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赵日天
        三天很快过去了,王铭领取了内门弟子的衣衫和令牌,另外王铭去藏宝阁领取了一柄青色长剑,每个内门弟子,宗门都会发放一柄长剑,王铭也向众人打听了一番,知道内门弟子上交一定灵石后可以进入藏经阁学习术法,王铭也上交了一定的灵石后进入了藏金阁。

         藏经阁有五重楼,王铭进入一重楼发现有很多人在寻找合适的术法神通,他们修为不一,凝气三层到凝气六层都有,他们在一重楼各个竹制的书简上来回游走,都在找适合自己的术法神通,二层是唯有凝气七层才能上去,王铭看到一个竹简,王铭拿起竹简打算看时,一只粗野的大手将王铭手中的竹简抢夺了去。

         “这本术法你赵爷看上了!”

         这只手的主人是一个黝黑魁梧的中年大汉,身后跟着一高一矮两个修士。

         王铭抬头,粗狂呢大汉盯着王铭轻蔑的笑着,大汉凝气六层的修为,身后两个修士都是凝气五层的修士。

         王铭内心有些许生气,但是脸上却一片平静,只是转身去寻找别的竹简,王铭不想一进入内门就惹事上身,最主要不想暴露自己的修为。

         “怂货!”粗狂的大汉看脏铭转身离开,轻蔑的开口,越发有些看不起王铭。

         听到大汉的话,王铭身形一顿,只是一瞬间,然后继续去寻找别的竹简。

         “赵哥,这小子果然如赵哥所说一般好欺负,我们赵哥不管走到那里都是震慑群众的人物。”魁梧大汉身后身形较高的修士赶紧说道。

         听闻身后的人的溜须拍马,魁梧大汉心里一阵舒坦,得意之色满溢于脸上。

         “也不看看赵哥是谁,早晚我都是要日天的男人。”

         王铭选择了一处偏僻的地方,随意瞅了几眼,然后再次拿起一卷竹简打算看看时,粗狂的大手再次出现。

         “这本书被你赵爷看中了!”

         王铭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一脸戏谑的赵日天。

         “怎的,看你的样子不服你赵爷怎么的,想打架是吗?”

         赵日天大声开口,周围的人瞬间把目光投向王铭这里,赵日天身后的两人迅速走向前面将王铭夹在了中间。

         “这赵日天就是恶霸,经常欺负修为弱小的人,尤其是新来的面孔。”

         “唉,这个人我听说过,经常欺负人,但忍一忍就过去了,但今天我看一个修士要倒霉喽。”

         “小声点,小心被听到,修为凝气七层都去楼上寻找更高的功法了,这赵日天在一层就是霸王,小心你们说话招惹了他,给自己找麻烦。”

         ……

         周围很多人都在暗地里议论,很多人看有热闹都纷纷聚拢了起来,怎么看王铭凝气三层的修为都会被赵日天碾压。

         “怎么小子,你不服是吗。”赵日天收起戏谑的笑容,一脸凶相,脸上横肉纵横,确实有几分凶狠的样子。

         赵日天觉得自己此时的样子一定吓到了王铭,甚至只有自己表现出凶狠才能让周围有一种震慑感,看着周围人的神情,赵日天内心得意无比。

         “既然你看上,那你就拿去吧。”

         王铭突然收起冰冷的眼神,脸上挂满笑容,松开了手。

         赵日天一楞,头脑有些转不过来。

         但王铭松手后,径直走走向二楼的楼梯口,那里有一层无形的阵法守护,除非修为或肉体修为达到凝气七层否则绝不可能踏上阶梯。

         “你敢耍我!”赵日天反应过来后,发现周围人都在看着自己,所以自己不能就这么算了,为了增强自己的气势,赵日天将凝气六层的修为全都放了出来,双手握拳直击王铭后心。

         王铭用神识扫到了赵日天的动作,但王铭却没去理会,只是踏上了二重楼的阶梯,阵法毫无阻力的通过了。

         王铭踏上二楼阶梯的瞬间,赵日天的双拳打在了阵法上,赵日天被反弹了回去,一口鲜血喷出,一脸的惊骇。

         周围的人也是一脸震惊,感觉不可思议,为什么明明只有凝气七层才能上去的阶梯,而王铭凝气三层就上去了,唯一的解释就是王铭隐藏了修为。

         赵日天身后一高一矮的两个修士赶紧将赵日天扶了起来,但脸上却爬满了恐惧。

         “我希望我下来时,还能看到你,不过,到时候我希望你是跪着的。”王铭的声音从二楼楼梯口轻飘飘的飘出穿入赵日天甚至周围人的耳朵里。

         “我赵日天不服!”赵日天对着二楼楼梯口大喊一声,但回应他的只有自己空荡的回音。

         周围人纷纷把目光聚集在赵日天身上,但多数都是幸灾乐祸的在讨论。

         “没想到有人扮猪吃虎。这回踢到铁板了吧。”

         “就是,平日里,这赵日天仗着自己的修为在这一层没少欺负人,终被有人收拾他了。”

         “赵哥,我们是走还是留下啊。”赵日天身后比较矮的修士开口。

         “这二重楼,非凝气七层不可上,他安然上去,怕我们三个都打不过他。”较高的修士望着王铭的背影思索一会说道。

         赵日天心里特别纠结,自己走又不是,不走也不是,刚霸气侧漏的样子瞬间毁了,周围还如此多的人,自己走岂不是说明自己怕了别人,不走自己似乎又打不过,赵日天心里暗自思量。

         “我们走,我就不信,他能杀了我赵日天不成,宗里可是有规定不准同门自相残杀,我就不信他能拿我怎么样。”赵日天暗自思量一番以后,决定还是离去,自己一向以恶霸的名声行走在宗里,从来不认怂,岂能在这里认栽,再加上宗门有明文规定不准同门自相残,就让赵日天心里有恃无恐了,他不信王铭会在宗门把自己怎么样。

         赵日天领着一高一矮的修士,灰溜溜的离开了,再出藏金阁时,赵日天回过头来用凝气六层的修为夹杂着声音大声开口

         “谁如果将今天的事说出去,就是我赵日天的敌人,以后我见一次打一次。”

         说完赵日天还不忘做几个狠狠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