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九章:一堆军火和丧尸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方形的空间,面积不大约为20平米左右,相当一个普通房子的主卧室,房间内一眼望去,全部都是各种武器,无论大枪还是小枪应有尽有,地面上十多个盒子不规律的摆放着,打开箱子,里面全都是子弹,在一个拐角处,周林看见整整一盒像橡皮泥的玩意,这东西叫C4炸弹,一小片,可以炸毁一辆履带坦克,它的爆炸可以产生大火,高温火焰同样可以将未炸死的人活活烧死。

         所有的武器全部都是主战武器,M16、M17、AK47等,老二迫不及待一次性给收刮进自己的百宝囊,老三气的抓地面:“你好歹给我留个手榴弹好不好!”

         老二哼哼:”万一给你玩爆了,怎么办!“

         实验室尽头再次出现一个走廊,走廊的对面依旧是实验室,实验室的门外有一个类似于警车上的灯光在不停的闪烁,没看到摄像头,周林的爪子试着触碰实验室的门,刚碰上,门上闪烁的绿灯猛地变色,变成艳红的灯光,它不在闪烁,反而发出一种过电时候产生的滋滋声。

         “什么情况?”

         空洞的空间内传出大型器械运作的声音,声音间隔很远,周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现在他们的主要目的还是撬开眼前的大门,用同样的方法,花费的时间比先前略长,实验室依旧没人,不过这次看到的场景和之前的不太一样,因为眼前的实验室内没有那些大型的器械,摆放着的是一个个一排排可供一个人进入的玻璃’房‘,和殡仪馆的冷藏室差不多,不过它是全方位玻璃的,且竖立着。

         每一个’房‘里面都躺着一个人,他们被*插上一根根塑料管子,管子的一头连接底下的某处,这些人有男有女,全部闭着眼,像是熟睡了一般。

         老二和老三分别用爪子敲了敲玻璃,里面也没什么反应。

         老二道:“这些人是在熟睡么?”

         老三也好奇,它向后面又爬了几步,蓦地,它停在一个玻璃’门‘前吐了口吐沫朝周林喊道:“老大,这里,这里!”

         周林带着老四爬过去,一眼扫过面前的玻璃‘门’,竖躺在里面的人和前面的不一样,它的五官虽然长着人的五官,但它的头发枯黄,凸显的额头和紧闭的下颚给人一种快要成人干的感觉,它的肩膀上肋骨分明,被包裹的衣服已经宽松的像套在身上的一样,它的腿上已经没有了肉,整个人像是一个标本。

         插在它嘴里的管子后方有一个豁口,豁口的下面一股从来没见过的青色粘*液落在地上已经干涸,周林用蟹钳在玻璃上敲了敲。

         啊……

         周林呼吸一滞,本能的后退好几步,并撞在另一个玻璃‘房’上。

         “你们,有没有看到……”

         老二和老三吞着口水:“它睁眼了!”

         老四也点头:“眼睛是血红色的。”

         稳住心态,周林用蟹爪敲了敲地面,敲了半天,依旧没有一只老鼠出现,可这个破开的管子之前分明是被老鼠给咬破的!

         “要不,打开试试?”

         老二提议道:“大不了我变个冰箱出现砸死拉到,又不是我们国家的人,砸死一个就少一个祸害!”

         老三和老四小鸡啄米一般点头。

         “要不,试试?”

         周林被老二说动,眼下想要彻底了解里面的‘人’到底什么情况,只能打开瞅瞅,整个房间内布满一百多号玻璃’门‘,也就眼前这个看上去要弱小不少,就算活着,最多和武侠小说中写的一样,不到一层,甚至一层都不到的功力,到时候甩几个香蕉皮说不能就能完事。

         在玻璃’门‘的四周,没有找到开门的工具,反倒是老二在旁边的石柱上看到一个按钮,周林刚想说等会,老二已经惯性的按下,按下的瞬间,脱水’人‘面前的玻璃门终于打开,露出这’人‘的真身,以及一股难掩的恶臭。

         老二老三还有周林都下意识的停止呼吸,因为这股味道比先前敲门时,第一时间感受到的恶臭还要严重不少。

         “我去!”

         老二不小心吸了一口差点连胆汁都吐了出来。

         “为毛线这么臭?”

         周林虽然闭住呼吸,但是他那一双绿豆大的双眸一直注视着面前的’人‘,若是刚刚没看错的话,它应该是活着的,从老二那拿出一个衣架时用来晾衣服的杆子轻轻怼了怼,’人‘的眉头动了动,接着缓缓睁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老二老三惊叹:“我去,真是活的啊!”

         它看向地面,当看到一只螃蟹拿着晾衣杆的时候,它的脸上露出明显的吃惊,想要说话,可嘴巴刚张开,一股恶臭再度传入空气之中,见面前几只螃蟹后退,’人‘想向前走,可是刚抬腿,它一个阻咧,直接扑倒在地上,手被直接摔断!

         看着面前枯槁的手臂,它楞了好几秒,血红色灵动的眼珠变得纯红色,它尖叫一声,整个’人‘舞着不断掉落的黄头发,朝周林等蟹冲过去。

         “它……它疯掉了?”

         周林用晾衣架抵着那’人‘可那人却似乎没有感觉一般,怼着晾衣架的杆子便昂头往前冲。

         晾衣架的杆子轻松没入那人脱水的身体里面,它没有痛苦的吼叫,而是如毒蛇一般,如蜘蛛一般,挣扎,张嘴。

         它的嘴里布满如蝰鱼一般的牙齿,凹凸不明的牙齿块上,尖锐的如同打磨过的尖刀,让人不寒而栗,恶臭是从它嘴里的粘*液中透出来的,和地上那摊浅浅的蓝色液体相比,它要浓郁很多,如果硬要拿一种东西比喻的话,和雨季过后岩石上的青苔差不多。

         粘*液的第一感觉让周林想起了小时候奶奶熬制的糖稀,那玩意热的时候就非常的黏糊,不过那玩意金色,且不恶心。

         “老二,拿机枪弄死他!”老三忍不住了喊起了老二。

         老二二话不说掏出一把M16,M16刚校准’人‘的方向,老三瞬间跳到扳机的位置,狠狠的按下,嗒嗒嗒嗒,枪扫出的子弹将面前的‘人’打成嗮子,可这货竟然还在哼哧哼哧的向前移动。

         “打它的脑袋!”

         周林出声,老二再次校准位置,一枪命中,它抽搐一下,挂了!

         老二吐了一口吐沫然后收起枪,周林眉头一松,正当周林等蟹转头准备离去时,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