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杀人
        “小子,你往洞里的最深处走!”

         神木天尊的话回荡在王铭脑海里。

         王铭按照神木天尊的指示,一路向矿洞深处潜去,矿洞中许多小道纵横交错,途中碰到了好几波人,彼此都警惕着对方,但都相安无事。

         王铭越走越深,最后碰到的人也越来越少,行走了大约有小半天,终于走到了尽头。

         “小子,此地不简单啊,封印了如此血妖,此血妖我居然没有见过,此血妖怕是早就被封印在了这里,易龙那小子可能发现了此地端倪,所以才选择这里开宗立派,在这里布了噬灵阵,常年累月的吸取此血妖身上的灵气和血气,让此妖无法聚灵,所以无法破阵而出,你们所寻找的矿晶,恐怕就是此妖身上的灵气所化的晶石,此晶石对于你们凝气层的小娃没有多大作用,但对于筑基修士有大用。”

         “此地离血妖极近,你盘膝做好,我来施法,让你强行掠夺此血妖的血气和灵气,可快速帮你突破修为。”

         神木天尊的话让王铭双眼微亮,赶紧盘膝而坐,运转凝气口诀,此时王铭最缺的就是修为,只有修为达到,王铭才能洗刷封剑宗的耻辱。

         “赢冥,端木蓉,南域端木家族,等着我!。”

         王铭想起当初割舌之仇,便血气上涌,当日之仇,待自己时机成熟,必定亲手洗刷雪耻。

         王铭心脏处剧烈的跳动,一股青色能量从王铭体内蔓延到地下,与大地相连,瞬间一股精纯的灵力便从地下蔓延而出流入王铭体内,在王铭经脉里游走一圈后到达丹田。

         源源不断的灵气不停的流入王铭体内,使得王铭的修为从凝气一层迅速向凝气二层迈进,毫无阻力便突破了凝气二层,同时大量的红色血气也被青色能量大量的吸收,最后多半被王铭心脏吸收,极少部分留在了王铭体内。

         时间无声无息的过去了,王铭吸收灵气的速度也慢慢的停了下来,但此时王铭已经是凝气三层的修为,已经达到封剑宗内门弟子的标准。

         “这封剑宗的护宗大阵可以自动扫视你的修为,我已经施法帮你掩盖你真实修为,以后我们多来几次,吸收这个血妖的血气以后,我也可以多恢复一些实力。”

         王铭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修为,神识已经可以覆盖方圆十丈,王铭尝试了一下御剑,结果很轻松的就将黑色匕首控制了起来,并且能在方圆十丈范围内自由的穿梭。

         此时在矿洞的另一处,李山刘义三人聚拢在一起。

         “李山哥,我们应该除去那个小子,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彻底的隐瞒我们杀了于林的事。”刘义眯着眼,毫不掩饰的杀机开口。

         李山犹豫不决,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该杀,此子成长极快,不然我们都会死。”

         一直很少开口的张磊罕见的开了口,虽然只是短短几个字但是却道明其中利害关系。

         “噗!”正当李山要做决定时,一柄匕首从李山的后心刺入,李山缓缓转过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刘义和张磊一脸的邪笑中夹杂的贪婪。

         “李山,当初你杀了于林,我们商定一人持宝物一段时间,可是你却仗着修为比我们两个高想独吞宝物,你有今天不怪别人,怪就怪在你太贪心。”

         “你们…早晚会后悔!”李山一口鲜血喷到刘义的脸上,然后软绵绵的倒下了。

         刘义从李山怀里摸出一个储物袋,张磊和刘义同时盯着储物袋,两个各怀心思。

         王铭估摸时间也不早了,抬起头看着纵横交错的矿洞,随便选择了一条便向外奔去。

         “这个你先拿着吧,我们一人持用一个月。”

         刘义将李山的储物袋扔给了张磊,张磊明显一愣。

         “你不会像对待李山一样对待我吧!”

         张磊望着李山的尸体对刘义冷笑道。

         “为了这个宝物,于林死了,现在李山死了,此物好像自身带有不祥,能迷惑我们的心智。”刘义脸上被李山的血侵染,眼中有一丝清明闪过,当初四人亲密无间,怎么也不会想到会自相残杀,而且居然是自己亲手杀了李山,刘义想到自己亲手杀了李山,心里一阵后怕。

         “啪啪啪…”

         “好戏啊,好戏!”

         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让张磊和刘义一惊,齐齐向洞口看去。

         “是你!”

         刘义和张磊异口同声的开口。

         “不错,是我,这场戏,真好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路过的王铭。说来也巧,王铭从矿洞最深处随意选择了一条路,没走多久居然碰到了互相残杀的李山刘义三人,神木天尊传音让王铭杀了他们,可是王铭没杀过人,所以收敛气息,藏在了一旁观看。

         “找死!”刘义发现是王铭以后眼中杀机再次浮现,握着手中的匕首便向王铭刺入。

         但离王铭还有十丈时,刘义突然双眼圆睁,然后倒了下去。

         “是你自己找死,我本不想杀你,但你却自己冲上来。”

         王铭望着刘义的尸体,心态似乎有了一些转变,修仙的世界,充满了血腥,不是你杀了我就是我杀了你。

         “东西我…我给你,别杀我!”

         张磊将李山的储物袋扔在了地上,转身就想离开,王铭能够轻松的杀了刘义,自然能够轻松的杀了自己。

         还没跑两步,一把黑色的匕首便划破了张磊的喉咙,张磊眼中满是惊恐。

         “不能怪我,只能怪这世界太残酷。”王铭望着地上的三具尸体眼中充满迷茫。

         “小子,你要明白,修真世界就是踩着别人的尸体往上爬,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要尽早适应啊。”神木的话回荡在王铭脑海里,让王铭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王铭将三人的储物袋收了起来,然后将三人的尸体处理了,一晃便向洞外赶去。

         “快点,快点,三块矿晶!”

         小胖子懒洋洋的开口,只见小胖子旁边的一个瘦弱的修士,眼里转了一圈,悄悄的将一块灵石放当了小胖子手中。

         “咳咳,下一个。”

         小胖子不动声色的将那一块灵石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