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螃蟹日常进行时
    “哎,可惜!”

     110-120封锁外周林叹息了一口气,刚刚只是想陪这个狙击手玩玩,没想到这货这么不经吓,只是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写了个S*B而已,用得着自断经脉而死么!

     对此老二、老三还有老四同样有些蒙圈,作为一只螃蟹,对于一个人类的死亡,它们看的并没有周林那么重视,但不管怎么说,总算解决掉一个,周林相信未来的一段时间里面,应该没有什么人会跑过去找王奕儿大美眉的麻烦。

     一想到王奕儿,周林又忍不住的想要去瞅瞅。

     带着三只螃蟹周林快步的朝王奕儿家走,鹦鹉‘雄霸天’见几只螃蟹没在理它,于是它一路飞,飞到小区别处溜达,来到7号别墅,周林轻车熟路的爬上两楼,朝着门缝周林偷看了一眼,里面并没有王奕儿的踪影,地板上也没有S,M的工作,对此周林无比的失望。

     回家!

     周林无聊的甩了甩蟹钳,路上,一路下来都是关于音乐男的事情,警方对于这件事的解释为音乐男是一名拍戏的演员,因为保护不到位所以摔死了,狙击枪是假的,音乐男最后说的那个‘螃蟹’其实只不过是一句台词的开头,原话是:螃蟹横行数千载,我呢,我不过是一个屌*丝,我不服啊……

     当然对于警方的这个版本很多人是不信的,于是一路上,周林沉寂在各种版本中无法自拔,而关于最后‘螃蟹’这个词被无数人遗忘,只有很少的那么一些人记住了,比如谢远,比如王建,比如一些没有出现的杀手,等。

     晚饭照例是苏爸做的,入春的申海无论是早晚还是白天都还处于寒冷的边缘,所以晚上周林喝到了一碗浓浓的鱼汤,事实上一碗鱼汤就足够周林和四只螃蟹吃了,但是苏萌萌还是多拿了一些食物,比如黑毛猪做成的红烧肉,以及一些其他的菜,红烧肉非常香,回到家的糖果朝周林的盘子闻了闻,想要过来抢,但是犹豫了一下,只发出一声委屈的猫叫。

     最近的食物比以往丰盛很多,老二、老三还有老四都胖了不少,晚饭吃完一般苏萌萌和苏梦琪都会看一会儿电视,但今天电视打开的时间比平时晚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有一半的时间是苏萌萌和苏梦琪在小声聊天,还有一半时间,苏梦琪问苏爸有没有听过关于白天发生的事情。

     “爸,你知道白天死了一个人么!”

     “知道,摔的挺惨的。”

     音乐男死之前没有人发现他,所以关于音乐男从哪一层楼上摔下来的也是众所纷纭,苏萌萌听到苏爸的话,想了想问道:“那你知道那人最后说的‘螃蟹’是什么意思?”

     苏爸放下手中的报纸看了一眼正在吃饭的周林等蟹,周林只觉菊花一紧,心想苏爸不会发现了是他们做的吧。苏爸撇一眼的时间大约用了一秒钟,然后他转过头看向苏梦琪呵呵一笑:“管他呢,反正不可能在喊我们家几只螃蟹就对了!”

     苏梦琪和苏萌萌看向周林和其他三只螃蟹认真的点了点头,苏萌萌嘟着嘴:“现在电视剧、电影的台词也真的是,说话就说话,非要带上我们家蟹蟹,好讨厌,不过那人也真不容易,临死前还要把台词说完,不知道他们导演会不会给他搬个奖什么的。“

     “……不知道音乐男听到这段话会不会想死!”

     周林估计如果音乐男当时没死,听到萌萌的吐槽也会怒急攻心而亡,不过音乐男已经挂了,按照人类的思维是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周林,所以周林等蟹照常每天完成自己的日常,到点起床,然后出去荡漾,有事就做,没事就傻*逼比,找个地方看风景,或者跑到小区门口对着来去的车流,‘数羊’!

     ‘数羊’这件事是老四提议的,本来周林不想去,但数了一个小时之后,他发现回家发嘛嘛香,就算给他吃几条生的小鱼,他都觉得应该能吃得下。

     望着天上的太阳渐渐下落,小学生们已经放学,周林估摸着苏梦琪和苏爸应该已经回家开始煮饭,便带着三只螃蟹和一条狗往家里走,音乐男死的那天旺财和精明宠物中心的老板重新签订了一份合同。因为生意的原因,徐老板很大方的在合同上多加了2万,作为奖励。

     苏爸没有将旺财赚的钱拿去用,而是单独存在一个银行卡内准备什么时候去国外的话,给旺财物色一个国外的纯种贵族犬给旺财配种,这样小旺财等级上升,不管是养在家里或者是拍广告之类效果会更好。

     交通小区号称周边最完善小区之一,它的绿化覆盖面积是周边小区内最多的一个小区,总体占了房屋的百分之30以上,周林没算过具体,但小区内基本每过一段距离,都会有类似于小树林这类的树木群体,这样会有很多小偷将交通小区当做首选目标,不过空气清新也使得交通小区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

     小区的保安系统全部由退伍军人组成,小偷们被抓了几批后,一个个老实了很多。

     走进一处小树林,周林准备沿着进路回去,这条小道是他有一次无意间看到糖果走后察觉出来的,从小树林到苏家和从大马路回家,这条线可以省下一分钟时间,走到一半,周林看见一只出来遛弯的狗跑到小树林边上拉屎,拉完它看了周林一眼,朝周林叫了两声,见几只螃蟹没动,它嘴角上的胡子动了动,又叫了两声。

     “这条傻狗!”周林吐了口吐沫,不太想理睬这种无聊的傻狗,这种狗,周林每天都要看到好几只,它们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才是狗中的王者,觉得旺财这种土狗是最底线的垃圾狗,但最后都被修理的很惨,有时候是老二跑过去,踢个蛋蛋什么的,有时候是老三过去夹下蛋蛋,每次一到老四出马,那就不是蛋蛋这么简单,运气好的还能活着回家,运气不好就直接进了医院要。

     至于旺财,旺财一般不发疯,但发疯起来,‘吉祥’和‘牛魔王’都怕它!

     “旺财,走,别理这些神经病!”

     旺财走了几步,蟹老三指着小树林外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挥了挥蟹钳:”老大,你看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