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你的灵石掉我怀里了
        因为拥有于林的令牌,王铭顺利的通过了护山大阵,也骗过了门口的守卫。

         刘义将王铭带到一处竹楼处,王铭四处打量了一下,估摸应该是于林以前的住处。

         “于林,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了,每个月宗门会发放一块灵石,不用我说,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刘义舔舔嘴唇,眯缝的小眼贪婪的盯着王铭。

         “知道,那种物品不是我该拥有的。”

         王铭似乎很是识相让刘义不禁多看了一眼。

         “好,小子以后在这外门被欺负了就报我刘义的名字。”

         刘义说完很是得意的走了。

         王铭望着刘义的背影,眼中杀机酝酿。

         “小子,这三个人,你必须除去,否则你的身份就会暴露,而现在你能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

         神木天尊的声音再次出现在王铭脑海里。

         “是啊,自己一点实力都没有,谈何报仇。”

         王铭捏了捏拳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修为,自己没有修为如何洗刷自己在封剑宗的耻辱。

         夜色微凉,王铭坐在竹屋里,竹屋之中就两张木质的床,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当然还有一个白白嫩嫩的小胖子,此时鼾声震天,而且随着小胖子的一呼一吸,一个气泡在小胖子的鼻孔之中一会大一会小,似乎随时都会破碎。

         王铭赶紧离胖子远一点,害怕气泡破碎波及自己。

         王铭换了一个比较安全的位置然后再次盘膝坐好,闭上眼,按照神木天尊的口诀试着去沟通天地间的灵气,然后将灵气引入体内。

         “盘坐宁心,松静自然,唇齿轻合,呼吸缓锦,手须握固,眼须闭合,收聚神光,达于天心。进入泥丸,降至气穴,绵绵若存,用之不勤。丹田气暖,肾如汤煎,气行带脉,炼己功全。”

         当初霞洒满天际的时候,王铭缓缓睁开了眼,王铭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灵气,只是感觉呼吸顺畅了很多,而且毫无倦意。

         作为外门弟子,王铭必须做杂役,所以天亮后便与小胖子一起去山上挑水,一天下来王铭也与小胖子熟络了很多。

         小胖子叫做朱贵,是山下财主的儿子,财主不知用什么手段得到了五块灵石,便用灵石贿赂了外门弟子的管事孙钱,然后换取了一个外门弟子的名额。

         小胖子每天睡觉前都要埋怨自己的财主老爹几句,自己在家吃的山珍海味,穿的绫罗绸缎,到了封剑宗每天穿着粗糙的外门弟子衣衫,而且还有做不完的杂役,每天拼死拼活就只能得到五个馒头。

         王铭每天就听着小胖子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说完后倒头就睡,随着时间的推移王铭早已经习惯了,王铭每天始终都坚持盘膝吐纳,试图感悟天地灵气。

         一个月后,王铭睁开眼,嘴里吐出一口浊气,还是没有成功,总觉得差一点,每次自己感觉能够成功时总是在最关键时失败,王铭每天都不停的去尝试,可是没有一次成功。

         一个月下来,王铭打听到只要修为到达凝气三层就能摆脱外门弟子做杂役的命运,进入内门,王铭也暗中打听到带自己上山的刘义与赵宇修为都是凝气一层,而李山修为在三人中最高,为凝气二层。

         三个月转眼即逝。

         天微亮,王铭睁开眼,无奈的摇摇头,自己始终无法突破,虽然能够感悟到灵气,而且可以将灵气引入经脉中游走,可是最终灵气根本不会汇聚到丹田,无论王铭怎么努力都无法成功。

         小胖子仍然在大声的打鼾,奇怪的是小胖子鼻子中的气泡始终没有破碎,而且每天都会不停的增大,三个月过去了,气泡已经变的巨大,每天天微亮,小胖子都会醒来,今天小胖子出奇的没有醒来。

         “哈哈…有意思”

         一声大笑将王铭的思维打乱,神木天尊的声音出现在王铭脑海。

         “这个小子居然是梦灵之体,拥有饕餮血脉,如果血脉这个小子成长起来,怕是可以吞了这方世界啊。”

         王铭一惊,再次定神打量小胖子,只见小胖子的气泡越来越大,似乎大到一种极致。

         “嘭!”

         整个竹楼都震了三颤,只见小胖子的气泡破碎了,一股臭味笼罩了整个竹楼,小胖子全身被一层黑色粘液包裹。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小胖子被自己的气泡惊醒了,看着一脸无辜的小胖子,王铭无奈的摇摇头。

         小胖子似乎发现自己浑身被黑色物质包裹,全身散发的恶臭,脸色瞬间变得难看,然后飞快的跑去小溪边一头扎了进去。

         王铭古怪的望着小胖子冲出去的身影,根据神木天尊所言,小胖子已经突破了凝气一层了,自己努力了三个月没有突破,而小胖子每天睡懒觉居然就突破了。

         王铭当然也知道这个靠机遇和气运,有的人当了一辈子外门弟子也没有突破凝气一层,而有的人每天睡懒觉都能突破,小胖子朱贵就拥有很好的气运。

         小胖子回来欣喜的告诉王铭自己能够感悟到周边灵气的流动,而且自己可以将周围的灵气全部吸入肚子中。

         当王铭告诉小胖子已经突然凝气一层的事后,小胖子高兴的手舞足蹈,全然忘了每天自己睡觉时都要埋怨费尽心思送自己上山的财主老爹,王铭看着小胖子像小孩子一样欣喜的样子,内心也很是开心。

         一天小胖子都在兴奋中度过,他甚至发现自己饥饿时吸几口周围的灵气就感觉不到饿了,甚至感觉有一股说不出的快感,自从来封剑宗以后小胖子再没有吃饱过,但现在吸几口灵气就解决了饥饿,他感觉很满足。

         夜晚,小胖子还在手舞足蹈时,一个尖嘴猴腮穿着内门弟子衣衫的瘦高青年来到了王铭的竹屋。

         “朱贵,你既然突破了凝气一层,那么明天你就不用做一般的杂役了,明天去后山矿脉去寻找矿晶。”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外门弟子管事孙钱。

         原本还处于兴奋状态的小胖子,瞬间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焉了。

         然后在王铭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小胖子熟练的从怀里将四枚灵石掏了出来熟练的放到孙钱的手中。

         “咳咳…孙管事,你灵石怎么掉我怀里了。”

         小胖子脸不红心不跳的望着孙钱,样子有些腼腆。

         王铭仍然处在震惊当中,没有回过神来,实在是小胖子的转变太快,快到令王铭不可思议的地步。

         “嗯,好像是我的灵石。”

         孙钱不着痕迹的将灵石收了起来。

         “是你的,你不会看错,就是你的。”

         小胖子特别腼腆的望着孙钱。

         “咳咳……那个清点矿晶似乎缺个人,我觉得你好像还差那么一点。”

         “孙管事,你放心,以后你每个月放在我这里的灵石我都会给你送过去。”

         小胖子赶紧拍了拍胸脯,其实内心确是极为肉痛,但表面却表现的十分的随意。

         “明天你去报道吧,记得每天清点对了。”

         孙钱说罢便离去了。

         孙钱走后,小胖子一脸的肉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奶奶个腿,他胃口未免太大了,我的零石啊,攒了半年的灵石啊。”

         王铭望着小胖子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