老看中,难道是被严长老收做了弟子?”

         王耀学抿着嘴,笑着摇了摇头,故意卖着关子,缓缓说道:“你只说对了一半,陈杰确实是被严长老看中,但却没有收做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