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炼气一层
        少顷,石逸轩五人陆续放下玉简。陈杰拿过玉简递给了那位师兄,随后将另一侧的五个布袋拿起,分给了石逸轩五人,开口道:

         “现在你们就是玄霄派的记名弟子了,这是储物袋,一定要收好,每个弟子只有一个,丢失后自己想办法。这储物袋内有一方餐桌大小的空间,里面有你们的月俸。现在和我去传法堂。”说着,率先离开了房间。

         传法堂比内务堂大了不少,类似一座别院。远远的可以看到,传法堂的中心处,是一座九层高的塔楼,雕栏玉砌,隐隐有光华闪过。

         来到传法堂的大门前,门口站着两名弟子,陈杰上前,拱手行礼道:“两位师兄,师弟带新入门的记名弟子前来领取功法。”

         那二人见此,打开院落大门,陈杰带着五人进入院内。来到了一处前厅,进门处有一张书桌,一位二十岁上下的青年正坐在书桌边,双眼微闭,手拿一枚玉简。

         见有人到来,也是纹丝不动。陈杰示意众人安静,从厅内一排排的书架上,随手拿起五本书,便就带着五人走出前厅。

         陈杰给了每人一本书,开口道:

         “这是你们的修炼心法,因为是入门心法,所以都一样。去到住所后,先行按照书中所说修炼,修炼到炼气一层,方可打开储物袋。在此之前,最好还是不要随意走动。以免发生意外。”

         说完,陈杰带着五人离开传法堂。一刻钟后,众人来到了一处院落群,鳞次栉比的院落蔓延开去,一眼看不到尽头。

         “好了,这里就是记名弟子的住所,门前木牌上写有名字的,说明已经有了主人,你们选些没写名字的就是。而那边较大的院子是食堂,吃饭都在哪里。”陈杰说完,转身离去。其他人见此,也都四散开来,选择自己的院落。

         石逸轩见陈杰要走,赶忙追上道:“陈师兄留步!陈师兄,师弟石逸轩,有些问题想要请教陈师兄,还望陈师兄莫要见怪。”说完朝着陈杰拱手一礼。

         陈杰见是那最后一个测试之人,也不曾怠慢,回礼道:“不知石师弟有何疑问,陈杰知无不言。”

         “陈师兄,先前在内务大厅内,因那被收做弟子之人,是师弟发小,关系要好。所以想要问问师兄,最后的黑衣长老是何人?”

         “原来是问这个,那黑衣长老是阵法堂堂主,岳斌。为人洒脱,平易近人。阵法之道门内更是无人能及。虽然年轻,但一身修为已是金丹大圆满,只差一步,就可成就元婴。哦,金丹和元婴是我辈之人修炼达到一定境界后的称呼,储物袋内的玉简有介绍。”见石逸轩听到金丹与元婴后露出不解之色,陈杰也就顺口解释了一番。

         “至于那女长老,是外事堂堂主,贺蓉。金丹后期修为。”说道这里,陈杰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后一手捂嘴,凑到石逸轩近前,压低声音继续道:

         “据说贺长老看似温柔,脾气却异常火爆,又因为是女子,其他长老都怕他。就连内务堂的严长老都不敢随意招惹。可别说是我说和你的啊!我这是提醒你,别惹来麻烦。”

         见陈杰如此说道,石逸轩连连点头,也低声说道:“多谢陈师兄指点,师弟必定守口如瓶。”

         “嗯,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对了,提醒你一句,小心张志杰。”说完,陈杰不再停留,转身离去。

         听着陈杰最后的警告,石逸轩也是知道,因为自己没能让秦长老满意,连累了张志杰。琢磨着回头得给张志杰赔礼。随后便去寻找自己的院落。

         转了一会儿后,石逸轩见这些院落都差不多,便随意走进了一处无主院落。

         进入院落后,先是一个十米见方的院子,院子空荡荡的。左侧是一棵柳树,正随风摆动。正前方是一排共三间房屋。

         石逸轩先是走入中间一间,里面陈设简单,就是一般的会客厅。来到左侧房间,是一间练功房,中间地上放着一个蒲团,四周有凡俗间的兵器架。

         最后石逸轩来到了右侧房间。推门而入后,房间布置一览无余。一张床,一张桌子,四张椅子,没有多余的摆件。

         石逸轩看完院落后,心中早已急不可耐,来到桌前坐下,从怀中掏出了那本心法和储物袋。将储物袋放到一旁,拿起心法。落眼之处写着“练气篇”三字。

         翻开第一页,页首写着“炼气一层”。石逸轩激动中看完了炼气一层的心法口诀,也不耽搁,快速来到练功室。盘膝坐在蒲团之上,开始尝试修炼。

         一炷香后,石逸轩无奈的睁开双眼。

         “怎么没反应呢,按照书中所说,要先感应天地之气,于筋脉中生成气感,沿筋脉运转三十六周天后导入丹田。感到丹田发热后,将气感导出丹田,再沿筋脉运转七十二周天后进入丹田。方算运行了一个周期,期间不能打断。而我为何什么都没感觉到呢?”

         石逸轩有些不甘心,于是再次尝试修炼。直到天色变暗,这才感觉到,筋脉中有了一些异样之感。发现有了感觉,石逸轩也顾不得肚子开始抗议,继续修炼。

         又过了一刻钟,石逸轩面色古怪的睁开双眼。心中暗自嘀咕:

         “这筋脉中的气感,为何与那神秘口诀所产生的气流如此相似呢?”想着想着,石逸轩眼神一亮,呼吸有些急促。随后再次开始修炼。

         这次石逸轩不再是修炼那本书上的口诀,而是开始默念神秘口诀。按书中介绍,每种心法的运转方式都不同。

         若是修炼新的心法,只要在已有的修为基础上,调动体内灵气按照新的心法运转修炼,就可以接着修炼。也可以散去丹田气海,从炼气一层重头开始。石逸轩如今还没有气海,也就不需要考虑这些。

         随着口诀的不断默念,石逸轩按照神秘口诀独特的运转方式,将气流尝试导入丹田。顿时,石逸轩明显的感觉到,当气流进入丹田后,丹田出现了舒服的温热,浑身说不出的轻松。就连饥饿之感都几乎感觉不到。

         石逸轩心中激动,却也不停下。待到半夜时,当神秘口诀产生的气流的再一次进入丹田后,石逸轩感到丹田突然一震,随后便是浑身的舒爽。而丹田中也出现了气海,散发出阵阵暖意。

         石逸轩睁开双眼,吐出了一口浊气。心中有些振奋:“炼气一层,没想到这么快就炼气一层了。按书中所说,门派心法正常人一周左右才会完成第一个周期的运转。天资好的也要三天。炼气一层更是要三个月才可达到。而那神秘口诀,却让我只用了不到十二个时辰。不过,为什么没有书上说的修为波动?”

         心里这般想着,石逸轩尝调动丹田内的气海。顿时,书中说的修为波动清晰的出现在了石逸轩身上。见此,石逸轩停止了灵气调动,而随着停止,身上的修为波动再次消失。

         石逸轩面色有些古怪,随后眼珠一转,喃喃道:“也好,这样一来,人们也就不知道我这么快就炼气一层了,倒是少了很多麻烦。”

         眼看已是半夜,石逸轩来到卧室,借着月光点燃蜡烛。拿起储物袋,运转法力,书中所说的灵识便感应到了储物袋中的物品。

         一件白袍,一块玉简,还有三颗红枣大小的晶莹石头。心念一动,三样物品便出现在了桌上。石逸轩先是拿起了玉简,放在额头,灵识散出。顿时,一大段内容便出现在了脑海。

         看完这些内容后,石逸轩放下玉简,心中的疑惑也随之解开。

         原来这三个石头是下品灵石,可以辅助修炼,也可以作为交易货币。其中灵石分为上中下和极品四个品级,兑换率都是一比一百。

         而炼气一到三层为炼气初期,是记名弟子。四到六层为炼气中期,是外门弟子。七层到十层为炼气后期,十层又叫炼气大圆满,是内门弟子。

         想要晋升外门,除了修为达到炼气中期,也就是最低炼气四层,还得外出完成三个任务。那张志杰想必就是为了成为外门弟子,而去完成最简单的招收弟子任务。而只要招收到天资较好的弟子,则可以直接成为外门弟子。怪不得白天的武师兄要恭贺张志杰。

         那武师兄的腰牌,一面刻着“武”字,一面刻着“外”字,则代表外门弟子和姓氏。内门弟子则是“内”字。外门弟子想要成为内门弟子,不仅要有炼气中期的修为,还要有一万点的门派贡献点。

         成为外门弟子之后,每月还有辅助修炼的丹药,下品灵石更是增加到每月十五颗之多,而记名弟子却只有每月三颗下品灵石,待遇差别之大,令人咋舌。

         了解到这些的石逸轩,发觉修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想要修炼速度快于别人,就得有灵石,也就相当于得有钱,有钱了才能买丹药,买法器等。而修仙一途也不是一片祥和,因为没有系统的约束,充满了血腥与争斗。

         一部好的心法,好的法器,大量的灵石和丹药,都是生存下去的必需品。而这些东西,除了一部神秘的心法外,石逸轩全都没有。

         这让石逸轩意识到,修仙之路充满荆棘。前路之难,不亚于凡俗中的白手起家,甚至犹有过之。

         想到这些,石逸轩眼中露出坚定:

         “为了父母,为了自己没有白白来这世间走一遭。为了让自己这一生活出精彩,为了让自己不泯灭于芸芸众生。我一定要不畏艰难,让这世间留下我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