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五章:螃蟹跟踪进行时
        事实上江乐带着骰子玩了一晚上,玩到2点左右,老二和老三实在受不了吵着要回去,老四没说话,但打颤的眼睛早就暴露了他内心的想法,第二天三只螃蟹眼睛一个个肿的跟个猴似的,连苏萌萌都看出来它们状态不对。

         早餐是面包和牛奶,老二喜欢把面包和牛奶分开吃,说这样有感觉,老三则喜欢把牛奶倒在面包上,说这样有情调,老四一般都跟他一样,周林怎么吃它看一眼便跟着学。

         “你是我的天~你是我的地~你是我的诺曼提~买买提~买买提~。”楼上’雄霸天‘又开始日常亮嗓,周林很多时候不是自然起床,而是被’雄霸天‘吵醒,这两天’雄霸天‘的主人不在家,所以它比平时早了半个多小时。

         捂着耳朵,’牛魔王‘在和’雄霸天‘对吼,然而吼了几声,’牛魔王‘被何云义的老爹一个无影腿给踢的呜咽一声,趴在地上默默流泪,获得胜利的’雄霸天‘得意的跑到何云义家窗户上喊道:“傻*逼,傻*逼。”

         何云义全家:“……”

         ’雄霸天‘不敢在苏家门口叫唤,吃完早餐,蟹老三叫上旺财一起朝外面走,最近蟹老三和旺财练了一手以形易物的技巧,蟹老三只要做出一个动物,旺财可以马上的分辨出蟹老三的含义,周林羡慕之余,不得不感叹,河蟹神兽宇宙第一神兽绝对不是名不虚传。

         因为昨晚丢失了睡眠,几只螃蟹来到王心怡所在的长椅上便懒洋洋的想要睡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很尖锐的老鼠叫声将周林惊醒,原来无聊的旺财跑到草坪上和几只路过的傻狗玩踢皮球的游戏,几只狗不知道在哪里找到了一个羽毛球,其中一只狗将草坪上的羽毛球用力的一提,然后几只狗一起去追,看谁踢的更加的远,旺财玩了一会便失去了兴趣,它喵了一圈,在一处小树林的树脚上抓到一只不大的灰老鼠。

         老鼠刚出生不久,智商有点捉急,被旺财叼着玩了好几圈,竟然没有力气逃跑,只能在地上吱吱乱叫,可惜大白天,就算有家长在旁边,也不敢出来救援。

         蟹老二和蟹老四已经提前到位研究老鼠吉吉,周林爬了几步,他的耳朵动了动,迎面一个老头对一个老太说道:“哎,老严家的猫真倒霉,一晚上没回家,老严以为跑出去抓老鼠了,结果早上起来一看,那猫就死在家门口的小树林里。”

         “那老严报警了么?”老太问老头。

         老头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周林朝老二老三喊道:“别玩了!”

         老二、老三还有老四见周林快步朝着一个方向横穿,不由招呼一声旺财,赶忙跟上。

         那一老头一老太周林认识,之前遛弯基本上隔着几天就要见到几次,老严周林也见过几次,老严和刚刚走的老头老太是一栋的居民,记忆最深的是老严那老头特别喜欢打麻将,每天只要到点老年活动室里面,必然有他的身影。

         来到老严家住的那栋房子门口,周林撇了一眼旁边的小树林,此刻小树林里面有不少老年人和路过的居民观看,地上躺着一只麻猫和一只老鼠,两只动物的中间,一个瓷碗安静的被人摆放在树根的下方,那处地方有一个凹形的口,瓷碗放在那儿,一点儿也不用担心瓷碗被傻*逼动物给踢倒。

         看到地上的碗,周林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老二老三来到周林的身边,老三用鼻子嗅了嗅道:“这碗不是昨天江乐用的那个!”

         “我知道。”周林烦躁的摇了摇脑袋,从小树林处离开,骑上旺财的背,周林和老二老三、还有老四再次来到江乐家,此时江乐还在床上睡觉,隔着窗帘,周林看见江乐睡觉的脸上露着笑容,在他的另一边,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孩躺在那儿。

         “看看!”

         周林朝老二老四挥了挥蟹钳,老三的耳朵灵敏度比较高,周林让他监视江乐,以防这货忽然醒来。

         来到柜子旁边,周林动了动蟹钳。

         吱呀一声

         “谁?”

         原本熟睡的江乐忽然从床上坐起,看到伏在地上的三只螃蟹,他冷冷的注视了一眼,接着又扫视了一眼窗户以及门。

         “哎呀,大清早一惊一乍干啥呢,睡觉睡觉。”女人的声音打断江乐的思维,他重新躺在床上,但他一想有些不对,家里怎么会出现几只螃蟹?

         等他将脑袋移向地面的时候,他又楞了一下,刚刚还在地上的螃蟹哪里还有踪影!

         揉了揉眼睛,一阵风吹过,窗帘微微动了动,一切归于平静。

         逃出江乐家,周林捂着胸口狠狠的吐了口吐沫,之前他没打开柜子还对江乐处怀疑的态度,可此刻,周林可以保证放在老严家门口的瓷碗绝对是江乐放的,因为昨天他们在窗子上看到的瓷碗,今天打开柜子,赫然少了一个!

         一个月前周林和老二它们出门偶尔会听到小区里面有人毒动物,开始没在意,那么也就是说这件事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了?

         甚至更久?

         搞清楚对手是谁,剩下的事情会相对简单许多,每天周林除了遛弯之外,其他的时间基本都停留在江乐家四周,这次周林没在冒进,而是让自己和老二老三它们分批把守,争取保证每一分钟都能见到江乐在小区的每一个动作。

         这天,江乐按照往常一样回家,打开柜子,从柜子里面取出手包和衣服后,江乐犹豫的看了一眼柜子最底下的瓷碗,想了想,拿起其中一个又放下。

         眼睛一撇,江乐在窗户的一个角落里面看到一只避让的螃蟹。

         “螃蟹?”

         江乐的嘴里呢喃了超过三遍’螃蟹‘这个词,接着他来到电脑前,快速搜索关于螃蟹的一切。

         江乐打开电脑搜索的这段时间,周林和其他三只螃蟹汇合,他发现了一个很不好的点,那就是江乐对周围的敏感度不比谢远、还有上次遇到的于克差,最关键的一点是他好像开始关注周围每一个出现的动物了!

         “饿了么,狗狗,吃东西了!”

         换上衣服的江乐出了家门,在门口几只迎面走来的猫和狗习惯性的围到江乐身边,江乐从手包里面取出狗粮随意一抛,瞥向四周,江乐在小区门口打了一辆的士,直接坐了进去。

         老二、老三、老四和周林对视了一眼,周林吐了口吐沫道:“跟上!”

         的士的速度很快,不到半个小时,写着申海火车站的牌子印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