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二章:一只叫‘拖油瓶’的猫
        夜幕降临,下雨的晚上格外的漆黑,而凯旋门酒吧则在灯光挥洒下,显得格外的热闹,门口不时有年轻人,互相搀扶的走进或是走出,走出来的一个个像是喝了不少酒的样子,很多人连伞都不打,就这么在街上走。

         关于要不要进去,周林跟几只螃蟹商量了一下,老二和老四其实没什么主见,进不进去都无所谓,反正酒吧这类地方在申海就没少进去过。

         凯旋门酒吧的大门很豪华,进入里面没有想象中的直接入大厅,而是要走一条很长的走廊,走廊两侧有好几个保安状的男人拿着对讲机,每一个进去的人还要进行金属探测仪的测试,手机不会没收,但针管摄像头之类的东西是绝对不允许带进去的。

         周林沿着走廊墙角移动,因为走廊的光是红色,所以这些急切进入酒吧的人并没有发现他们,至于保安,他们会管一只飞进去的蚊子?或者苍蝇?

         看了一眼时间,时间才刚到晚上的7点。

         爬出隔音段,一股燥热的音乐席卷整个酒吧中央,这家酒吧很大,大厅内一眼看去,至少可以让上千人同时在里面跳舞、喝酒,不过周林现在可没兴趣,看舞池中央,那个跳钢管舞,浓妆艳抹的女孩。

         他的目光一直紧盯着刚刚进来的烟枪男。

         烟枪男对这里就像自己家一样,无比的熟悉,刚刚进门的时候,他只是对保安们笑了笑,便被自动放行,因为这事,几个挑事的小伙子,差点要和保安干起来。

         烟枪男进入大厅并没有在大厅停留多少时间,他的身体一直在移动,当移动到二楼的楼梯口时,他长吁了一口气,大步的走了上去。

         二楼是一排包间,顾客上楼需要给门口服务人员牌号,然后由服务人员拿着牌号带进包间,周林等蟹跟在一群年轻人身后爬上二楼,二楼的气氛,有些迷乱,无论是空气还是泛黄幽暗的光,给他的感觉都不是很好。

         门口的走廊上有不少人,大部分是服务人员,但也有一些打扮漂亮露出长腿的女孩,转换战场,为了不让无聊的人用脚踩他们,周林趴在窗户上观察着一切。

         实际凯旋门酒店有三层,刚刚烟枪男便上了三楼,不过还没等周林上去,他便走了下来,进入二楼一个空的包间内,不一会儿酒水和女人去了好几个。

         “这里不仅涉黑、还涉黄!”

         不到半个小时,老三已经分析出凯旋门酒吧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所,这种场所要是放在申海,开张不要三天绝对会被查封,但是在小城市里面,只要上下照顾到位,很难被封,周林还是人的时候就去过一个和凯旋门差不多的地方,那儿有专业蛇头,有妈妈,还有专业拉客的滴滴司机,如果不是周林早就知道那儿什么性质,你能想象门口一个摆摊卖水果的50来岁女人,实际是酒吧的投资人之一么。

         最后那个地方还是被封了,具体原因不知道,反正周林只去过一次,还是被朋友拉过去为了祭奠**来着。

         正想着,底下传来一阵骚乱,几个穿着制服的年轻警察进入酒吧查看是否有非法生意,一共六个人,相比较楼下的骚乱,楼上好像一切正常一样,几个酒吧的经理还有保安之类捆住警察,在查询了一些相关的证件之后,二楼和三楼都上去了,见没什么问题,几个警察皱眉离开。

         等他们走后,烟枪男舒服的走出包间,他叼着烟,带着一帮人进入之前的那个包间,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包冰糖状的东西给其他人,让他们分,周林瞪大眼睛,还好事先老三早准备好了工具,从老三爪子上抢过手机,按住,然后拍下。

         拍了几张,由于视角问题不是特别满意,周林便等他们出来,给他们一张一张的拍了个全身照,反正他现在有的是时间,要不是偷来的这个手机电量不足,他恨不得往死里拍,最好拍的对方半身不遂。

         将手机揣好,临走时周林找来一个袋子将手机紧紧包裹住,几只螃蟹背着一个手机太显眼,这个时候周林心想如果小黑,或者旺财、旺旺随便一个在就好了,虽然到晚上十点雨水才稍微小一点,可是街道上没有一只打算出来遛弯的猫或者狗,就算是流浪的猫狗,这个时候也都躲在安全的地方,等待天晴。

         “召唤老鼠吧!”

         周林在地面敲了几下,大约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还是没有一只老鼠出现,周林估摸着因为下雨的原因,老鼠们根本无法判断声音的来源,或者根本就没有听到声音。

         老三提示周林用一用‘龙战于野’,周林一想巴拉巴拉举起蟹钳朝着狗日的天大喊:“下你妈比雨,龙战于野!”

         刚吐槽完,一只小的不能再小的猫咪,睁大萌萌的眼睛,晃晃悠悠的来到周林等蟹螃蟹,奶声奶气的喵了一声。

         刚吃奶的猫猫叫的时候会有一种奶声奶气的感觉,老二和老三的心顿时都被融化了,这小猫看上去才出生没多久,眼睛也仅仅刚睁开,它身上的猫毛有些潮湿,黑白相间的猫毛黏在一起,让周林看着很难受。

         这猫不是家养的猫,闻了闻它身上的气味周林道:“你妈呢,告诉我,我现在帮你弄死它。”

         母亲这个词在小猫的眼中是迷茫,周林用蟹爪掏了掏,深呼吸,感情自己没召唤劳工就算了,还召唤了一个拖油瓶。

         天这会暂时没有下雨,不过周林抬起头看天空时,发现好几朵漆黑如墨的乌云正在头顶随时等待降临,四周风很大,想了想,周林将手机放在小猫的背上,然后他们带着小猫朝张轩家爬去。

         刚到张轩家又开始下雨,一晚上没吃饭几只螃蟹都有些饿,无奈周林爬到一家关门的超市里面掏出几包鱼片,还有一罐旺仔牛奶。

         “自己吃饭都是个问题都是个问题,还要照顾你,我真傻!”

         “以后你就叫拖油瓶了,知道不!”

         “快吃!”

         喵

         周林拍了拍小猫的腿,让她赶紧吃。

         为了怕小猫晚上睡觉感冒,周林将张轩新买的两个枕头,丢一个到地上,摸了摸还算软,便和小猫一起趴在上面呼呼大睡。

         迷迷糊糊间,睡得正香的张轩听到一声奶猫的猫叫,睁开迷茫的双眸,面前,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猫抬着猫爪子,睁大萌萌的眼睛看着他:”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