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大胡子和吉祥
        搞定黑猫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旺财从苏爸家过去的时候,楼上看电视的‘雄霸天’不安的躁动了一下,它从三楼飞到苏家门口的大树上,透过树枝它很小心的看了一眼趴在旺财背上的几只螃蟹,确定几只螃蟹的蟹钳上都没有任何杂物后,它一飞冲天,来到距离旺财不到一米高的地方,蒲扇着翅膀飞舞。

         “螃蟹、傻*逼,螃蟹傻*逼,小猫,小猫喵喵喵……”

         周林脸一黑,然不等周林动作,一旁的黑猫以为鹦鹉要对鹦鹉做什么事情,腰身一共,猛地抬起前爪朝‘雄霸天’扑了过去,虽然中间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但‘雄霸天’仍然被吓了一大跳快速将身体上升,并扯着嗓子喊道:“杀人啦,杀人啦!”

         路过的人对‘雄霸天’已经具备一定免疫力,就连胖子家的大黄猫听到‘雄霸天’的声音,都怡然自得的眯着眼假寐,不过旺财背上的几只猫,还是吸引了路过猫狗的注意,猫的眼神大多数都是冰冷,没表情,而狗的表情就比较丰富了许多,有一条狗来到旺财身边,想用狗爪子掏旺财背上的猫,旺财哪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巴掌对着小不点大的泰迪就呼了过去。

         呜咽一声

         泰迪流着眼泪跑了

         何云义家的牛头梗从家里跑了出来,不过由于门禁的原因,它只能趴在门禁口看着旺财,叫了几声,然后一对狗爪子不停的挠着铁质的门禁。

         来到野狗住的狗窝处,周林看见有几只家猫把旁边的猫窝当做临时据点,时不时伸出猫爪子偷野狗的食物。

         旺财将背上几只小猫放下,蟹老二、老三优先跳下背,举着蟹钳来到几条家猫,朝地上吐了口吐沫,那几只家猫露出警惕的神色,但并没有离去。

         交通小区里,虽然这段时间螃蟹们干过不少架,但是对猫它们接触的不算多,其一是猫一般都单一行动,不好找麻烦。

         二:很多的猫都特别的怂,老四都还没任何动作,它们就跑的老远,搞得三只螃蟹有气都无力发泄。

         几次下来,三只螃蟹对这种只知道吃喝睡觉,平时不干事的猫,也就认知无所谓了。

         见面前这几只猫狠有胆气,三只螃蟹的眼睛都绿了,然而这时一道黑影从它们面前飞过,黑猫一个轻盈的跳跃,一巴掌稳稳的拍在一条和它体型差不多大猫的身上,那家猫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阵仗,楞了好久,才龇牙,弓着身,摇晃尾巴。

         黑猫甩完一巴掌并没有停歇,而是举起另一个猫爪狠狠的甩在旁边想攻击它的猫身上。

         喵~呜

         一声惨叫从那只猫的嘴里发出,看着被猫爪抓破翻起来的肉丝,隔着老远,周林都感觉一丝寒意。

         野猫是一种发怒起来比老虎还要强悍的动物,特别是受伤的猫,那几只和黑猫差不多大的猫被黑猫的气势吓的齐齐后退几步,有一只猫有些不甘,但另外几只猫已经毫无战意的向后退去,离开,这只猫想了想,也忍痛离开了猫窝。

         正趴在狗窝里面睡觉的土狗睁开眼看了一眼面前的黑猫,鼻子动了动后,撇过脑袋继续睡觉。

         猫房不大,里面有一床脏乱的被单,被单上此刻有不少猫爪踩过的印子,黑猫将几只小猫放进猫房内,朝旺财和周林叫了一声,听声音似乎在感谢。

         蟹老二和蟹老三吐了口吐沫笑了,旺财跟着叫了一声。

         汪汪

         趴在狗窝中睡觉的土狗,耳朵动了动,忽然他从狗窝中站起来,眼睛瞄着旺财和周林的方向。

         “怎么惹了你睡觉,要干架?”

         汪、汪

         土狗向前一跃越过旺财,朝着一个年轻人身边跑去,那年轻人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脸上泛着青气,嘴唇有些苍白,淡薄的嘴唇上是一对轻佻的眉毛,忽然出现的土狗吓了这家伙一跳,他本能的伸出脚,一脚踢在土狗的身上。

         土狗向后一退,勉强躲过这一击,但年轻人的动作彻底惹怒了这条土狗,它龇牙,咬着尾巴朝年轻人大声的吼道:“汪汪!”

         汪汪!

         “滚!”年轻人朝土狗吼了一声,便准备朝面前最近的一栋楼走去,然他刚有动作,土狗直接一口咬在年轻人的裤脚上,撕拉一声,周林听到一声衣服被撕破的声音。

         “草…我的牛仔裤!”年轻人瞬间就怒了,但他刚有所动作,楼上某一家的狗也跟着叫了起来,与此同时这栋14层的楼房内,连续响起三声狗叫。

         有几家打开窗户朝下面看,其中一间房子内,一个30来岁的大胡子看到底下的年轻人后,朝土狗喊道:“闭嘴,吉祥!”

         ‘吉祥’是老奶奶给土狗的名字,附近的居民叫着叫着就都叫土狗为‘吉祥’,‘吉祥’听到他的话,向后退了几步,但阴沉的狗眼还是盯着少年,那意思很明显,只要他敢动作,它就敢继续上去咬。

         那年轻人苦恼的甩了甩牛仔裤的裤脚朝楼上喊道:“生哥,你赶紧下来,这狗把我裤子都咬破了!”

         楼上的大胡子没在说话,他缩回脑袋后,周林听到了电梯运转的声音,不一会儿大胡子出现在门禁口,他打开门禁来到年轻人身边,对着‘吉祥’的狗头就踢了过去,‘吉祥’向后一退,猛地朝大胡子叫了一声。

         大胡子的脸很粗狂,深秋的他还穿着一套短袖,青龙的纹身从后背延伸到胳膊上,几道还没有养好的伤疤从腰间印在衣服上。

         狗的叫声让他很愤怒,他抬起脚就往‘吉祥’的肚子上踢去,‘吉祥’还没稳定身体,眼看这一下就要踢重,旺财尾巴动了动,朝大胡子吼了两声。

         楼下,刚下楼的一个60来岁老头转过头看向大胡子,大胡子伸到一半的腿不得不缩回,那个行人是同一栋楼的居民,同时还是大胡子住的房子的房东,房东冷冷的看了一眼大胡子道:“你这个月房租快到期了,什么时候交?”

         大胡子呵呵一笑:“过几天!”

         说着大胡子带着年轻人上了电梯,而’吉祥‘还不死心的盯着大胡子的背影叫了一声。

         大胡子身体一顿,低声的咬牙:“妈的,迟早弄死你个贱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