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突破
        虽然小胖子嘴上骂骂咧咧,可是第二天还是起的大早去了封剑宗的矿脉。

         傍晚,小胖子居然带回来一只烧鸡,而且红光满面。

         “于林兄,我给你带了一只烧鸡,以后就让我罩着你,你放心,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小胖子很是得意。

         王铭看着小胖子硬塞到自己手中的烧鸡,感觉一股暖流在体内荡漾。

         “你不知道啊,于林兄,我感觉矿脉是我在封剑宗去过最舒坦的地方,每天那些没有寻找到矿晶的弟子,必定会带东西来求我,哈哈,今天还有一个小娘子对我抛媚眼。”小胖子说着口水都快流了下来。

         王铭耐心的听完小胖子喋喋不休的言语,直到小胖子说累后倒头睡去。

         王铭回到床上盘膝而坐,再次试图冲破凝气一层。

         夜半三更,王铭睁开眼,吐了一口浊气。

         “还是不行啊,总觉得差一点。”

         王铭站在窗前望着皎洁的弯月沉思。

         “小子,是不是总觉得能突破总是差一点啊。”沧桑的声音再次出现在王铭脑海中。

         “还请前辈指点。”

         “其实,你并不是人,修不得仙法。”

         神木天尊言语时微微有些叹息。

         “那我是谁,你一直不肯告诉我。”

         “你非人,非妖,非仙,非魔,刚遇见你时,你只是一具侵泡在渡厄河的一具尸体,而此世间只有我才能让你苏醒,也许这就是天意。”

         神木的话让王铭神情一滞,自己居然是一具漂流的尸体。

         “就连你的名字都是我给你的,就是想让你忘记自己的命,重新开始。”

         “王铭,忘命!”

         王铭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记忆,只记得名字,一种悲凉之感从王铭心里流落。

         “其实你何必要知道自己的过去,你努力修道,终有一天你成为大能之修,就算我离开你也不会死去。”

         “但我现在不能修行啊。”王铭苦涩的摇摇头。

         “修道修道,就是要逆天而行,愈是有阻力,就更要扶摇而上,你本不能修道,但你遇到了我,山人自有办法。”

         神木天尊的话让王铭看到了希望。

         “你此时不要呆在屋里吐纳,因为屋子里的灵气早就被你旁边的小胖子吸的七七八八了,你此时偷偷出宗,然后去渡厄河。”

         神木天尊交代完便没有了声音,到渡厄海接下来怎么做王铭也不清楚,只有先按照神木天尊的话偷偷溜出宗门。

         夜深人静,一个人影盘膝在渡厄海旁愣愣出神。

         “死老头,你倒是出来,我都吐纳了半天也不见有丝毫作用。”

         王铭冒着风险偷偷溜出宗门,飞奔到渡厄海,然后呼喊神木天尊,可是没有半点反应,只能自己吐纳试图突破,可是吐纳半天还是没有效果。

         “咳!我好像听到有人再骂我。”

         “天尊大人,你听错了,我哪里敢骂你老人家。”

         王铭一惊,赶紧脸上堆满笑容,小心的开口。

         “哼!最好没有,你现在到河中去。”

         王铭按照神木天尊的话,盘膝坐在了河中,河水将王铭的多半个身体都淹没了。

         “现在你运转口诀,然后将灵气引入体内。”

         王铭闭上眼沟通天地灵气然后将灵气引入体内,在经脉游走一圈后直逼丹田。

         “大道修天,引灵!”

         一道虚影盘膝在王铭身后,恢宏的声音从虚影口中迸出,直指天际。

         “引通天河水,筑我根基!”

         虚影念完口诀后,双指指天,一道流光从虚影双指冲出,莫入了天际。

         做完一切后,虚影便开始消散,然后融入了王铭体内。

         流光冲入天际后,天空便阴云密布,不久便出来一个漩涡,漩涡将周围的一切都吞没了,声势越来越浩大,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漩涡里挣扎的要出来。

         此时,王铭正处在突破的关键时期,一滴滴细汗从王铭额头参出。

         终于天空的漩涡积累到极致后,一滴金黄的液体从天上滴落,没入王铭的眉心,然后进入王铭的经脉游走一圈,最后带动那些王铭体内冲击丹田的灵气一起冲入了王铭的丹田。

         王铭瞬间感觉全身舒爽,一股黑色物质从王铭身上渗出,王铭顺利突破了凝气一层。

         “唉,也不枉我耗费这些年积攒的灵气帮你突破。”神木天尊的语气虚弱了很多。

         “前辈大恩,晚辈铭记于心。”

         王铭站起身来,对着虚空深深一拜,王铭知道神木为让自己突破付出了不少。

         “这都是你的造化!”神木看着王铭,欣慰的开口。

         “不过,我刚动手,打破这周天桎梏强行掠夺了一滴通天河水,怕是已经暴露了我的行踪,但一时半会他们也不会找到这里的。”

         “快走,周围已经有人来了,快回封剑宗。”神木天尊急促的催促王铭。

         听到神木天尊的话王铭自然不敢停留,迅速动身偷偷潜回封剑宗。

         王铭刚离开不久,一身白衣的封剑宗宗主洛剑辰便落在了王铭离开的位置。

         “天地异象,必有重宝出世,莫非有人先得到重宝离去了,不应该啊,在我封剑宗门口谁能快过我,那怕拿着重宝离去也应该有痕迹,可是一点痕迹都没有。”

         “哈哈…洛宗主,好久不见,天地异象,必有重宝出世,我想洛宗主来的最早,宝物想必已经落入洛宗主的囊中,可否拿出来让老朽参观一番。”一个老妪拄着拐杖落在了洛剑辰后面。

         老妪的话让洛剑辰紧皱了起来。

         “是啊!洛宗主,这宝贝可不是你一个人就能独吞的,小心吃相太难看,吃坏了肚子啊!”一身黑衣,脸上有一道疤痕的中年男子冷笑的落在了洛剑辰的左侧。

         随着中年男子的到来,洛剑辰眉头皱的更深了。

         “哈哈,古琴宗孙钰,冥月宗青狼,还有封剑宗的小娃娃,你们都来了,怎么少的了我这个老头子啊!”

         一个糟糠鼻的老头,落在了洛剑辰右侧,三人隐隐将洛剑辰回宗的路给封死了。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全然不知的潜回了竹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