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丫山-南陵(第二更,求一切)
        周林一咕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苏爸第二天起床便将回老家的事情告诉楼上的何云义一家,何云义一家过年不出去,所以苏爸跟何云义的老爸老妈说,如果吃饭的时候给糖果带点食物,至于旺财,苏爸是打算带回家的。

         狗这种生物比较黏人,作为和人类感情最深的动物,苏萌萌和苏梦琪也不舍得旺财。

         “那么,我们家的几只螃蟹就拜托你了。”苏爸将周林等蟹装在盒子里面交给何云义,透过镜片反射出来的光,可以看见何云义此时早已经满脸欢喜,周林可以确定如果在何云义家绝对要受到非人的待遇。

         这几天下了一场雨,雨水打在窗户上,溅起一道道涟漪,屋外楼下一道汽车喇叭的声音在雨水中很快被湮灭,周林用蟹钳敲了一下几只昏昏欲睡的螃蟹:“起床,起床!”

         三只螃蟹打了一个哈欠:“苏爸回来了么?”

         “回来你大爷,苏爸他们要回老家了,赶紧跟上。”

         何云义家的门全部紧锁,大厅内里面的空调打到了二十五六度,房间里面何云义还没起床,‘牛魔王’伸着一对狗眼盯着他们,周林一巴掌拍醒三只半晕半睡的螃蟹,从何云义家的厕所跳到小区的草丛中。

         “不要啊!”老三对周林没事大冷天、大雨天出去格外的怨念,老二和老四其实很不想出去,但是碍于周林的面子不得不服从,趴在地上,三只螃蟹总算苏醒了一些,眼看旺财和苏家准备上车,周林赶紧敲击地面。

         哒哒

         旺财转过脑袋,兴奋的摇了摇尾巴:“汪汪!”

         “咦,蟹蟹!”已经准备上车的苏萌萌将半只脚从车子上缩下来,和旺财一起跑到周林身边:“怎么,这么大雨你们怎么出来了?”

         苏梦琪凝视了一眼几只朝车狂奔过来的螃蟹,想了想道:“它们不是打算跟我们一起回老家吧?”

         旺财习惯性下蹲,周林猛地一跳跳到旺财背上,其他几只螃蟹也麻利的爬到旺财的背上。

         耸了耸肩,苏梦琪将车门打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旺财不客气的跳进车内。

         苏爸开车不快,过了约莫5个小时的样子,周林在发呆中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建筑,那是一栋50多层的超级建筑,这栋建筑是南陵最牛的标配,隶属于第一首富组建的大厦,因为首富的投资再加上南陵的地理位置,明明只有一个县城大小的城,却已经往更大级别的市冲击。

         南陵不大,就算和地级市比也有一些差距,不过南陵的地理环境相当不错,群山环绕,随着城市的越来越大,很多乡村开展的三日乡村游得到了非常好的收入。

         当那栋建筑映入眼帘之时周林差点崩溃,周林从来没想到成为一只螃蟹后,还有机会看到熟悉的那片城市。

         既然城市和建筑都对上了,那么学校还在么?自己还在么?

         自己现在所在的世界到底是平行世界,还是真实世界?

         周林呼唤系统,然而系统根本就没有出现。

         从县城擦边而过,车进入一段高低不平的路,这边已经没有下雨,被打开的窗户外一股股熟悉的风沿着周林的鼻尖掠过,周林在旺财的背上忍不住的揪住旺财的狗毛。

         旺财没忍住叫了一声。

         苏梦琪将周林和其他几只螃蟹放在沙发上,她奇怪的发现四只螃蟹中,有一只螃蟹从进入县城之后,爪子一直不停的挠着沙发上的皮。

         “别挠了,会吧沙发的皮给挠坏了的!”

         车从镇上的道路拐到乡村,乡村的名字同样叫太平,但实际上完全不一样,周林清楚记得自家的山村三面环山,而这里的是一个平原,车停在距离一栋半新二层楼房不远处后,周林和其他几只螃蟹爬到旺财的背上,刚下车,只见一条远处疾驰而来的狼狗呼啦一声朝旺财吼了一声。

         苏家一家都被吓了一跳,好在那户居民即使将狼狗带走。

         苏家的老宅子几年前因为一场大雨而倒掉,这些年一家人基本在城市里面住,所以倒掉的房子也没有修,每年回来基本都在二叔家住,两层半新的楼房是二叔家的,苏爸来之前有给二叔打电话,所以车刚到二叔家门口,一个40多岁中年人和一个40多岁的妇女以及一个10来岁小孩早已经站在车外,洋溢着笑容。

         小孩身边有一条和旺财差不多的土狗,见到旺财,它带着一股风的压在旺财身上,周林被忽如其来的爱抚弄的有些难受,一巴掌扇在土狗身上,土狗呜咽一声退后了好几步。

         “旺财,这是你兄弟‘来福’,怎么能打你兄弟呢!”二叔皱着眉头呵斥道。

         苏梦琪摸了摸小孩的脑袋对二叔说道:“不是旺财弄的,是我们家宠物蟹挠的,‘来福’刚碰到几只螃蟹了。”

         这时二叔一家才发现趴在旺财身上的几只螃蟹,二叔和二婶挠了挠脑袋,那小孩很奇怪:“琪琪姐,萌萌姐,螃蟹冬天不是应该要冬眠么,还有怎么……”

         小孩的意思是为毛几只螃蟹会趴在旺财的背上,从小孩懵懂的眼神中周林可以看出眼里的问题很多,然而苏爸已经将后备箱中的东西给整理了出来,将礼盒以及一些东西递到二叔手上之后,二叔开始准备将东西拿进家里。

         “等你接触久了就知道了。”苏家没有和小孩解释太多,将东西送进二叔家,二叔拍了拍手,周林随着旺财和来福一起进入二叔家,来福和旺财很久没进,两条狗没一会儿便擦出了基友般的火花,在院子里面溜达一圈后,来福请旺财吃鸡屎,还好旺财在城市里面待久了,对屎类物品已经产生免疫力,所以旺财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

         周围的几户居民看到苏爸一家纷纷过来溜达,农村里面的人,每次见到外面的人回来的时候,都会热情的过来问候一下,毕竟苏爸是一名国家性人才,一个村出了这么一个人,就算镇长见了都要热情招待。

         人一多,周围的猫和狗自然就多了起来,狗和猫的生活习性相反,狗是一种及其喜欢筹热闹的动物,周林和几只螃蟹早早从旺财身上爬下,趴在二叔门口的一颗树上,周林吐了口吐沫,烦躁的抓着树皮。

         底下几条狗发现周林等螃蟹,疯狂的乱叫。

         老三、老二还有老四早已经忍不住,当周林快要烦躁的想打狗的时候,一辆远处缓慢而来的公交车缓缓停在村子的村头。

         公交车的玻璃上写着:丫山-南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