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被坑了的程云清(二合一)
        抬起头,周林爬到车顶看了一眼灯火辉煌的四周,原来这车已经开到进入申海的收费站处,申海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因为年还没有过去,所以检查成了收费站每天都要做的事情,挠了挠蟹壳,趴在车顶上的周林发现混混和混混的哥哥对这一套非常的熟悉,两人一个给警察说话,一个打开车子的冷冻室。

         其中一个警察被冷冻室的冷气熏得本能的抖了抖,他爬上车看见车子里面的猪肉和猪肝以及猪血后,摆了摆手让混混给关上。

         混混哥哥手上的手续齐全,但两个负责检查的警察有些疑惑,要知道一般送猪肉的时间都是早晨3点那会比较多,这大晚上的送冻肉,是不是有点不对劲,混混的哥哥显然之前就已经做足了功课,他不紧不慢的解释了一下后,便上了车。

         上车的两人看了一眼镜子后面的两个警察,长吁一口气。

         “老大,我们要不要动手?”蟹老三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便问向周林,周林摇了摇头:“可以先试试!”

         周林感觉这边的警察应该拦不住两个混混,但是周林不介意给他们弄点困难,将原本的普通级弄成困难级,甚至地狱级。

         “老大,你说咋办?”蟹老二和蟹老三伸出脖子,挺起一对红艳艳的蟹钳。

         周林想了想,这时蟹老四吐了口吐沫:“老大,别想了,我想到办法了!”

         三只螃蟹同时将脑袋转向蟹老四的方向,蟹老四摸了摸蟹壳,从蟹爪的位置掏出一根类似于针一样的东西,它指了指邮箱的位置,周林竖起蟹钳,这招绝对可以!

         想到就做,三只螃蟹的力量虽然没办法将油箱戳破,但周林可以,早先周林获得2点力量的时候便试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的力量可以在急速的过程中将一块石头撞飞,巨大的力量可以不借助任何辅助工具将树枝劈断。

         “来,让我试试!”周林蟹钳一挥,蟹老四瞪住,将‘针头’护在自己手里:“老大,这可是我想到的,你不许跟我抢!”

         擦!

         谁特么要跟你抢啊!

         见要不到,索性任由蟹老四自己玩,趁着车子还没启动,周林和三只螃蟹集体跳到油箱上,老四拿着‘针头’对准邮箱的上方,周林脸一黑:“你丫等油自己往上飙呢?”

         蟹老三:“正常油的密度达不到飙升的程度,所以在上方制造孔,是毫无作用!”

         竖起蟹钳,周林不知道蟹老三在哪里学的歪门邪道,不过他挺佩服蟹老三,挺像一个留华认真学习的老外。

         “那……”蟹老四将蟹钳指了指油箱的下方,它现在面临一个问题,由于螃蟹天生短小的原因,从油箱往下它完全够不到,所以思考了一下,蟹老四跳到一处安全的地方,顶着针头,摩擦,摩擦!

         车再次启动,混混和混混的哥哥长吁一口冷气,他们平时最怕这种收费站遇到警察,如果运气不好跑都不好跑,好在那两个人没注意到。

         “哥,我们走小道吧,太危险了!”混混道。

         “小什么小,老大给我时间限制了,如果到时间还没到地点的话,会出问题的!”混混的哥哥瞪了混混一眼。

         “哥,你说的老大是谁啊!”混混问。

         “呸,我要知道还用得着跟你跑车么,没看到哥也只不过是个底层,妈的,当初要不是你这逼*养的,老子用得着装孙子跟这帮要钱不要命的混!”混混哥哥吐了一口口水,当初要不是混混怂恿,他根本不会跑到那啥偷看,不偷看的话说不定现在早就天天搂着美女,醉生梦死。

         车开了二个小时,下一个收费站出现在眼前,只要出了这个收费站,便真正的进入申海。

         一个警察拦住混混的车:“你车有问题!”

         啥?

         两人吓的浑身一抖。

         “走,把车开着跟我们走一趟!”

         两人双腿颤抖,内心喊着不要啊。

         “你看看,你们车油箱都漏油了,还开,找死呢,这边有一个修车的地方,我去喊人!”

         两人长吁一口气。

         混混将车开到修车厂,蟹老二暗叫一声:”麻蛋!“

         “是不是傻,这车有问题啊,你都不查一查?”蟹老三一脚踢在铁上疼的它龇牙。

         周林瞪了两只螃蟹一眼:“急什么,幕后黑手还没抓到这时候就暴露了,万一对方逃跑了咋办!”

         三只螃蟹听到周林的话,认真的点了点头:“老大英明,不愧是我等楷模。”

         “楷模你妹!”周林呸了一声。

         在修车厂骂骂咧咧的声音中,车再度起航,不知道开了多久,几只螃蟹迷迷糊糊间,忽然听到一道刺啦的声音。

         “到地方了?”几只螃蟹全部迷茫。

         打了一个哈欠,周林睁开眼楞了一下,这里好像有些熟悉。

         车子的左侧有一个绿化带,绿化带中央有一颗小树,小树的土壤处竖着一根棍子,上次旺财撒尿拉大便便在那个位置,蟹老三为了怕走路时候不小心踩到屎,才特意竖着一根棍子,没想到这车兜兜转转竟然来到这里!

         周林记得这里有一家大厦是程云清家的,抬起头,混混和混混哥哥竟然走进了程云清家大厦!

         此时天还没亮,但是大厦的侧门是打开着的!

         “难道程云清才是幕后黑手?”

         “不对啊,程云清家那么有钱,有必要干这个么?”

         “再说,到了程云清那个级别只要不犯法,干什么还不都是分分钟上万!”

         周林感觉程云清应该是莫名背锅,不过有能力搞定门卫,应该是大厦的常住人口,那么这件事情,应该已经有一些苗头呈现了!

         按道理说运送器官这种变态的事情,警方应该掌握一些初步的资料,周林撇了一眼四周,没发现有类似的车。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大厦出来一个浑身包裹严实的人,这人只有一对眼睛暴露在空气中,周林盯着这人后脑勺看了一会,将此人记忆在脑海中后,便没在搭理,虽然此刻他是一只螃蟹,但长期关注一件事物,还是会引起人体脑电波的本能反应,到时候万一被发现就不好了,而且他现在是一只螃蟹,可谁有能保证这人是不是变态,看到螃蟹之后,想着弄残,或者吃了?

         三人坐进车内,那人用低沉的语调报了一个地址,XX什么港的。

         “大哥,这批是要运出国?”混混的哥哥出于好奇问道。

         “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那人声音依旧低沉,他拿起电话,对电话内道:“可以出发了!”

         他的声音刚落,在混混这辆车的几百米外的一条街上,一辆同样的冷藏车出发,那边传来司机的OK声。

         周林一听顿时不好了,感情这货已经被人关注了,但他竟然玩起了声东击西。

         那人打完电话,将手机中的卡拔出,然后将手机朝地上一丢,手机传出啪嗒的声音,周林抢在收完全摔坏前猛地一个猴子偷桃,将手机抓到手上,手机的屏幕很滑,但好在这人竟然给手机装了一个手机套!

         周林就服这种人,明明已经一次性的东西,还要装个套,这是得有多洁癖。

         摸了摸手机的外壳,只是摔坏了一个角,并没有全坏!

         三只螃蟹看到周林安然归来,并手上拿着手机,忽然蟹老二学着人类的模样拜倒在周林面前:“老大,求收徒啊!”

         老三姗姗来迟,但它雨声拒泪的一把抱住周林的蟹壳:“老大,老大!”

         擦!死开,你们这帮变态螃蟹!

         周林吐了口吐沫,眼前的手机属于半触屏模式,可以用按键也可以用触屏,长吁一口气,还好这货没有用触屏的,不然就尴尬了,要知道螃蟹的蟹钳是不具备触感模式的,总不能拿肚子往上摩擦吧,那多丢人,呸是丢蟹,万一被不知道的螃蟹看到还以为是螃蟹发情呢!

         手机没设密码,里面没有保存什么照片之内的东西,周林估计他之前就准备好,或者之前就已经删掉,确定要扔掉。

         一般拔掉SM卡的手机依然具备电话功能,点开拨号位置,周林眯着眼,他竟然在手机上看到一串号码,号码上还写着一个人的名字:谢远!

         卧槽!

         难道谢远跟他是一起的?

         这剧情也太特么刺激了吧!

         “老大,你在发什么呆呢?”三只螃蟹看到周林表情不对,上前问道。

         周林想了想:”你们觉得,那个叫谢远的家伙是不是一个坏蛋!“

         谢远三只螃蟹都认识,听到周林的话,蟹老四毫不犹豫的道:“黑心**黑!”

         “坏!”蟹老二道。

         “这人绝不是个好人,至少他的眼睛不太友好!”蟹老三思考最久。

         “我……我特么问的是人,你丫跟我说他眼睛干啥。”周林吐了口吐沫。

         “不过,这人看上去不向大奸大恶之人,他还养狗呢!”蟹老三又道。

         “跟养狗有毛线关系啊?”周林问。

         “他连狗都能养,在坏能坏到哪里去,总不能养个几万的狗,养大了吃狗肉吧,除非他傻!”蟹老二也道。

         周林一想也是,按照电视和小说中的情节,一般爱杀人的人,可没时间去养猫狗这种令人烦躁的生物,特别是狗,如果你没管好,他可以给你整个房间都灌上狗屎、狗尿之类的‘营养品’,想想,杀手好不容易杀完人回来,准备睡觉的时候忽然翻开床被,却发现被子里面裹着一泡屎,那种感觉!

         而且杀手这类差不多的职业,都居无定所,万一养个动物,结果没时间给它喂食物,结果饿死在家,又是夏天,等回来一打开门,一股相当于一万年的恶臭传入鼻尖的感受绝对让人生不如死!

         想到这,周林在想要不要等解决这件事将谢远给供出来,想着他一不小心按到拨号键上。

         滴滴滴

         “喂?”谢远拿起电话。

         昨天王建告诉谢远让他晚上别去泡妞跟他一起去抓人,来到车上王建将事情脱出,原来一伙国际贩卖器官组织出现在申海,而且近期要完成一笔交易,谢远平生最恨这种靠器官赚钱的黑商,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两人在车上说了一下起因,叼着烟,从王建的口中谢远听到一个熟悉的人的名字。

         “你说他也在里面?”吹了一口烟圈,谢远略带不信的问道。

         “恩,这人负责中转,大部分的下家都是他找的,既然你认识你应该知道这个人吧?“王建叼着烟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信息,从他收到信息到现在已经12个小时,此时他们正追着一辆牌照为XX的车。

         “如果是他的话,我们……很可能被调虎离山了!”谢远皱了皱眉。

         “怎么说?”王建猛地按了一下刹车。

         “这人小时候因为家庭情况,所以他从小就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喜欢玩别人的妻子……”将烟朝车窗外丢弃后,谢远眯着眼,单手捏成拳头靠在额头上:”如果我是他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容易被你们发现,王建你联系你们警局,调查一下这周边还有没有同样的车!“

         “你是说……”

         王建还没有说完,谢远口袋中的手机忽然响起,看到手机上的名字,谢远嘴角微微勾起:“喂?”

         呲呲

         吱吱

         手机内没有人说话,但不断传出嘶嘶、吱吱、呲呲的杂音,听上去像是有人在摩擦金属时发出的声音。

         “胡水泉,是不是你?”谢远眯着眼轻声的问了一句。

         手机上出现的声音让周林和几只螃蟹格外惊喜,蟹老三吐了口吐沫:“老大,你不是说没有SM卡,打不出电话么,怎么会通的?”

         “不知道!”周林吐了口吐沫,他很想将信息告诉谢远,但是没办法说话,这让周林很蛋疼。

         周林没办法说话,所以他让三只螃蟹加大摩擦的力道。

         谢远将手机调成扩音键,两人听着周林等蟹产生的摩擦声一阵牙酸,谢远骂道:“胡水泉你要干嘛,是不是找死?”

         王建道:“等等,他可能是要传递某种信息,你试试用别的方法联系。”

         “别的办法?”谢远想了想:“别特么搞我了,用莫尔斯密码OK?”

         莫尔斯密码?

         周林眼睛一亮,他实在没想到谢远竟然还会莫尔斯密码于是改摩擦为敲:“得得得得得(土豆土豆我是地瓜)”

         谢远和王建对视一眼也敲道:“哒哒滴滴滴滴(你要干嘛,是不是需要我帮忙)”

         的得得得(我知道车在哪)

         哒哒滴滴滴(你到底想干嘛)

         周林和谢远王建全部懵逼,两边的对话密码本完全不对,周林挠挠蟹壳,难道世界变了,特么密码都变了么?那这么说爱因斯坦相对论是不是也没有?牛顿也没出现?那我是不是可以靠大脑改变世界?

         周林后悔,变成螃蟹就算了,为毛变成螃蟹之前,自己不是一个好学生,除了吃饭、睡觉、打豆豆以外,别的都不会!

         谢远被周林搞的很郁闷,他直接道:“这样,我说你直接是或者不是OK?”

         周林摩擦了一下。

         “你是不是需要我帮助?”谢远问。

         周林摩擦了一下。

         “听说你跟非法组织玩到一块,在华夏这块地方我可没办法!”

         这个句子的结尾明明是个感叹句,我该怎么回答呢?

         周林想了想摩擦了两下,最后又加了一下。

         “这样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周林毫不犹豫摩擦了一下。

         谢远看了一眼对话的时间,开着扩音器对身边王建道:“我们对话这么长时间,你们部门应该找到对方地址了吧?”

         王建将车猛地一刹,就在刚刚警方终于找到电话的地址,地址和他此刻所去的地方完全相反!

         “草,差点被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