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初见郭梦溪
        第二天一早,收拾好东西的石逸轩,在父亲和母亲的陪同下,来到村口,王耀学一家也已在村口等待了。

         “耀学,在外面别惹祸,听逸轩安排,听到没有!”王耀学父亲说着,伸手轻轻拍了王耀学后脑勺一巴掌。

         王耀学一缩脖子,摸着后脑勺,翻着白眼有些郁结的喃喃道:“知道了!我都要出远门了,你还要打我。”

         “臭小子还顶嘴!”说着,王耀学父亲抬手想要教训教训王耀学。王耀学却早已一溜烟的跑到了石逸轩身边。

         石逸轩看着这一幕,离别的伤感也谈了些许,转头道:“父亲,母亲,王叔叔,薛阿姨,我们要出发了!”

         “唉唉,去吧,路上注意安全”石逸轩母亲含泪点头道。石逸轩的父亲没说话,只是眼神中的鼓励,深深的印在了石逸轩的心中。

         王耀学父亲此时也一改刚刚的姿态,有些不舍的对石逸轩说道:“逸轩,我家耀学性子顽劣,在外边多提点一点,该骂就骂,别让他闯祸!”

         “王叔叔放心吧,耀学只是活泼好动了点,头脑却很灵活,分得出轻重,不会惹祸的。”石逸轩也知道,王叔叔看似对王耀学严厉了些,但对王耀学却很是疼爱,出声安慰道。

         见时间差不多了,石逸轩与王耀学向父母等人挥手告别,转身踏上了寻仙之路。

         远远的,石逸轩和王耀学还能看到,站在村口眺望着的父母,按下心中的伤感,毅然的走向远方。

         “石头,你说咱么去哪里找仙人啊,那仙人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就凭咱俩,能找到吗?”赶了一上午的路,王耀学也渐渐从离别的伤感中平稳了心情。

         “我想过了,先去县城,等明天租一辆马车,去你说的那个百里外的山林,先去找找看。你忘了吗?我梦到那仙人老者时,周围就是雾蒙蒙的一片。你说的那片山林,也一样有雾,让人迷失方向,进不到山林深处,想来都是仙家手段吧!”石逸轩虽然这样说,但心里也是虚得很,毕竟那是仙人,岂是说找就能找到的。

         “那行,就听你的,先去那山林找找看。前面有个驿站,咱去吃点干粮,歇歇脚吧,走了一上午,怪累的。”王耀学指着前边不远处的一处驿站说道。

         “嗯,那就先去歇息下。”石逸轩也看到了那处驿站,随即与王耀学加快了脚步。

         “两位客官,喝茶还是吃酒?”来到驿站,小二见石逸轩两人坐下,热情的招呼道。

         “来两杯热茶就好。”石逸轩点头回应。

         “好嘞,客官稍等”小二转身去热茶。石逸轩打开包裹,拿出了母亲准备的大饼,分了王耀学一张。

         “客官慢用!”不一会儿,小二端着一壶热茶,两个茶杯,放到了石逸轩二人的桌上。

         小二离开后,石逸轩和王耀学喝了一口茶,就开始吃饼。正吃着时,石逸轩忽地听到背后一桌传出了“仙人”二字,不由心中一动,也不吃了,静静的听着后面人的谈话。

         “真的假的,真是仙人?别是来招摇撞骗的吧!”

         “当然是真的,我昨天亲眼所见,那仙人穿着白色长袍,在县衙门口,县守大人亲自陪同。说是要招收弟子,为了证明自己是仙人,那人伸开手掌,‘呼’一下,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球就出来了。然后朝县衙门口的柳树一挥,嚯,那柳树的树干上,直接烧出了一个窟窿!”

         另一人说完喝了口茶,又道:“人们一看,真是仙人啊,顿时激动了。紧接着,那仙人说是门派要招收弟子,在县里停留三天,十六岁之下的孩子和青年,都可以去他那里报名。接受检测之后,合格的,就能跟他去山门,学习仙法。”这人说着,还得意的昂起头,仿佛他自身就是哪仙人一般。

         “老弟啊,这么重要的消息,我都告诉你了,你看 ..... 我欠你那五两银子 .... ?”说话那人露出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老哥哥哪里话,见外了不是,权当是请老哥哥的喝酒钱。那个,我家里还有事,先走一步啊,下次请老哥哥喝酒!”

         那人说着,结了账,转身匆匆离去,想必是家里有符合年龄的孩子,想要去碰碰运气,看看是否合格。

         听完这些,石逸轩抬头看了王耀学一眼。发现王耀学也在看着自己,心下明了,王耀学也是听到了。点头示意后,两人也不说话,三两口吃完饼,喝了茶,结账快速离去。

         来到清徐县城已经是傍晚。县城石逸轩来过几次,是跟着父亲来送家具的,送完就走,对县城也不是特别熟悉。

         好在现在街上到处都是人,不像平时,傍晚人很少。且大多数人都在谈论仙人之事,很多人也都是从十里八乡赶来凑热闹的。石逸轩两人都不用打听,便知道,仙人正在县衙门口测试。

         来到县衙门口时,只见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群。石逸轩两人挤到近前发现,人群中央是一块二十米方圆的空地,四周有衙役维持秩序。

         空地上正有大人带着小孩排着队,队伍源头有一张长桌,桌子旁边坐着一个白袍青年,虽面无表情,却也很是帅气。周围的年轻女孩看向此人时,眼睛都要放光了!

         而那白袍青年身后站着八人,年龄不一。小的只有六七岁,大的就如自己这般年龄。

         此时,长桌前的一个小男孩伸出手掌,放到长桌上的一颗石头上。三息之后,一个衙役上前说道:“不合格,下一个。”

         那小男孩的大人虽然不甘心,却也不敢说什么,唉声叹气的带着小男孩走入人群。

         只见下一个小男孩也伸出手来,放到了石头上,也就一息的功夫,那平凡无奇的石头,却突然发出了暗淡的红色光芒。刚刚那名衙役再次上前一步“合格”,说着,拉着小男孩走到了白袍青年身后。

         石逸轩这才明白,原来白袍青年身后的八人,都是测试合格之人。

         测试很快,大多数人都没有通过,白袍青年背后也只是达到了十二人。最后一个测试的,是一个与石逸轩年龄相仿的年轻女子。

         此女子面色程健康的小麦色,眉如远山,眼眸清澈;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拂;一身碧绿的翠烟衫,身披天青色薄烟纱,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肩若削成,腰若约素。

         一时间,石逸轩不禁多看了两眼。正愣神之际,人群突然一阵哗然。

         这时石逸轩才注意到,眼前被一片绿色光芒所笼罩。那白袍青年更是站了起来,平静无波的面庞,也是被震惊所取代。

         再看绿色光芒的源头,赫然是测试所用的石头发出,而在石头之上,是那最后一位女子的右手。

         即便石逸轩不是很清楚测试的具体依据,但也明白,发出如此强烈的光芒,必是不凡。那女子收回右手,绿光也随之消失。

         紧接着,那白袍青年略显激动,带着点局促的拱手问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在下玄霄派张志杰。”

         “仙师有礼了,小女子姓郭,名梦溪。”那女子微微一福,开口答道。

         “郭梦溪!”好名字。正当石逸轩想着时,突然感到有人推自己,回头一看,正是王耀学。

         只见王耀学连连努嘴示意,看向县衙门口。石逸轩转头一看,原来是在自己走神之际,因无人测试,白袍青年已经与县守及通过测试的十三人,向县衙走去。

         正在这时,王耀学突然发力,将石逸轩推到了空地处,并高声喊道:“等一下!”

         王耀学的突然“发难”,让石逸轩毫无准备,只感到背上传来一股大力,还未反应,便被推到了空地处。再看王耀学,喊完这一嗓子后,闪身躲进了人群之中。

         眼看全场之人都在注视着自己,尤其是看到那白袍青年看向自己。郭梦溪也是一双美目,好奇的盯着自己上下打量。石逸轩的脸,顿时就红了,也不敢去看县衙门口的方向。

         心中不由骂道:“好你个王耀学,忒不够义气,有你这么坑人的吗?”心中虽骂,却也无奈。手足无措下,准备逃回人群时,县衙方向传来一声大喝。

         “站住!何人在此喧哗,冲撞了仙师该当何罪?”

         石逸轩停下身形,满脸赤红的慢慢转身,看向县衙门口。只见一名衙役左手拿着水火棍,杵在地上,右手指着自己,一双虎目瞪得溜圆。

         可那眼神却不是在看向自己,而是小心翼翼的瞟着那白袍青年,想是为了在仙人面前表现自己,抢先开口。

         “咳嗯!”事到如今,石逸轩也没了办法,只得定了定神,轻咳一声。

         只见石逸轩神色肃穆,双手轻抚衣衫,展开双臂至胸前合拢,弯腰拱手行礼道:“仙师,诸位大人,小生石逸轩有礼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