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趴在树上的狗
        苏梦琪将车开到一个名为精明研究中心的地方,她打开门:“徐哥,我爸让我过来问问,你觉得这事正常么?”

         叫徐哥的男人是一名30岁,身着白色研究服,带着眼镜的家伙,他将一份桌子上的文件拿起递给苏梦琪:“这是我花一个小时整理的文件,事实证明,早在之前,美国英国,那些大国就有专门研究小组,在我们国内,我的老师,就曾今对螃蟹这类生物,有进行过深入研究。”

         “根据他们对世界150多种螃蟹的智商甄别,有几种螃蟹的智商远远高于一般螃蟹,它们不仅拥有聪慧的寻找食物技巧,而且还会选择‘漂亮’的母蟹,进行生育下一代,同样它们还拥有非常强烈的领地意识,你们昨晚看到的行为,很可能是因为老鼠在猫和狗的追击下,疲于奔命,不小心闯入了螃蟹的领地,于是才会出现那一幕。”

         耸了耸眼镜男子继续道:“至于你说螃蟹将老鼠丢进笼子内,其实我们可以理解为下意识行为,就和老鼠闯入猫的领地,被猫抓着不放的感觉是一样,它们的世界观里,很可能把笼子,当做一个很恐怖的东西,或者垃圾清理场……”

         精明研究中心是一家宠物中心,不同的是,他不仅含有宠物治疗的一切项目,还拥有一套完整的研究器具,这家中心最早的创世人是徐哥的父亲,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宠物研究学家之一,后来传到徐哥手上,徐哥便继承了家业,听完徐哥的话,苏梦琪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在精明宠物中心内坐了半个小时,挑了一些狗粮和猫粮,苏梦琪便告辞去了一趟超市,等满债而归时,已经是下午时分。

         刚进入小区,苏梦琪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距离她家门口不远的地方,好多的家长聚在一起争论着什么。

         将车停在指定位置,苏梦琪发现挤在人群里面的苏萌萌,不由放下后备箱内的东西,走了过去:“萌萌,怎么了这是?”

         苏萌萌见到自己老姐,顿时眼睛一亮,抓住苏梦琪的手,将她悄悄拉到一旁道:“姐,这些叔叔阿姨家的狗都被咬了!”

         苏梦琪听完,耳朵一动,好笑道:“一定又是打群架被咬的吧,我们家旺财呢,它有没有事。”

         苏梦琪的声音不大,但绝对不小,苏萌萌赶忙伸出自己的食指,顶在苏梦琪的红唇上:“嘘,姐,你不要乱说话好不好。”

         “什么?”苏梦琪有些不明所以。

         “刚刚宠物医院的人来说,是被螃蟹这类带有钳子的动物夹的,姐,你说是不是我们家那几只螃蟹干的!”

         迎着目光,苏梦琪发现她们家,距离肇事地点,只有不到几米的距离!

         将从超市买来的东西放回家中,苏梦琪和苏萌萌来到周林等蟹睡觉的位置,原本休息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一只螃蟹。

         “不会真是它们做的吧?”

         苏梦琪觉得有些不太现实,不过它们面前的食物消失,地面布满凌乱灰尘,几只螃蟹都不见了,又该作何解释呢?

         ……

         小区内因为狗被咬的事件持续发酵,眼看已经黄昏,周围的人不仅没减少,反而越变越多,一大妈找到物业:“我家的狗在小区里面被咬成这样,我要求物业负全责!”

         物业一听顿时不干了,你家狗被咬凭什么跟我们物业有关系。

         于是争吵开始加快,物业受到至少几十个家长群起而攻之,周林等几个螃蟹躲在树梢上不干露头,他知道这次的事情好像闹大了。

         “卧槽,不久咬个蛋蛋么,有必要这样……”蟹老四嘀咕一声,被蟹老三一蟹钳敲的后退几步:“你懂个毛线,打人不打脸,咬狗不咬蛋,没听过?”

         周林:“……”

         物业在围攻了差不多半小时,实在没找到一个解决办法,所以物业决定明天起开始给小区大扫描,意思是用喷雾剂之类,让整个小区全部杀菌一遍,毕竟大晚上想找一只蝎子,一只螃蟹,一只带有钳子的动物,是根本不可能的。

         蟹老四听到物业老大的话,几只蟹爪在树梢上弄出好几块树皮,它吐着吐沫,恶狠狠的看着物业经理:“老大,他家在哪里,我今天晚上要过去夹了他蛋蛋!”

         蟹老二:“要适合而止啊,夹一个怎么行,他应该还有老婆,我们应该发扬传统,将两人一起夹了。”

         周林:“……”暗暗的捂着脑袋,他感觉自己身边的螃蟹,简直就是一群变态!

         晚上人群散去,周林几只螃蟹晃晃悠悠的朝苏家爬行,来到苏家大厅,正在做作业的苏萌萌看到它们,便大声喊道:“姐,爸,螃蟹们回来啦!”

         周林脚步一顿,疑惑的看着苏萌萌。

         苏梦琪从厕所飞速的来到周林身边,她的手中拿着一根筷子,嘴里露出奇怪的笑意:“我这算是在采访么?”

         苏萌萌挠了挠头:“应该算是吧,蟹蟹们,今天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是就敲下地板,不是……”

         她的话音还没落下,蟹老三已经带头朝睡觉的位置跑去。

         苏萌萌若有所思:“果然是你们干的!”

         周林:“……”喂,我还没动好不,麻烦看着我OK?

         苏萌萌抢过苏梦琪的筷子,递到蟹老三的身边:“那你们一定夹了好多狗蛋喽?”

         蟹老三继续在爬,蟹老二和蟹老四在后面跟着。

         苏萌萌面露惊喜:“那……”

         “咦,姐,我太兴奋了,不知道该问啥了现在。”

         苏梦琪拍了拍苏萌萌的脑袋笑道:“蟹蟹们,对于这次事件,你们有什么感想没?”

         “哎呀,姐,人家蟹蟹又不会说话!”

         苏梦琪咳嗽一声:“大家好,我是蟹蟹,对于今天夹狗蛋蛋这件事,我深表歉意,但真的,今天真的很爽……咯咯。”

         周林:“……好想打人啊!”

         正在看报纸的苏爸,看到已经疯了的两个女儿无奈摇了摇头:“梦琪,萌萌小声一点,隔壁家的小胖刚还在家里哭呢!”

         苏梦琪苏萌萌愣了一下,笑的更大声。

         周林爬到柜子底下,四只螃蟹一边吃着食物,一边听苏梦琪和苏萌萌在沙发上发出的笑声,周林就搞不明白,看个晚间新闻,为毛也能笑的那么大声!

         蟹老二在后面偷偷拽了拽周林的蟹爪:“太吵了,要不还是出去吧!”

         蟹老四:“我的蟹钳早已经饥渴难耐!”

         周林一巴掌将蟹老四拍到最后面:“难耐,让你个**难耐,人家物业明天就扫荡了,你丫难耐,信不信我弄死你。”

         蟹老四缩了缩脖子,蟹老三道:“老大,那今天更要出去啊,你想明天物业就要扫荡,如果我们今天不出去,明天肯定是没办法出去的,估计后面几天都没办法出去,那么老大我们怎么去锻炼狗上树,所以呢,今天晚上是最好的机会!”

         “让狗上树?”

         蟹老三紧紧举起蟹钳:“让狗上树!”

         好啊

         周林被蟹老三说服,趁着两个疯女人没注意到它们,他一个健步跑到阳台边上,在阳台缝隙的位置,啪嗒一下跳到草坪之上。

         晚上8点9点正是小区最热闹之际,今天晚上同样,不过周林等蟹走了好久,都没看到一只单身的狗,有几只远远的看到后,头也不回,刷的一下,便不见了踪影。

         见到它们那么怂,蟹老四很愤怒,它迈开蟹钳便准备追,然而并没有卵用,等蟹老四跑了一米的距离,人家都已经绕小区半圈了已经。

         “老大,一定要让狗上树么,猫就不行?”蟹老二吐了口吐沫。

         周林摇头:“如果是猫的话,我何必这么苦恼呢,现在的猫,除了不会抓老鼠以外,什么不会?”

         三只螃蟹转念一想,好像还真就这么回事。

         蟹老三挠了挠脑袋:“但让狗爬树好像真的……”眨了眨眼,蟹老三眼睛抬起,他狂吐着泡沫:“老大,你看那是不是……一只趴在树上的狗?”

         趴在树上的狗?

         四只螃蟹同时抬头,周林用蟹钳揉了揉眼睛:“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