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九章:不存在的卡塞尔学院
        “爸,螃蟹们呢?”

         苏梦琪和苏萌萌望着螃蟹窝里忽然多出来的东西,对苏爸问道,苏爸摇了摇头,指着窗户外的远方,呢喃:“好像走了吧。”

         “走了?”

         苏萌萌将螃蟹窝内的东西拿出来,那赫然是一块,蓝色的钻石!

         “天呐,这是钻石!”

         ……

         申海机场内的一架飞机上。

         四只螃蟹分四个方向分别坐下,周林还有老二、老四将目光全部集中在老三的身上,老三嘟囔着蟹嘴,带着委屈,又带着一些黯然的吐了口吐沫,它其实不想将事情告诉老大,还有老二和老四,但是每当想起死亡的那一刻,它的心都在颤抖,如果是以前,它也许会找一个无人的角落,死了算了,可是,如果自己真这么做了的话,老二还有老大一定会很失望的。

         “记得徐老板说的话么?”

         飞机仓库内的周林依旧摆着一副严肃的嘴脸,可是,此刻的他严肃中又带着一丝愉悦,他的蟹爪在规则的走动,就像古代的诸葛亮、曹植那样,用走动,来代替思考,不安时,例如昨天,周林蟹爪移动的速度完全不同。

         “记得!”老二抢先吐了口吐沫:“徐老板说我们实际只能活三年,可是我们已经活四年了,所以,我们肯定可以活更长的,老三你流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啦。”

         老三嘀咕道:“可是,人死亡之前都会看到一些平时看不到的东西,我最近老是觉得,我能看透人心,不是表面上的那种,而是我能清楚的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他想要说什么。”

         周林嘴角一翘:“老二说的没错,若是按照正常,我们都已经死了一年,可是我们并没有死掉,说明,时间还没到,还有老三,你看透人心的功能属于正常现象,就和老二的百宝囊一样,用习惯了,就好了。”

         “真的么?”

         老三大喜,若真是这样情况的话,那么,岂不是代表自己也拥有特别功能了?

         飞机飞往的地方是米国,记忆中,龙族一书中提到过卡塞尔学院,位于伊利诺斯州五大湖区芝加哥远郊的一所私立大学,它的表面是研究古代爬行动物,真正面目是由龙族混血种成立的专业屠龙学院,龙,是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产物,它们的每一次出现都代表破坏,和毁灭。

         从米国伊利诺斯州芝加哥前往卡塞尔学院,临途的美景像火箭一般从车厢的窗户边上快速移动,几条不省心的狗,摇摆着尾巴,朝主人祁怜,周林没有搭乘这几只免费的劳动力,他的注意力早已经不在它们身上,因为,在达到芝加哥之后,周林利用老三的黑科技,查阅了整个米国包括伊利诺斯州在内的所有州的,所有学院,唯独没有发现卡塞尔学院的名字。

         记得卡塞尔学院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山谷,记得卡塞尔学院中的校长昂刺曾经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只有两个地方,第一个地方,是位于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北部,一个无名巷,还有一处便是卡塞尔,卡塞尔拥有全世界所有的龙血种,同时它的地下,还曾埋葬了一位无冕之王。

         是不是无冕之王周林不知道,前者无名巷因为零和当时的时局,已经彻底消失在历史的版图,后者,是周林唯一的希望。

         列车上,寂静的只有车子转动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在自己想要做,或者已经做的事情上,有人拿着报纸,还有人用手敲击座椅,来打磨掉这段漫长的时间。

         穿过芝加哥市区,趴在车顶的周林目光动了一下,他看到一辆黑色厚重的加长版官方防弹玻璃车,在车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有一辆同样颜色的车跟随,这些车的车牌显示来自爱荷华州。

         他们是……

         老三的目光也注意到这一道奇特的风景,老三动了动蟹爪,用蟹钳做支点,将身体直对对方的车队,闭上眼,老三沉吟片刻道:“在米国,能够动用这种级别的车队的,一般都是政府高官,例如州长这类级别的人,才可以是使用,而车牌来自于爱荷华,那很可能是爱荷华的州长了。”

         列车很快与车队交错而过,到达卡塞尔曾经可能的地方,借用一架米国军用无人机,周林等蟹,展开昏天暗地的收索,周林自认绝对不会弄错方向,可事实,周林有一种感觉,即便找遍整个芝加哥的郊区,也不会找到传说中的卡塞尔学院。

         “老大,加图索这个家族确实存在,但是他们的历史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丢失,所以所有关于加图索凯撒,这个名字的记录也就不会存在。”

         老三的蟹爪将一只壁虎按在地上,刚刚它伪装成森林的绿色,想要攻击老二,老二只是随意的一撇,便用蟹爪将它插在岩石的缝隙中,森林中有蚂蚁、有蛇,也有老鼠。

         一只老鼠

         两只老鼠

         无数只老鼠

         芝加哥的野外,在某一天,某一个小时的时间内,无数的老鼠像一个进击的军队,朝着森林深处出发。

         “没有!”

         “没有!”

         “还是没有!”

         足足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已经度过两个中秋节的周林趴在一处岩石上,凝视着远方,此次凝视的时间为,十个小时一分零一秒,这期间老二和老三都不知道周林在想什么,唯独老四,和周林坐着同样的动作,凝视着远方。

         “你有没有发现,有时候,老四和老大好像。”

         “是指不说话的时候么?”

         “不是。”

         也不知道几个小时后,老三惊叫到:“老大,老大,我大概知道卡尔塞学院在哪里了!”

         “你知道?”

         老三心情愉悦道:“我们其实根本不用漫山遍野的找,实在不行,我们去档案室啊,芝加哥没有,难道华盛顿没有么?

         华盛顿没有

         难道白宫没有么?

         白宫还没有,那老大你说的什么卡尔塞学院,肯定不在米国!”

         周林一拍蟹爪,神情从恍惚变得清醒,他暗骂一声自己,这两天好好的干嘛学什么深沉。

         从郊区到达市区用了五小时,中间有3个多小时,是为了寻找一辆可以载它们的车子,突兀的掉在人家车上,绝对会让人产生灵异的感觉,而且,郊区的森林边界,除了马路,便是一望无际的恍惚,几百米,几千米,都没有一个可提供让他们攀爬的地方。

         老二灵机一动,选择了用钉子、钱、玩具汽车,去引诱停车的人,十分钟后,第一辆车从高速的下坡呼啸而过,第二个十分钟,一辆保时捷蓝色XC37跑车停在他们的旁边,开车的是一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