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杀意
        南域一处神秘之处,万里被皑皑白雪覆盖,白雪下是一望无际的冰山,似乎在冰山下冰冻着什么东西,仔细看去有大大小小的房屋,有各种各样人,还有一些妖兽,此处赫然是被冰封了一个部落。

         在王铭突破之时,冰天雪域之中有一个人,原本禁闭的双眼蓦然睁开,目光所指,正式王铭所在的地域。

         “天现异数,要变天了。”

         此人长的俊朗不凡,只是脸上参差不齐的胡茬一头白发倒是显出几分颓意。

         “破!”

         随着一声大喝,此人周围的冰层层破裂,一道身影瞬间从冰层中冲了出去。

         “帝天!你困我千年,封印我族人,如今异数尽现,假以时日,我将进酒定会寻你报仇。”

         将进酒将腰间的葫芦拿起喝了一口酒,踏着雪一步一步走向远方。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在即将走出被冰雪封印的世界时,将进酒回头望了一眼被冰雪覆盖的世界。

         “婉儿,等着我,等我打败帝天,就能将你救出来。”

         将进酒拿起腰间的葫芦又喝了一口,然后转身离去了,随着将进酒踏出冰雪世界,背后的白发慢慢变成了黑色,但仍然遮不住他萧瑟的身影。

         王铭回到竹屋后已经天亮了,小胖子已经不见了,王铭估摸小胖子已经去了矿脉。

         王铭并没有立即去干杂役,而是盘膝坐在床上感悟自己突破后的修为。

         王铭闭上眼,方圆三丈内的一切,那怕细微的事物都在自己脑海中显现,似乎这就是神木天尊所说的神识吧。

         王铭用神识来观察自己,发现自己体内经脉变得晶莹剔透,丹田被一滴金色液体占据,有一股灵气从丹田出发不停的在经脉游走最后又回归丹田。

         王铭发现自己脑海中有一把长相似小剑的金色铭文,王铭用神识去触碰,瞬间大量的信息从铭文中散出。

         “吾乃易龙,一生所创九式剑招,曾倚仗此九式剑招在南域开宗立派,迄今只有一人得全九式剑招,而你属第二人,我赠予你青龙玉佩,此玉佩万不可被有心人得到,否则我封剑宗当的灭顶,切记!”

         王铭摸了摸怀里的玉佩,他从来没想过怀里的玉佩居然关乎封剑宗的生死存亡。

         “第一式,御剑!凝气于指,化气为引,心中有剑,化剑为指,心之所向,剑之所达,凭此御剑诀,凝气可御剑剑飞行,修之大成,可万里取人首级。”其中除了口诀,还有一些易龙真人的心得。

         王铭很是意动,按照口诀和心法试着将体内灵气凝聚在指尖,可是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王铭并没有放弃,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失败,最终在尝试了上千次后王铭成功了,王铭将怀中的黑色匕首拿了出来。

         然后试着去将指尖灵气去和匕首连接,结果一次就成功了,虽然匕首漂浮只是一瞬间,可是毕竟成功了。

         “大概是因为匕首上有我的血,所以才会如此顺利吧。”王铭看着匕首上早已干涸的血迹,若有所思。

         夕阳半边脸已经坠入山渊,一道人影从山下飞了回来,仔细看居然是封剑宗宗主洛剑辰,人影衣衫破碎不堪,发丝凌乱,脸上愤怒夹杂着憋屈之意,洛剑辰回来后一言不发便回到第一峰洞府。

         晚上小胖子又拎着一只烤鸡,大摇大摆的回来了,回来后对王铭又是絮絮叨叨说了一堆,便再次睡去了。

         孙钱不出意外的来到了竹屋,通知王铭第二天去矿脉寻矿。

         王铭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当外门弟子突破凝气以后,孙钱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第二天,王铭和小胖子一起前往矿脉,当知道王铭和自己一起在矿脉干杂役时,小胖子格外的兴奋,又是喋喋不休的和王铭说了一路。

         到达矿脉后,王铭发现已经有上百人聚集在洞口,人还在陆陆续续的到来,王铭从众人中看到了李山刘义三人,而李山刘义也看到了王铭。

         看到李山三人,王铭眼里划过一丝杀意,而李山刘义看到王铭后显然有些诧异,显然没有想到王铭能这么快突破,但惊异也仅仅是一闪而逝。

         “小子,这矿脉不简单,一会听我口令行事。”

         神木天尊的声音出现在王铭脑海之中,王铭不动声色的答应着。

         小胖子到达矿脉后洞口的一百多人全都盯着小胖子,小胖子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了洞口的躺椅上。

         “你们今天每人三块矿晶,要找不到自己去孙管事那里受罚吧,都去吧。”

         小胖子说完后,一百多人便几人一伙的进入了洞中,当然每个人眼中都隐藏着怨恨,可是似乎害怕孙管事,所以敢怒不敢言。

         小胖子躺下后便从人群中走出两个长相还算可以的女子上前给小胖子捶腿捏肩。

         王铭看着小胖子惬意的生活,心里都莫名的有些羡慕了。

         “怪不得这个死胖子几天就胖了一圈。”

         “于林,你别去了,以后就在我外面陪我,我说过,有我朱贵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以后你就是我的人。”

         王铭深深看了小胖子一眼,内心对小胖子多认可了几分,如果以后小胖子有什么困难,王铭肯定会义不容辞的去帮忙。

         “于林,你知道不,我一个人在这里寂寞啊……没有人愿意听我说话…”

         “唉…于林,你别走…你别走啊,你听我说啊!”

         王铭一晃便进入了洞中,他知道如果听小胖子继续说下去,小胖子哪怕说一年也说不下完。

         王铭之所以执意进入洞中,一方面是不想听小胖子说,另一方面是神木天尊的要求,还有一方面是想要除去李山三人,只有除去李山三人,王铭的身份才能不被暴露。

         黑漆漆的洞口将王铭的身影吞没了,小胖子只能闭嘴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