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谁是朱贵
        第二天,李山等人的三具尸体被发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有长老来亲自调查,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李山等人也就被人忘却了。

         两个月很快过去了,王铭每天都照常去矿脉吸收血妖的血气和灵气,而修为也已经突破凝气六层,神识已经能够洞悉三十丈所有的事物,神木天尊的恢复的也不错,已经能够在王铭的脑海里凝聚一具虚幻的人影,但是王铭始终将修为隐藏在凝气二层,每天都直奔深处吸入灵气和血气。

         这天王铭像往常一样从矿脉出来,发现小胖子有些不对劲,甚至情绪有些低落。

         “于林,我要走了。”

         听闻小胖子的话王铭一愣。

         “我今天在洞口睡了一会居然就突破了,这里的生活多好啊,我不想去内门啊!我还有好多话没给你说呢,就要走了。”小胖子哭丧着脸。

         王铭这才注意到小胖子已经突破凝气三层了,王铭神色古怪,自己拼命修行,甚至每天借助神木天尊的手段,不停的吸收血妖的灵气和血气,才凝气六层,小胖子每天就是偷懒睡觉,居然修行速度这么快,不得不让王铭有些羡慕。

         “更重要的是,凝气三层以后,我感觉好饿,光吸收周围的灵气,都感觉吃不饱,怎么办啊。”小胖子都快哭出来了,在封剑宗只有王铭愿意一直愿意听自己唠叨,所以小胖子遇到问题显然已经有些依赖王铭了。

         月如钩,夜色微凉,王铭感觉屋子里有咯吱咯吱似老鼠啃食竹椅的声音,睁开眼,发现小胖子端坐在床铺上手里拿着一块灵石在啃食,而且一脸陶醉,很是满足。

         “你要不要吃一点,可好吃了!”

         小胖子发现王铭睁开眼后就给王铭递了一块灵石,王铭怪异的盯着小胖子,发现坚硬的灵石在小胖子嘴里犹如一块豆腐一般脆弱。

         “我半夜好饿,发现没有可以吃的,我就试着啃食了一下灵石,没有发现居然如此美味。”

         小胖子说着还不停的啃食了几下,一块灵石被小胖子几口就不见踪影,吃完后小胖子居然打了一个嗝,然后倒头继续睡了。

         看着小胖子沉沉睡去,王铭苦笑的摇摇头,自己无形中已经小胖子和自己已经建立了一种浓浓的情感联系。

         第二日,小胖子还没睡醒,便有两人直接闯入了王铭的竹屋,此人不是别人,而是和王铭有一面之缘的吕涛,孙钱一脸讨好之意跟在吕涛身后。

         吕涛高傲的扫视了屋内一圈,然后傲然开口:“谁是朱贵!”

         王铭内心有些紧张,害怕吕涛认出自己来,但想起自己不仅改变了容貌,甚至气息都改变了,心里稍微有些镇定下来,但吕涛的到来让王铭心里泛起一丝涟漪,前段时间的事又清晰的浮现在王铭的脑海里,王铭仔细的打量吕涛,发现自己居然能够看透吕涛凝气八层的修为。

         “不知我和吕涛谁强谁弱,虽然修为我不如他,但我有御剑诀,而且自己此时的修为已经可以修炼第二式剑诀,待我学会第二式剑诀,不知胜算几何。”

         小胖子被惊醒,迷茫的看着门口站着的人,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谁是朱贵?”

         吕涛神色变得不悦,再次开口,自己在闭关的重要时候,可是师尊硬是让自己来接人,说夜观星象,发现有个叫朱贵的与自己有师徒缘分,非要打断自己闭关,让自己亲自走一趟。

         半天没有人开口,孙钱上前一步指着小胖子正要开口,但小胖子却先开了口。

         “我就是朱贵。”

         小胖子疑惑不解的望着吕涛,心里暗自猜测吕涛的来意,还不时的向王铭投去目光。

         “吕师兄从山上下来,你还不快起来拜见。”

         孙钱有些气急的对小胖子说道,孙钱看着吕涛不耐的神色,暗自估摸是不是小胖子犯了什么错,第二峰的吕师兄居然亲自前来,若是犯了事,自己最好和小胖子扯平关系,免得惹祸上身。

         “既然你就是朱贵,那你跟我走吧。”吕涛面无表情的开口。

         “吕师兄,这朱贵可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如果他犯了什么错,请师兄放心处罚就是了。”

         孙钱觉得小胖子肯定得罪了吕涛,否则为何吕涛从始至终都没有好脸色,为了不牵连自己,孙钱赶紧和小胖子拉来距离。

         小胖子还一脸茫然的望着吕涛,然后向王铭投入询问的目光。

         “跟我走,以后我们可能就是师兄弟了。”

         小胖子这才明白,原来,内门派人来接自己了。

         “那个,我师尊厉害吗?”小胖子弱弱的问了一句,甚至心里有点不情愿。

         “哼,我们的师尊,掌门都要给三分薄面,地位在所有长老之上。”

         小胖子双眼顿时冒光,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孱弱的竹屋被肥胖的身体落地后的动作震的显些散架。

         孙钱的的神情凝滞了,嘴仍然保持着张开的样子,似乎忘记了合闭,他没想到朱贵居然有如此运气,居然被丹阳老人家看中,突然想起刚自己说出的话,有些后怕。

         “朱…朱师兄,那个,以后还要多多关照,这里是一点意思,还望朱师兄不要在意刚才的话。”

         孙钱瞬间脸上堆满笑容,然后将一个储物袋塞到了小胖子手中,就和往常小胖子往自己手中塞储物袋一般随意。

         “哼!”小胖子用手掂量了一下储物袋,转过头冷哼一声,并未理会孙钱。

         看着小胖子并未理会自己,孙钱内心暗自骂小胖子,但脸上却是献媚的挂满笑容,然后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储物袋一脸肉痛的塞到了小胖子手中。

         小胖子再次掂量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拍了拍孙钱的肩膀。

         “孙师弟,不必担心,我不是那么记仇的人,以后我走了,还希望你帮忙照顾一下于林啊。”

         “一定,请朱师兄放心。”孙钱赶紧讨好的回应。

         小胖子将手上的储物袋递给了于林。

         “拿着,我在内门等你,到时候有我继续罩着你。”小胖子显然春风得意,自己师尊如此厉害,以后自己岂不是在宗门可以横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