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谢远新代号‘螃蟹’
        江乐并没有进入火车站而是从火车站后方,绕到一个小巷子里面,巷子里面有不少小店铺,江乐找到一间不大写着药店的店铺走了进去。

         周林带着老二老三它们走了几步,这时远处一辆轿车缓缓停在巷子外,车内下来一个打扮帅气阳光的年轻人,撇了一眼,这人竟然是谢远。

         “他来这里干什么?”周林暂时选择按兵不动。

         王建将车开到停车位上,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小巷,谢远从王建手上拿起一个没有标签的药瓶问道:“你确定这是在这里买的?”

         王建叼着烟,眉毛一挑:“不相信我们申海警方的办事能力?”

         谢远呸了一声:“要不是你昨天看到那傻狗从垃圾箱里面带出来的标签袋,我就不信你能把牛奶瓶看成药瓶!”

         王建横眼看天,手指点了点手中的烟灰:“你说现在的人是不是有病,拿牛奶瓶装杀虫剂,关键还能卖得掉!”

         谢远对此表示相当不屑,从王建手里抢到一根香烟,叼在嘴里:”狗会爬树你见过没,螃蟹会跳楼你见过没,没见过别BB,赶紧说说你怎么发现在这里的。“

         将药瓶的底盖掀开,只见底下写着XX产品。

         谢远没搞懂什么意思,他摆了摆手表示知道,两人并排朝里面走去,小巷子内白天的人很多,但药店内的人不多,谢远走到门口停下:“等会!”

         王建愣住还以为有什么事情,不由停下脚步。

         谢远走到角落中周林所在的位置,周林想要离开,但被谢远赌了个严实,谢远伸出手指着地上的螃蟹:”1-2-3-4一个没少,小小苏,说吧你们来这里做啥。“

         看到谢远和螃蟹说话,王建很诧异,虽然最近他一直听谢远说有关螃蟹的事情,前些天音乐男死掉,谢远还说很可能与苏家的螃蟹有关,可现实么,一只螃蟹,错,准确的说四只螃蟹,加起来还没有人的一个手掌大巴,谁告诉怎么杀人!

         可谢远好像还异常认真的说是螃蟹杀人几率百分之80以上!

         “它们是苏家的那几只螃蟹?”王建也指着角落里面爬着的几只螃蟹。

         谢远点了点头:“百分之百原装货!”

         周林:“……”

         “行吧,别装了,你们怎么跑这么远的,难道是来找交配对象?”谢远好奇。

         周林:“……”

         伸出手,谢远也不管周林同不同意,将它们四个一个个丢到手上,站起身,谢远对着周林道:“敢乱动,或者夹我,我就拿回去把你们煮了下酒。”

         蟹老二、蟹老三的蟹钳被周林压住,周林吐了口吐沫,狠狠的看了谢远一眼。

         谢远将手中抽完的烟头丢掉,用手指点了点周林的肚子,对王建笑道:“你看,这螃蟹一定是吓尿了!”

         周林:“……”

         两人互相开了一会儿玩笑便朝XX药店走去,谢远一边走一边和王建探讨关于螃蟹的事情,他对螃蟹的种类相当的博学,十多分钟里面,他一共说了几十种螃蟹的种类,说道最后他用一句话总结:“说到底,还是我们国内几个湖里出产的大闸蟹最好吃,而且要清蒸。吃起来就跟刚出锅的馒头一样,外香里嫩!”

         周林忍住没有动手,因为这会周林注意到谢远和王建进入到之前江乐进入的店铺,就在谢远两人进去之时,江乐擦肩而过,谢远嗅了嗅眼神略带疑惑心中在思考:”咦,这人好像有点熟悉。“

         他还想继续想下去,王建已经和店铺里面的老板聊上了,王建手上拿着的药属于违禁用品,所以王建用的普通人身份,询问了一下关于这个东西的出处和价格之后,并询问了一下实用的情况,那老板是一个中年人,此刻他正在电脑上网,听到王建跟他七吹八吹,显得有些不耐烦的指着刚刚出去的背影:“这东西要是不好用我会拿出来卖么,放心,这东西不光是杀老鼠的利器,就算杀个人也就多放两滴的问题。”

         “等等,刚刚那人我好像见过!”谢远和王建走出药铺,谢远灵光一闪:“我在小区广场上有看过他给流浪狗喂食物,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

         那他?

         王建和谢远对视一眼,王建咳嗽一声:“那……”

         “我就说只要遇到螃蟹百分之百会获得好运吧,你还不信!”谢远嘚瑟的从脖子里掏出一个牌子,在牌子的上面赫然挂着一窜金制的螃蟹图案。

         王建耸了耸肩:“不知道还以为你就是那个杀手‘螃蟹’呢!”

         谢远对于自己的身份倒是无所谓,反正不管‘螃蟹’还是之前的‘鬼眼’,只要能赚钱就行,如果暗夜会因为‘螃蟹’给他任务的时候多加钱的话,他不介意现在就用‘螃蟹’这个称号。

         想了想,谢远道:“行,听你的,我就用‘螃蟹’这个称号了!”

         “可惜没杀气了!”王建帅气的从烟盒里面甩出一根烟,然后接住,叼在嘴里。

         “不管,嘿,小小苏们,你看我都选择跟你们混了,你赶紧保佑我一下,明天股票那一支会涨,我现在就去买!”谢远恬不知耻。

         周林、王建:“……”

         ……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这期间小区里面连续死了三只狗一只猫,死亡的时间为凌晨2点以后,小区内对这件事的反向很大,如果保安或者警方在不出面解决,有人已经开始联系媒体,和一些社交网站,希望通过媒体的力量,将混蛋绳之于法。

         王建被迫和谢远再次组队准备加快形成,黑夜里,王建和谢远换上一身干净帅气的衣服停留在一家名为皇城酒吧的地方,在他们对面5米外,江乐和几个女人在那儿玩起骰子,谢远重点注视江乐手中自带的瓷碗。

         深夜三点,江乐从酒吧内走出,他的身边搂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孩,不过女孩喝了很多,整个人完全出于醉酒状态。

         走进小区,江乐从手包里面一连掏出好几个瓷碗,给每一个瓷碗都倒进一些液体。

         正当他准备放在地上,谢远一个健步走上前:“对不起,你已经被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