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我其实也是鼠王的小舅子
        吱吱

         吱吱

         周林苦口婆心的说了好一会儿,为了晚上能睡好觉,周林都快要将自己多年的智商给用完,好在这一会儿的时间,地底下总算传出一些动静,足足又等了十多分钟,才有三只灰色的老鼠一脸警惕的从管道内爬到草丛处和周林对峙。

         “你怎么能说出我们鼠族的语言?”

         “你是不是螃蟹那边派来的间谍?”

         “你是什么鼠?”

         “我……呸,我就是一只螃蟹,不是什么鼠!”周林吐了口吐沫嘴角上扬,刚刚他在草丛管道的旁边分明听到了一些老鼠竟然准备晚上整治他们几个螃蟹,还说要把他们五马分尸,这周林能忍么。

         可脑海中的信息又告诉他,在申海这一个城市里面,老鼠的数量是人类的105倍,也就是说,它们可以轻易的用数量怼死你,所以不能忍也得忍着,若是实在忍不了,就干脆投降吧!

         “你想干嘛?”为首的老鼠发出吱吱的询问声。

         周林吐了口吐沫,挥舞蟹钳:“叫你们老大出来郊区鼠王出来,我跟它谈!”

         “老大?”

         “你怎么知道我们老大!”

         三只老鼠一听到老大的字眼,顿时炸锅了,其中一个老鼠一脸警惕的看着周林:“你认识我们老大?不,你不可能认识我们老大,我们老大怎么可能被你认识……”

         第二只老鼠状态若癫狂:“天呐,你竟然认识我们老大……”

         第三只:“……”

         周林蒙圈,什么鬼,为毛一说老大全部炸锅,按照记忆,每一个区域里面都会有一个老鼠老大,这点没毛病啊,而且这里不是交通小区么,按照脑海中对老鼠世界的理解,不应该叫郊区鼠王么,那不然叫什么?

         迷茫的晃了晃脑袋,这时第一只炸锅的老鼠已经清醒,但它的表情却无比的狰狞:“你说,你怎么认识我们老大的!”

         “嘿嘿,这点你们不用知道,赶紧的,我特么时间宝贵,没空跟你这帮小罗罗啰嗦。”周林霸气外露的呵呵冷笑,对待看上去比你高的敌人,一定要用更强的气势碾压它们。

         三只老鼠思索了一下,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于是第一只老鼠吱吱两声回到通风管内,不一会儿便消失不见。

         趴在苏家窗户上看风景的三只螃蟹坐不住,纷纷离开苏家来到周林身边,周林让它们等会听命令在动手。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第一只老鼠姗姗来迟,在它身后一个形状如同大猫的老鼠,缓缓露出一个兔一般的脑袋。

         what?

         眼前的老鼠看上去完全已经超脱老鼠的范畴,光从体型上看,分明是一只灰毛的兔子,要不是尾巴和鼻子下面的毛……

         门口一个牵着狗的老年人从它们身边走过,他疑惑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老鼠:“谁家把兔子放在外面养,不怕跑掉?”

         周林:“……”

         “郊区鼠王你好!”周林呵呵一笑。

         老鼠王一脸阴沉的盯着周林问:“你怎么能说出我族语言,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外号,你是不是老鼠界的叛徒,还是哪只老鼠想不开生了你?”

         周林真想一巴掌弄死它,想了想,周林道:“你别管我,我是来跟你和解的!”

         一听到和解两个字,老鼠王顿时炸锅,它指着周林的鼻子就骂:“你把我地33个老婆弄死,你让它们家主脉全段,你竟然要和我和解,不可能!”

         不可能?

         周林嘴巴一动,手中的蟹钳刚举起,旁边的三只螃蟹猛地向前一冲,蟹老三稳稳的抓住惊骇之下想要逃跑的鼠王,老四抓住尾巴,老二抓住鼠毛,庞大的老鼠顿时被三只螃蟹按倒在地。

         摊开手,周林叹了一口气道:“对于你老婆的事情,作为螃蟹我深感抱歉,但……”

         周林脸色一变:“但你竟然当着我面说你有三十多个老婆,你丫怎么不去死!”

         旁边的三只老鼠被三只螃蟹的凶样吓到,其中一只老鼠弱弱的说:“是60多只,我其实也是鼠王的小舅子。”

         “舅你妈个打野刀!”周林按住三只老鼠中的其中一只,便是猛夹,那只老鼠被夹的吱吱作响,那声音真是听着伤心闻者落泪。

         大树上几只游荡过来的猫看到底下发生的一幕,犹豫着要不要上,但最后都选择隔岸观虎打绵羊。

         “实话跟你说吧,晚上老子要睡觉,可懂?”

         郊区老鼠倔强的扭着脑袋龇牙:“杀我亲人者,不共戴天,想让我不报复你不可能,除非你能帮我弄到好吃的食物!”

         食物?

         听到食物周林更加炸锅,前两天为了弄食物,他可是连人家超市的门都砸了,就为了给它们吃饱,可它们倒好直接将散兵弄成游击队,还想要攻打白宫,真把自己当成人家拉拉国的恐怖武装分子了啊!

         “你说要我怎么做。”周林露出阴森的蟹钳,那只被三只螃蟹按在地上的老鼠快被摩擦的不成鼠形,鼠王哎呦一声:“你让你手下快放开我!”

         “你不跑?”周林问道。

         “不跑!”鼠王义正言辞。

         动物说的话周林还是相信的,所以周林让三只满足的螃蟹们退后,鼠王看见蟹老三一脸不掩饰的隐晦表情,不由打了一个冷战,它张了张嘴道:“别墅区,7号,这家每天都有蛋糕,但是这家家里养了好几只狗,我上次去它家拿点东西吃,那几条狗竟然想咬本鼠王,要不是我手下救援及时,哼哼!”

         “别墅区,7号?”周林呢喃了一下,7号这家周林记得,上次遛弯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这家门口绑着一条藏獒,一条阿富汗猎犬,这还不是牛叉的,最过分的是他家后院竟然还绑着两条高加索,一条在厕所的位置,还有一条在后花园的葡萄架下面,不知道是因为两条同样的战斗犬,待遇却不一样,还是别的原因,住在葡萄架边上的高加索格外的暴躁,经常将手腕粗的链子弄的啪啪作响。

         “你连那都赶去,可以啊!”一脸同情的看着鼠王,这鼠王看上去不仅胆子大,运气也还不错,不然以它的体格都不够人家一口吞的。

         “怎么样,你能答应帮我解决掉那只狗,我们就和解!”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