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六章:量子号真正面目
        一个身着服务员装扮的黑人腰间微微鼓起,他的神情像是在侦查着什么,总是在别人不经意的时候瞥向对方。

         “嘿,服务员给我来一杯矿泉水!”旁边一位旅客朝他喊了一声,他没有理睬,用余光喵了一眼对方便离去。

         几条狗在餐厅门口互相嗨皮,这些狗全部来自不同的地方,有一条狗来自非洲富豪家里,有几条来自欧洲,有两条来自大洋洲,这些狗每条都穿着特制的衣服,每只按照市场的价格少说价值5000以上,就比如眼前的一只哈士奇,它看上去和别的哈士奇一样傻得不行,但人家是西伯利亚纯种哈士奇,目前市价1万!

         在比如说面前打扮的跟只野鸡一般的贵宾犬,人家市场开价一万,还不带还。

         扒拉掉最后一点食物,周林没打算继续休息下去,横穿几个餐桌快速的跟在黑人身后,此刻天空终于黑了下来,不过四周的灯光却更加的亮眼。

         在国外,枪是合法武器,不过游轮为了安全,每一个进来的人都会进行一轮搜索,所以除了一些特别的人,就连保安都没有佩戴枪支,这黑人腰间别着枪支非常可疑。

         黑人穿过甲板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朝休息的地方走去,休息区共分好几个区域,有普通的双人间,也有富豪住的高档房,黑人从普通区域穿过之后,趁着几个服务人员没注意,偷偷从船的外面进入富豪休息区。

         “咦,这黑人想干嘛?”

         老二和老三陷入深思,老三觉得这黑人应该是想杀人,老二则觉得这黑人是个小偷,带枪纯粹是为了安全,要知道非洲那么穷,而这里富豪又这么多,很可能偷到一个这辈子就赚了。

         “石头剪刀布,谁赢了以后遇到小姐姐的时候拥有绝对优先权!”

         不等两只螃蟹猜丁壳,黑人悄悄的将身体隐入旁边的过道内。

         这会来回服务的人很多,周林等蟹悄悄爬到黑人对面的一处角落里面瞄着,老二观察了一下黑人的手臂以及手掌,老三看着黑人的眼神吐了口吐沫同时道:”老大,这货是个杀手!“

         “杀手?”

         长期举枪的人手上会有一层很厚的老茧,他的右手食指老茧比其他地方略厚不少,周林注意到他的肩膀暴露的位置也有很厚的老茧,眯着眼,他没想到眼前这个晚上关灯完全看不见的家伙还是一个精通远程的狙击手。

         这个点的大佬富豪们,要不参加舞会,要么看比赛,要么参加赌场只有很少几个玩女人的回到房间,乱想着,只听其他地方传出几声欢快说话的声音,一看,竟然是老板和他的手下以及几个晚礼服小姐姐。

         “这位老黑不会是要杀这几个吧?”

         老二瞪大眼睛,暗暗叫好,老板这货太可恶了竟然全游轮通缉它们,它们只是螃蟹,用得着么!

         没有任何想法通知对方,周林他们默默等着老板的手下保镖等等人员通过这儿。

         然,老板和他手下的一群人离开,杀手屁都没冒一个。

         ”麻蛋,你一小偷装杀手,亏我那么信任你!“老二无语。

         相比较周林等蟹被一个假的杀手诓骗,谢远和于克的生活要精彩很多,谢远回去没一个小时又找到于克,两人躲在游轮的外侧,晚上风很大,谢远眯着眼:“于克,你说吧,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于克没有说话,他背上的小黑轻~盈的一跳跳在栏杆上,一道海浪打来,一股水汽溅在小黑的猫毛上,小黑不爽的叫了一声,然后用爪子狠狠的在刷过漆的栏杆划了一道口子,往回轻轻一勾,刷过漆的地方被勾出一小片铁锈。

         将地上的铁锈捡起,于克丢给谢远,谢远闻了闻,皱起眉头:“这锈味好重!”

         于克微微翘了翘嘴:“我刚通过卫星手机查了一下,全球正在使用的三艘量子游轮下水时间均不超过十年,而且它们目前都还在运行之中!”

         “什么!”谢远吓的手一抖:“哥们你别逗我,再查查,也许这艘是原始级的呢!”

         于克摇头:“既然你不相信这个,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发现这艘船的富豪要比正常的游轮要多。”

         谢远认真想了想点头:”保镖也很多!“

         于克又道:“那你就没发现那些服务员有不少都配了枪,他们的身上都沾了很浓的水汽?”

         谢远从口袋里面掏出两根香烟,一个递给于克:”我注意到了,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告诉我航线也出问题了?“

         于克点头。

         两人眯着眼,谢远想了想:“海盗的把握有多少!”

         “百分之百!”

         ……

         足球场上,苏梦琪被微破的椅子弄的差点摔了一跤,她此刻的心情不是特别的好,然而更加让他难受的是,足球场比赛,竟然有服务员跑到他们面前强制性收取赌注,看着人高马大的黑人,苏梦琪及其不爽的掏出一百元现金,结果换来鄙视的眼神。

         “出来玩的,别动怒!”

         苏爸似乎除了对实验室内的东西关心以外,其他事情都不太关心,听到苏爸的话苏梦琪道:“爸,这才第一天,我们光给小费都给了500多了,如果一个月怎么办!”

         苏爸淡淡露出笑容:“不久一个星期时间么,很快就好了,大不了回去的时候坐飞机好了!”

         两人话音还未落下,足球场内忽然爆发一阵怒吼,抬头,原来两帮人马在足球场中心干了起来,从苏梦琪的角度,刚好看见裁判一脚踢在一个运动员的屁~股上。

         “这什么比赛!”

         苏梦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

         第一天在嘈杂的声音中结束,玩累了一天的游客们纷纷回到房间准备睡觉,凌晨三四点谢远从床~上一跃而起,他先是打开一款普通手机,手机显示的没有信号,打开卫星定位手机,谢远快速定位自己的位置,皱着眉头,这才第一天,航行便已经偏离了很多,几乎呈现一个折角。

         “他们是准备把我们带到老巢?”

         “还是?”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紧封的窗户外只能看见不断奔涌过来的浪潮。

         嗅了嗅微微有些潮~湿的空气,谢远的手上多出一把螺丝刀,瞄着鬼步,门悄然无声的打开,与此一个人和一个猫的身影也渐渐隐入空气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