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我的天!(求收藏了)
        “打住!逸轩师兄,如今你修为比我高,虽然是好意,但总是叫我师兄,怪别扭的。要是不嫌弃,叫我陈兄也好。”

         陈杰不待石逸轩将话说完,便直接打断,有些无奈的说道。

         “额,也好!陈兄,我们进去提交任务吧。这次我可是拿了不少的刺腰狼尸体。”石逸轩见陈杰这么说,也是有些尴尬,习惯性的将右拳放到嘴前,开口道。

         “算了,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何况就算拿的再多,你一个人都不够,我就不必了。”

         在石逸轩收集刺腰狼群尸体时,陈杰已是昏迷过去,自然不知道石逸轩所谓的“拿了不少”,到底是多少。

         石逸轩神秘的笑了笑,也不说话,拉着陈杰走进了大厅内。

         大厅此时随着田昊雄等人的进入,虽然恢复了先前的状态,做着各自的事务,但声音却是不自觉的压低了许多。

         当石逸轩二人进入后,大多数人再次停下了手头的事情,饶有兴致的看着田昊雄等人与石逸轩二人。

         石逸轩二人没有理会人群的反应,径直来到了材料任务提交处。石逸轩对着交接任务的年轻男子拱手施了一礼,开口道:

         “这位师弟,我二人是来提交材料任务的,先前接取了虎啸山收集妖兽材料的任务,这是任务玉牌。”

         说着,石逸轩手中出现的当初接取的玉牌,而后用胳膊碰了碰陈杰。陈杰见此,也只好拿出了任务玉牌,一同递给了负责交接任务的弟子。

         在那名弟子查看玉牌的同时,周围之人听说是虎啸山任务,俱都面色一变。那些本不在意石逸轩等人的弟子,也都诧异的转头看向石逸轩二人。原本安静的大厅,一时间也变得嘈杂起来。

         “又是虎啸山任务?这次虎啸山任务可是凶险万分啊!”

         “是啊,早些回来的还好,那些一直在山中逗留之人,如今差不多是回不来了。”

         “谁说不是,最后那场兽潮,据说席卷了整个虎啸山。就算能活下来,也是身受重伤。连大师兄王猛,都只能暂时退去。各大派这次可是损失惨重啊!”

         “对对对,前先天大师兄和妤希师姐回来时,情绪都很低落,就是因为虎啸山死了很多人,从而感到伤怀。”

         “你们说,这兽潮都结束好几天了,妖兽们也再次隐藏在了虎啸山深处。石逸轩现在才回来,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说不定是找了一个地方躲起来了呗!”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那名弟子已经查看了玉牌,示意石逸轩二人将收集到的材料拿出来。

         石逸轩一挥手,一具脖子被扭断的刺腰狼尸体,便出现在了脚下。

         那名弟子一看,眉头有些微皱,淡淡的开口道:“刺腰狼的实力较低,完整的尸体,价值五十门派贡献点。这尸体的贡献点,是你们二人平分还是?”

         “哈!还真是在一个地方躲到现在啊!”

         “然后见没事了,随便找了一个妖兽尸体就回来了,哈哈哈。”

         就在众人因为那名弟子的话而各种嘲笑时,田昊雄阴测测的说道:“逸轩师兄,要不要我送你们几只妖兽尸体啊,我这里也有一只刺腰狼的尸体,你俩刚好一人一只。”说完,田昊雄身后之人俱都开怀大笑。

         听着周围人群的嘲弄,陈杰面色冰冷,眼中带着关切,看向石逸轩。却见石逸轩淡淡一笑,对于周围的情况毫不在意,向着陈杰道:

         “陈兄,你还差多少贡献点,才够晋升内门弟子所用?”

         “我现在有六百门派贡献点。”陈杰见石逸轩如此淡定,多少放心了些。

         “也就是还差九千四百贡献点。”石逸轩点了点头,准备再次拿出刺腰狼的尸体。就在此时,大厅外却是涌进来了一群人,为首之人正是田昊宇!

         “将此人拿下!”

         田昊宇刚刚进入大厅,直接招呼身后一同前来之人,指着石逸轩道。田昊宇身后众人更是二话不说,直奔石逸轩而去。

         “是执法堂的大弟子田昊宇师兄,石逸轩要倒霉了。”

         “可不是,要不是田昊雄有一个好堂哥,怎么可能在门内为所欲为。”

         “嘘,你是想去执法室转一圈吗?”

         “慢着!我看谁敢动?”

         就在大厅中人因为田昊宇的到来而议论纷纷时,大厅外突然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声。

         就见王耀学、章御、妤希、郭梦溪,以及王鸯等人快步进入大厅,同样直奔石逸轩而去。

         这一茬又一茬的人群不断的来到任务厅,还都是奔着石逸轩而来,使得大厅众人俱都目瞪口呆,竟连议论都忘记了。不明白这石逸轩为什么能够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再看跟随田昊宇而来,准备拿下石逸轩的执法堂弟子,见到王耀学等人进来,全都停下脚步,看向田昊宇,眼神中透着问询之色。

         “石头,你怎么样,你不是?”

         “逸轩师兄,你没事就好,都怪我太冲动了,不然也不会连累你......”

         王耀学等人刚来到石逸轩近前,王耀学和章御便关心的开口询问道,郭梦溪王鸯等人也是一脸的关切之色。妤希见到石逸轩后,也是松了口气。

         田昊宇见执法堂弟子看向自己,面色顿时阴沉,继而怒道:“怎么?执法堂弟子执法,还要看他人脸色?”

         王耀学见此,刚要说话,却被石逸轩拦下。石逸轩看着田昊宇,淡淡的开口道:“田昊宇师兄,不知师弟犯了那条门规,须得师兄如此大动干戈?”

         田昊宇见石逸轩询问,面上再度露出了一贯的微笑,开口道:“逸轩师弟,我接到门内弟子举报,说你在虎啸山残害同门,夺取了其还未服用的筑基丹。如今你也筑基成功了,证据确凿,还请不要反抗,随我去一趟执法室吧!”

         “田师兄,你的情报有误吧,我在虎啸山可是一直与逸轩师兄在一起,何来残害同门之说?到是您的堂弟田昊雄,反而有残害同门的嫌疑。”

         章御听到田昊宇的说辞,心中对于虎啸山连累石逸轩之事,本就有愧,此刻向前一步,肃然道。

         妤希也是开口:“不错,我也可以作证,逸轩师弟并没有残害同门,还请田师兄明鉴!”

         “妤希师妹,石逸轩是否残害同门,随我前往执法室后,自会有所定论,不劳师妹挂心。”

         田昊宇面对章御和妤希的证词,毫不在意,语气透着坚定,给人以毫无商量之感。

         石逸轩对章御和妤希摆了摆手,看向田昊宇:“田师兄,如果我能在此证明,我的筑基,并非靠残害同门而晋升,是否可以免去嫌疑?”

         “若你真能证明清白,我执法堂也不会冤枉同门。”

         田昊宇好整以暇,根本不相信石逸轩能够自证清白。这种在外残害同门之事,若是执法堂执意较真,谁都无法说清。

         “好,那就劳烦田师兄稍等片刻。章御师弟,可否遣一名战堂弟子,前往术法阁,将这令牌交给张永良长老,说是他的弟子在任务厅,要被抓去执法室。”

         说着,石逸轩将其师傅张永良交给自己的令牌,递给了章御。

         随着石逸轩的话音落下,尤其是拿出令牌的一刹那,大厅众人俱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短暂的安静之后,暴发出了种种不可思议的呼声。

         “这!不可能,张永良长老一生从未收徒,其令牌更是从未送与他人。这令牌不会是假的吧?”

         “因该不是假的吧,一会儿可是要拿去术法阁的,若真是假的,除非是这石逸轩痴傻了!”

         “元婴老祖不出,若战堂秦长老是门派的利剑,阵法堂岳长老是门派厚盾,那张永良长老可以说是门派的柱石啊!谁敢拿此事开玩笑?”

         “难以置信,当真是难以置信。张永良长老是何等身份,资历可是与严长老一样,在长老团中,都是说一不二之人。就算是何掌门,都要叫一声师叔的存在!等等!这,这石逸轩的辈分岂不是?我......我的天......”

         ......

         听着周围众人的议论声,田昊宇和田昊雄等人俱都脸色僵硬。尤其听到“辈分”之时,一贯带着微笑的田昊宇,更是脸黑如碳,额头已是冒出了细密的冷汗。

         不仅是田昊宇等人,就连王耀学和章御众人,听到石逸轩轻描淡写的说出这番话,并且拿出令牌时,也都惊若天人。章御更是看着石逸轩拿出的令牌,呆愣间,竟然忘记接过......

         “咳!章御师弟,还要劳烦一下战堂弟子。”

         石逸轩也没想到,自己师傅在玄霄派的地位,居然如此特殊。辈分之高,更是让石逸轩心跳不止!好不容易压下心中激动,这才干咳一声,再次向章御说道。

         “啊?哦!好。速去将这令牌带去术法阁,按逸轩师......额!”

         章御对一旁的战堂弟子说到半途,对于石逸轩如今的辈分,不知该如何称呼!转头看向石逸轩,眼中尽是怪异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