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初到南非
        抢到两辆车,大伙都不愿意和小黑坐在同一辆汽车上,因为小黑上车之前,不知道在哪里又找到了一个手雷,抱着手雷的小黑看上去有些萌萌的,可当他们看见小黑背上的几只螃蟹也弄了一个手雷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崩溃的,她们已经打算等安全之后一定要去华夏那个神秘的国度好好看一看,那儿的猫是不是都这样,那儿的螃蟹是不是也这样!

         为什么看着几只螃蟹和猫,比看一个国际恐怖分子还要让人恐惧。

         谢远和于克坐着同一辆车,两人一路冲向首都,路上遇到不少关卡,谢远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两张绿色通行证,有惊无险。

         六个小时,准确是五个小时35分,于克看了一眼手表,窗户外陌生的标志下,有休闲的人在地下,拿着一把吉他唱歌,路边的行人不多,干净整洁的柏油马路上,不时几辆穿梭的轿车、货车,穿过大桥,于克将汽车停在路边,对面一副挂着米国国旗的建筑在视野中徐徐飘动。

         “那么,后会无期!”谢远贪婪的闻着和丽娜接触过的手,在野外呆了这么多天,他没有看见丽娜擦过香水,所以手中的一切都是来自身体的香味。

         周林也闻了一口,可惜从下面往上闻,只能闻到小黑身上散发的异味,和丽娜荷尔蒙膨胀之后的诡异气息。

         小黑甩了甩脑袋,接近半个月没好好的洗一次澡,周林估计这家伙已经对谢远有些不满,因为它的爪子,时不时的瞄向于克兜内的手雷上。

         没在担心护照之类的东西,没有了身上的枪械,他们很容易在首都修整,并上了飞机。

         在国内动物上飞机是需要特地手续的,而在埃塞俄比亚则不同,完全不需要任何手续,毕竟在非洲、在中东,是阿拉伯、阿联酋的天下,人家迪拜的王子出门都是自带老虎和狮子,所以埃塞俄比亚这边,人们以能够出门带宠物为荣(瞎编的!)

         “哎呀,你们这只中国猫,真可爱!”一个大手从小黑的脑袋上摸过,小黑看着于克,于克摇头。

         “哎呀,中国猫好萌啊。”一只萝莉的手从小黑脑袋上摸过,萝莉的手粉嫩,从小黑猫头摸上去的时候,她还询问于克要不要帮小黑抓虱子。

         “哎呀,中国猫……”

         一个又一个

         小黑躁动的情绪跟飞机平静的机翼完全不同,周林趴在谢远买的袋子里面渍渍称奇,若是在野外,那些武装分子敢这么摸它的话,应该早已经五马分尸了吧!

         和国内的飞机不同,这家从埃塞俄比亚机场前往南非的飞机噪音很大,除了发动机的噪音以外,隔着窗户,还能听到机翼撕裂空气产生的尖锐声音,在国内是没有直达埃塞俄比亚方面的飞机,因为战争,很多国内的商人想要前往埃塞俄比亚、尼日尼亚等地区需要连续转两到三次的飞机。

         而这些停靠在飞机场内的飞机,也多是一些二手飞机和老式飞机,很多土豪是不会选择乘坐客机离开的,因为就算是飞机头等舱,也并不能保证你的安全。好在飞机正常的在南非落下。

         驱车进入山林,谢远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周林看着外面的山林,南非这边的空气很纯净,就像以前的农村老家一样。

         “我们来晚了半个月!”谢远对于克道。

         于克从兜里掏出一包七块五的香烟,递给谢远一根,他将最后一根叼在嘴上,并将垃圾盒子丢进车内,吸了一口,谢远道:“不知道那个老板有没有被人干掉!”

         斜眼笑,谢远撇了一眼周林,将烟从嘴里拿出,递到周林面前:“要不要吸一口?”

         周林吐了口吐沫,他喜欢吸八块钱的红双喜,而不是七块五的这种!

         老二和老三打着瞌睡,老四在发呆,不过它的蟹钳一直不停的磨着,短短几个小时,可以看到老四的蟹钳旁边磨出了不少碎抹,从高光的角度,可以看出老四的蟹钳比之前出门之前,还要锋利许多。

         三个小时里老三和老二一共醒来两次,最后一次醒来的时候老三问周林还有多久到,周林摇晃着脑袋,根据电脑上显示的正常路线从市区出来,只要6个小时左右便能到达钻石矿的位置,可他们走的并不是之前那条路线。

         “老三,你要干嘛?”周林问。

         “我感觉这次南非之旅很危险,所以到了地方,我找找有没有能够撤离的地方,省的被人干死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蟹老三道。

         蟹老二麻利的睁开眼:”对啊老大你可能不知道,非洲这边势力的更替是非常快的,之前说是政府和那土豪老板干,说不准我们去的时候,变成好几个土豪老板加政府干土豪老板呢!“

         “而且,森林里面的动物可不像灌木丛里面那帮‘弱小’的动物,它们可阴着呢!”

         “‘弱小’?”周林嘿嘿一笑:“‘弱小’你能被一只鬃狗追到泥巴坑里?”

         “呸,老大,往事不堪回首好么!”老二瞪了一眼周林:“森蚺这种动物在山林中特别的多,这家伙没什么毒性,但是老大你觉得如果被它绑住,我们能喘息几秒钟?”

         “一秒不到!”周林竖起蟹钳果断的摇头。

         “bigngou!所以我们得学会自我保护,总不能钻石没弄到就挂了吧。”老二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局势和几种可能,最坏的打算是它们捡到钻石然后立刻和谢远于克他们分开,利用埃塞俄比亚的航空离开南非,然后做轮船或者飞机潜入国内,如果谢远和于克被干掉了,它们就尽量带着小黑一起回去。

         刺啦

         谢远将租来的车停在一栋山间木屋旁边,木屋不大,大约一间在20平米左右,一眼望去差不多有50多间。

         “谁?”

         一颗芭蕉树上跳下两个黑人,他们的头上绑着树叶制成的头盔,手中每人一把冲锋枪。

         谢远和于克对视一眼,于克扬起手机,手机上显示的是他们老板的电话号码。

         “呼,你们终于来了!”

         听着那人用不流利的中文和谢远交流,不知道为啥,周林和几只螃蟹都感觉到了一丝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