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一起干它!
        “吃到你想要的东西了,和解OK?”一簇林荫的地方,周林不耐烦的看着鼠王的吊样,鼠王从离开7号别墅后,又恢复到一派鼠族之王的派头,它嘴上的毛在不住的跳动,一对咪咪小眼里面不时露出一抹阴森的痕迹。

         “可以,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哈哈!”鼠王阴森的一笑,迈着小爪子窜进一处坑洞里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送走鼠王,周林龇牙,按住腰身吐了口吐沫,这一下摔的,差点把胃肾都给摔破,身后三只螃蟹一脸同情的看着周林,这时睡过头的旺财这才姗姗来迟的出现在他们的身边。

         下午的时间非常的漫长,休息了一会儿,耐不住寂寞的三只螃蟹拉着旺财要去外面玩耍,周林没去,他在树干上躺了不到一个小时后,感觉浑身还是难受便准备回去睡觉,老鼠一种言而无信的动物,不过周林并不担心,他不相信鼠王看到今天发生的一切不掂量一下自己手中的筹码。

         吐了口吐沫,周林爬到一半的距离,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快速的从他面前走过,一脚差点踩到他的身体上,逼得周林不得已翻滚了几圈。

         重新回到起跑线,周林吐了口吐沫,继续向上爬,这时那个走进去的家伙拿着电话又跑了出来,周林望着越来越近的脚印,无奈将身体移到旁边。

         滴滴

         一辆货车停在门口,穿着工作服的快递员打着电话道:“你的快递到了!”

         “好的,我这就拿上来!”

         货车上装着冰箱等各种大型的器具,周林一看没辙,只能将身体在往旁边挪动,但即使这样,他还是差点被擦边弄残。

         来到苏家门口,周林长吁了一口气:“妈妈的,走个路都特么跟过雪山一样!”

         下午五点,几只螃蟹和旺财都没回来。

         等到了6点,老远便听到旺财的叫声,半醒的周林睁开眼,只见旺财背上三只螃蟹一身脏兮兮的出现在苏家的地板上。

         “你们干什么去了?”周林疑惑,这才上午干完架,不会下午又去干架了吧!

         蟹老二哭丧着脸吐着吐沫:“老大,你一定要我帮我们,不然我们就不活了!”

         “什么鬼?”周林满脸疑惑。

         蟹老三和蟹老四神情悲愤,蟹老三吐了口吐沫吐在地板上:“老大,我们被阴了!”

         “本来下午我们是打算出门遛弯的,但半路遇到一只老鼠,那老鼠说交通小区西面老城区那边很好玩,于是我们闲着无聊就过去逛了一圈,并且准备让那只老鼠带路,可那只老鼠刚进老城区就被围殴,我们觉得情况不对,想要撤退,可就那么一会儿的时间,我们被至少十多只野猫给围住了!“

         猫是一种领土意识极强的生物,而野猫则更甚一筹,野猫每天就像生存在底层的人类,为了生活,为了生存,它们可以打击一切来犯的地方,螃蟹虽然属于天然的小型动物,但反抗的螃蟹就不一样了。

         “那只老鼠呢!”周林眯着眼,他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只老鼠被十多个猫给弄死了,本来还想弄我们,打了一架,还是旺财跑的快。”望着旺财脑袋上被抓掉的毛,以及腿上的伤口,周林吐了口吐沫来到一处通风管道朝里面敲了几声。

         大约十分钟,一只没见过的老鼠警惕的跑出管道。

         吱吱

         “叫你们老大出来,就说是我找它!”

         那老鼠猩红的眼睛看着周林:“你谁,我们老大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么!”

         这时,那老鼠的旁边又出来一只更大一号的灰色老鼠,老鼠吱吱的问怎么回事,听到小号老鼠的回答,它吱吱叫了几声。

         “抱歉,我没听老大说有你这号朋友!”

         周林吐了口吐沫:“怎么,你们老大想过河拆桥?”

         两只老鼠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分明写着:“你什么东西,一只螃蟹,也敢跟鼠王称兄道弟?”

         黑着脸,周林朝身后瞥了一眼,蟹老二和蟹老四一个俯冲抓住老鼠的尾巴,就是狠狠一夹。

         吱吱

         “弄死!”

         不到十秒钟,两只老鼠被弄死直接丢在管道门口。

         ……

         黑暗中,潮湿的仓库里几只体型硕大的老鼠在快速的移动,在一处稍微干净的角落里面,聚集着几十只大小不一的老鼠,其中一头跟兔子差不多大的老鼠,正用嘴吸着一瓶早已经过期的食物。

         吱吱

         吱吱

         仓库外一只老鼠快速来到鼠王身边道:“老大,老大!”

         “怎么样了?”郊区鼠王用凌厉的眼神看着那只小老鼠,老鼠打了一个哆嗦:“二愣子和三愣子都被弄死了,那几只螃蟹很嚣张,听上去像要找老大报仇呢!”

         呸!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鼠王不爽的将身边的食物砸了一地,大骂的消失在仓库内,只留下一帮小弟懵懵懂懂的看着这一切。

         “你们说……”

         剩下的老鼠对视一眼,相比较什么阴谋之类的东西,它们自然的选择眼下的食物。

         晚上,原本说好的老鼠,一点都没有少。

         周林和几只螃蟹趁着苏家关灯,一个个沿着窗帘爬到窗户上睡觉,蟹老三龇牙吐沫:“老大,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憋屈!”

         “别怪老大了,你看老大的眼神,老大,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办法了!”趴在周林旁边的蟹老二问周林。

         捏着蟹钳,周林看着一只无视他们的老鼠从面前走过,狠狠的吐了口吐沫:“既然它们不给我面子,那么就大干一场吧!”

         风吹过窗帘,三只螃蟹都不自然的打了一个哆嗦。

         交通小区是一个中大型的小区,昨天楼上搬来了一户新的居民,周林和三只螃蟹正准备睡觉,窗户上,一只大鸟啪嗒一下吊在四只螃蟹的眼睛前,老二,老三还有老四本能的吓了一跳,从窗户上掉到地上,周林愣了愣发现眼前竟然是一只鹦鹉。

         “咯咯咯,傻吊,傻吊!”

         鹦鹉见三只螃蟹掉到地上,哈哈大笑起来。

         周林脸顿时黑了对着醒来的旺财便喊道:“草,一起干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