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何为师?何为尊?
        果然,玉简的介绍与师尊所说一般无二。法术与心法和功法不同,记录的玉简只能看到简单的介绍,却是看不到具体的修炼内容。

         而当石逸轩看到其上标定的贡献点时,双眼瞬间瞪大,倒吸了一口凉气!

         道是为何?

         其内标定的贡献点,赫然是——八百万门派贡献点!

         ......

         石逸轩拿着玉简,心神恍惚间,想到刚刚师尊的话“不用担心,有为师在。”又想到自己询问有没有提议时,师尊那慈祥的笑容......

         石逸轩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一把大铁锤,狠狠的锤了一下,绞痛中,鼻头有些微酸,眼眶不争气的泛红起来,有些湿润了。

         石逸轩艰难的抬起头,面对此刻依旧慈祥,面带笑容看着自己的师尊。石逸轩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嘴巴努力的张了张,最后哽咽着,轻轻的唤了一声:

         “师......尊......”

         张永良看着石逸轩,伸手拍了拍其肩膀,柔声道:“将贡献玉简拿来吧。”

         石逸轩极力的调整着呼吸和情绪,这才终于忍住眼泪,将贡献玉简交给了师尊。张永良将自己玉牌内的八百万积分,划分到石逸轩玉简后,拿着石逸轩的贡献玉简,放置到了小五行印一旁的一块玉简之上。

         就见一阵光华闪过,张永良便将贡献玉简拿起,重新递给了石逸轩。说道:“好了,现在可以拓印了。”

         石逸轩见说,点头间,将小五行印拓印到了空白玉简之上。见石逸轩准备妥当,张永良再次开口道:

         “走吧,这小五行印就作为你的压箱底手段吧。我看你玉简内有十三万共贡献点,兑换一本核心弟子的法术还是可以的。”

         随后,石逸轩跟随张永良来到了三层的法术室。这一次,石逸轩没有让其师尊帮忙,而是自己在术法室内查看了起来。

         这间法术室内,大多都是黄阶上品的法术,偶有黄阶极品。玄阶下品的法术倒也有那么几门,但是都需要庞大的贡献点,石逸轩只好放弃。

         最后,石逸轩选择了一部名为《分身幻影术》的法术。这是一部幻术,能够分化出多具施术人的身形,可迷惑敌人视线,也可作为逃命所用。

         石逸轩通过其师尊得知,这门法术有后续内容,三层收录的,只是第一部分而已。即便如此,品阶也达到了黄阶极品。需要十一万门派贡献点。

         拓印好之后,石逸轩又接着看了看,打算将这里有哪些法术大致了解一次,方便下次前来兑换。然而,当石逸轩准备再看一枚玉简便离开时,却不想,这枚玉简再次吸引了石逸轩的目光。

         原来,这枚玉简所记录的法术,居然是《赤焰掌》,且是完整的法术,而非残缺!石逸轩见此,不由的仔细看了看玉简内的介绍。

         当初得到的赤焰掌,只是这部法术的第一部分,而这门法术也不是单纯的发出一个火焰手掌那么简单。

         这门法术讲述的是一套掌法,共有三个阶段。完全修炼完成后,根据特定的灵气运转,配合其掌法,能够使得每一掌都发出一个一丈大小的火焰手掌。

         并且,这套掌法速度奇快,共有三十六掌,与人对敌时,火焰手掌铺天盖地,角度也都各不相同。

         看着赤焰掌的介绍,石逸轩不禁心头火热。要知道,即便是不完整的赤焰掌,也是石逸轩现如今的主要攻击手段。现在有完整的赤焰掌,如何不叫石逸轩激动。

         但是看着其上标定的贡献点,石逸轩不禁有些犯难——玄阶下品,一百万门派贡献!

         这是石逸轩看到的第六门玄阶下品法术,其依旧恐怖的门派贡献,使得石逸轩面色难看,心中充满了不舍。正当石逸轩咬牙之下,准备将玉简放回原位之时,耳边传来了其师尊温和的声音。

         “怎么,对这法术很感兴趣,但你却没有贡献点了?呵,我的好徒儿,为师连八百万的贡献点都给你了,也不差这一百万,玉简拿来吧!”

         石逸轩见此,心中不愿再麻烦师尊,不由开口道:“师尊,其实,徒儿无意间得到过这门法术的第一阶段,所以才对这门法术比较在意。徒儿一定会尽快将贡献赚足的,这次就先不要兑换了吧。”

         “废什么话,既然合适,还是早些兑换的好。我可不想那天去找什么人报仇。”张永良见石逸轩推脱,故意冷着脸,佯怒道。

         石逸轩听着师尊的话,眼眶中的湿润才退去不久,便再次感到眼睛有些酸涩。默默的拿出贡献玉简,递给了师尊。

         待石逸轩将赤焰掌拓印好之后,师徒二人便回到了一层大厅。出门前,张永良对着石逸轩说道:

         “回去之后尽快将功法和法术熟练,做好内门选举的准备,不可让为师失望。这是传音玉简,等具体的选举时间确定后,为师会通知你。”

         石逸轩接过传音玉简以及其师尊的令牌,点了点头,躬身施礼道:“徒儿定不会让师尊失望,徒儿告退。”

         见张永良挥了挥手,石逸轩便不再多说什么,缓缓退出了术法阁。

         术法阁外,此时已是明月高悬。虎啸山中半个月,有过惊险绝望,也有过感动柔情。北方的三月,正值冬去春来,最为寒冷的时候。

         走在月色下的石逸轩,看着被明月映的有如白昼的银装素裹;听着脚下因为半尺厚的积雪而传出“咔哧咔哧”的声响;感受着冷冽的寒风吹过脸颊,石逸轩没有感到寒冷,心中反而有阵阵的暖意。

         玄霄派,来此已是两年。在这两年里,石逸轩结识了更多的朋友,陈杰、章御、郭梦溪、妤希、王鸯等。同时还有了一个待其如子的师尊,使得石逸轩感受到了除父母外的,那种来自长辈的无私关怀。

         因为有了这些新的朋友,因为有了师尊,所以此刻的石逸轩,在经历了虎啸山一系列的生与死之后,走在这寒冷的冬夜,看着四周的草木楼阁,心中犹如湖面般平静,行走间,很是轻松恣意。

         俨然,石逸轩心中,已经将玄霄派当作了自己的第二个——家!虽然这个家中,有一些令人心烦的人和事,但是却并不影响石逸轩对这个家的依赖。

         离开传法堂所在的山峰之后,石逸轩将太子和公主放了出来。刚刚出来的太子和公主,对于石逸轩将他们关在一个黑乎乎的空间里,表示十分不满。

         这不,刚一出来,太子和公主也不管地上的雪,是否快要将自己埋没,向着石逸轩一阵呲牙,喵喵直叫,宣泄着自己小小心灵所蒙受的创伤......

         看着两个小家伙,那和地上积雪一般高的个头,和雪一样白的毛发,在月光下闪亮的眼眸,努力扮作凶恶的表情。石逸轩溺爱的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太子和公主的小脑袋,笑着说道:“好啦,老爹知道错了,回头给你们好吃的,走吧!”

         太子和公主先还对于石逸轩摸自己的脑袋表示不愿意,听到自己老爹说有吃的,这家伙,脑袋皮都要在石逸轩手里蹭破了!

         随着石逸轩的起身离开,两个小家伙也活蹦乱跳的追着石逸轩,向着外门弟子的山峰跑去,不时的在雪地上打个滚,互相刨着雪。

         一个人,两只小白虎,在这静谧的月色下,拉出了长长的影子;雪白的大地之上,留下了他们走过的足迹;两只小白虎欢乐的嬉闹声,回荡在银白色的轮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