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二章:红月降临
        ‘卡塞尔’学院的牌匾消失了!

         这个消息在短短不到五个小时的时间里面,传遍了整个考古界,他们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摄像头下,那一副中英结合的五个大字牌匾,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时间过得非常漫长,而在某一个时间的节点内,它就这样无声无息间凭空消失,一点空气残留的痕迹都没有。

         阿尔诺夫在提供证词的时候,提到自己曾今感觉房子里面忽然好想多了一些什么,但是当时,只想着家里两条狗的事情,所以一直很注重细节的阿尔诺夫,第一次在细节上,栽了跟头。

         “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到了我家,然后将牌匾拿走了!”

         有人想到了‘外星人’因为有一段的时间内,‘外星人’很火,非常火,火到整个交通小区被来看外星人的老外占领,但华国的科学家、生物学家,已经证实根本没有‘外星人’存在,日本那边则说‘外星人’很可能跟着黑帮大厦一起烟消云散了。

         几个小时的时间不足以将这个消息传到国内,而‘卡塞尔’学院的牌匾,也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这一消息流传的很快,但很快又被只顾着工作的人抛之脑后,阿尔诺夫虽然将重心转移到研究‘卡塞尔’学院上去,但那都已经是之后的事情。

         拿着牌匾,周林等蟹出现在高速公路的一处荒芜之地,将‘卡塞尔’学院的牌匾放在地上,这块牌匾仔细看上去,他只不过是一块普通的东西,但是周林并不这么认为,因为周林记得《龙族》小说中,虽然卡塞尔学院拥有着悠久的历史,可历史的真正进程都是从路明非出现之后才开始的。

         历史是人编写的,所以它可以骗人。

         深夜的天空布满乌云,之前已经下过一场雨的夜晚,格外的昏暗,旁边的马路上偶尔有一辆车开过,打过转向灯的车,很快便消失在众蟹的视野中。

         牌匾放下去的第一秒开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天空布满的乌云开始慢慢的移动,散开。

         “老大,这东西是什么鬼啊?”老二和老三不解。

         周林皱了皱眉:“别瞎说,什么什么鬼,这东西很可能关系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秘密。”

         “比海底五万米那个城市还要大么?”老二天真的说道。

         周林点头,还别说,如果真找到一个龙王,两者差距指不定谁大。

         “可是,老大你都看了快一个小时了,也没什么变化呀。”老二又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四指了指天空:“有变化,你们看天空!”

         天空?

         众蟹的目光朝着天空撇去,只见天空散去了乌云后,一道幽暗的月光,仿若被镜子折射一般,笔直的印在大地之上,而印在‘卡尔塞’牌匾的月光,足足占了四分之三,从远处看,‘卡尔塞’学院的牌匾就像一个巨大的、发光的电灯。

         “天呐,这简直……就特么是神迹啊!”

         老二老三还有老四吃惊的张大蟹嘴,若不是亲身经历,它们绝对不敢相信,真的有东西可以像电影里面一样,聚光。

         当众蟹包括周林,都将目光瞥向‘卡塞尔’学院牌匾的时候,老四吐了口吐沫,口吃的说道:“老大、老二、老三你们,你们看天空……”

         老二甩了甩蟹钳:“刚不是……”

         抬起头,老二瞪大蟹眼指着已经被染红的天穹:“老……大……!”

         刚刚还是一轮明亮的月亮,此刻月轮的边界全部被红色覆盖,当月光照射在大地的时候,整个大地都像被染了一层血色一般。

         阿尔诺夫站在自家的门口,他的脑袋一动不动的仰望着天空,在他的身边,两条思科瑞野狼犬伸出舌头,不断的喘息。

         “这跟那块牌匾有关系么?”

         整个世界上,可能只有不到十个人想到跟牌匾有关,阿尔诺夫就是其中之一,他回想起之前关于牌匾的一切经历,忽然发现,那块印着‘卡塞尔’学院的牌匾,是白天挖掘出来的,当时阳光炽烈,只能感应出牌匾上散发的柔光,开始以为是金字的反光,可是后来研究,整块牌匾上并没有一点儿金字的成分,当时阿尔诺夫并没有在意,仔细想来,那次的反光,就已经很不正常了。

         ……

         申海,苏家,距离周林等蟹离开的地十天。

         下午回到家苏爸打开国际频道,频道内播放的是,一则来自于米国伊利诺斯州,的奇怪传闻,记者在阿尔诺夫的工作室。

         “尊敬的阿尔诺夫先生,您说您挖掘的‘卡塞尔’学院牌匾丢失,是有人拿走了?”

         阿尔诺夫冷静的道:“的确是有‘人’拿走了,当时我感觉到了不同的气氛,只可惜我们家的狗……”

         记者:“但是,当时摄像机上并没有关于‘人’的任何信息,有人说这是一起‘外星人’事件,你怎么看?”

         阿尔诺夫道:“‘外星人’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摄像机上的内容我也没有办法解释,如果是外星人我可能连感觉都感觉不出来!”

         “外星人?”

         苏爸呢喃了一声,将电视关掉,带着旺财还有旺旺出了家门,小区内的广场内,苏爸碰到傍晚出来遛弯的谢远和王奕儿,苏爸想了想道:“谢远,你有没有我们家F4的消息?”

         谢远耸了耸肩:“不知道,最近没看到它们,它们最近都没回家么?”

         苏爸点头。

         谢远道:“它们可能又出去遛弯了吧,反正消失个十天八天又不是什么稀奇事情。”

         苏爸凝视着谢远问:“刚刚我无意中打开国际新闻站的时候,发现米国有‘外星人’的消息。”

         谢远张嘴:“不会吧,它们又跑到国外……”

         苏爸听出谢远嘴里的一个又字,他倒吸一口凉气:“谢远你说又?”

         “啊,那什么我说错了,你们家几只螃蟹怎么可能跑国外去。”刚说外,谢远意识到不对但已经晚了,苏爸想问什么,可是原本明亮的、已经渐渐升起,并和太阳交换位置的月亮,忽然绽放一抹妖艳的红光,天空瞬间被映红,所有的白云一瞬间都变成了血红色的彩霞。

         “你们快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